這世界上再沒有比這件事情讓我更傻眼的了,盜用…咳,借用童話故事並把女主角改變成男主角就算了,還讓應該是大反派的角色跟男主角談戀愛,甚至結婚!然後,老婆竟然還被另外一個故事,同樣身為壞人的壞人給綁走,理應是好人甚至是受害者的主角還幫著壞人一起迫害另一個好人。

媽!有什麼遊戲會亂七八糟到這種程度啊?這種光聽就讓人臉上三條線的隱藏任務簡直多的就跟馬路上的黃金一樣,只是世紀裡的這種黃金比馬路上的黃金中獎機率還大,要是對發票的中獎機率也是這種比例,很省的話,我差不多可以靠獎金養活自己一個月。

這樣看來好像每個NPC都有三到五個影藏任務可以觸發嘛…難怪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人可以完整列出世紀的任務全集。

我猜其實還有個可能性…就是那些任務會偷偷增加,畢竟那個創造這款遊戲的GOD是個超級怪胎,其實也可以說那個人個性很隨便吧?想到什麼就放什麼,完全不管鞋不協調、合不合理的。

話題再轉回來,因為這個不小心踩到的任務有可能跟蘭斯有些關係,所以我便答應了小紅帽伊恩,要求帶我們一起去「攻頂」救他老婆的提議,蘭斯的表情很臭,臭的我真的有點良心不安,事實上我並沒做錯事,甚至在試著解開一切的謎團,只是蘭斯的臉就這麼臭在那邊,實在讓我不曉得該怎麼辦。

隊裡的其他人則是成固定的小圈圈中的小圈圈的成員,分組在聊天,除了芙蕾雅跑去跟那位身份不凡的小紅帽抬槓以外。

反觀那邊的熱鬧,我們這裡除了攀在我背上的小寶不時發出的怪叫外,一點聲音也沒有,雖然去在意一個NPC心情好不好的感覺有點蠢,但我自從想開以後,就不曾把蘭斯當作NPC看待,所以也沒有什麼不自在的地方,令我不自在的反而是蘭斯的態度。

「…蘭斯,你在生氣?」走了一會,我忍不住開口,小心翼翼的詢問。

蘭斯看向我,無奈的表情取代了原本的臭臉,「不…我只是想到一些事情。」

「嗯…我知道我這樣說可能會怪怪的,但是…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還有我陪你,嗯,這樣。」我搔著頭用不太自然的語氣說著意思是在安慰蘭斯的話語,蘭斯聽完後沒有瞪我,然後吐嘈一番,而是露出了淺淺的微笑,「我好像給你帶來不少麻煩。」

「不麻煩啊…」因為是你,所以一點…一點也不麻煩。

蘭斯的一個微笑比起其他任何感謝的話語都讓我覺得高興,也比任何事物珍貴。

就在我還在為了蘭斯的微笑感動的時候,我眼前突然出現一根敲鐘的木槌差不多粗的脆笛酥迎面飛來,由於速度實在太快了,我根本來不及反應,但是我忽略了掛在我背上的小寶的潛力,在那根脆笛酥要撞爆我的腦袋的瞬間,小寶紅紅的內餡快速的伸了出來,並且大張著嘴,那根大小很不一般的脆笛酥一下子就被小寶一口吃掉,小寶縮回箱子,繼續掛在我的肩膀上,我打賭他現在因該是露出「塞牙縫都不夠」的鬱悶表情。

「……」我冷冷的看向上方用大型十字弓發射脆笛酥的小女孩,嘴角抽了一下。

沒想到應該是受害人的糖果屋兄妹真的變成幫兇了。

還沒來得及討論一下,下一波更大的攻擊就展開了,一堆跟剛才一樣粗的脆笛酥不管是草莓口味、巧克力口味全都向下發射,接著還有剛才在過來的橋上遇過的mm巧克力,不用錢似的不斷從上落下。

「哇靠!這太誇張了啦!」疾鷹靈敏的到處閃躲著脆笛酥,光是閃脆笛酥就讓人手忙腳亂了,mm巧克力球當然一定會被砸到幾個。

「為什麼都沒有牛奶口味的?」小胖邊躲著邊惋惜的喃喃問道:「而且日式泡芙也不錯啊,怎麼都沒有…」

「喂…」疾鷹很黑線的看著與他只有兩步之遙的敏捷胖子,雖然說綽號叫小胖的那位實際上並不胖。

就在他們在這甜食之雨下培養感情的時候,蘭斯已經架起了防護壁,被他順手拉進來的我,當然也跟他一起站在原處觀賞這難得的奇景,另外,我還看見了伊恩…他手裡拿著野餐籃,把飛向他的東西一個一個像打高爾夫一樣的打回上頭…籃子並不是這樣用!

芙蕾雅跟之前一樣架起了反彈陣,凡是落在他週遭的食物,很快就會被反彈回原發射處,斷就更不用說了,他用潛影術躲在不會遭受波及的牆壁上就好了,但是到目前為止我還沒看到牆壁上出現不明的黑色影子,可也沒看到斷的人。

「預備了。」蘭斯推了我一下,我才正準備要拔劍,外頭的連續攻擊突然停了,在攻擊停止沒多久後,一隻一隻的餅乾人從上面掉了下來,原來斷是跑去解決那些發動攻擊的甜食啊!

爾後我們被甜點大軍包圍,蘭斯的魔法一下子掃掉了前面兩排的甜點,並不是威力變小,而是第三排竟然是蒟蒻果凍!

我邊閃躲檸檬派的飛刀攻擊,邊把我背上的小寶扯下來,往食物堆…更正,怪獸甜點堆裡扔。餅乾人的動作比那些怎麼看怎麼像甜食的活甜點靈活許多,有些難對付,我跟一個看起來因該是咖啡口味的餅乾人你來我往的打了好一會,才因為對方被疾鷹的流彈掃到,我趁勢往要害攻擊才打敗一隻。

「欸,學長,小寶吃那麼多會不會進化啊?」小胖一邊揮開衝上來的千層派,一邊問。

「要進化成什麼啊…」我側身躲過作成2D矛狀的麥芽糖片,黑線的看了小胖一眼,不過我還真的沒考慮過這件事情耶,因為小寶完全就是個意外的出現,所以我也沒花很多心思在養他的這方面上,所以真的完全沒想過。

「就像小火龍進化成噴火龍,皮卡丘進化成雷丘一樣。」小胖拿了從很久以前一直播到現在的卡通做了很具體的比喻。

寶箱怪能進化成什麼啊?…已經都是會吃人不留渣的殺人寶箱怪了……

「啊!」芙蕾雅的尖叫引起了我們的注意力,一轉頭,我看見芙蕾雅的魔杖有一半嵌進半透明的黃色物體中,果凍吃人啦!

「肆流哥哥!」我還在想著該怎麼半的時候,芙蕾雅像催促一樣,喊了我一聲。

可是就在芙蕾雅喊我的時候,我抬頭,注意力卻完全不是擺在芙蕾雅身上,而是吞了他的魔杖的果凍獸後面的…巨型生物!

紅色、巨大,且有兩根尖角,與狼有些相似,一堆尾巴在後方狂亂的搖擺著的巨獸赫然出現在那,他用爪子捏起了芙蕾雅的魔杖,在眾人一致呈現傻眼的表情注視下,把魔杖當牙籤般,將果凍怪給插起來放進嘴裡,再把魔杖拔出來,甩一甩,還給芙蕾雅。

「是BOSS嗎?…」疾鷹從震驚中恢復後,注視著那隻巨獸問。

「笨蛋!」小胖很樂的給了疾鷹的腦袋一巴,「那個是小寶啦!」

「體型…差太多了……」斷看不出是什麼表情的說了一句,其他人除了小胖以外,包刮我都同意的點點頭,真的差太多了。

這比吃肥料還要離譜…長大的也太誇張了吧!小胖是怎麼認出來的啊?!

小寶很快的把我們週遭的甜食,一把一把的抓起來,塞進嘴巴裡,用近乎是暴飲暴食的方式,把那些等級平均四十至四十五的殺人甜點一口接一口的吃下肚,還很高興的搖擺著那一把不曉得幾條的尾巴,我聽到好幾聲令人心驚膽顫的碰碰聲,這裡不管怎麼說…依然是用餅乾做成的山,要是不小心對待,可是隨時會有山崩的危機。

身為主人的我,看著突然體型變的如此巨大的寵物,有種莫名的感慨。

與其說是普通的進化,不如說是超進化!這因該不是完成體,而是舊極體了吧!

「這就是火焰神獸啊。」伊恩撐著下巴,很有趣似的發言,我猛地看向他,他…他說小寶是神獸?!

小寶用爪子一把一把的抓著殺人甜點吃著,過了一會,整個地方的怪,就這樣被十分有效率的吃光光了,除了傻眼、不可置信我實在不曉得該說些什麼,小寶打了一個在整座山裡回到了好幾分鐘,又長又響的飽嗝後,一下子縮小。

跟芙蕾雅的三頭地獄犬大小差不多的小寶縮小版叼著他的殼,也就是那口明明很破爛卻堅不可摧的箱子,用很無辜的眼神盯著我看…你這樣盯著我看是想幹嘛?

「…你這麼大隻我背不動你。」無奈的暗自嘆了一口氣,我說。

我覺得我說的話沒什麼特別的,可是小寶卻突然鬆開咬著箱子的嘴,一臉很感動的突然朝我撲過來,當他撲過來的那瞬間,我還以為我會被壓死,不過還好,小寶的體型瞬間縮小了不少,當撲到我臉上的時候,感覺就是原來裝箱在寶箱裡的紅色內餡的大小,就跟小型犬差不多。

小寶用四肢抓著我的頭,舌頭在我臉上來來回回的移動,我黑著臉把他從我臉上拔下來,然後冷著張臉將一堆口水從臉上抹下,接著便把小寶塞回寶箱,就在小胖還有眾人認為我又要夾小寶舌頭的時候,我只是瞪著那口箱子,還有無辜的墈著我的小寶,用有點不爽的語氣道:「今天就先放過你。」

看在你算救了大家一命的份上。

蘭斯將小寶從地上抱起來,回頭淡淡的看我一眼,「真難得。」

除了不清楚蘭斯是什麼意思的小紅帽與發言的蘭斯以外,其他人贊同的點頭。

…說的我好像天天在虐待小寶一樣……

雖然說,他每次給我「洗臉」的時候我都會夾他舌頭沒錯,但是有誰被大舌頭來回舔了好幾次臉會高興的?我可不是家裡有養大型犬,整天都被舔,舔到麻痺的狗主人!

「…對了!」芙蕾雅熊熊叫了一聲,然後指著小寶面朝伊恩大聲的問:「小恩你剛說小寶是神獸是怎麼回事?」

伊恩有些驚訝的睜大金色的眸子,「他是火焰神獸,妳…你們不知道嗎?」

身為主人的我立刻搖頭,芙蕾雅沒提我還真的忘了,我真的想都沒想過有狗的劣根性的寶箱怪竟然是…竟然是神獸!這遊戲是怎麼回事啊?這種方式的撿到寶我一點也不高興好嗎!

「嗯…跟怎麼說呢…」伊恩皺皺眉,「那隻看起來像寶箱怪的生物其實是神獸…火焰神獸是我們魔族的神,邪神的坐騎,非常的強,我還是第一次親眼看到呢!而且,聽說每個火焰神獸所選擇的主人,都會當上魔王喔!」

「……」我的下巴有種快脫臼的感覺。

這下…真的大條了。




後言:
終於跟魔王扯上點邊了XDDD
颱風要來了,大家要小心安全喔!!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