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鬼胎】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搖搖晃晃的公車在離開壅擠的市中心,來到郊外以後變得平穩許多。車上除了廣播外,就剩下幾名乘客的交談,並隨著行駛的時間增長而減少,到後來除了幾個老人家外,車上就剩下坐在後方雙人座上的青年與男孩。

考慮到蘇昊討厭跟人接觸的毛病,蘇凱翔選擇靠走道的位子,這本是一片好意,但昨晚才趕完報告的青年此時此刻卻抵擋不了睡神的召喚,隨著車體的晃動,滑著滑著,就往旁邊拿他手機玩手術遊戲的男孩身上倒過去,那重量,若是換成正常的小男孩,估計就被這粗神經的人給壓在車壁上,也只有一身怪力的蘇昊可以高冷地看了他一眼,微微替他弄了個舒服點的姿勢,男友力全開地讓他靠著他的小肩膀,便繼續自己剛才被中斷的事情,而不是貼在公車壁上跟旁邊的乘客求救。

而不得不吐嘈的一點,蘇凱翔的貼心雖然成功阻擋蘇昊和人潮的接近,卻讓他整個人坐到陽光下,面對這更直接性的殘害,再怎麼說還是人身而不是真正的阿飄,曬一下也不會死的蘇昊只是默默拿出自己準備好的連帽外套穿上。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次聽那小鬼說出自己的來歷是住在一起滿一個月時候的事。

戒心極重、對自己以外的所有事物保持惡意的小鬼簡直就像是從哪座森林抓回來的野生動物,我算是長見識了,長這麼大才知道,只要有那個意思,任何平凡無奇的東西都能成為殺人工具。雖然我的情緒起伏一直都比一般人要小得多,但是能這麼坦然地面對美工刀或菜刀、盤子碎片一類的「凶器」,連我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比起這個,最讓我困擾的事情是家裡總是有不明的血跡或小動物肉塊這件事,這對於本身具有恐血症的我來說實在是莫大的悲劇,奢望那個小鬼自己收拾是不可能的,我只好忍耐著強烈的暈眩與噁心把家裡打掃乾淨。

最近一次看到血昏倒是昨天被那小鬼一刀捅在肚子上的時候,畢竟都是成年人了,我很冷靜地堅持到打電話讓方承毅把我送醫後才徹底昏過去。只不過在醫院的病床上醒來沒幾分鐘就被方承毅這不懂得看人臉色的傢伙告知小鬼失蹤了,我很認真的想假借自己失血過多的名義、帥氣地倒在床上裝死。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所以說,小昊喜歡治癒系的大姊姊嘍?」

「蛤?──」陪我一起看無聊的電視節目,正在啃水果的小昊聞言一臉莫名奇妙的抬頭看我,表情像在說「你又發瘋了喔?」的樣子。

「你之前不是說我大嫂跟一般人不一樣?代表比起其他人來說,你還比較喜歡他那款的嘛?」一邊轉台尋找其他節目,我一邊道。連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幹嘛講這個,可能真的有點無聊過頭了,所以就當小昊想的是真的吧,我的確有點在發神經。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說起來我並不是很喜歡小孩子,因為小孩子不知道為什麼,看著我都會哭,明明我什麼都沒做,偏偏我最不擅長的就是哄人了,幸好我們家的小鬼是寧願流血也不流淚的男子漢(?),個性也蠻老成的,除去偶爾會爆走一下,基本上沒有什麼需要我太操心的地方……嘛,唯一的缺點,大概就是會挑食吧?

「凱翔!你下午沒課啊?」邊走邊想著今天晚餐要煮什麼的我,忽然被叫住,人還很茫然的朝聲源看去,只見某個穿著球衣,頭上綁著頭巾的墨綠色刺蝟頭正朝我用力揮手,這是我的國中、高中兼大學同學方承毅,特色就是大嗓門跟活潑過度的奔放個性,目前因為上大學的關係來爺爺奶奶家住,一有空便幫著老人家賣菜,正好把他的天分──大嗓門──拿出來用用。

「教授突然有事,就提早下課了。」走到遮陽棚下,我看著擺在桌上的蔬菜,有點煩惱,青椒、茄子、紅蘿蔔、馬鈴薯、菠菜、龍鬚菜我家小鬼都不吃,雖然現在已經不會有事沒事就去拿菜刀對著我,不過對他稍微有點「強迫」,就會露出想拿筷子插我脖子的可怕表情,可是正常時間不讓他吃飽,晚上又在泡泡麵或煮水餃,實在很麻煩。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死掉的話你會哭嗎?」那是性格惡劣又獨佔欲強烈得令人困擾的侄子某天吃早餐時突然冒出來的問句。

不經意的抬頭看見那雙異常認真且專注的眼睛,我只能打消本來想隨便胡弄他的想法,咬著筷子思考起對方的問題。

「應該不會吧。」想了三秒,我說。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