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FATE】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賢王又過勞死啦──!!」
Master的絕叫打破了迦勒底悠閒的早晨。
無論是正準備換班的職員還是在食堂大啖美味飯食的從者,都被這如同世界末日的動靜給弄得一陣停頓,直到聽清是在鬼哭狼嚎些什麼東西,又恢復原本鬆懈的模樣各做個的事。
因為是「又」嘛。
橘髮的少女急急忙忙跑進食堂廚房裡,嘴裡喊著,「投影君呢?投影君救命啊啊喔喔喔喔!!」
挽著袖子在當食堂臨時工的少年就這樣被二頭身的什麼東西給塞了滿懷。
擱下湯勺,士郎像抓貓咪一般雙手卡在某物的腋下,稍稍拉開一點距離,才發現這二頭身的迷之物有著真實過頭的觸感,活脫脫就是吉爾伽美什Q版化的模樣……除去那一臉明顯過勞的糟糕臉色,確實相當可愛。
士郎換個安穩舒適不少的姿勢把二頭身吉爾伽美什抱在懷裡,遲疑的問道:「……這個狀態是?」
雖然作為一個概念性的存在,實在沒啥立場質疑這位完成拯救世界這等偉業的Master,現下的情況卻令士郎覺得自己無論如何都該過問幾句。
「因為、大王總是一不小心就奮力過頭嘛,上次過勞後達芬奇親就對大王的靈基做了一點點小小的、安全的調整。」少女用拇指與食指捏出一道小小的縫隙,用力強調那「微小」的調整真的又小又無害,「只要逼近過勞死就會強制進入省電模式。」
可以做到這種「小小的」調整,倒是讓他定時休息啊!這是個人惡趣味吧達芬奇親!?
不給士郎沉思的時間,少女推著他催促道:「快!投影君,只要摸摸頭就可以回血喔!」
WTF!?
「這個就算其他人來做也是可以的吧?」怎麼想都覺得等這位王醒來後,摸頭的那個衰人是逃不過被王給剁手的命運,士郎才不會如此輕易被坑。
……他自己是這麼覺得。
與少女過分閃亮的眼睛對視一陣,士郎默默把手放在枕在胸口的金色小腦袋上,小心翼翼地揉了揉那頭細軟的金髮。
……
士郎不得不承認,這樣絕妙的手感就算事後被剁手也值得了。
反正又不是接不回去。
士郎在一串串十足惡趣味的+1+1+1+1綠色氣泡中自暴自棄地想著。


 

「……」不要這麼輕易被推下火坑啊!愚蠢的「我」(讀作弟弟)!!!!
目睹一切事態發展的紅色弓兵只想靜靜。

文章標籤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UBW後的衛宮家
×昨天被飢餓到連坑都想吃(欸)的捧油討糧才在自己的雲端挖到這個感覺好像寫完但不知道為什麼沒有PO出來的小短篇(抱頭
×最近自組一個阿腐的FATE賴群,有興趣的太太請閱讀這個噗ˊ艸ˋ


「『這個』是約定,可以隨意使喚我的約定。」跪坐在面前的少年眼神一如以往地堅定,將貴金屬製的鍊子扣在他的手腕上,便把他的左手包覆在粗糙的掌心中,神情鄭重地說:「所以,即使是無用的人們,也請你不要抹消他們的存在。」

文章標籤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比起聖杯戰爭,談戀愛比較重要啦(雷

×高調曬恩愛的愚蠢情侶

 

 

美國西部荒原,衛宮士郎對這個關鍵字的印象除了腦子裡的地理資訊氣候要素,就剩下西部牛仔跟騎著重機在馬路上橫行的飆車族。先不論這種刻板印象到底正不正確,對於曾被捲入聖杯戰爭的青年來說,這裡真是個好地方啊。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挖洞/沒頭沒尾/以F/SN(UBW)線後續為前提的Fate/strange fake捏造
×不覺得碰到士郎就智商被拉低數十條街的auo很口愛嗎(欸

 

吉爾伽美什抓著一隻烏鴉,或者說,他抓著一隻不知道打哪來的使魔。

擅自掏出武器,擅自和別的從者打得昏天地暗,無論天空還是大地都因為兩股足以撕裂世界的能量相互碰撞而震顫。蒸發了龐大的魔力同時,引來了吉爾伽美什評為「不識趣的渣仔」們的窺伺。顯然與唯一的好友再會而興奮過頭的英雄王仍然保有其英明理智的判斷力,為了增加這場遊戲的趣味性,果斷中止這場「小打小鬧」。

文章標籤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OOC/無視原作有/腦洞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腦洞ooc有,無視原作設定腦補有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設定竄改注意/自爽文/假設士郎是金閃閃的MASTER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內有我流OOC/自爽文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很遺憾的是,綺禮的「離家出走」並沒有持續太久。路上偶遇士郎等人高中老師藤村大河的他,在對方過於熱情的關切下,毫無辦法的被「夾帶」回衛宮宅,這真是言峰綺禮這輩子最丟臉的一件事,幸好沒有任何人知道他曾經為了無聊的理由離開又因為更無腦的原因回到原點。

「嗨嗨!士郎我來嘍!今天晚餐煮什麼?香味在玄關都聞得到呢!」脫下鞋子便急匆匆地衝進屋裡,總是活力充沛的藤村在下課後更令人無法想像其為人師長的樣子,但是士郎由衷地感謝大河在某些方面的神經大條,至少她就沒察覺應門的自己和進門的綺禮間顯得十分詭異的沉默。

「稍微散步一下。」綺禮不曉得自己為什麼要說出這種和狡辯沒太多差別的話,第一次覺得面對衛宮士郎他不得不說點什麼。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要是那個男人能靜靜地待著就好了。」每當遭受等級不一的精神攻擊時,士郎總是不禁這麼想。再怎麼成熟穩重依然改變不了他是個高中生的事實,思慮上的破綻再怎麼努力補足,在人生經驗多了他一大截的綺禮面前都只是不堪一擊的掩飾。那也就算了,想辦法彌補後反被抓住痛處諷刺一番,即使是老好人的士郎也覺得自己快扛不住對方差勁的個性。

和伶牙俐齒、善於辯駁、歪理一堆的言峰神父吵架從來都不是件明智的舉動,即使如此,對方總能有辦法刺激士郎,令短暫理智斷線的他傻傻撞進自己的惡意中,這也是士郎十分受不了的一點,如果閒著沒事做的話,稍微替他分擔點家務如何?但話到了嘴邊,看到綺禮身上最近剛增加的「榮譽勳章」,士郎只能閉嘴,把所有的不甘願吞回自己的肚子裡,一如以往地打點好一切,包括這位不請自來的食客兼傷患。

他的身邊實在太多有問題的長輩,除去夢想很傻及濫好人強迫症這幾點外,士郎到現在居然沒有長歪真是奇蹟,但是這股定力在碰上綺禮後,他忽然不大確定。在碰見綺禮前,他的天秤毫無疑問地向著正的地方傾倒,但在這之後,多虧綺禮努力地在「惡」的方向蹦蹦跳跳,士郎已經感覺到自己的正直有某部分悄悄崩塌。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