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蓋在大地上的冰雪漸漸的溶化,此時雖然是春天,但天氣仍然不甚穩定,像這種突發性的小雪,最近開始被雨給取代,代表真正的春天已經不遠,也同時意味著,戰爭即將開始。

身處戰國時代,還能過上幾個月這樣平靜,彷彿不是置身於戰國的日子,真的是奇蹟。

其他地方也許打的非常火熱,難捨難分,一整年都在跟別的地方打來打去,打到現在還是一團亂的局面,但是在奧州,慶典照樣辦,田地照樣種,戰照樣打,完全不影響人民的生活,只不過自從伊達家的那位前家督跑去隱居後,奧州城內多出了許多流氓…

雖然不像,不過他們那群流氓的確是以勇猛而聞名的伊達軍。

奧州的富強就是這麼來,因為領主非常的體恤人民,更加了解手中領地的一切,才能做出有效率的規劃,而被領土內人名所崇拜的偉大領主,伊達政宗,此時,正在奧州城內………

賴床。

俗話說,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但是奧州的獨眼龍卻是「好的睡眠是成功的全部」,對於一整個夏、秋都在外頭東征西討,而且還正在發育的青少年(?)來說,冬天正是他的補眠期,但現在可是春天了,還這樣懶洋洋的不大好吧?

即便心中這麼想,但奧州城內的上上下下,沒一個人敢去臥房內把自家的老大抓出來開會,奧州城的所有人都知道,伊達政宗的六刀流很厲害,而他的賴床功夫也跟他的暴力程度成正比,想當然,誰敢進去把他給叫醒呢?

除了一個人例外。

那就是伊達政宗的左右手,片倉小十郎大叔…不,是大人,由於從小到大,他已經不曉得被「正在睡覺」的政宗謀殺多少遍,因此自有了敏捷的反應力,只有他,才能順利的把政宗殿給叫醒,沒被勒到昏死,直到伊達政宗睡到自然醒才發現他又差點把自家人給幹掉。

「政宗殿!現在不是睡覺的時候!!」小十郎碰的一聲把脆弱的紙門拉開,這回正巧碰上政宗半醒的時候,因此省下了把不醒人事的自家殿下叫醒的力氣。

伊達政宗瞇著眼睛,坐在原地發呆了一陣子,才用淡淡的語氣說:「小十郎,門會壞掉。」

徹底無言的小十郎說了聲對不起,便退到門外去。

明知道小十郎除非是非常緊急的事情才會做出砸們的舉動,但一向不是善解人意那種好人的伊達政宗,慢條斯理的帶上眼罩,換好衣服,叫人進來收拾房間,才又很悠閒的說:「新春第一發,又是哪來的結盟邀請函?」

「德川軍,不過並不是結盟,而是要求聯兵。」

「HA?有號稱戰國最強的怪物撐腰,還需要跟奧州聯兵…小十郎,他們這次要攻打哪裡?」

「政宗殿,德川這次是要被武田攻打。」

「沒想到才剛開始而已,就有這麼好玩的事情上門。」政宗不大在意的揚揚眉,望著手中的書信,過了一會,政宗起身:「小十郎,我們奧州也要參戰。」

小十郎愣了一下,沒想到自家主子會這樣決定,就算腦袋靈光的他一時也轉不過來,就算已經坐在書房內消化被伊達政宗視若無物的公文堆,仍然想不通到底爲什麼,直到來跑腿的好友伊達成實半開玩笑的說了一句「政宗殿只是想玩吧!」才認清事實。

於是戰國時代一場真正的混亂,悄悄的展開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絳夜 的頭像
絳夜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