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連幾天的天候不穩,無論是誰,就連青峰也沒有再踏足過屋頂,桃井的嘮叨隨著被送回的羊毛外套一起回到青峰的生活中,除了不能去屋頂曬太陽以外,所有人、所有事都一如以往,沒有任何改變,他依然是那個總是缺席練習的王牌,每天與小麻衣的寫真集作伴。

很多事情只要不去想他,很外就會被遺忘,健忘對於來人來說或許是上天賜與的禮物也不一定,至少過了幾天的時間,青峰已經忘記自己當時脫下外套到底是為了什麼,那瞬間閃過腦海的念頭早就不知被丟到哪去。一開始有些煩躁,總覺得為了這點小事那個眼鏡男會順勢要求他出席練習,可對方根本不覺得這有什麼,就連那幾天的飯錢,今吉也從沒跟他要過,似乎只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他沒有放在心上,而他應該也是。

當青峰準備回家時,天空像被捅破一個大洞,龐大的雨量瞬間傾瀉而下,許多早早回家的學生躲過這次的豪雨,沒有傘的青峰只得站在門口瞪著外頭下不停的大雨,這樣的雨勢不到一分鐘就能讓他從裡到外都是濕的,雖然這沒什麼,但青峰一點也不想渾身溼答答的搭公車,更重要的是這個樣子回到家,他也差不多該感冒了,到時候又會被桃井狠狠的囉嗦一番。

「青峰?」

「今吉學長?」為什麼會在這個時間點遇到這個人?一般這時候籃球隊的其他人都在練習吧?

想到對方身為隊長居然也翹練習,青峰訝異的挑了挑眉。

「你沒帶雨傘吧?要一起撐嗎?」注意到青峰的表情,並不打算做什麼解釋的今吉只是撐起深色的摺疊傘,臉上帶著已經習慣成自然的微笑側頭詢問。以青峰的個性,要不是沒傘的關係恐怕也不會站在這裡不動。

青峰看著撐開的摺疊傘,臉上降下幾條黑線,「塞不下去吧?」打籃球的男生或許就只有身高太高這點麻煩,青峰很懷疑這把一個人撐都嫌小的雨傘到底能遮住什麼?如果要塞下他的話,勢必得用少女漫畫中男主角把女主角摟著的那種姿勢,光想到這點就讓他頭皮發麻。

「這場雨短時間內停不了。」言下之意就是你想早點回家就只能寄託這把雨傘,少囉哩叭唆的。

「嘖、我知道!」知道跟接受完全是兩回事,青峰搔了搔頭,在今吉錯愕的目光下奪過對方手裡的雨傘,另一隻手則順勢把人拉進懷裡。

「呃……」今吉還是第一次碰到這種令他無言以對的狀況,現在想反悔好像也來不及了,確實,以這把傘的大小,只有這種姿勢才……

身高也有一八零的他還是第一次感覺到自己也有「嬌小」的時候,感覺莫名的彆扭,可看見青峰比自己還要僵硬好幾倍的表情,今吉忽然覺得這樣也沒什麼不好,以後還能把這件事情拿出來調侃對方,衝著這點,被摟一下也沒多大損失。

「就這樣一口氣衝去公車站。」低聲說完自己的計劃,決心快點擺脫這個尷尬處境的青峰夾帶著今吉一同鑽進大雨中。

又大又急的雨立刻讓褲管濕透,不巧的是青峰剛好站在順風側,衝到公車站時全身已有超過五分之三的面積是濕的,在青峰的「護送」下只濕了褲管的今吉明顯幸運許多。公車站並不全然安全,過大的雨勢不時噴濺雨水進來,青峰只得繼續撐著傘才能完全躲避雨滴的攻擊。

「這種天氣真是令人困擾。」用手帕擦乾眼鏡上的水花,今吉發出嘆息。下點小雨是種浪漫,這種傾盆大雨就是種麻煩了,尤其在公車還沒來之前,他們得繼續站在這裡任由風吹雨打。

「明天就會放晴了吧?」青峰隨口接了一句。

這樣的天氣對於沒有特別好惡的他來說只有麻煩,雨如果接連不停的繼續下的話,身體似乎都要開始發霉,這種時候就會特別想打一下許久沒碰的籃球,他疏於練習並不代表他會讓自己的身體及技術生鏽,只是有沒有幹勁的問題罷了。

「該不會就是因為這樣你才不帶傘吧?」戴好眼鏡,今吉也隨口回了一句。

「蛤?」

「覺得明天不會下雨所以不帶傘。」很像青峰這種感覺系會做的事情,今吉如此認為。

「才不是,原本放在包包裡的丟了。」想了半天還是想不起來丟在哪裡,最後這件事情也被他徹底忘了,反正只要不是這種大到誇張的雨,他都能靠書包解決,毛毛雨更是連遮的必要都沒有。

說起來他幹嘛跟這個眼鏡講這種事……

幸好青峰沒有糾結多久公車正好來了,隔絕了雨水的空間令人打從心裡感到愉悅。坐定後,青峰塞上耳機將音量調大,靠著椅背必上眼睛,不想受到打擾的意思淺而易見,忙了一整天的今吉捏了捏鼻梁,比起這些悠閒過度的一年級,他們三年級的壓力明顯大了許多,無論比賽還是課業,都是不小的負擔。

今天並不是翹練習,而是早就已經決定好請假回家休息,今吉自知身為隊長應該做個榜樣給其他後輩看,可他並不是不知底線、僅憑毅力蠻幹的熱血笨蛋,該休息的時候還是得好好休息,人的身體怎麼說都不是鐵打的,萬一生病了那才真正麻煩,幸好教練也不是什麼古板的老頭子。

或許是今天沒有責任壓在身上的關係,連今吉自己都沒有料到,不過幾分鐘的時間他便沉沉睡去,緩緩的倒向睡了一整天而精力旺盛、目前只是在閉眼裝死的青峰。

肩膀上多出來的重量讓青峰瞪大眼睛,渾身不自在的僵硬,他覺得自己應該要推開他,可手卻不聽使喚的動彈不得。

斂去臉上虛偽的笑容,青峰感覺自己並不討厭這樣的今吉,看著對方半天,他發現他的嘴唇天生就帶有微微翹起的弧度,睫毛也比他想像的還要長一些……

──等等!打住!他剛剛在幹嘛?

青峰用力抹了把臉,他覺得自己哪裡病了才會看一個男人的臉看這麼仔細,這個腹黑眼鏡的睫毛長不長干他屁事……

想想他的小麻衣,沒錯,他喜歡的是擁有海咪咪的女性,剛剛一順間想去摸男人睫毛的他絕對是被鬼附身了,在怎麼說也不可能對這種平的跟飛機場一樣的男人有「感覺」吧?




『學長為什麼要對那傢伙這麼好?』曾經心理不平衡的若松不甘心的衝自己問到。

他想也沒想便回答道:『因為青峰是最強的。』

桐皇的籃球一直都是注重個人能力的隊伍,本身的團隊意識十分薄弱,這種氣氛下,成員多少都有崇拜強者的傾向,在今吉的認知裡,因為青峰是最強的,而且比一般的強者還要強上不只一倍,即使任性一些也是理所當然,他有那樣的本錢。

並不是羨慕,對於青峰,今吉打從心裡覺得他很厲害,所以為了多少能讓他專心一點,他不介意用糟糕的態度去挑起他的競爭心,不過這樣的生活也快要結束了……雖然本來就沒有打算去獲得友情之類的關係,可或多或少還是有些惋惜,畢竟那樣的心情並不是出於對利益的衡量,而是鮮少的,自己內心希望去獲得某樣東西。




包裹身體的是一遍溫暖柔軟的被窩,今吉反射性的抗拒起床,蹭了蹭又把自己埋起來,即使這樣也阻止不了感官漸漸回到身體、神智逐漸清晰,於是今吉很快便想起自己本來應該坐在公車上這件事,身下的柔軟觸感與公車座位的硬度明顯不同,姿勢也根本不一樣,剩下的那點瞌睡蟲瞬間被轟出腦子,今吉翻開被子坐起身,入眼的是間擺設簡單到有點簡陋的房間。

「碰!」今吉不過動了一下,床上卻有某樣重物不幸落地,順勢往下看,今吉看見了抱著頭哀嚎的青峰大輝一隻。

「唔……你幹嘛?」正睡得香甜卻被打擾,青峰沒好氣的揉著後腦勺爬回床上。

逮住埋頭就要繼續睡的某人,今吉覺得自己的額頭正在抽痛,「青峰君,你不覺得應該跟我解釋一下這裡是哪裡嗎?」

「我家。」覺得今吉很囉唆的青峰伸手就把人拖回被窩,手腳並用的將人固定住。

「等等、我的褲子……」更崩潰的還在後面,今吉居然發現自己的下半身只剩條內褲,可青峰已經用上熊一般的蠻力把他壓制住,再多的掙扎都顯得無力。

「濕掉了嘛……」所以當然脫掉了,青峰就是這個意思。

對於青峰半調子的照顧,今吉實在無言以對,卻也意外的發現睡迷糊的某人個性竟比平常好了不少。

這個活體暖爐除去有點硬之外其實也沒什麼好挑剔,加之自己動彈不得,就算挑剔也改變不了現狀,沒有睡意的他只好躺著任青峰抱,說實話,他從沒想過自己跟青峰居然會有這一天,比自己原本期待的關係貌似跳躍了許多……

被陌生卻熟悉的味道環繞,今吉想到的是前幾天在圖書館醒來時蓋在身上的那件羊毛外套,不可否認他很詫異,也有點……不知所措。

到目前為止從來沒有過,今吉感到十分棘手。

有什麼開始改變,可今吉不確定那樣到底是好是壞,他並不喜歡這種脫離掌控的感覺,如果維持原樣能保有安定的話,他並不排斥讓自己更討人厭一些,有些東西在這場大雨停止後也該一起結束,即使他不知道心裡所懷疑的東西有沒有開始過。




後言:
靠,二更w好久沒這種感覺了w居然二更w
沒想到在遭售可怕的便當荼毒過後我居然有力氣二更w
突然覺得自己好堅強((欸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紫戰士
  • 今吉學長超萌的(痛哭)
    我也要這樣的午餐小精靈(吃土)
    終於看到第三篇不是日文的青今了我真是心中無限感動(翻滾)
    超治癒的謝謝(說人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