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就是那種你越不讓他做什麼他就偏愛做,好像故意要氣死你還是怎麼樣。

凱望著前面那兩個好像在比賽,贏了會有一大筆嚇死人獎賞的賽跑者,一個是加雷斯另外一個是凱,前者是超愛亂跑所以速度快的流氓,後者是每次都把他哥推出去擋怪並擁有絕佳閃躲技巧的補師,速度都是他這個扛著把長槍的狙擊手很想又羨慕加嫉妒嘆口氣的程度。

要不是這邊的怪可以用滿坑滿古來形容,他大概會被很淒慘的拋在後頭吧?

但被孤單的拋在後面還是有點好處的,至少他今天很少被那些特大號的蟲子K到,而且緒也還蠻乖的幫偶爾會缺血的加雷斯補一下,完全沒有出現故意讓人缺血缺到快翹辮子再把人給救回來的情況。

這種情況某方面來說真是奇蹟……緒除了對大姊以外的其他人都是會沉默把人玩死的態度吧?……身為他哥哥的凱很清楚這種事情,畢竟他已經因此身不由己的趴地很多次。

目前的狀況還蠻微妙,凱甚至開始納悶,大姊不是說緒不太喜歡加雷斯嗎?那現在這類似和平共處的狀態該怎麼總和出一個合理的解釋呢?─────

阿阿!!……好煩啊!

「老哥你在幹嘛?」緒的聲音突然冒出來,凱瞬間從短暫的暴走狀態清醒過來,才發現自己竟然已經很沒形象的站在原地把金髮給抓亂……

撥了下頭髮,並把掉在地上的帽子撿起來,凱乾笑著說:「沒事。」

「嗯……」一抬頭,凱就發現加雷斯已經站在自己面前,看見凱抬起頭,加雷斯帶上拳套的雙手「啪」的一聲貼在凱的臉頰上,「你肚子餓喔?」應該是做出「捧」住凱臉頰的動作,加雷斯用一直都像在不屑什麼的語調問。

「不是啦。」揚起淺淺的微笑,凱將加雷斯的手從臉上拔下來,他的臉頰現在一定紅的,不是臉紅,是剛才被拍紅的。

「不吃的話老哥的份我就吃掉了。」

旁邊突然又插入緒的聲音,差點跌入兩人世界的凱與加雷斯不約而同的迅速朝聲源看去,在走道上,緒鋪好了野餐用的大型餐巾,早上拉德交給他們的便當也已經被拆開來擺好。

真的…要在這裡吃嗎?

而且剛才他跟加雷斯才只有四句對話的時間,是什麼時候把這麼完整的野餐組搬出來的呢?

凱的腦中自動浮現出一個大大的囧字。

拉德大概是以前都自己生活吧,廚藝真的好到不行,至少在這個家中,目前已經算是掌握廚房的神人了,無論是正餐還是下午茶宵夜等等,拉德都有一堆菜單可以弄出變化,就像現在他們擺在餐巾上的便當,裡面全都是……蜥蜴肉……

呃……

字面上聽起來滿噁心的,但是實際上這些精美的食物只要不想到他的原料是蜥蜴─-─皮可以拿來做防具的蜥蜴─-─的話,味道以及長相還滿能勾引起人類的食慾。

至少不知道真相的加雷斯吃的滿高興……天曉得我們從開始在鐵特拉遺跡闖蕩後,哪一次的外帶便當原料不是蜥蜴肉?

「好飽~」加雷斯咬著牙籤向後躺,並且閉上眼睛……真是的,這裡可是怪坑,而且還會有大隻的出沒,這麼悠哉可以嗎?

收拾了自己面前的東西,凱扛著槍站起,「你們收一下吧,我去看一看。」

緒眨了眨眼,沒什麼表情的盯著凱說:「不要把王引來喔。」

「不會啦。」無奈的勾了勾嘴角,凱的身影漸漸靠近轉角然後消失在那裡。

當緒移回視線的時候,正好跟坐起身的加雷斯對上視線,一時間,兩人大眼瞪小眼,沒有想幹嘛也並不想幹嘛,如果他們兩人心中各自的不滿可以打一架之類就解決的話,那麼他們兩個人會毫不猶豫的動手。

可是不行,而且有人會不高興,雖然他嘴上不說,但是他的不高興並不會因此被徹底掩飾掉。

凱並不會大發脾氣,卻也並不代表他的憤怒永遠沒有爆發的時候,只是他的點目前還沒有人能夠觸及到,所以大部分的人才都認為凱是好人,事實上他只是忍受力高人一等,緒歪著頭,眼前表情兇巴巴的鄧著他的男人恐怕也不知道吧?

映像中緒只看過一次凱憤怒到失控的樣子,那次連大姊都架不住他,就算這個記憶已經是他小時候五六歲時的事情了,還是清晰的令人感到害怕,所謂殺紅了眼大概就是這麼回事,還記得當時欺負他的貴族小孩被大哥給打到多處骨折加輕微腦震盪,別人的血噴了他身上的白襯衫一片紅……大哥到底是為什麼會想當狙擊手呢?

維持著偏著頭的姿勢,緒眨了下眼睛,「你喜歡我那個笨蛋老哥嗎?」

彷彿沒料到互瞪了那麼久,緒的第一句話竟然是這種問題,加雷斯愣住,自己也沒發現的紅了臉頰。

感覺很純粹的眼睛捕捉著對方眼睛中閃過的一道道情緒,緒就像要強硬挖開別人般的再度問道:「你喜歡我哥嗎?」

沒有什麼可以比的上他所珍惜的親人,就算是他個人的偏激情緒也是,所以他只不過是想確認,確認對於他的親人來說這樣的選擇是不是最好的?

大姊跟拉德似乎發了點芽,而大哥跟家雷斯則是已經……咳……但是他對加雷斯抱持了懷疑,畢竟加雷斯的不良前科多到讓人…難以信任他。

「說喜歡太膚淺了吧小鬼?」加雷斯露出挑釁似的笑容,「本、大、爺、愛、他,就算你是他弟妨礙本大爺的話本大爺照樣幹掉你。」

換緒愣掉,加雷斯這樣子的反應讓他差點就反嗆「你憑什麼這麼囂張?」。

好像理解了什麼又確認了什麼,緒自己也不大清楚,總之他感覺好多了。

緒沒說什麼,動手收拾起東西。

告白完全不被人當一回事的加雷斯感到一陣尷尬,正要惱羞成怒,把便當和整理完的緒緩緩的說道:「我哥他比你想像的還要受歡迎,從小時候就是,他沒有女朋友或是未婚妻不是因為他是人家說的那種只是好人的無用男,而是……他找不到讓他感覺難以應付的人吧。」

「難以應付?」

「換句話說就是感到棘手。」緒把東西折一折全都塞進腰上那看似雖小容量卻很驚人的包包中,「不要覺得我哥對你的包容理所當然,也不要以為我哥什麼都很了解,最重要的是,不要讓我哥失望。」將視線聚集到加雷斯充滿疑惑的臉上,「如果你是真心的話就不要讓我哥失望,我是說真的,那是……最糟糕的情況。」

語落,四周的空氣一瞬間的與此地的寂靜一起凝固。

「……跟我說這個幹嘛?」加雷斯皺眉。

「你愛我哥,我只要知道個就行了。」

…………

緒一臉踩到甲蟲特大號大便的表情,很噁心的自己轉身做了一下嘔吐的動作才又轉回來面對加雷斯,「就是這樣,大嫂。」恢復平靜的緒就像剛才那搞笑般的動作不是他做的一樣,很冷靜的說。

「什、什麼…大……」

被突然冠上奇怪的稱呼,加雷斯不知道到底是該發怒還是該怎麼樣,一句疑問因為參雜了其他問題而顯得斷斷續續與詞不達意。

「喂!!────────」

就在這個時候,一聲驚天動地的大喊從走廊的底端傳來,兩人回頭首先看到的是快速奔向他們的凱,接著一隻紅色的高大人形怪物緊接著跑出來,又然後,一堆紅色的蟲子與黑皮的山羊也跟著衝了出來。

兩人對看一眼,立刻拔腿就跑。

開玩笑!那是BOSS啊!而且還是後面拖了一堆怪的BOSS,不死才有鬼!

「老哥你這個大白痴!」

「要死不要拖我們一起下水!」




「我說你們……這麼淒慘是怎麼搞的?」盡夜雙手抱胸,挑著眉打量那三位剛從鐵特拉回來的家族成員,那淒慘的樣子會讓人有種他們今天是去到某些可怕的地方玩極致滅團遊戲。

臭著臉的加雷斯與緒連話都不想說,食指均指向臉上還多了疑似被毆打過黑青的凱。

有個罪魁禍首的箭頭在凱的頭頂上閃爍。

「哈哈哈……」除了乾笑,他還能做什麼呢?

話說回來加雷斯跟緒這麼有默契做什麼!?

手刀直接往凱的頭上劈下去,盡夜無視了喊了聲「好痛」的凱,一手一個的拍了拍加雷斯與緒的肩膀,「先去洗澡吧,晚飯快好了。」

緒勾了勾嘴角,突然看向加雷斯,用口形說:「你先吧大嫂。」

愣住站在原地的加雷斯在三秒過後才紅著臉,暴跳如雷……或是該說惱羞成怒的怒吼:「誰是這個廢柴帶衰男的老婆啊!?」




後言:
今天原創角們51了耶ˇˇˇ
整個非常的快樂(轉圈)
終於把三十X等時的故事結束掉了~
因為某夜還沒把小紅毛的任務解完,所以小紅毛的劇情之絳家版目前生不出來=ˇ=”
在這裡先預告一下,下次會是魔法師表妹美眉的愛情喜劇(噴)
副標:小紅毛吃醋篇ˇ(毆飛)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