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賽』後續




籃球比賽、無數的大小考,以及其他多的難以一一說出的活動將高中的三年很快的填滿,照片累積成了不少本的相簿,而時光過的飛快,轉眼間,高中生活已經要結束,即便有很多的事情還沒做,但時間已經不會在倒回。伴隨最後一場比賽的結束,按照學校的規矩,武田高中的籃球隊三年級正式成員,全都必須退社,全心全意的準備接下來的大考,而非正選成員早在升上三年級之前就已經退社,所以現在籃球隊裡頭,都只是現在的一年級及二年級。

考完試之後,許多確定有學校念的學長,都會花很多的時間回來指導學弟們打球,而身為隊長…不,是「前」隊長的真田幸村也是其中之一。

幸村打算去讀大學,也的確考上了一所不錯的大學,以後出來就直接會有老師的工作可以做,倒是他沒有考慮進入職業球隊這點讓很多人都還滿驚訝的,憑幸村的球技,要打敗職業級的也不是不可能,聽說有很多球隊找上幸村,不過都被拒絕了。

有朋友或學弟問到,幸村也只是笑笑,回說:「打三年已經夠了。」

於是日子就這樣平靜的過了許多天,春天轉眼已經快過了,這也意味著,畢業典禮也快到了。

「欸,我們快畢業了耶。」佐助靠在窗邊,看著蔚藍的天空,他突然冒出了一句話。

「是啊,快畢業了。」幸村趴在窗戶上,用沒什麼活力的語氣回答。

「我說你們兩個啊!」就在佐助及幸村像個老頭般的感嘆時間流逝飛快的時候,一道女聲突然自他們背後發出,佐助及幸村稍為回頭看向了聲音發源處,有著一頭金髮的前球隊經理春日就站在那邊,「快畢業了因該高興一點吧?」

春日很豪邁的一手搭一個,佐助與幸村早就習慣了春日這個樣子,所以也不會感到不自在,女生的春日都不會不自在了,他們不自在什麼?

「總是會有點捨不得嘛。」佐助嘆了一口氣,一手扠腰,另一手放到頭上抓了幾下。

「而且也沒有拿到冠軍。」身為隊長的幸村更憂鬱的補上了一句。

此語一出,佐助及春日也陷入沉默,最後是春日強扯著笑容打破沉默道:「那是全國大賽嘛,有季軍就很厲害了,而且對手是那個獨眼龍嘛…」

「就是因為輸給他才肚爛。」佐助帶著陰影的低聲說,幸村也很贊同的「嗯」了一聲。

打敗他們武田之後,澳州高中幾乎是以輕鬆來形容都不為過的贏得了總冠軍,那場比賽幸村並沒有親自去看,事後也只是看了報紙斗大的標題標示冠軍是澳州高中就沒再深入探究,自從比賽結束後,幸村根本對高中籃球的賽事不聞不問,只是沒有人知道他這樣,連佐助也不知道,因為幸村還是如往常一般的打著籃球。

當然,那也不代表幸村不知道澳洲主將伊達政宗加入了職業球隊,成為了職業籃球手,畢竟報紙上的體育版就曾用一大篇來介紹伊達政宗這個人,照片拍的實在是帥的令人生氣,那副實在欠人打的表情,幸村深深的覺得,真的可以拿來貼在牆上當靶射。

除此之外,幸村也很久很久,沒有再與政宗有過私底下的連絡,將近兩個月。

或許是因為…沒有理由了吧。

幸村是這樣想著的,畢竟他們間的連結就是籃球,如果他不打籃球了,那就…再也不相干了吧。

即使知道對方還等著自己的答覆,可幸村…已經不想再去深入思考他們之間有什麼樣的可能性,那令他煩躁,也令他覺得自己好像中了名為伊達政宗的毒一樣,但還是會忍不住想到那狂妄自大的人有時的溫柔,幸村在想到這裡的時候就已經察覺了自己對政宗的感覺是肯定的喜歡,卻不知為什麼,幸村並不想告訴政宗,他們兩個相互喜歡,不是政宗一個人單相思。

───『呐,幸村,在畢業之前給我一個答覆好嗎?』

啊啊…就讓他…爽約一次吧。




放學的時候,幸村及佐助兩個死黨一同走向大門,卻在大門處看見了一名有著長長的紅棕色頭髮,把大半張臉都蓋住,並穿著其他學校制服的高大男人站立在那裡,異常的顯眼,兩幾乎是一眼就認出那是風魔小太郎,於是佐助很快的就見色忘友,在幸村半慫恿的話語下跑去跟他的小太郎甜蜜蜜的溜達去了。

幸村看著好友的背影不見,無奈的笑容漸漸拉大…他要放棄的,是他決定要放棄的…所以,他也沒這個資格,再想著那男人只針對他流露出來的溫柔面,那樣太自私了。

喜歡不喜歡,說起來明明就是很簡單的事情,幸村也這麼認為,直到他發現自己的心傾向了政宗時,一切才開始脫離正常的軌道,尋常人的認知根本就不能用在那個人身上,更沒辦法解釋她所做所為的意義。

幸村敢打賭,就連那個精明的毛利元就也看不透伊達政宗這個人,或許除了片倉以外沒有人真正的了解他?

「這不是真田嘛!哎呀,沒想到這麼搶手的你也有落單的一天耶~」

這、這種有點欠揍的聲音怎麼好像在哪裡聽過?…

幸村回頭,看見了穿著超亮眼的黃色運動外套,整個人充滿莫名的元氣的前田慶次。為什麼這傢伙都偏愛這種亮色系啊…這樣感覺很丟臉耶。

「前、前田…」幸村用驚訝的語氣喊出了慶次的姓,「你…你這次迷路也迷太遠了吧…」

「才不是迷路啦!」慶次哭笑不得的大喊,接著搭上幸村的肩膀,「我是來找你的,跟我打一場吧。」

「跟你打一場?」

「對,跟我打一場。」

幸村瞅了慶次一眼,「會輸喔。」

「啊!真田竟然會說這種話!你被那隻獨眼龍帶壞了對吧!」

「不是,是真的會輸喔。」

「我不相信啦,一定是他帶壞你!」

「不,我說的是真的。」




於是幸村與慶次兩人一邊說著完全沒有建設性與營養的話題來到了附近的街頭籃球場。並不是幸村目中無人還是什麼的,而是因為他已經卸下了隊長的職位,比賽的輸贏都沒那麼大的關係了,不過,如果要比的話,當然還是要贏,沒了壓力,幸村覺得自己可以打的更好。

慶次是有備而來,球衣先換好了,連籃球也都準備好了,反觀幸村,身上穿的是制服,看起來就是不方便做太大動作的服裝。

可是現下他也沒其他衣服可以換了,幸村解開了白襯衫的釦子,裡頭穿了一件他們這屆球隊正選的代表T恤,黑底,上面用紅色勾勒出武田高中的字樣,像一團熊熊燃燒的火燄。

「哼哼,我高中生涯的遺憾,就是沒有打敗你,真田幸村!」慶次指著幸村大聲道,引來了其他人的關注,幸村綁上了他標誌性的紅色頭巾,露出含著些許挑釁意味的微笑,「那恐怕你還是得帶著這個遺憾畢業了。」

「話別說的太滿,誰輸誰贏還不一定!」

激烈的比賽一下子展開,面對慶次的猛攻,幸村完全不負紅蓮鬼的外號,一一的將之化解,幸村喜歡這樣,只用想著贏的比賽對他來說一點壓力也沒有,他再次的體會到,自己真的不適合想太多,簡單明瞭的事情對他來說容易太多了!

幸村抓準了慶次短暫且微小的空隙,立刻反手抄過了慶次手裡的球,一邊運球一邊跑到了後方,慶次很快就從錯愕中反應過來,展開雙臂要阻擋幸村的攻勢,幸村像反射性動作一般的,雙手托著籃球,膝蓋微彎的蹬跳起來,慶次發現幸村要射籃,立刻將雙臂往上伸,並跳起來,幸村露出陰謀得逞的表情,他本就沒用那麼多的力跳起來,一下子就落地了。

幸村很快的又用力蹬了一下地板,這次是真的使力跳躍起來,幸村瞬間瞄準籃框的位置並將手中的球給拋出去,籃球在黃昏的天空中劃出來完美的弧,咚的一聲進入了籃框。

在求進籃的同時,四周爆出了熱烈的歡呼與尖叫。

幸村著地後,愣愣的看向四周,天已經有些暗了,可在被聚光燈照亮的街頭球場上,有著一堆人圍觀,幸村很快的就看見了跟他同屆的隊友,以及其他認識或不認識的人,幸村一下子看見了春日,春日每次都臭著的臉朝他露出了微笑,並且晃了晃手裡的手機。

幸村笑了。

啊啊…好久都沒有這麼開心過了。

「這種距離也投的進!」慶次不可置信的大喊。

「當然投的進,我是誰?」幸村走到了籃框下撿起球,對傻眼的慶次道。

只是因為我是真田幸村啊…沒錯,因為我是真田幸村。

有些事情幸村似乎懂了,因為他是…真田幸村嘛。

「幸村!」

聞聲,幸村反射性的回頭,會這樣叫他的除了佐助以外的,還有一個人,而這個曾經被他認為是夢饜的聲音,很明顯,並不是佐助的。

政宗喘著氣站在原地,後面自動為他讓出來的通道很快又被人填滿,政宗直直的盯著幸村道:「我以為你不再打籃球了。」

「怎麼可能呢。」他…喜歡啊。




後言:
喔喔!這系列的完結篇終於出來了~
雖然說下集或下下集才算完結XD"
這種揮灑汗水的愛也不錯ˇ
所以俺有點想去看九降風,可是俺最近莫名機車的夜娘就說會帶壞我什麼的…
最近越來越肚爛她了,把我當國小管似的=  =
國中都沒那麼機車了,高中是在機車個鬼啊…乾ˋ……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