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迷宮大概十五層,每一層的面積大概平均有一個國小那麼大…雖然比喻爛了點,但的確是那個大小,路很大條,但是彎來彎去的也夠人頭昏了,蘭斯還有其他人怕我又一出去,回來就又帶了「大禮」所以決定就邊走邊殺,路上看到什麼就殺什麼。

於是狀況就變的像來死人窟郊遊踏青一樣,小胖本來是想玩報數,但是看到蘭斯手掌出現火光,他立刻就打消了主意,這裡的怪雖然是三十多等,但是我們這邊的人等級也都平均三十以上,圍毆的話,怪連撲過來的機會都沒有就昇天了。

「巫師是怎麼樣的職業啊?」在一群怪人中,不曉得誰問出了這麼一個有建設性的問題。

芙蕾雅歪著頭想了一下,「嗯~功能有點像祭司,不過呢,祭司是「補血」,巫師是「還原」喔,主要的技能就是「還原」、「淨化」、「反彈」、「吸收」,例如中毒的時候可以用「淨化」,「吸收」的話就比較特別了,有攻擊吸收跟魔法吸收,分別可以補血跟補魔,另外還可以學習魔法,是種彈性很大的職業喔。」

聽起來是兼具祭司功能的魔法師就是了。

「我還以為巫師是咒人死的那種。」疾鷹坦承的說出了他的想法。

「那個是詛咒師。」有遊戲達人之稱的小胖立刻糾正,「詛咒師精通各種詛咒,可以讓人石化或陷入昏睡、沉默、中毒、遲緩等狀態,還可以操縱敵方玩家自相殘殺,是種滿陰險的職業。」

「那是不是能召喚阿飄?」不知道為什麼,我很順的問了一句,馬上遭來眾人的白眼。

「你以為是陰陽師啊?」蘭斯冷冷的看著我。

「其實人家…本來是想當舞孃的。」芙蕾雅玩著手指說,「可是因為…NPC說人家還太幼,不給人家就職。」

說「幼」已經算很好了,其實那個NPC的意思是說妳現在還沒有凸凹翹裡的「凸」吧…我在心裡想著。

「說到舞孃,你們有看過之前世紀剛出來的時候,北方大陸的短片嗎?」小胖比著食指問。

「我喜歡水蛇妖跳舞的畫面。」直到斷發出了聲音,我才發現原來他還在,剛剛一直都沒說話…看來他比較喜歡聽人家討論。

「沒錯沒錯!扮演蛇妖的是最近很紅的模特兒吧?超正的!」疾鷹雙手抱胸,用力的點頭。

「可是人家比較喜歡吸血鬼王張開翅膀背對月牙的畫面說。」芙蕾雅發出了正常女人都會有的感嘆。

「那學長呢?」小胖突然問我,我頓了一下道:「嗯…我喜歡的是月之森的歌姬。」

「原來你喜歡這種類型的啊?」用手肘推推我,疾鷹朝我眨眨眼。

「音樂很好聽嘛。」我邊搔頭邊回答。

月之森是東方的一個地方,那裡是月之精靈的居住地,東方的廣告有一幕就是坐在細長的樹木高處的樹枝上,一名金髮有著如湖水般幽綠雙眸的精靈坐在上面晃著腳丫子吟唱一種不知道是什麼語言的歌謠,鏡頭慢慢拉近,精靈突然驚訝的看著畫面,似乎被驚動了,立刻踩著樹枝跳到另外一棵樹的,快速遠去,歌聲變的清晰,還夾雜著悅耳的笑聲,鏡頭拉遠,看見一座與巨大樹木融合在一起的城堡…那名女精靈,被玩家冠上『月之森的歌姬』這個稱號。

「她是月光精靈一族的三公主。」蘭斯拉了拉斗篷的連帽,似乎有點高興的說,「大公主則是所有精靈族中最美麗的一位。」

「啊~人家也好想去東方玩喔。」芙蕾雅晃的惡魔尾巴說出了可能會挑起兩大陸戰爭的話,忘了說,芙雷雅是惡魔,斷則是黑暗精靈,算是蘭斯的同族,也是敵人,照道理來說他們因該要恨的殺了彼此,不過看他們偶爾會交談個幾句這樣,好像並不是這樣?

「蘭斯你是哪裡人?」在場只有我跟小胖知道蘭斯是NPC這件事情,看他對家鄉話題還挺有興趣的,我也有點好奇的問。

「你說呢?」蘭斯抬頭看我,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

「…話說回來,我們怎麼走了那麼久都沒有遇到怪?」疾鷹手擋在額頭上,四處張望,我們這群聊天聊的很爽的人才回神。

聽疾鷹這麼說,我們才發現很詭異的,沿路走來第七層,竟然連半隻阿飄都沒見個鬼影。

「該不會被剛才先來的玩家都清光了吧?」小胖試著提出合理的懷疑。

「不可能吧…」我皺起眉,怪就算被清光還是會重生,而且時間絕對不會太長,因為世紀的玩家非常多…

就在這時,我們正行走的這條走道上的燭光突然從前面開始一盞盞的消失,還吹起讓人頭皮發麻的冷風,風中夾雜著讓人作嘔的血腥味,蘭斯突然抓住我的手臂,低喊:「快跑!是血魔!」

疾鷹以及小胖的臉色一變,疾鷹一把抓起還搞不清楚狀況的芙蕾雅,我們一群人開始往反方向狂奔。

血魔不是十三層以後才會出現的BOSS嗎!?

也就是說那些怪不是被消滅,而是因為害怕而躲起來!那剛才走在我們前面的玩家?……

無法細想太多,我們只能專注於逃亡,可是火光消失的越來越快,血腥味也越來越重。

「怎麼辦?」斷的聲音透出一絲的緊張。

血魔等級是四十八等的怪,血量多,攻擊也痛,而且他可以自由銷失又出現,完全讓人搞不清自己是怎麼死的,而且這十多等的差距就足以讓我們整個滅團了。

蘭斯突然停下來,我差點就要整個撞上他,我抬頭想要抱怨,但在看到那隻今天才剛遇過的幽鬼男爵後,剛到嘴邊的話又被嚥回腹中。

「靠!」小胖罵了髒話,幽鬼男爵就堵在我們走廊的前方,蠟燭一根根的熄滅,我們周圍現在是全然的嘿,只有那抹詭異的白色還有腥紅特別的顯眼。

我將在發抖的蘭斯拉到背後,一直用整個呈現紅色的眼睛注視我們…正確來說是我跟蘭斯的幽鬼男爵勾起了可怕的笑容,冰冷的、嗜血的。

『精靈…』他抬起手腕上有著手銬的右手指著我身後的蘭斯,『祭品…吾復活的…祭品…』

「我不會讓你動他一根寒毛!」雖然是很老套的台詞,不過他既然說了這種話我也只能這麼接了。

迫於情勢,我也只能拔出武器,既然一定要死,死前也好歹做個掙扎,才不會死的那麼沒面子!

『小小的血族啊…你要違抗吾嗎?…』

「學長,血魔也來了!」我們身後的小胖大叫,但是現在的情勢我也沒辦法回頭,這該怎麼辦啊?被地牢的兩大BOSS夾攻,這種經驗我才不想要!

一灘紅色的液體一邊冒著氣泡一邊從地上向湧泉一般的冒出來,慢慢形成一個全身都像血一樣通紅的人型,不過也只有上半身,他張大嘴,一堆像血的東西不斷的流出來,看起來實在「嚇」果驚人。

疾鷹用槍敲了敲肩膀,臉色嚴肅,「沒辦法了…召喚寵物吧。」

芙蕾雅轉了一圈魔杖,用力的往地上戳下去,「沒錯!」

「咦?」小胖看著左右兩邊腳下出現法陣的兩個人,轉動的法陣越來越大,也越來越亮,感覺好像會有什麼可怕的東西衝出來的小胖往後退了兩步。

「討厭啊,那傢伙根本就不聽我的話…闇火骨龍!」

「出來吧!賽伯拉斯!」

一大一小很豪氣的喊出了自家寵物的名字,地面震動了一下,走道馬上被一隻身上的骨頭燃燒著黑色火焰,眼窩裡有紅光的骨龍還有三頭地獄犬給擠滿,

『吾要將你們通通血祭…呵呵…』沙啞又尖銳的笑聲,把人的肌皮疙瘩都給刺起來了。

「很難說。」我流了些冷汗,看他們玩的這麼快樂,因該是有點勝算的。

「肆流趴下!」就在我預備要跟這隻BOSS火拼的時候,疾鷹突然大喊,蘭斯反應很怪的就把我往下壓,當下害我差點摔個狗吃屎。

然後我看見了熊熊燃燒的骨龍從我上方飛過去,撲到幽鬼男爵的身上,侏儸紀恐龍VS阿飄!當下腦中立刻閃過的是這一行無俚頭的東西。

「快跑啊學長!」小胖邊大喊著跑過剛爬起來的我,臉色不怎麼好的蘭斯托著我快速闖過了幽鬼伯爵堵住的路口。

我、我還以為你們要打的說!

「三十六計走為上策啊!」疾鷹邊跑邊開玩笑的道,我則是很黑線,搞了半天他們打的原來是落跑的主意,那麼帥氣的召喚了寵物,結果竟然是要落跑……

「你還有心情…嗚!」小胖吐嘈到一半突然停止,我們回頭,看見他的肚子穿了個洞,將小胖的肚子挖了個洞的幽鬼男爵露出恐怖的笑容。

那一刻,我只有一個想法。

完蛋了。




後言:
這篇份量比較多喔(望)
不過這不是驚悚小說喔客官XDD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