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般不情願的被無界拖進他們殺無赦團的城堡,雖然不甘願,但是幽影再次的佩服這遊戲的設計者,又再次的吐嘈起那個設計者的腦殘。挑高的天花板,以普通房子的樓層來看,因該有兩三樓高了,四周的柱子上刻滿了美麗的圖騰,有些似乎還含了故事的情結在裡頭,每樣擺設都令人驚嘆,在現實世界,恐怕還找不出一棟能比的上這城堡的建築,或許有,不過線在的殘骸跟它以前全盛時期的模樣,實在不能比擬。世紀裡,他看過的城堡有中央大陸的主城,也就是烏托伊茲城中的烏托伊茲堡,那是這的大陸唯一不開放給玩家攻城的城堡,因為每塊大陸都有非常多的玩家,而中央大陸也不例外,而且他又叫做中央大陸,人一定特別的給他多,所以為了方便管理,只有中央大陸這麼另類,有座不能攻的城。

那座城啊…嘖嘖,真的是金碧輝煌到了極點,說不定連全球首富蓋完一樣的城堡也差不多破產了,裡面就有好幾層,甚至連地下也有好幾層,房間N個,大大小小的都有,莫名奇妙還會跑去廚房或是一些怪怪的地方,然後就完全找不到出口,除非你運氣好碰到個還不錯的NPC或剛好路過的玩家(但是大部分也都是迷路的同類),要不然只有登出這個方法可行。之前在逛論壇的時候,有玩家說,他曾經看到皇后在換衣服,然後…然後他就被由國王帶頭的高等兵團追殺,事過一個月他才敢在登入世紀,從此再也不敢靠近烏托伊茲堡,免得又被哪個眼尖或是記憶力太好的NPC發現,真是太可憐了這位仁兄。城堡不能亂闖,就算你吃飽撐著,還是不要亂闖,要不然被群等級都七、八十幾的NPC圍毆可不是鬧好玩的。

「我還以為裡面也會出現「什麼」呢。」幽影四處看著,發出由衷的讚嘆,「蓋的真的很讚。」

「不賴吧!不過原本是打算蓋糖果屋的,但是因為老大說會長螞蟻,所以又改成板岩屋,老大說沒格調,然後隊長說蓋童話城堡好了,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剛才與幽影一同被抓的冥魂同志,很熱心的幫他這個外人解說。

難怪,從剛才進門我就覺得怪,怎麼女性的雕像胸部都特別大,最小也有C,很有某個表裡不一的色狼的調調,果然就是他主使的!如果去問他本人的話,老大他會直接丟一句「我喜歡活的」給你,幽影有點懷疑無界他是不是缺乏母愛之類,要不然怎麼對波霸這麼情有獨鍾。

話說回來你們這些人是怎樣,一開始那個詭異斃了的糖果屋是怎樣?不怕引來螞蟻群嗎?然後板岩屋又是怎麼回事?你們是打算蓋原住民主題樂園,跟九族文化村一樣嗎?

「那個大門還有城牆是?…」

「啊…那個啊……」冥魂搔頭,眼珠子轉了一圈,顯然有點不曉得該不該講一樣,然後他還是說了,不過是開密頻。

『其實那座牆是因為在蓋的時候,不小心加了…才變成那樣的,原本只有一點點是那樣,天曉得後來竟然爬的整牆都是!當初看到那座牆的時候,老大沒差點把羽毛掐死…啊,羽毛就是我們隊裡的弓箭手飛羽,之後又被小柳扣領用錢,小娜娜更狠,直接叫她的熊,一腳把羽毛踩扁,那一腳踩下去真是不死也重殘,幸好羽毛他的生命力滿強的,踩完之後還有小柳幫他治好,要不然他就要這樣掉了一等,弓箭手可是很難練的。』

因為不小心和了「…」所以城牆變成了那副鬼樣子,聽著冥魂用彷彿在談論今天天氣如何的口氣敘述著這段辛酸的往事,幽影忽然有點不曉得現在該擺出怎樣的表情,無數條黑線掛在他的頭上。

『我門核心團員裡,都是些令人摸不著頭緒的怪角。』現在幽影終於曉得那個怪事怎麼個怪法了。

「說了這麼多我還沒自我介紹!」冥魂用手掌拍了下額頭,「我是殺無赦團的劍士,冥魂,72等,請多指教啦。」他伸出手。

「我叫幽影,35等,遊俠,不好意思打擾了。」幽影也禮貌性的回握了,冥魂的手。

「你還沒有加入冒險團呀?」冥魂完全把才剛聊上個幾句話的幽影當成了好朋友,一條手臂直接搭在他的肩膀上,「要不要考慮入我們的團?這裡很好玩喲!」

幽影有點無奈的用食指刮刮臉頰,「目前還沒有打算。」

「是喔!等你有打算的時候要記得先跟我說,這樣以後我的工作量就可以減少了,哈哈哈!」

原來這才是你的目的!

「呃…噢。」幽影有點結巴的矇混過去。

走在前方的無界微側頭看了正擺著困擾表情的幽影。

「無界,回來啦?」鼻量上掛著眼鏡,長長的棕髪用髪簪俐落的挽成一個漂亮的包,整個看上去就是個中國美女的女性迎面而來,墨綠色的眼睛看起來就是有種氣勢存在,因該是屬於女強人的那種類型,但是年紀因該還沒破二十吧?年紀不大,卻有熟女的成熟穩重,還有像隔了層紗一樣的夢幻感,她一定有很多男生追。

幽影默默的打量人家,似乎忘記就外表論的話,他也是一顆很顯眼的大燈泡,金偏棕的髮色在陽光下還會很帥氣的給他逆光,銀灰色的眼睛也整個很勾人,他本人根本沒意識到自己一路走下來,已經不經意的電死一堆女性了。

「嗯。」無界點點頭,用手比了比後方正在抗拒冥魂要跟他做什麼友誼的歡呼的幽影,「他就是你們好奇了半天的那傢伙。」

她向左彎頭,越過無界的肩膀看見了目前因該萬是鬧成了一團的幽影與冥魂。

正在想要不要把冥魂一腳踹開的幽影根本沒注意到,而且他又是背對著無界,所以更沒注意到,倒是冥魂看見了她,興高采烈的把攸影抓到她面前,像是在介紹自己失散多年的親戚還是小時候住隔壁還同鄉的阿貓阿狗般的道:「小柳,這個是阿幽~」

「我叫幽影。」整個已經很受不了的幽影直接給冥魂一個鞋底印,無界挑挑眉不表示評論,幽影隨便抓抓剛才被弄得亂七八糟的半長髮,然後從口袋裡面拿出了一條疑似是橡皮筋的東西把散再肩膀上的頭髮綁成一小簇的馬尾巴。

「我是柳君…」

咦?

幽影抬頭,然後看到柳君跟他一樣嚇的不輕的臉,然後幽影自己也楞住了,傻在原地,又然後…

……

「好久不見,五塊錢什麼時候還我?」幽影說。

「下次同學會唄…不是,你是不是男人啊!借個五塊錢也較斤斤計較,幫美女付錢你要覺得光榮。」柳君說。

「我是借錢,不是請客…那下次同學會的時候還我十塊吧,算利息。」

「還要算利息!我們是同學耶,要污人家的錢也不是這樣吧!」

「錢的事情要算清楚。」

「死錢鬼……不對!我怎麼跟你在吵這個,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柳君終於想到了重點。

「去問你們的副團,我只是插花的。」幽影很無奈的聳肩攤手。

「哎哎!你就是無界在外面的情婦啊~你是想來我們家要錢的嗎?不可能,我一毛都不會撥給你的,還是說你想要的是大老婆的位置?」

「什麼情婦、大老婆?你的八點檔看太多了,這位太太,我只要我的五塊錢。」

「你們認識?」無界這次非常明顯的揚起一邊的眉,好像完全沒想過幽影有可能跟他隊裡的某某人是國中同學一樣。

「對啊,國中同學。」兩人異口同聲的說。

「想當年在阿幽的一毛不拔下,我們畢業的時候竟然有一萬塊的錢辦謝師宴,真是令人感動到掉淚。」柳君展開小扇子,邊搧邊說起古早以前的事情。

「當年她是學藝股長,為了跟我A錢買班及佈置的材料,什麼方法都用過了,敬業的令人動容。」幽影抱胸道。

「這就是孽緣啊。」幽影與柳君又一同說。

無界無言了,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已經不想再多做什麼評論。

柳君唰的一聲又把扇子收回去,「既然同學一場,阿幽你這次就幫我個忙吧?」

「不要叫那個奇怪的綽號啦!」幽影抗議道,「我只有35等,幫不上忙。」

「不會啦,又不是要你下去拼死拼活」柳君道:「如果可以的話,暫時當我們的軍師好嗎?」




「等一下!」無界打住了話題,然後看了冥魂、幽影、柳君,轉投往前走,柳君的神色突然變的有點嚴肅,冥魂也收斂起不正經的態度,除了搞不清楚狀況的幽影,其他三人不曉得怎樣,整個散發著很凝重的氣氛。

之後走進了一間漆漆的房間,在所有人都進來,冥魂把門關上的瞬間,室內整個明亮了起來,看起來像是個泡朝聊天的地方,重點…這裡居然是走和風設計!竟然撲了榻榻米……

「大致的狀況我已經聽無用說了,詳細情形我還不大清楚。」無界脫了鞋子逕自坐下後,便對柳君這麼說。幽影也跟著脫鞋子找塊地方坐下,冥魂搬開一塊榻榻米,打開木板,下面有個凹槽放滿了零食,他拿了兩大包,將一包扔給他。

「無用說的大致情形因該已經算很詳細了。」柳君手上開始泡茶作業,「先讓阿幽知道一下狀況吧。」

無界看我一眼,然後想了一下,道:「你知道下禮拜有攻城戰這回事吧?」

幽影點點頭,剛剛去論壇才看到。

「有個叫做『狂嵐』的冒險團發出訊息,說這次要攻破我們這座腥血城,如果只是嘴上說說那我們是不放在眼哩,但是那個『狂嵐』的頭,烈牙集結了許多魔法戰士,形成一個屬於超攻擊型的組織,還與其他大小的團組成聯盟,這次的戰爭根本就是爭對我們殺無赦團而來。」無界的表情似乎覺得這事情真的非常棘手,連眉毛都皺的碰在一起了。

如果是一打的戰士還沒什麼關係,重點是「魔法」戰士,他們會魔法,難以解決的程度會提高,而且來的還不只一打十二個,是N打,一般的弓箭手、劍士之類的職業根本就沒辦法把他們幹掉,除非搞偷襲,要不然就是什麼誇張的東西一次把他們擺平,因為只有砍幾個,又沒砍給他死的話,就會有隊有幫他們復原,整個就是打不死的小強一次來一大群的感覺。

「我們不可能把所有強的人都留在主城防守,要不然其他城就會陷入被攻佔的危險,我想破頭都找不到更好的辦法,他們又不像怪一樣,把頭頭打掛就好。」柳君替每人都到了一杯茶。

「不然跟別的團借兵?」幽影喝了一口茶道。

「不可能,攻城戰每個團都自顧不暇,哪有多餘的兵力?」柳君送來了白眼一雙。

「那就…你們有沒有專修幻術的咒術師?把他們分批宰掉就好了,要不然弄個大洞把他們種回重生點也行。」

「都跟你說了是魔法戰士,他們會用魔法!」

「唉…我又不是這方面行家,別對我吼來吼去的啦。」幽影搔搔臉頰。這不是我的問題啊,抓我來問已經很奇怪了好嗎?就別奢望我的回答能有多具有建設性。

「就是要問你這個電玩狂有沒有什麼異於常人的意見啊。」柳君用扇子戳幽影的頭,「就算不可能的意見也給我說出來!」

幽影必上眼睛,露出像在沉思的表情。

魔法戰士,救世會魔法的戰士,除去身上的魔法能例外,基本上跟普通那種皮厚血多的肉盾一樣,跟小強一樣很難一拖鞋拍死了事。一般攻城戰的時候,守城方的法師都會放出降低防禦力的魔法,所以就算皮厚血多,被一群人圍毆或踩過,照樣重殘送原點。但是要對付魔法戰士的話,首先就得放出一種稍為特別,是巫術師這個職業才能學的專門魔法─────『魔法無力化』。

巫術師可以學也必需學的魔法一開始有兩種可供選擇,一個是『魔法吸收』,另一個是『攻擊吸收』,這兩者只能選一個,如果要學另外一種,就必須再打巫王第二次,破解該任務。之後就還有許多只有巫術師才能解的任務,難度當然有高有低,而且每種任務依據玩家的破解方式還有時間多寡,獎勵就會有所不同,但都會以玩家初選的技能延續發展下去,所以每個巫術師除了剛開始的兩項選擇會有重複,其他技能幾乎都是看玩家本身的努力,每個巫術師都有不同的看家本領,永遠也不曉得巫術師會出什麼怪招,這大概就是跟巫術師PK時的有趣之處。

巫師因該算是黑暗系的祭司,根據介紹,巫師能夠發展的方向其實跟祭司差不了多少,只不過巫師還可以選擇專精於攻擊性魔法,季斯就不行,但是祭司可學的法術中,也還是有光系的攻擊魔法,防身嘛!

回歸正題,總而言之現在的重點就是找個『魔法吸收』派,會『魔法無力化』的巫師,而且該技能等級還要有6左右,才能確保魔法的範圍夠大,威力夠強,但是現在啊…要去哪找巫術師呢?而且又要有六級的『魔法無力化』。

魔法等級分為十級,裝備也跟魔法一樣分為十級。魔法等級是靠著使用魔法打敗怪時的經驗升級,要不然就是又解了什麼任務,得到魔法經驗值,而且魔法方面的經驗值算法很變態,是以倍數的方式在翻的,一開始的升級門檻是1500,之後變成7500、37500…就這樣一直乘以五下去,

到後來就形成因該算很可觀的數字,這印證了一句俗語,精神係職業真的是賠錢用的。

「阿幽,想到了嗎!」柳君問。

「差不多想到了。」幽影捧起茶杯喝了一口,「如果能找到『魔法吸收』派,會六級『魔法無力化』的巫師,一切好說。」

果然,柳君的臉黑掉了,『魔法無力化』可是難易度有2的魔法。幽影說的辦法確實可行,但問題就在於找人這點,非常麻煩,找不找的道還是個未知數。

腥血城這次真的會滅城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絳夜 的頭像
絳夜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