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SN同居/沒頭沒尾啪啪/OOC
×偶爾也想寫騷騷又軟軟的吉爾大大,阿嘶ˊ艸ˋ


那是一個過份灼熱的夏日午後,空氣熱而黏膩,即使癱在那裡什麼也不做,不過一會也能熱出一身汗。長廊上風鈴有一下沒一下的叮叮噹噹,似是也受到這炎熱天氣的摧殘,少了幾分活力與幹勁。
這樣的時候理應是最抗拒與人肌膚相觸的,連碰個手臂都嫌煩,但是……
「唔……」吉爾伽美什的視線向下一瞥,被微微抬起的腰令他不費多少力氣就能看見自己的私處。
尺寸值得驕傲的性器趴在由它造成的一片泥濘中,再向後的另一處則被尚不知疲倦的燙熱硬物完全拓開與深埋,那股「熱源」透過這樣深深的交合傳遍他的全身,令他也有些頭昏腦脹,呼吸比空氣都要熱上許多,整個肺腑彷彿就要燒起來似,難受得像要死掉一樣,吉爾伽美什卻看見自己的腿纏上少年精瘦的後腰,讓那剛退出些許的東西插回它原本的位置。
染上一股艷麗薄紅的白皙身軀輕顫著微微扭動,明明不堪忍受,卻不打算鬆腿。
「吉爾伽美什……」伏在他身上的橘髮少年語氣帶著困惑地喚他。
他對著他伸出雙手,勾住他的脖子,按著他濕漉漉的後腦,將令他幾乎要熱化的少年壓向自己,交換一個濕熱黏糊的親吻。
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身上的濕意早已無法分辯到底是誰的汗水,又或是其他什麼體液,即使如此,凝在少年髮梢上的汗水落在身上的感覺仍讓他一陣顫慄。
對他給予的一切敏感至此的吉爾伽美什早沒了平日危險與對他缺乏興趣的模樣,沉溺其中的他彷彿一隻黏人愛撒嬌的貓,像是在用本能渴求他。
衛宮士郎第一次有這種感覺,胸口發熱,有什麼被點燃般地熊熊燃燒。有很多念頭閃過腦海,但他最終只是靜靜地注視這個與他肌膚相貼的男人精緻得過份的眼角眉梢——這是他第一次這樣認真地描摹一個人的長相。
直至與那雙總是只能讀到冷漠或是惡意的紅瞳對上視線,那股只在胸口燃燒的火焰毫無預警地爆發,有那麼一瞬地蒸發他的理智,以至於他——
「我喜歡你。」
想都沒想過的事脫口而出,衛宮士郎在那個瞬間狠狠地摀住自己的嘴,但那實在無濟於事。
那四個字在吉爾伽美什耳邊清晰地炸開,令他有瞬間腦海是空白的。反應過來後,嘲諷、不屑與惡意立刻將之填滿。
但他卻對上少年在短暫的驚愕糾結過後仍舊專注的眼眸。
算起來也是個半大的男人的少年抵著他的額、捏著他的手貼在心臟鼓動的位置上,囈語似地道:「第一次因為這種事心跳得這麼快,我也不是很懂為什麼,但是……我可能比我自己想像得還要更喜歡你也不一定。」
——沒辦法用不在乎的態度嘲諷回去,連稍微裝裝樣子都做不到。
他在少年眼中看見滿臉泛紅,彷彿難以承受的要哭出來一般、難以想象是他的自己。
那股在他胸口漲得難受的情緒是不容錯認的喜悅。
……真是瘋了。
一定是這天氣的錯,熱得他腦子都不大正常,否則他又怎麼會再次狠狠地吻上那個乳臭未乾的毛頭小子——彷彿他們是兩情相悅。
已經濕軟得不成樣子的穴壁被一下又一下地重重搗弄,令吉爾伽美什早已被操得爛熟的身體忘了那點疲憊,興致高昂地裹挾粗熱的硬物,不受控制地給予激情的回應,貪婪地吞吃。
「士郎……啊、士……士郎……」被按坐在少年跨上承受更多,吉爾伽美什呻吟地喊著他的名字,卻說不出要他慢點的話,早已叛離的身體上上下下地抬臀、搖著腰,不受吉爾伽美什控制,更別說只能起到輔助作用的士郎。
好色、這樣的吉爾伽美什實在太色氣了,有那麼一瞬幾乎令他忘記呼吸。
忍耐已經逼近極限,他只能抓著男人泛紅的緊窄臀肉狠插數下,按住微微掙扎的他,將精液深深地灌入腸道深處未曾開發的地方。
「唔嗯——……」男人的腰背弓起漂亮的弧度,像要逃離,濕軟得不成樣子的穴肉卻狠狠絞緊釘在體內的肉棒。分不清到底是被莽撞對待的原因多點還是內射更多一些,或許兩者的原因都有一些,同時達到高潮的吉爾伽美什一邊承受著,不知何時再度硬起的下身夾在兩人的下腹間一股股地吐出稀薄的精液。
大概是真的有一點做過頭,吉爾伽美什難得地有些狼狽,被汗與淚弄得濕漉漉的臉頰上貼著頭髮,讓他不耐煩地全撥到腦後,攬著士郎躺倒在榻榻米上,面帶些許疲倦地喘氣,手不自覺地摸著那顆手感刺刺的橘色腦袋瓜。
片刻過後,完全沒有感覺到待在體內的某樣東西有絲毫出去的意思,吉爾伽美什揪了一把士郎的頭髮,「……出去。」
「再一下。」這麼說著的少年好奇地抬手刮了男人硬挺的嫩紅乳頭一下,捏住那小東西,粗糙的指腹試探地輕輕揉捻。
吉爾伽美什打掉那隻亂摸的手,瞇起眼,面色不善地瞪著不知死活的愚蠢庶民。
衛宮士郎卻湊上來吻他。
原本他是拒絕的,但面對忽然黏糊起來的少年,吉爾伽美什實在有點束手無策的感覺,令他的防備有了破綻,不知不覺,他已經再度和少年深深地吻到一起,唇舌黏膩地交纏,嬉鬧地互相推擠。
長長的一吻結束,少年的脣連吸帶咬地啃上他的脖子,把白皙的肌膚弄出一個個印子。
吉爾伽美什不得不推推那顆腦袋,「嗯……士郎,不做了……」
意識到這樣軟綿綿的拒絕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原本被吻到迷糊的男人回過神,對著少年的後腦就是兇殘一巴!
「不是告訴你本王不想做了嗎?給我適可而止,呆子!」
衛宮士郎揉了揉挨揍的腦袋瓜,吞吞吐吐地說:「呃……我只是……」
吉爾伽美什直接又給他一拳,「好好說話!」
「……」面對突然又兇殘起來的同居人,衛宮士郎有片刻的無語。握住吉爾伽美什施暴的手,士郎蹭了蹭他的掌心,低聲道:「我想舔你……這樣、不可以嗎?」
當然可以。
——當然不可以啊本能的我!!!!
區區雜種、區區衛宮士郎說想要他就給的話實在有損王的尊嚴,不行!堅決不行!
從他的表情讀懂拒絕,士郎尷尬又害羞地搔搔臉,像是也搞不懂自己怎麼突然就變得這麼……又黏又色。
「說的也是……那、可以再親一下嗎?」
「本王準了。」
最後當然不止親了一下。
但大王說一下,那就是一下嘍。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絳夜 的頭像
絳夜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