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I259話衍生腦洞/OOC




紅炎有著遠大的夢想,然而扣除掉這不切實際的部分,身為「炎帝」的他是個實際並足智多謀的人。將能夠利用的勢力充分使用,將能夠吸收的養分納入團隊,練紅炎的身邊從沒一個人是吃閒飯,完全派不上用場的。

但這幾乎成為一種群體意識的習慣卻在預料之外的時刻被打破了。

紅炎找到自己遺失的「臂膀」。

在疲憊的魔奇向他傳遞少年的死訊後,紅炎沉默了──盡管他的表情看起來就和平時沒有太大區別。他將自己關在房裡,隔絕繁重的軍務,用了整整一天的時間來思考……為什麼?

阿里巴巴為什麼要擅自行動?為什麼看中的人竟在自己不知道的時間在某處死去?為什麼只有阿拉丁回來?……太多太多的為什麼讓紅炎幾乎無從開口。他或許是在沉澱情緒,又或許在做著一些自身認知無法苟同的掙扎,這兩項呈反比增長的事物在他的腦中拔河,而紅炎能做的只是尋找那微弱的平衡點。

所以即使理智上接受阿里巴巴的死訊,紅炎最終還是派遣自己信任的部下前去調查阿里巴巴的蹤跡。

過了幾年,足以讓大陸情勢陷入一片混亂的幾年,紅炎那彷彿投入海的瓶中信的搜尋終於有了回報。他帶著心裡那股從未消失,只是暫時淡去的矛盾心情,循著部下回報的消息,來到文字所指示的地方。

馬格諾修泰德,距離巴爾巴德不過幾天路程,卻是他耗費不少時間才找到的結過。

一棟矮房,打理得乾淨整齊,柔軟的床鋪上躺著那麼一個人,已經成長為一名青年的少年依然有著一頭金燦燦的髮,長度比自己印象中的要長得多,陽光灑在那人身上,卻曬不醒這名年輕人。

紅炎遣退部下,獨自矗立在小屋門邊。他看了很久,想了很久,最終令微不可聞的嘆息飄散在空氣中。

帶著滿身威嚴的挺拔男人走上前,床鋪因乘載他與自身鎧甲的重量發出刺耳的哀鳴,他卻顧不上這床的承重量,低下頭,湊向前,總是緊抿的薄脣帶著試探,毫不猶豫地貼上青年有些乾澀的嘴唇,但「真愛之吻」的魔法並沒有任何作用。

紅炎的動作有一瞬間的凝滯,停頓後是再也沒有抑制的掠奪,他輕易突破牙關的守衛,與另一塊軟肉相觸,就算沒有半點反應,那也阻止不了紅炎試圖宣洩點什麼的舉動。

解開披風,卸掉鎧甲,胡亂的踢開腳上的靴子,蹬掉褲子,只是片刻的時間,紅炎已經以接近半裸的姿態跨坐在青年身上。男人拉著青年的手在自己身上遊走,比之從前還要「滑嫩」不少的手心帶著熟悉的溫度,從腿部開始,紅炎帶著他一吋吋撫摸過近年來戰爭中,在他身上留下的傷痕,即使他擁有菲尼克斯的治癒魔法,仍有一些是魔法無法完全解決的麻煩,那些東西就成了印記。

看,你錯過多少事。紅炎所做的事彷彿在無聲責備左右手的不稱職表現。

他扣著青年的手指在腰腹上那道凹凸不平的醜陋疤痕上磨蹭,剛癒合不久的皮膚相當細嫩,令男人不自覺地輕顫。蹭著蹭著,許久不曾發洩的身體給予出誠實的反應,若說紅炎沒想過自己的脫線行為會造成這樣的結果,那是不可能的,然而男人還是沉默了一會。

從袖子裡取出藥油的小瓶子弄濕手指,紅炎單手撐在床上,以著近乎放蕩的姿勢張開腿面對阿里巴巴。濕漉漉的手指越過半硬的性器抵在雙丘間的肉穴上,明明是第一次做這種事,紅炎卻感覺不到半點牴觸,把手上濕滑的液體在緊閉的縫隙上抹開,男人將指節以一種略帶強硬的態度擠入後穴中。

不是沒有想過自己這副堪稱淫蕩的癡態被醒來的青年看見會發生什麼事,倒不如說若是犧牲點尊嚴和面子就能得到這樣的成果,紅炎還覺得賺了,但事實是,即使他已經用手指揉開那從未有人窺見,更別提有那個命造訪的處所,令它放鬆到足以接納某些東西的程度,被他當作床墊對待的青年依然躺在那裡動也不動。

扣著青年的手覆上自己挺立的物件來回滑動,安靜的室內只有紅炎一人粗重的喘息與那麼幾聲難耐的低吟,安睡的青年就連呼吸聲都微弱的令人害怕,像是幾乎不存在。

以前連站的近了都得保持戒心,卻在對方變成這副廢人的模樣後,自己反倒是什麼都能給他。

在阿里巴巴無力的手掌間洩出濃濁的液體,紅炎順應自己的慾望,躺倒在青年不怎麼厚實的胸膛上。

即使這人已經什麼都做不了,他仍然會把他帶回煌帝國。

盡管不是他所期望的形式,這名洋溢著光彩的青年依然會在他的身邊,唯有這個答案是紅炎能夠肯定的事。並不是他不期望阿里巴巴能夠醒過來,而是練紅炎這個人本身已經將所有不切實際的、稱之為夢想或理想的東西全投注在「統一世界」這項宏圖霸業,他幾乎找不到剩下的殘渣用來期待。

期待那有如太陽一般的少年堵在他的面前,用盡全身的力氣,漲紅著臉對他喊:「你不能這麼做。」

天真的氣人,勇往直前的身影刺痛他的眼,好像隨時都會將他遠遠的拋在身後的那個蠢貨,從握在手裡那刻開始,紅炎便決定不讓給任何人。

盡管沉睡,他的光芒卻從未死去,對於一個長期處在黑暗的泥沼裡頭進退不得的人來說,僅僅是這點和蜘蛛絲沒差多少的微光便已足夠。

「我可以這麼做。」紅炎貼在青年的耳邊,似是情人間的低語,聲音卻低啞的連他自己幾乎都要認不出來。

「你連睜眼都做不到,憑什麼管我?蠢貨。」




後言:
HEY!這裡是阿夜!我的嗎我多久沒有更新惹(
可我感覺我經常在打(ㄨㄚ)文(ㄎㄥ)ㄜ(被揍
最近的MAGI依然處在一種白龍你快點回家洗洗睡的橋段(側躺),巴巴這貨還沒去見炎哥就被白龍一刀劈成腦殘這讓他家媳婦情何以堪!(不#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Yo-祐
  • 超讚的形容腦中不斷地竄出畫面呀!超棒!
  • Hanamiya Yunna
  • 會寫炎明嗎( ´ ▽ ` )ノ
  • 直白的說........不會(欸
    窩是阿里炎專業字耕戶QVQ

    絳夜 於 2016/03/31 00:4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