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地方後續




褚冥漾認知自己不大會飼養寵物這件事大概是在小五時候,倔強的小孩子總是不死心的一試再試,直到不知道殘害多少生靈後才終於面對現實。某一方面來說,或許是不得不放棄,畢竟狗看到他都想撲上來咬一口,貓見了更是要湊上來磨個爪子,即使是天竺鼠及兔子這種算的上溫順的動物,放到他的手裡也會突然抓狂,這種倒楣的案例多到慘不忍睹,這也是為什麼他的父母不給他養寵物的主因之一。

養寵物的念頭平息了好幾年,直到最近自己搬出來住,面對有點冷清的小公寓,褚冥漾想找個伴的想法又重出江湖了,只不過目前住在守世界都市的自己似乎不可能養很普通的小貓小狗了,外面老太太溜的已經不是吉娃娃,而是壯碩的可以活活把人壓死的三頭犬,這樣的世界對原世界的小動物來說實在太殘酷。

或許是繼續思考這部分會令褚冥漾心靈受創,他自然而然的迴避起飼養什麼動物的這個問題,轉而細數應該的注意事項,像是結紮不結紮、掉毛時候怎麼辦,天知道他的寵物身上到底有沒有長毛。

在這樣消極的思考飼養寵物的事情下,時間悄悄的流逝,關於公會的工作依然忙碌,值得高興的是這個城市的氣溫終於開始回暖,寒冬已經過去的訊號妥善的傳遞到各個角落,一些跑去冬眠的小動物再度出來活動,在樹梢上跑來跑去,偶爾還會闖進民宅製造些無傷大雅的小麻煩。

還帶著一點寒氣的春季某一日,褚冥漾如往常的結束了一個短期任務,帶著滿身疲累回到住處,本想直接倒床的他所沒想到的是一打開門,放眼望去竟是一片混亂,像是被抓破的沙發和物件散落的桌面及地板,本以為是被闖空門的他一秒又自己推翻了這樣的假設。

遭小偷的話,根本沒必要抓爛他的沙發吧?他的沙發是招誰惹誰了!雖然是個老舊的二手貨,但是那張沙發的款式和花紋他都很喜歡,難道說又是一個禍不單行的時節嗎?

倒楣已經成為常態的褚冥漾很快的接受了自己又進入走平地都會跌倒、喝清湯都會噎到的衰運期,他覺得自己的霉運跟地球的板塊運動有那麼點相似,憋了一段時間總是需要爆發的,而且憋越久,爆發起來越可怕,褚冥漾寧願時不時的小衰一下,總比發生悲劇好。

但是眼下就有一個悲劇血淋淋的攤在面前。

褚冥漾掐著自己的人中,逃避現實似的越過了地板上的雜物,直直的向房間走去。

用力的把自己摔在床上,褚冥漾拉過被子滾了一圈,正打算先去會會周公,卻被不知名的東西狠狠揍了一拳,那個力道如果是稍有警覺性的人都醒了,更何況是根本還沒睡著個褚冥漾。

莫名的睜開眼,褚冥漾對上一雙金藍色的眼瞳,好半天才意識到他剛才被……一隻貓給揍了?

等等等,他家哪來的貓啊?有小強還差不多。

褚冥漾一秒在床上坐起,雙手向那團毛團伸過去,高高的把那團生物拎起。眼前這隻有著深藍色長捲毛的動物啊……怎麼看都是貓沒錯,而且毛還怪好摸一把的,整體來說是一隻很漂亮,就像貴族一樣的長毛貓。

他忽然對自己遭受貓貓拳攻擊的迫害這件事平衡許多。

被架起來的貓似乎很不喜歡這個姿勢,喵喵叫了幾聲,見褚冥漾跟自己完全不來電,根本沒收到牠的牴觸情緒,便自力更生的掙開他的手,窩回剛剛的位子去。

所以……他被一隻貓闖空門?

褚冥漾好半天才反應過來,雖然他不大想相信這種不科學的事情,但是眼下似乎沒更好的解釋了,他只好默默的認命。

呃呃、他最近好不容易決定養隻煞氣的大型犬說,這隻自己送上門的貓免去了他許多的麻煩,但是褚冥漾心裡就是有那麼一點點的小失望。

貓啊……

腦海中一閃而過某個總是不請自來的問題人物,褚冥漾低頭看著窩成一團的貓沉思。

八成……又是那傢伙的惡作劇之類的吧?

聳聳肩,褚冥漾很自動的屏蔽了一些想多會胃痛的事情,既然不是什麼糟糕的事情,他覺得自己也沒必要追根究底又小題大作。

因為連續幾日的操勞,精力值已經跌至谷底的褚冥漾倒在床上,腦子裡迷迷糊糊的想著帶衰一輩子的自己終於碰到一隻第一眼見到他沒有用爪子招待他的貓了。

雖然不是什麼值得高興的事情,但是至少證明他還不至於被全世界的動物給討厭。

啊啊、稍微有點欣慰呢。




事隔兩個星期,褚冥漾有點後悔了。

又沒人拿槍抵著他的腦袋逼他養寵物,只能說他當下真的是……想不開。

這隻貓,無聊的時候會踐踏他,肚子餓了也會踐踏他,有事沒事也會走到他身上踩幾腳。會挑食,還會叼著梳子到他旁邊要梳毛,另外還會跟他搶電視,似乎比他這個屋主還要熟悉這裡,儼然將這間小公寓當成自己領地,而褚冥漾則是他的傭人。就算沒有別家的小孩可以提供比較,褚冥漾還是覺得這樣果然有點奇怪吧?但是『因為這裡是守世界嘛!』這樣的理由,他很快的又忽略了心中的那點怪異。

……這樣真的可以嗎!?

或許是這隻貓融入他生活的速度快的出奇,即使抱有疑問,褚冥漾還是很快的接受目前這種一人加一隻的生活模式。

難得清閒的周末,褚冥漾掛在自己補丁補好的舊沙發上小睡,電視上的電影正演到精彩的部分,然而激烈的槍戰聲響怎麼也拉不回來褚冥漾沉入夢鄉的神智,將他的肚皮當成床的某隻有一下沒一下的晃著尾巴,踢了褚冥漾的臉幾腳,卻不見他有任何反應的睡死在那裡,牠只好無趣的縮回腳。

沒有任務的時候,褚冥漾的生活稱得上無聊,除了偶爾和朋友喝喝酒,基本上都是宅在家看影片、玩遊戲,最有建設性的事情莫過於整理任務的情報,除此之外,原本還多了一項最新每日任務,那就是出去溜貓,只是在發現這隻貓跟他差不多宅之後,褚冥漾也很乾脆的放棄這項艱鉅的每日任務,於是假日宅在沙發的身影變成一人加一隻,在還有些涼的天氣中,某隻正好成為一個手感極好的活體抱枕。

……原來養貓是這種作用嗎?

褚冥漾覺得自己很接近真相了。

又過了幾天,閒到幾乎要發霉的假期終於結束,或者該說終於有工作上門,不管怎樣,對於已經把遊戲人物練到封頂,還把家裡徹底打掃一遍,並冒著生命危險的抓住自家那隻貓,將他的指甲修剪一番的褚冥漾來說,有事做總比繼續爛在家裡好。

守世界是個文化與民族眾多的富饒大地,每個地區都有著或大或小的差異,褚冥漾選擇居住的這個城市與原世界的城市有百分之五六十的相似度,雖然法術已經十分熟練了,但他仍不能適應得用火魔法把蛋煎熟的日常,根深蒂固的生活習慣要徹底改變時在不是簡單的事情,所以即便對這個地區的氣候感到困擾,褚冥漾還是在這個與家鄉有些相似的地方住了下來。

就和以前在原世界一樣,出遠門要馬去火車站,再不然就是到客運轉運站等車,這個城市也有一座頗為華麗的火車站,服務親切、價格便宜,但在第一次搭乘時,褚冥漾被纖瘦的美麗服務員從高空往下扔後,打死他再也不去搭那啥見鬼的火車!

這才是真正的高鐵啊!高度都能看到龍在飛了混蛋!

因著這件悲劇,褚冥漾的轉送術得到了意料之外的提升,即使如此那還是不夠的,遠距離的轉送術依然悲劇多多,在又一次的卡進某處牆壁裡,褚冥漾很認命的接受搭檔的接送。

依然是醒目的海灘褲加花襯衫,頂著色彩繽紛的刺蝟頭,腳踩藍白人字拖,只差沒戴上一副俗氣的太陽眼鏡並多帶幾個小弟在身邊的某流氓大搖大擺的走到站在大樓門口的褚冥漾面前,在看到西瑞的那瞬間,褚冥漾死命的壓抑心裡那股掉頭就走的衝動,這種事情無論經過多少年都還是這樣,他得慶幸今天的西瑞沒有心血來潮的穿唐裝才對,直接從混混升級成黑社會……這種對比的方法似乎已經不能讓他感覺好受點,「好羞恥」三個字就像非洲草原上成群的羚羊踐踏過他脆弱的腦袋。

「漾~你帶著的那團小毛球是準備當儲備糧食嗎?」西瑞相當嫌棄的指了指掛在褚冥漾肩上懶洋洋的某喵。

褚冥漾敢打賭,就算他肩上扛了一整頭豬,某隻雞還是會用此時此刻這種塞牙縫都不夠的嫌棄語調說話。

「把阿捲留在家裡我不放心……不准吃阿捲!」正確來說是害怕他搞破壞,褚冥漾再也不想看到家裡宛如竊盜案現場的慘狀,不過放在家裡至少不會有生命危險?他突然覺得自己自認妥善的辦法出現重大瑕疵。

那是隻吃什麼都不吐骨頭的雞啊!

「嘛、你開心就好,只不過這樣看起來真的很娘。」西瑞聳聳肩,也不是很在意的往回走,拍拍停在馬路上的重機,「出發啦,遲到的話公會的傢伙又要去老三那裡哭哭告狀,本大爺可沒有被關小黑屋的嗜好。」

你這是赤裸裸的性別歧視!這是要戰的節奏嗎!?

正當褚冥漾深思要不要也去西瑞三哥那裡哭哭告狀讓他再被關幾天小黑屋時,嘴角的肌膚感覺到預想之外的濕意。剛剛還掛在他肩上一副愛睏樣的某隻此刻已經醒了,金藍色的貓瞳睜得大大的,趁著褚冥漾側頭看他,湊上去又舔了他一口,這次的位置是──嘴脣。

褚冥漾一大早就站在大街上風中凌亂了。

若不是西瑞血腥暴力的威嚇,恐怕他還可以繼續站個幾十分鐘。

直到坐上那台超美式的重型機車後座,褚冥漾的大腦還在分析著,被家貓舔嘴脣到底算不算接吻?




後言:
我會跟你說這其實是2012年挖的坑嗎!!!!!!!!!
最近覺得回去看一下陳年老坑都會深感和自己現在的畫風整個不對(咦
窩家後台還有很多坑的說,有ㄉㄉ有興趣知道嗎(掏(不#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安蕥希
  • 漾安呀!蕥希雖然很少看到漾安的配對,可每次看到這種文章都會覺得很新鮮。
  • 我覺得漾安算漾冰之外蠻多的漾攻CP?XD
    可以搜看看,撈一撈應該會有不少好東西

    絳夜 於 2014/09/08 00:05 回覆

  • EC
  • 家貓~~~~好可愛wwwwwww
    阿褚的吐槽還是一樣有梗(某些部分也還是弱弱的XDD)
    期待老安出場(或是現身或是變回人形?X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