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時


『時臣……』聽起來就像哭泣般的聲音以及緊緊將他禁錮在懷裡的手臂,如此陌生的態度令他不知所措,從心臟傳來的窒息感幾乎逼得他喘不過氣。冷漠、厭惡,即使是面無表情的樣子也比現在彷彿無助孩童般的模樣要好上幾百倍。

時臣很快便意識到除了環住吉爾加美什的背輕輕拍撫以外,根本什麼都作不了也什麼都不知道。到底是什麼原因致使對方卸除所有的高傲,將軟弱的部分毫不保留的暴露在他的面前,他不知道。

「就算不這麼叫著我的名字,我也不會消失。」平時通常會忽略過去的話語很自然的脫口而出。

大腦處在難以運轉的渾沌狀態,無法理解王的悲傷、無法理解自身所處的狀況,在一片混亂中,唯有希望對方能夠停止那樣令人痛苦的喃念的念頭無比清晰。在他的理解中,眼淚是這世界上最和王不相襯之物,此生唯一的哭泣為的也是那位長存於其心中,不可取代亦不可抹滅的摯友,區區一個微不足道的凡人實在不配響有這般殊榮。

『會消失啊!』感覺的到吉爾加美什就在自己身邊,然而他的怒吼聽起來卻相當遙遠,『你這傢伙,擅自出現又擅自消失,胡弄本王也該有個限度!』

彷彿陷入沼澤,就算時臣再努力地想讓自己清醒並用力思考眼前的事情,意識只是更加模糊不明,「我從來……沒有那種意思。」

從來也就沒有玩弄王的意思,不如說玩弄別人的一直都是對方才對,時臣永遠不知道自己該做些什麼才不會惹得對方厭惡與發怒,即使是現在也依然如此。但是,這都不是他的本意。

尊貴的英雄王、傲慢的烏魯克君王,對這樣一個人,能抱有的只有憧憬與敬意吧?能夠一賭王的姿態已經足夠,作為遠坂時臣這個人的理想與私心,已經在那個時候帶著滿足被滅殺乾淨,留下來的只有作為魔術師、不受王喜愛的遠坂時臣,王所不能理解的真實僅僅是這樣的原因而已。

比誰都要期盼,也比誰都要狠毒,不這麼作的話他實在無法保證自己不發生任何矛盾。

『那就不要消失!啊啊、真是夠了,重複數十次的聖杯戰爭,將本王困在這種無趣的輪迴裡,你為的就只是讓本王重視你,只是這樣而已嗎?』吉爾加美什的語氣比剛才更加暴躁,『本王的感情可不是你的陪葬品!』

吉爾加美什所提到的關鍵字總算讓時臣回想起零散的重要訊息,對於自己還能做到這種程度的「反抗」感到吃驚與無奈。費力地抱住對方,只在這個片刻才能夠屬於他的王,只是這樣就已經很滿足。

「吾王,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總是做些讓王感到不開心的事情,時臣也很困擾,「一直以來這麼任性地只思考自己的事情,但是,請讓我任性到最後吧……希望您能遇到讓您珍視的物件。」

──若是能做為普通人和王相遇就好。

──若是自己能夠拋棄掉身上的包袱就好。

『所以說,坦率的說出來!』已經握不住那雙逐漸淡化的手,時臣略帶滿足的微笑簡直讓吉爾加美什氣炸,『告訴我你喜歡──』

啊啊、那種話……

逐漸潰散的意識裡,時臣最後的念頭短暫地閃現。

下輩子若能再次遇見的話,無論如何都會說出口的,一定。




×士言

士:......(盯──)
言:……你想說什麼就快說
士:啊、也不是什麼大事啦,言峰你不用管我。
言:但是你的視線感很煩。(秒答
士:有那麼明顯嗎......不要抽黑鍵!就不能對我溫柔一點嘛!很可怕啊──對不起我說!只是被遠坂問到你的內褲顏色,只是這樣而已。
言:凜才不可能做這麼無聊的事情,自行刪減跳過是相當糟糕的行為,你想像鯉魚旗一樣被掛起來嗎?衛宮君。
士:那要怎麼掛才行啊ˊ口ˋ......是你要我說的喔,被噁心到的話我不負責。
言:很有趣的警告,我接受挑戰。
士:總之被遠坂做了一點試探,像是你的生活習慣跟喜好,詳細一點來說就例如某件衣服平均幾天穿一次的規律,以及用內褲循環週期計算日期,還有用頭髮的亂翹誠度來評斷今天的心情和天氣狀況,喔還有,你會固定把東西亂放在哪些地方之類......然後就被遠坂嫌棄是「變態」。
言:不是嗎?
士:不要回答的那麼順!當然不是!!
言:一般人是不會注意內褲樣式的循環週期,看在你是顧家好男人就原諒你,具體來說你是怎麼做到的?
士:每天都是我負責脫──
言:我輸了,請你閉嘴。
士:欸?等等──
言:閉嘴。




×士言

言:怎麼了?快吃。
士:......那個、言峰,無論我做錯什麼,總而言之對不起!
言:嗯?為什麼道歉?你總算因為無法忍受和大叔同居而在外養小三了嗎?
士:才沒有!不只小三,小四小五小六都沒有!
言:噢˙_>˙
士:......總之,可以解釋一下這桌惡夢等級的痲辣料理大考驗是怎麼回事嗎?
言:只是「愛妻便當」的試作品,開心吧衛宮?
士:紅色的小菜、紅色的主菜、紅色的配菜、紅色的沾醬、紅色的甜點,我從來不知道言峰你是這麼勤勞的人ˊ_>ˋ
言:婚後還能發現另一伴不為人知的一面,婚姻才能持之以恆,嘛、我也是到現在才知道你對紅色過敏,下次我換成黃色?
士:是顏色的問題嘛!?可以只給我一瓶辣椒水濃縮液什麼的......
言:你怎麼可以把妻子的心意灑在別人臉上!
士:兼具護身功能的愛妻便當聽起來挺炫的˙_>˙
言:嘖、這真的是「不包含惡意」的愛妻便當試作品,你就算轉移話題也改變不了事實
士:言峰,可以告訴我你受到什麼刺激嗎?
言:是你自己說出「料理還要包含感情」的吧?大叔我的感情只能用辣味表現出來喔
士:這微妙的愛心語氣到底是......
言:另外,純粹就是在辣味料理的烹調上輸給F/E的龍娘的小小不悅,這你不用放在心上
士:癥結點是這個嘛!!!!言峰冷靜點,那已經不是人類可以承受的料理!
言:衛宮,你可是要成為英靈的男人!
士:在這種奇怪的地方對我信心十足我一點也不高興!
言:......既然如此,那就召喚Archer吧
士:對不起我吃!拜託你饒了未來的我!
言:乖




×士言

言:衛宮,你在人家的平板裡安裝什麼奇怪的東西?(塞
士:居然自稱人家......(從臉上拿下來),噢、家長監控鎖啊,不是我裝的,怎麼了?
言:......無論是無條件進位還是四捨五入,大叔我四十歲了,四十歲了喔!四十歲!
士:所以四十歲大叔的平板電腦裝了家長監控鎖,不是我裝的,怎麼了嗎?
言:˙_>˙......這是對麻辣料理的報復?
士:就說不是我裝的,我看起來是這麼小氣的人嗎!話說回來,他是「家長」監控鎖,又不是「家屬」監控鎖,你怎麼就知道是我?
言:因為你看起來很閒(一秒
士:......言峰,感謝你至今為止的照顧,切嗣就麻煩你照看,我決定到中東尋找人生的方向──
言:回來(絆倒
士:......
言:嘖、姑且相信這東西不是你裝的,總之快想點辦法解開
士:你最近的主婦嗜好原來是會被家長監控擋掉的東西嗎......
言:怎麼可能,好歹我也是個前‧神父
士:是外道‧前‧神父吧?
言:你這樣汙辱外國人的‧會遭到報應喔,例如成為英靈什麼的←
士:我已經搞不清楚你到底是討厭還是喜歡未來的我......啊、解開──
言:看吧,就說是很普通的網站
士:......言峰,感謝你至今為止的照顧,切──
言:回來(絆倒
士:我才不要回來!我才不要和平板裡儲存男體盛圖片的四十歲外道‧前‧神父同居!── 還中分!
言:把奶油隨便糊在人家OO上還XX的傢伙沒資格嫌棄!
士:──切嗣就麻煩你照看,我決定到中東尋找人生的方向!!


凜:......你們,可以不要為了金皮卡的部落格和我裝來擋髒東西的軟體吵架嗎?˙_>˙




×士言(打工仔X拉麵店老闆的設定)

士:是不是留點鬍子會感覺比較有威嚴呢......
言:你的煩惱還是一如以往的空洞無聊缺乏內涵呢,衛宮
士:是你硬要問,我才回答你!
言:嘖、我不小心說出來了嗎?嘛,鬍子什麼的、威嚴什麼的怎麼樣都好,那種事無所謂
士:這是聽完別人煩惱之後該有的反應嗎?我可是遵照你的牢騷,好好的依賴身為年長者的你喔?
言:ˊHˋ(憋)......你就算這麼說我也不會給你加薪
士:是是
言:說說你為什麼會有這種煩惱吧,這次姑且會作出符合可靠大人的回答
士:無論是醬油店的先生還是豆腐家大叔的小孩都很黏我,還被隔壁家的女兒找去討論喜歡的男孩子,天知道才小二的小不點的戀愛是怎麼回事,雖然被作為大哥哥依賴感覺還不錯,但被當做「我們是同一國的喔」的對待,都快二十歲了,怎麼想都有點微妙,雖然言峰你有著很親切的小捲毛,小孩子倒是以「麻婆怪獸」作為代稱,對你敬畏有加呢
言:......衛宮,你這是想跟我炫耀並順帶挑釁的意思嗎?
士:不不不,怎麼看我都不是這種人吧!快把菜刀放回去!
言:我從你的言詞間感受到對小捲毛及麻婆和肌肉大叔的歧視
士:我現在正在和小捲毛加麻婆加肌肉大叔的綜合體交往啊!我為什麼要懷疑自己的品味!?
言:因為你的品味本來就不怎麼樣ˊ_>ˋ
士:......我們可以只討論如何成為威嚴的大人嗎?
言:控制他們的娛樂來源、零食來源,施以棒槌的同時再給予甜頭巴拉巴拉巴拉(棒讀)
士:這是經歷過社會歷練後的骯髒大人心得?......
言:從你把自己打工處的老板按在桌上(嗶──)又(嗶──)之後也升級為骯髒的大人了喔,脫處的衛宮君
士:嗚哇──我不是道過歉了嗎!也好好負起責任!!
言:這只說明你是個好孩子,嘛、因為很麻煩,威嚴什麼的你就放棄吧←
士:這算哪門子的「符合可靠大人的回答」?
言:我不是說了「姑且」嗎?總是在奇怪的地方鑽研細節
士:咳!
言:硬要大叔我發表意見的話,簡言之就是「我不喜歡,那不是我的菜」,懂了沒?菜←
士:!!!!!!!!
言:唔!這表情超有趣(喀嚓),感動到了嗎?被大叔我萌到了嗎?超有FU的38歲大叔
士:惡意賣萌這樣對嗎!?
言:反正你吃,你不吃嗎?
士:吃˙_>˙
言:乖




×士言(打工仔X拉麵店老闆的設定)

言:說起來你怎麼會落魄到必須得打工?衛宮道場出現資金危機?還是衛宮切嗣終於被仇家找到據點?
士:我們家資金穩定!老爹也沒有被尋仇!真是,雖說我們家受到藤村組不少幫助,但我們只是普通的小康家庭
言:一般的小康家庭才不會住在那種大宅˙_>˙
士:一般的拉麵店也不會往裡面倒麻婆
言:˙_>˙......衛宮,你這是對他人嗜好的人生攻擊
士:這可是每位來本店消費過的顧客所共有的寶貴意見喔,姑且當作是在讚譽本店特色,作人不能這麼消極,是吧言峰?
言:大叔我的賣點從來就不是積極正向,要說積極的話,請參照經常光顧對面咖啡廳,並積極追球打工女僕的外國人
士:為什麼要把這麼正面的情緒套用在這麼負面的例子上!?純粹就是個變態啊!
言:不斷被打擊又不斷站起來奮鬥,這份意志應該給予肯定才是
士:毫無疑問就是個變態!言峰,普通人這時候應該要打電話報警,要報警喔!
言:唔、普通人是這種反應嗎?人類真是難以理解的生物
士:是是、從大叔行星來到地球真是辛苦你了......真是沒辦法放著你不管呢,各方面的
言:(憋)......和大叔行星建立外交有什麼不滿嗎?放著不管會死星人←
士:這不叫建立外交喔
言:ˊ_>ˋ噢,那我們斷交吧,衛宮你可以走了,大叔我是不會給你資遣費的
士:聽我把話說完!
言:嗯?你的斷句也太奇怪了吧,姑且給你一個補償的機會
士:......我們這叫聯姻
言:!!!!
士:話說回來原來我沒有資遣費?
言:˙_>˙......要錢沒有,要大叔有一個
士:有資金危機的原來是你嗎!?被高中男生包養,各種意味上都很糟糕啊!
言:大叔我正在積極正向地看待這件事
士:用錯地方了吧!!??
言:倒店的話,身為媳婦的我就只能去照顧名義上的公公了吧?那麼......
士:對不起我錯了,資遣費就算了,拜託不要用麻婆殘害老爹!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