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大生日快樂!今年也要好好地加油喔!」

青峰擦汗的動作因此有所停頓,抹掉滴落在螢幕上的水珠,他在自己的郵件中反覆翻了幾次,看見了不少國高中時期的親朋好友道賀的訊息。在確認過自己的確是今天生日以後,青峰又不死心地翻找兩次,直到自己接受信箱中並沒有來自今吉的郵件這個事實才不情願地住手。

或許是時差問題吧?

為今吉找理由開脫的時候,青峰也同時試圖說服自己。

來到美國的一年間,他有無數次想不顧一切地丟下一切跑回日本。遠距離戀愛什麼的,就算知道對方也喜歡著自己,但是要放心地放任不管是不可能的,尤其今吉從高中開始一直是那個樣子,不會為了誰改變也不會為了誰動搖,這讓青峰的神經緊繃得只要有任何風吹草動便有可能隨時有斷線的危險。

理解簡訊只是件小事,同時又因為他人完成了「這件小事」今吉卻沒有而深感彆扭,青峰深深覺得自己該去撞撞牆壁來讓自己無法停止運轉的大腦冷靜一下,他還不想年紀輕輕便有髮際線升高的困擾。

「青峰一起去……嗚哇、你在幹嘛?」看見那個幾乎要和建築物支柱的陰影融為一體的「地縛靈」,火神滿臉黑線地倒退一步,那種幾乎要長出香菇的陰鬱氣場到底是怎麼回事?本能感到危險的火神根本就不想靠近,更別提有同學愛地將人救出來。

但是顯然也不能放置不管,火神實在不想造成打掃大媽的困擾。

「……欸、火神,今吉桑沒有傳簡訊給我該如何是好?」青峰帶著滿身的陰影,整個人灰溜溜地坐在長椅上。

「說、說不定等一下就會傳了嘛,我們先去吃飯吧,吶?」又是今吉桑啊……火神默默望天。

怎麼說呢……雖然不是不能理解青峰的擔憂,隔著那麼遠的距離只要有點不對勁,難受的感覺就會乘以數倍,可他跟黑子實在沒那麼多雜七雜八的事情。這一年之間,凡是特定節日或是隔一陣子,青峰就會不自覺的定時陷入麻煩的焦躁狀態,火神不曉得在心裡偷偷吐嘈他跟來大姨媽的女人一模一樣幾次了。

或多或少也察覺到青峰這叫作缺乏安全感,會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只有可能出在另一個人身上。就火神對今吉翔一這個人的了解,除了眼鏡以外就是個性奸詐狡猾,完全是因為青峰煩躁到最高點的時候就會找他開導一下,可即使個性這麼差,青峰似乎還是相當的喜歡那位前輩,這種笨蛋實在既可憐又可愛。看他那麼糾結的樣子,火神也只好耐著性子開導自家搭檔。

喜歡是一件讓人那麼煩惱的事情嗎?火神筆直的腦袋迴路實在無法理解。




「青峰君的戀愛煩惱?」黑子緩緩地重複一次火神的提問,嘴巴也終於離開香草奶昔的吸管,認真地低頭沉思,「嗯,青峰君也變得相當有少女情懷。」

「懷你個大頭!這是什麼結論?快幫我想想辦法!」這下換火神暴躁了,黑子用平淡的語氣講出這些話,腦人的程度比其他人說出來還要另人煩躁,要是人就在自己面前,火神絕對會抓著他的肩膀用力搖晃,

聽見火神活力旺盛的聲音,黑子的嘴角彎起一抹淺淺的弧度,「八成是因為沒收到祝賀訊息的關係吧?今吉前輩不是會犯這種低階錯誤的人,你就放置青峰君,讓他繼續憂鬱吧。」

「既然你這麼說的話……」火神搔搔頭,雖然理智上知道照著黑子的建議做沒錯,但心理上還是會想叫那個菇農峰振作。

「大我。」

「是?」突然被黑子直喊名字,火神沉浸在雜事中的思緒一秒被拉回對話上。

可以想見對方剛回神那有點呆的表情,黑子輕笑,「我愛你喔。」

「唔……我也是。」幾乎連耳朵都要燒起來的熱度迅速衝上臉部,不用看鏡子也知道自己現在是什麼臉色,火神用力的抹了把臉,才含糊地回應對方突如其來的告白。

誰也沒有說話,卻也沒有掛斷電話,靜謐又溫馨的感覺讓人胸口充盈著某種情緒。

火神突然有點理解青峰那種急不可耐的焦躁。

想觸碰某個人、想看見某個人,這樣單純卻強烈的慾望的確擁有足以撼動自身理念的威力。

因為自己的確也是這樣的喜歡一個人。

直到有人來尋找消失的黑子,兩人才有些匆忙地結束通話。雖然在朋友因為感情而困擾的時候和戀人放閃光實在是有那麼點不道德,卻也因此獲得再戰的動力。

離開樓梯間,火神很果斷地扯著快在淋浴間泡爛的菇農一起去大吃一頓。

在他的認知裡,沒有什麼問題是食物和籃球解決不了,再不行的話還有黑子,只能說不愧是單細胞生物的世界觀。




『為什麼喜歡今吉翔一這個人?』對青峰來說一直都是有那麼點離奇的事情,明明在意識到之前,他對這個人反感的負面情緒居多,討厭對方謹慎得近乎卑鄙的作風,也討厭那副總讓人搞不清楚想法的樣子,唯一讓他順眼的地方就只有「相信著自己」這件事。

即使是現在,青峰還是不喜歡今吉的處事方法,也時常被對方捉摸不定的樣子搞得十分惱怒。但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卻對他無條件地信任著,無論結果如何,也從沒責怪過他,光是這點就讓青峰彷彿踩進無底的大坑,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彷彿擁有整個世界,那種程度的滿足感至今只在今吉身上感受過,暖暖的、滿滿的,令人眷戀不已,僅僅體會過一次就絕對不會想放手。

這樣的感情就跟毒癮沒什麼兩樣,關於那個人的一切都能夠輕易地使他動搖,並不是相不相信對方的問題,而是因為太過重視所導致的副作用,這麼沒用的事情,無論如何都不想讓今吉知道。想見他卻又不想暴露自己軟弱的樣子,青峰總是在這個問題上打結,矛盾又煩躁。

但是,這個困擾已經不重要了。

想見對方的心情無庸置疑,反正他最沒用的樣子今吉早就見識過,比起這些瑣碎的事情,好想、真的……好想看看他,特別是在自己二十歲生日這天,平日所積累的思念一口氣湧上來,一發不可收拾。




後言:
好久沒有青今一下了!!!!!!!!
青峰愛你喔!!雖然還是很想嫌棄你((淦
今天先卡在這裡,明天擠看看有沒有肉

說到肉,今天晚餐時候我媽把我之前煮剩的材料弄成一鍋蘿蔔排骨湯
他叫我把排骨吃完,於是在吃到剩下一兩個的時候靠杯了
鍋子裡面有一坨肉色的東西,但是表面並不光滑
我的直覺是"內臟",就尖叫著問我媽那三小ORZ
原來是我之前買來炒麵的碎肉團ORZ..........................
好....噁......................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嚴森
  • 真的超級喜歡絳夜你的青今啦 這麼可愛的菇農就好想欺負一下喔w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