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這種事不可能,絕對、絕對不可能……門太求你放手,拜託!」死抓著路邊鐵欄杆的瀨那驚慌的幾乎要哭出來,盡管如此,抱著他的腰用立扯的門太絲毫沒有放他一馬的意思,憑藉接球員不容忽視的握力,死都要把瀨那給扯下來。

這場一點懸念也沒有的較勁一下子就分出勝負,揪著瀨那後領的門太一邊拖行自家隊長一邊說:「說什麼傻話啊!都已經來到門口,就算看一眼也好吧?」

「都說了我不要──」臥舉成績差就是這點不好,若是輸在起跑點的話,只有速度快這個優點的他就會像現在這樣被人拖行來拖行去,可以的話真想大喊「我有腳!我自己走!」,但是就事實來說,門太只要一鬆手他就會不顧一切的逃跑,即使今天的目的是來偵查也一樣。

「學長們退部了真感傷」這樣子的軟弱念頭都還沒來得及冒出來,緊接而來的是為了今年新一輪比賽的可怕訓練,為了彌補四分衛、踢球員及防守線的缺,泥門除了加強了本身位置的特訓也手忙腳亂地湊合著嚐試缺額的替補人選,結果雖然不差,卻也不到能夠搬上檯面的程度,在這一片兵荒馬亂中迎來了高二。

令人慶幸的是泥門已經不是以年那個默默無聞的弱小隊伍,名氣以及貨真價實的戰績吸引不少新生,原本令新任隊長瀨那頭痛到不行的煩惱在此都迎刃而解,真是不幸中的大幸。

「不做點什麼好像不行」的想法在看見能幹的後輩到處張羅社團的事情時冒了出來,除了跑腿以外就是對刺探敵情這方面比較有經驗的瀨那果斷地選擇了後者,這就是他們現在之所以出現在這裡的原因。

王城的練習賽無論如何都沒有錯過的理由。

當然,如果沒有特別的原因,瀨那完全沒有死抱著鐵欄杆不放的必要。

至於到底是怎樣的理由,就連身為死黨的門太也不清楚,可以肯定的是對方絕對犯下什麼讓他無法面對王城的失誤或過錯,但是就算他想破頭也想不出來對方到底在怎樣的場合做了什麼事才能讓他心虛成這副樣子,就算以前被捏造挑釁都沒見他驚慌成這副樣子。

不管怎樣,他們還是進了球場。

「啊、門太!瀨那!」穿著便服的櫻庭一眼就看見從出入口走進觀眾席、姿勢很奇怪的兩位間諜,以昭告全世界的音量喊出兩人的名字,十分高興地向他們招手。

「呦!唔啊──!瀨那你沒事吧?不要口吐白沫啊!這種天氣就算要中暑也太困難了吧?喂!」回應完櫻庭的招呼,門太轉眼就看見被自己抓著的自家隊長翻著白眼掛在自己手臂上,這副遜斃的樣子說他是光速蒙面俠21都沒人信,實在是……

「……瀨那快被你勒死了門太。」看著門太緊張地抓著瀨那的肩膀搖晃,幾乎可以看見一坨半透明的東西從傷患嘴裡飄出來的櫻庭無奈地上前阻止,一直以衣領被揪住的狀態被拖上觀眾席的瀨那因為缺氧的關係而陷入短暫地昏迷,這種事說出去有多丟人就有多丟人,偏偏還被王城的對手看個正著。

幫著門太安置好瀨那,櫻庭不由得問:「你們兩個發生什麼過節嗎?」

「怎麼可能啊?是這傢伙很奇怪才對……嗚哇!我忘了架攝影機、啊啊,電池!替換的電池──」

這副亂七八糟的樣子要是被蛭魔知道的話下場恐怕很慘……

看著門太手忙腳亂的模樣,櫻庭在心中默默地想,雖然幫助敵人是很不可取的行為,最後他還是看不下去地協助門太把攝影機架起來,做完這一系列動作,兩人才有了閒聊的餘裕。

「說起來你怎麼在這裡?」門太後知後覺地問了一個一開始就該衝著對方喊出來的問句。

「這次要測試一、二年級,所以教練就沒讓三年級的我們上場,今天算是放假吧。」反正也不是什麼好隱瞞的事情,櫻庭坦白地交代了王城今日的安排。

「喔喔!很厲害嗎?今年的一年級。」

「這種事情怎麼可能告訴你?」把門太急速湊近的臉擋住,櫻庭無力地吐嘈。

「是嗎。」門太無所謂地聳聳肩,「那就當作幫忙找電池的回報吧,今年的泥門一年級很厲害喔!做前輩的都有種『快被幹掉』的感覺呢!就連身為前輩的我們都只能負責刺探敵情。」

「這跟那個沒關係吧……」

「說起來進學長呢?你們兩個不是經常黏在一塊。」一邊啃著自己攜帶的香蕉,門太繼續向櫻庭搭話。

「並沒有年在一塊!阿進的話……啊、剛好到了。」門太順著櫻庭的視線向後看,無論什麼天氣都穿著帽T與運動褲的進今天依然沒有例外,臉上帶著一層薄汗的樣子完全能夠想像捨棄交通工具直接徒步跑來球場的模樣。

「……」掃了櫻挺與門太一眼,進打量了躺在觀眾席上臉色蒼白的瀨那五秒左右的時間才再度看向注視著自己的兩人,問:「他怎麼了?」

「中暑!」不管怎麼想,真實的原因都太過丟臉,為了名譽著想,門太一秒決定說謊,若是換個人的話鐵定能看穿他糟糕透頂的偽裝,若不是進的眼力發生問題就是他的專注力根本沒擺在門太身上。

微微點了下頭,進輕而易舉的就把比自己嬌小的瀨那給打橫抱起,在兩人過於震驚而顯得一片空白的神情注視下,道:「我帶他去休息。」

然後就瀟灑的走掉了。

就這麼走掉了。

「……」櫻庭默默看著觀眾席的出入口,「那個、他們怎麼了嗎?」

「你不知道的話我怎麼可能知道……」他們實在需要有個人來解釋一下剛才那瞬間發生的超展開,但是能給予解答的當事人早在他們發呆的時候離開現場。

四十碼衝刺四秒二的速度是這樣用的嗎──!?




他比自己想像中的還要不擅長照顧人這件事直到一時腦熱將人搬進陰涼處時才意識到,就算脫掉手套,自己略高的體溫對比病患的溫度一點幫助也沒有,想搧風的話也沒有物件可用。

認真地思考了一下,自己目前能做的就只有購買罐冰水替病患降溫,於是進毫不猶豫地依照思考出來的結果做了。

這麼一來直接導致的結果就是當瀨那從短暫的昏迷中甦醒時,第一眼看見的就是在自己眼前放大得令人害怕的進的臉孔。

完全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的瀨那露出呆滯的表情,過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自己的處境,雖然不曉得自己昏倒的那段時間發生什麼事,但是現在的他的確躺在名為進清十郎的這個男人的大腿上。

「醒了?」

嗚哇、嗚哇……這是夢嗎?這是夢吧!阿進怎麼可能用這麼溫柔的語氣說話?而且還是對著自己……

終於進化到看見幻影的程度了嗎?還真是病的不輕哈哈哈……

「瀨那?」許久沒有得到回應的進微歪著頭又喊了一聲,因為拿著水的關係而顯得冰涼的粗糙手掌覆上對方的額頭,強烈的溫度差令瀨那禁不住輕顫。

不是作夢……嗎?

悄悄深吸口氣,瀨那道:「抱歉給你添麻煩,我已經沒事了,所以──」

想要起身卻被按著額頭而爬不起來,雖然很不甘心,但對方是臥舉成績有140kg的阿進,那他也只能認命了。

「你還是多躺一下比較好。」這麼說著進十分輕鬆地再度將亂動的瀨那按回自己的大腿上,「身體很重要。」

「我我、我……那個、沒關係……」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的瀨那一開口便結結巴巴地令人完全搞不懂他想說什麼。

「躺著。」

「對不起!」進的兩個字就讓瀨那徹底安份下來,姿勢僵硬的跟木乃伊差不多。

不再說話後,除了賽場傳來的吶喊聲以外,就是大馬路上車輛的噪音,宛如隔著一層薄膜,從很遠的地方模模糊糊地傳遞過來,讓人聽不真切。

本以為會被討厭或排斥,結果卻什麼都沒發生,在鬆口氣之餘又有點失落,這種不上不下的心情令他不知該如何是好。

雖然現在才解釋有點太晚了,總之在一個月之前偶然的相遇下,他,小早川瀨那一時腦熱地對著進說出了「我喜歡你」這樣令人驚嚇的告白。

然後?然後他就逃跑了所以沒有然後!

和之前似乎沒差多少的態度,估計阿進也把他的話當作幻聽處理掉了吧?說的也是,正常人才不會把這種事認真的放在心上,應該說認真的話反而很糟糕……

自己的話,的確是喜歡這個人沒錯,不是錯覺也不是任何半調子的情感,因為真的喜歡所以才說出口,就算怕得要死卻沒有後悔的感覺。

「……上次說了奇怪的話,對不起。」握住那隻覆在自己額頭上的手掌,寬大、指節分明,那是一隻能夠擒殺無數優秀跑者的手,和女孩子的纖細柔軟完全搭不上邊,不容他人錯認。

「奇怪的話?」

「就是、喜歡你……什麼的……」

「那句話哪裡有問題嗎?」由於進反問的語氣太過理所當然,連帶道歉的瀨那都覺得自己在問一些多餘的蠢問題。

本來還以為自己說的話完全沒被放在心上所以超受傷的,但是、但是阿進的反應……一般來說應該是很困擾也很討厭才對吧!?

『那句話哪裡有問題嗎?』這句話實在太多吐嘈點,瀨那幾乎不知道該從哪裡反駁才好。

「不覺得……噁心嗎?」瀨那實在不曉得自己為什麼要問這些令自己難受的蠢問題。

「你的話沒關係。」

「咦!?」彈坐起來的瀨那一臉震驚地盯著沒什麼表情、基本上和平時差不多的進,略顯急躁地追問:「為什麼沒關係?」

「不知道。」無論什麼問題,進所給予的都是果斷的回答,基本上沒什麼思考而他也不是會說謊的人,所以說,這些都是他的真心話。

這個人到底是……那些話如果不是自己所想的意思,那不是糟糕了嗎?

瀨那突然洩氣地垂下頭,雖然進說了讓人誤會的話,那也是因為他有了別的意思所以聽起來才像那個樣子吧?依照進清十郎的性格,怎麼可能……

但是,繼續誤會下去總比徹底認輸好,一直以來都是這個樣子不是嗎?只要還有百分之零點幾的可能性就有努力的價值。

對方的手掌在自己的頭上摸了摸,只聽他說:「這就是你避開我的原因?」

「我不會再這麼做了,真是對不起。」沒想到這件事情讓進介意到會說出口的程度,瀨那很迅速地認錯並且道歉,頓了頓又道:「讓我請你吃飯吧?就當是賠罪。」

到底是氣勢太過強烈的關係吧,進並沒有立刻回絕他的邀約。

「……嗯。」

被那雙眼睛緊盯不放,進發現自己居然說不出任何拒絕的話。

──是小早川瀨那就沒關係。

他是這麼為自己的「例外」辯解的。




後言:
應該、貌似還會有後續ˊwˋ
這對會以柏拉圖(?)式的龜速緩緩前進((爬
文打的很自爽,大家就....將就看ㄅ((被揍
雖然做了之一、之二的分類,但是請大家老樣子地把他當成系列短篇吧((躺

總之把光速蒙面俠21的漫畫看完了,雖然後面的世界杯根本多餘,但是還是有種"洒家這輩子值了"的爽快感((翻滾
雖然裡面有各式各樣不同口味跟設定的cp,但是當我闔上書的瞬間我想看的就是這對
問題是,好冷、超冷、霹靂無敵他媽冷
基於"既然沒有,只能自己創造"的自耕農信條,我耕了((ry
本來我在生時臣把拔的生賀阿((捶地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oshua
  • 又是新的一週,天氣悶熱記得多補充水分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