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是涼太耶!」只是行走在街上,灰崎依然不可避免地聽見某人的名字,服飾店外頭的牆上是一面巨大的廣告看板,平時都被灰崎忽略的東西,直到聽見女孩子高分貝的尖叫,他才留意到身後站了一尊巨大的黃瀨涼太。

隨著高中的課業與比賽告一段落,黃瀨模特兒的事業開始更進一步的發展,雖然還不至於到處都能看見,但是只要有心留意,廣告或者訪問一類的東西多的超乎想像,偶爾也會受邀在MV上露個臉及參加廣播節目,知名度開始大幅提升。

超人氣的高中偶像在鄰近畢業的這段時間逐漸散發一股混合著青澀與成熟的特殊氛圍,使得女孩子更加瘋狂與著迷,就灰崎的觀察,黃瀨這傢伙的粉絲不只年齡相近的女孩子多,年齡層稍高的大姊姊似乎也很喜歡他這種類型。

實際上黃瀨這傢伙的確也比較欣賞成熟的女性,理由無他,就因為對方不會像個神經病一樣地纏著他不放。

聽完對方的解釋,灰崎只想衝著黃瀨冷笑。

這句話原封不動地還給他!知道被纏很煩,那麼這個據說應該工作滿檔的高中偶像為何三不五時就往他家跑?那就算了,電話或者郵件,一天不來個幾下像是會死人一樣,即使灰崎根本就不想回,黃瀨依然自顧自地發得十分開心。

雖然嘴上說著嫌棄的話語,灰崎這個彆扭的傢伙依然把那堆日常簡訊好好的保留下來,而不是立馬丟進垃圾桶。

灰崎真是不明白,為什麼兩人能一點問題也沒有地維持這種詭異的連繫至今,並不是沒有想過結束,只是當他意識到黃瀨這傢伙的存在時,對方已經堂而皇之地待在那裡好一段時間,趕也趕不走,最後只能放在一旁任其自身自滅。

課堂照翹、女朋友照交,要說有什麼差別的話就在於偶爾他得貢獻自己的菊花給黃瀨那神經病蹂躪,生活也算相安無事的來到今天。

站在路口發呆好一陣子的灰崎猛然回過神,想到還待在家裡的女友,嘴角彎起愉悅的弧度,腳步悄悄加快。




灰崎完全沒有想過,當他回家時看到的會是黃瀨與自家女友坐在客廳裡愉快地喝茶聊天。許久不曾見過黃瀨應父女性用的職業笑容,灰崎有瞬間的不適應與不舒服。

「祥你回來啦,沒想到你和黃瀨君是國中同學呢!都沒聽你提起,真過分。」看見定格在門口的灰崎,留著一頭俏麗短髮、灰崎的女友一邊親暱地向他抱怨,一邊接過他手裡提著的塑膠袋。

「佳奈,妳今天先回去吧。」這麼說著的灰崎並沒有將視線擺在自己的女友身上,而是望著背對他坐在客廳裡的黃瀨,下意識地感覺到危險。

「咦?」佳奈詫異地抬頭看向灰崎,見對方一臉戒備的樣子,多少也感覺到了事情似乎不大妙,猶豫了一會還是決定不再多問。

拎起自己的包包,佳奈再度走到灰崎面前,墊起腳尖在他的嘴唇上輕啄,「那我先回家了,不可以打架喔!」

「不會啦……」灰崎無奈地揉了揉她的頭,雖然很在意在客廳裡的那個大麻煩,灰崎還是將佳奈送到門口。

「呼……」自己是不是該去神社裡參拜一下?如此想著的灰崎將大門闔上,下意識地反鎖。

「該說你有勇氣還是真的沒把我放在眼裡?」黃瀨的聲音將灰崎狠狠下了一跳,反射性的回頭卻在下一刻被狠狠按在冰涼的門板上,灰崎握著門把的手用力地收緊,睜大眼緊盯湊至面前的那張臉,黃瀨瞇著金黃色的眸子,神情冷的掉渣,這個在外總是嘻嘻哈哈的傢伙對著自己時卻總是這副隨時會咬人的表情,裡外不一的樣子最令灰崎生厭。

「明明是我的東西。」黃瀨一口咬上灰崎的脖子,空出的另一手則繞至身前,握住灰崎跨下間柔軟的事物,動作粗魯的又揉又捏,「這個地方切掉吧?反正只用後面你也能高潮。」

「你這傢伙說夠沒!」灰崎猛地轉身,「本大爺交女朋友礙到你了──」

堵住那雙帶著他人味道的唇,黃瀨不容灰崎拒絕地捏著他的下巴,他的侵略與灰崎的抗拒,只是讓兩人更為纏綿的吻在一起,來不及吞嚥的唾液從嘴角溢出,灰崎的呼吸逐漸艱難,黃瀨卻沒有停止的意思,彷彿要活活將他悶死似。

「你也有……在意的人吧?」好不容易得到喘息的機會,灰崎捂著黃瀨的嘴,聲音沙啞地道:「老纏著我有什麼意思?追根究柢我們也只是砲友的關係吧?」

「我什麼時候說過我們是『砲友』?」掐著灰崎的臉頰,黃瀨不滿地拉下灰崎壓在自己嘴上的手,「在乎的人?你以為是誰啊?小青峰嗎?開什麼玩笑……那傢伙個性爛透了,除了他家學長外根本沒人管的動他。」

「討厭被束縛的人是你吧?我到底是為了什麼才忍耐著不把你拴在身邊?那麼喜歡女孩子的話,一開始就好好地拒絕我啊!」似乎腦子裡的某種抑制系統故障,煩躁地騷亂自己頭髮的黃瀨一股腦地說出積壓在心裡的牢騷,聽得灰崎目瞪口呆,這種彷彿黃瀨才是受害者的說法真是讓他……長見識了。

明明從頭到尾就沒給過他拒絕的機會,直到今天才怪自己沒有把他痛揍一頓兼掃地出門,灰崎一瞬間差點被洶湧的無力感給壓垮,完全不想搭理黃瀨地推開他,撿起擱置在角落的塑膠袋,走進廚房整理食材。

不管黃瀨是怎麼想,直到今天才想解釋什麼都已經太遲,不管是厭惡的情緒也好,還是曾經有過一點點的好感,灰崎早就拋到腦後,即使如此,偶爾還是會為了黃瀨涼太這個人而感到鬱悶,他不喜歡這個樣子,但是每當他有意疏遠,黃瀨又會以強硬的手段把他拖回「範圍」內,簡直就和狗與主人的關係一模一樣,於是灰崎索性不再掙扎,無論是做愛還是其他,只要能過著和以往一樣的生活,他便任由黃瀨將自己據為己有。

說到底,他所抱持的就是一種「黃瀨涼太不屬於他」及「總有一天會離開」的消極想法。

用手抹了抹發紅的嘴唇,透過這個動作想掩蓋的東西有很多,自己的放縱與黃瀨的執念,那種事情隨便怎樣都好。

在半恍神的狀態下,灰崎慢吞吞地整理完塑膠袋中的食材,生鮮食品分類放好,又把囤積乾糧與零食的櫃子整理乾淨,連瓦斯爐都用抹布擦過一遍後灰崎才有些不情願的回到客廳,沒看見黃瀨令他驚訝的同時又鬆了口氣,滿足於現狀的他實在不喜歡黃瀨對他們的關係提出質疑,難以回答也不知道該怎麼應對,簡單來說就是麻煩透頂。

只是灰崎一走回房間,那口剛吐出去沒幾秒的氣便倒抽回他的肺腑中,人從客廳消失的黃瀨怡然自得地霸佔了他的單人床,一副待在自己家的閒適模樣,若是眉宇間少了那些皺褶,整個人看起來就像精緻的人偶似。有些入魔地撫上對方眼下的陰影,只不過是個黑眼圈便讓他查覺到光鮮亮麗的外在下黃瀨的辛苦與付出,說不忌妒是不可能的,黃瀨涼太這個人就像個天生的發光體,一日比一日耀眼,那是就算他想奪取也得不到的東西。

和黃瀨相比的話,自己終究只是再普通不過的普通人,所以他放棄籃球,去尋找其他自己能做的事情,度過一個又一個再平凡不過的日常。

若是喜歡上這麼一個人伴隨而來的就只有麻煩與傷痛,即使留戀,灰崎也會毫不猶豫地捨棄。

高中生活結束的同時,這段奇怪、或者用畸形來形容都不為過的關係也該劃下句點,灰崎不想在這場明知道是死局的對弈中越陷越深,而黃瀨也不該賴在這裡不走。

──終歸是他不應擁有的東西。




後言:
最近打黃灰打的好勤勞wwwwww
目前還在揣摩的感覺o3o>,要怎麼讓他們HE我還在思考W
通常看到的黃灰感覺比較像黃←灰,不過我自己的似乎比較類似黃→灰
可能是我比較習慣寫攻纏受的模式吧W
蠻想試試看前者的WWWWWW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