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吉學長的課後輔導(青今)

今:青峰君,讓你思考並不是要你撐著臉睡覺的意思喔?
青:嗚哇──!......不要隨便把腳鑽進別人的上衣裡!很冷耶!
今:嘛,但是效果很不錯呢,正好可以暖腳,繼續吧青峰,在你把這張題庫寫完前我是不會把腳伸出來的喔?((踩踩
青:你是國小生嗎!(碎碎念)......話說回來怎麼會這麼冰?
今:體質問題嘍......青峰你這裡的公式又帶錯了,要我說幾次你才會記得?
青:哇──......這次是用手冰我的後頸嗎!就算這樣記不起來的東西還是記不起來。
今:很有骨氣嘛青峰君,其實冰箱裡我還準備了不少冰塊,把整包冰塊倒進內褲裡,應該很刺激吧?
青:......你很無聊嗎?無聊的話就幫我解釋下題目,我連你剛才寫的算式都看不懂((撐臉
今:我才剛稱讚你有骨氣呢青峰......
青:那種東西一直都在,別說這種廢話
今:......很帥喔
青:嗯哼
今:總覺得不多倒幾包冰塊在你的褲子裡很過意不去呢~
青:...........喂!


#


青:嗯?這不是上個月的雜誌嗎?有什麼好看的?((蹭過去
今:......你真是極盡所能的偷懶,要是把這種心力拿去算數學的話,公式早就已經背起來了吧?
青:哦~這不是我的特寫嗎?角度抓的真不錯
今:反倒是你一臉猙獰的樣子,恐怕會把小孩子嚇哭吧?
青:..........就不能坦率的稱讚我一下嗎?
今:嘛、想聽這種好話你就努力的考過數學補考,怎麼樣?很簡單吧?
青:......................嘖。
今:......這麼心不甘情不願的,其實不做也可以喔?
青:我會做啦!如果是你希望的事情......只是說,偶爾也想被稱讚一下,就只是這樣......不要笑!
今:咳、我沒笑喔~
青:你剛才發出"噗哧"的聲音了吧?你抖著肩膀發出噗哧的笑聲了吧!
今:....好吧。
青:欸?
今:青峰是最強的──這樣你願意乖乖寫習題了嗎?
青:..............你真是..........太過分了...............

↑於是青峰就這樣被學長攻陷了((欸




×桐皇籃球部的日常(青今)

今:啊,青峰你來啦?今天不翹練習嗎?
青:......幹嘛說的一副我不來是理所當然的樣子?這個月我都有好好出席喔!
桃:對啊,只有這個月呢~
青:....((瞪
若:嗚哇──
今:若松你最近狀聲詞便多了呢,雖然有點麻煩,如果你不用說的我是不會知道你想表達什麼的喔?
若:咳、我只是想說,隊長抱歉,因為特產太好吃了,呃、我不小心就把它吃完了,這樣。
今:恩......青峰你來的真不湊巧,嘛、沒有口福就是這麼回事吧?
青:那種事情倒是無所謂啦。
桃:哇──啊大不是會說這種話的人吧?他被掉包了嗎?還是不小心被籃球砸壞腦子?((小聲
諏:這麼說還真有點傷人......
青:把手借我一下
今:是沒問題......咦!──你幹嘛.....
青:只是要嚐味道的話,上面這點殘渣就行了。
今:比起這個,我比較介意你為什麼要用舔的,青峰你這樣很沒衛生。
青:.............
今:.............((推眼鏡
青:..........又不是沒舔過
今:.....是阿,連男性平板的洗衣板都不放過的青峰君




×青今/片段

陪著家人去聽音樂會反回宿舍時已經是晚上十一點時候的事了,這種時間對於每天都耗費不少力氣在訓練上的籃球隊員們來說已經是差不多該就寢的時間,當然也有人還撐著眼皮繼續和作業奮鬥,或是沉浸在自己的興趣中暫時爬不出來。

今吉打開自己的房門,一點也不意外的看見本應無人的屋子裡開著大燈,散落在房間地面上的是作業與參考書,以及一條黑黑的人體。看著躺在地上呼呼大睡的青峰以及堆在一旁,完成度極低的作業,今吉有點嫌棄明知道放著青峰一個人絕對會變成這樣,但因為對方一副很有把握,最後還是出門的自己。

一旁的音響還播放著熱力四射的舞曲,只可惜對於哪裡都能睡的青峰來說是半點影響力都沒有,這種能無視所有鐘聲,直接睡到放學後的強悍技能大概也只有青峰擁有吧?真不曉得該說這個人遲鈍還是敏銳好,明明在籃球場上是強大到成為異端的存在,啊啊、果然擁有極至天賦的人在某些方面就會特別薄弱嗎?

今吉將大衣與圍巾掛好,順手收拾了地上散落的書本,最後才走到昏迷的某人旁邊拍了拍,「青峰?青峰,睡在這裡會感冒喔?」雖然屋子裡開著暖氣,在這種在低個幾度就會下雪的溫度,這麼大意的睡在地上還是件很危險的事情。

「是晚回來的你不好。」本該躺在地上裝屍體的青峰忽然睜開眼睛,在今吉意識到之前一個飛撲過去將人撲倒在地。

跌坐在地上的今吉才感覺到疼,腰上忽然又多了一股難以忽視的力道,青峰就趴在他的肚子上動也不動,看起來是打算窩在那裡不起來了。

「不管怎麼說,回來的也太晚了吧?」像是抱怨一樣的話語從今吉的腹部悶悶的傳來,含糊不清的難以辨認。

「本來並不打算回來的。」今吉摸了摸枕在自己肚子上的藍色腦袋瓜,一瞬間產生了一種飼養大型犬的錯覺,若以寵物來說的話,青峰倒是蠻可愛的傢伙,事實上自己也樂於照顧這樣令人困擾的笨蛋。

有點……羨慕吧?能一心一意的只想著某件事,任何行動也只為了那件事,這樣的青峰令他羨慕。

或許是因為把許多事情看得比誰都透,今吉自任自己無法對某件事擁有強烈的執著,亦不會有特別深沉的慾望,在看到為了難有敵手而消沉的青峰,心裡那瞬間閃過的想法是「這種笨蛋還真令人羨慕」,基於這樣的心情,他稍微使了一點小小的手段讓這傢伙成為桐皇的一員,事實上以青峰的實力去哪裡都行,只是要控管這匹脫韁野馬就不是一般人能幹的技術活了,就這點來說今吉對自己還是有點自信,怎麼說都是已經被稱做「腹黑眼鏡」有短時間的人了。

原本只是想把這個人放在自己身邊看著罷了,怎麼也沒想過會變成這種微妙的關係。

會理所當然的依賴自己,偶爾也會像這樣做些接近越線的肢體碰觸,所謂的朋友以上戀人未滿就是這種狀況嗎?今吉不大明白,基於維持現況也不錯的消極想法,想要深入追究的想法十分薄弱。

「咕嚕──」

「……」思緒被打斷的今吉低頭看向青峰,對方動也不動的樣子就像是睡著了一樣,但是這是不可能的,已經睡了一整個早上,訓練也任性的翹掉了,根本沒做任何有建設性的事情的青峰這時段可還活力充沛著,裝死的跡象明顯到不拆穿他簡直對不起自己。

拍了兩下青峰的腦袋瓜,今吉無奈的說:「起來,我去弄宵夜。」

磨蹭了兩下,青峰才不大情願的爬起來,緊接著就換個方向倒在了今吉的床上,還很自動的捲過棉被,似乎有些鬱悶的樣子令今吉不解,更不敢置信的是那瞬間他腦海閃過的想法居然是「該不會是到反抗期了吧?」,這還真是……

今吉推推眼鏡,把怪異的想法驅逐出腦海,緩緩的步入廚房去幫某人張羅糧食。

安靜的房間內除了電台播送的抒情歌曲外就剩廚房傳來的響動,青峰翻了個身仰躺在充斥他人氣味的床鋪上,望著天花板喃喃自語道:「這種事只要不理它就行了吧……」

學習什麼的明明討厭死了,為什麼啊?為什麼在那傢伙說出要替自己「補習」的話後怎麼也沒辦法拒絕,那種「只要能待在這裡,待在這個人身旁就好」的怪異想法到底是怎麼回事?

更加無法理解的是看見今吉後,心裡那股踏實的感覺。

對於他來說,這個人應該這麼重要嗎?不管是五月還是哲,或是其他擁有深厚羈絆的傢伙,從沒有哪個人令他這麼的……不知所措?

這些事情太過繁瑣,青峰很不負責任的全都拋在腦後,憑藉著本能行動的結果就是,即使明知道這個人不在,他還是想待在這裡等他回來。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