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吉對目前的狀況十分無奈,一般來說不在他意願內的事情是沒有人可以強迫他做的,然而凡事都是有例外,對今吉來說也是如此,現在正壓在他身上扒他內褲的傢伙就是他十幾年人生裡唯一的例外。

「吶、青峰,如果是惡作劇的話稍微有點過頭嘍我說。」推了推眼鏡,今吉的語調及表情都顯現了他對現在正在進行以及未來即將發生的事情感到困擾,但他的「警告」對青峰來說還真是連半點波瀾都掀不起來,埋首扒人衣服扒的正起勁的青峰看都不看他,只是妥妥的將人按在地板上,能夠靈活把玩籃球的手掌從今吉的腹部順勢向上,某人懶得解開鈕扣的制服襯衫向上推擠成一團,等到做完不該做的事情後,襯衫皺掉的結果是可以預見的。

不過衣服皺掉總比釦子被扯壞好,今吉實在不想都高三快畢業了還得花錢買衣服。

「我看起來像在惡作劇嗎?」掐住今吉顏色淡的幾乎要變成粉紅色的乳首,青峰邊說邊含住另外一邊。或許因為他是個乳控的關係,明明在這之前都是個全新未拆封的處男,玩弄他人胸部的技術倒是一點也感覺不出來他還沒怎麼樣過,正因為這樣,今吉也特別不喜歡給他摸那個地方,畢竟那裡是大部分男人都當作裝飾的無用部位,被青峰這樣掐來掐去的竟然掐出感覺來,實在是太詭異了。

而且用青峰的話子麼說來著?

『敏感度變得很不錯嘛~』

說著這種變態老頭發言的他,嘴角也帶著像是色狼的下流笑容,要不是沒有餘力,今吉絕對會衝著青峰那張欠揍的臉揮拳。

「嗯……」乳頭被大力吸吮帶來的酥痲感令今吉難以保持沉默的悶哼出聲,雖然心裡不大喜歡這個樣子,身體卻已經下意識的做出反應,挺起胸膛將變得更加紅艷的果實送到侵略者的嘴邊。

這樣無異於誘惑的舉動又招來對方的一通亂啃,不知不覺夾緊的雙腿被青峰扳開,已經被扒掉褲子而沒有任何遮蔽物的地方一片白皙,青峰粗糙的手掌撫摸過大腿內柔嫩的肌膚,過於煽情的摸法引得今吉難以抑制的輕顫。

「等、等等……」當原本只是在撫摸大腿的手探向更不妙的地方時,今吉終於從快感的大坑中稍微爬出來,他伸手壓住青峰的手,「明天有練習賽……」

本來因為今吉的反應而有些開心的青峰在聽見這句煞風景至極的話後一陣無語,比起生氣,每次跟今吉對話時無力感佔了大多數。

好像……沉溺的人就只有他一樣。

「我會參加,這樣就行了吧?」不滿的掐了今吉的屁股一把,青峰爽快的開出支票,雖然說出來的話是如此大度,若能用心甘情願的語調就更好了。

「不是這種問題……」青峰炸毛的樣子令今吉感到意外的可愛,他伸手摸了摸對方刺刺的短髮,「怎麼說我都是隊長,只有『王牌』有任性的資格呢。」

啊啊、就是這個樣子,總是令他意識到自己是被寵溺的那個人,之後無論如何都無法反駁今吉的意思,這種模式是青峰最討厭的,但是……其實自己也是喜歡著吧?喜歡向這個狡猾的傢伙妥協的感覺。

「唔、咦?……」正在胡思亂,青峰卻感覺自己被往下用力一扯,在他來不及調整姿勢時,已經重重的摔在今吉身上,並被對方環著後背的緊緊抱住。

「喂、你幹嘛!」莫名的覺得有些害羞,青峰反射性的掙扎起來,只是今吉的擁抱方式真是太過牢固,任他怎麼扭動都擺脫不了目前令他不知該如何是好的境地,他只能無措的低吼道:「快放開啦!」

「不放開也沒關係吧?」因為這種驚慌失措的清風實在太有趣了,本來只是看對方很需要安撫似的才這麼做,最後則是因為十足惡意的理由不想放手。

「不是這種問題!」青峰意外的吼出和今吉一模一樣的話,本來削弱下去的扭動再度變得激烈。

今吉忽然十分慶幸沒有人會無聊的闖入自己的房間,兩個身高均有一百八的大男人衣衫不整的抱在一起,並躺在地上意味不明的蠕動,這種畫面怎麼想怎麼糟糕,青峰就算,自己的威嚴大概會崩塌的連渣也不剩。

雖然是這麼想著,對於目前的狀況今吉還是認為──很有趣。

「掙扎是沒有意義的喔,大輝醬。」被挑起惡趣味的今吉已經沒有下限這種東西了。

「我錯了!我錯了可以了嗎?快放開我──」被那聲「大輝醬」激起一身的雞皮疙瘩,青峰滿臉黑線的低吼。

對於今吉,如果不是一口氣在氣勢上壓制的話,最後只會落得被牽著鼻子走的悲慘下場。

明明知道這樣子不行……

對方挫敗的樣子滿足了今吉今日的惡意,嘴角不帶意義的弧度確實的染上溫暖的笑意,他在青峰臉頰印下輕輕的一吻。

「星期日吧,星期日的時候就沒問題呦?」

才怪。

青峰忿忿的想,但即使知道到了星期日時今吉又會用狡猾的方式把這個嚴肅的問題糊弄過去,現下卻還是莫名的高興起來。

這樣的自己果然是個笨蛋。




後言:
我本來想打H文,雖說是用筆電,不過在學校內打H文果然還是太羞恥了((蹲
嗯,我只是想放閃光閃人一下,沒其他的用意((被揍
其實我也很鬱悶,你看都脫衣服了卻只有磨蹭((撐蹭
青峰UCCU!!!!!!((欸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希月
  • 可惡想看H,對這對的H很感興趣XDD ((喂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