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說,到底為什麼要拍這種像寫真集一樣的照片?」抓著雜誌,青峰滿臉黑線的將它拍在黃瀨面前的桌子上,「本來只說好拍球鞋的照片吧?」

完全被前隊友暗算的青峰雖知自己目前的舉動就像在放無意義的馬後砲,可看看隨書附贈的海報,上面那個打扮得像男公關一樣人實在陌生的根本不像自己,本來只是要拍球鞋的廣告海報不是嗎?而且、而且那張海報上的自己還一口氣摟了好幾個巨乳模特兒……

青峰默默決定再也不碰任何黃瀨給的飲料,他的酒量還沒差到一杯倒的程度,可黃瀨那傢伙仗著他對調酒毫無防備這點,讓他默默的喝掉一堆貌似果汁,實際上是酒精濃度頗高的調酒,等他酒醒後過了好幾天,這才發現發生悲劇了……

喂喂、那個滿臉色氣的像個種馬的人渣到底是誰啊!?

更悲慘的是,那本雜誌還是看到今吉在看的時候他才發現!那簡直就是慘劇中的慘劇,雖不知今吉是怎麼想的,青峰卻深深有種「捉姦在床」的震驚,這幾天一直都是如坐針氈的等著今吉發作,可今吉卻像往常一樣,沒生氣,當然也沒質疑這種事……

於是青峰鬱悶了。

他們兩人的關係,明明是戀人不是嗎?青峰還沒有天真到會相信今吉之所以沒有任何反應是因為他胸襟寬闊或對自己全然信任。

他更像是已經習以為常,所以這種事發生也很「合理」,根本連在意的價值都沒有……

如此一想,憋了滿肚子憂鬱就快爆炸的青峰立馬把始作俑者叫出來嘔氣!

「這不是很帥氣嗎?現在才生氣也於事無補啊小青峰……」黃瀨無奈的擺擺手,難得青峰主動找他出來讓他感動了一下,沒想到一見面青峰就扔來一句質問,連招呼都省略不打了。

在一旁嚼著漢堡的火神並沒有被忽略的不快,看了看青峰又看了看黃瀨,他舔掉嘴邊的醬汁問道:「你不是喜歡巨乳嗎?這樣的話也沒什麼好不滿的吧?」

青峰的巨乳癖可是眾所皆知,連秘密的邊都勾不著,看見那張婉如花花公子寫真的海報,認識青峰的人第一個想法絕對是「這傢伙絕對很高興」,畢竟裡面的模特兒沒有一個小於E罩杯,各個波濤洶湧的很。

「唔!」火神一句話就讓青峰噎住,身為前科累累的人,就算他臉皮在厚也不可能理直氣壯的吼出「我才不喜歡巨乳」這種令人鄙視的話來。

事實是他愛死巨乳了,正因為如此才令他十足困擾。

「比起巨乳的姊姊們,火神君可是克服恐懼和杜賓狗合照喔青峰君。」坐在一旁吸著奶昔的黑子也加入吐嘈的行列。

「呃、咳咳咳──黑子你什麼時候坐在這裡!?」而且顯然不只坐了一下,而是好幾分鐘的樣子!

「我一開始就在這裡。」

「到現在還找不到小黑子,小火神你這樣沒問題嗎?」黃瀨撐著臉擔憂的問道。

「這是我的問題嗎?還有不要叫我『小』火神!不覺得這樣叫男生很奇怪嗎?」拍了拍胸口順氣,火神隨手揉掉漢堡的包裝紙道。

「『小火神』聽起來很可愛。」黑子異常認真的道。

「……我揍你喔!」對於認真到充滿壓迫感的黑子,火神有一瞬間被他的氣勢震懾住,只是在想到黑子居然為了這種事情這麼認真,內心也是感到異常的火大。

「火神君我很認真。」

「就是因為這樣才令人火大!」

「『大火神』什麼的,不覺得哪裡怪怪的嗎?」黃瀨一臉猶豫的問。

「就不能直接叫我火神嗎你!」

完全被晾在一旁的青峰撐著臉,心裡默默嘆了口氣。

他有好戰友也有好對手和好兄弟,唯獨缺了可以談心的對象……免強能算上的黑子現在也被別人瓜分走,青峰很認真的覺得他需要有誰來對他進行一番開導。

感情的問題難以說出口,他只能不明所以的將問題與矛盾塞在心裡,雖然在這個時代到處氾濫以愛情為題材的小說、歌曲和電視劇,直到親身經歷才知道,熟讀說明書與實際操作完全是兩回事,原本的自己居然會膚淺的認為只要兩個人相愛,其他的問題都不是問題,簡直就跟笨蛋沒兩樣。

無法否認,他在意著今吉的不以為意。

或許該說,打從一開始他就沒了解過他到底是怎麼想的這件事。

「……小青峰!」

「幹嘛?」猛然回過神的青峰瞪向在他耳邊大叫的黃瀨。

「你才是在發什麼呆吧?剛才可是叫你好幾次了呢!」黃瀨沒好氣的說。

「抱歉,我在想事情。」青峰拾起倒在餐盤裡的薯條,隨便的沾了番茄醬送入口,直到這時他才發現同桌的三人宛如被定身似的直盯著自己看,就算是神經有些大條的青峰也被嚇了一跳。

「這份薯條該不會加了什麼特殊調料?」火神一臉驚疑的看著還剩下一點的薯條詢問道。

「小火神你剛才吃了不少對吧?」黃瀨轉頭關懷起在三人聊天時不知不覺塞了許多食物進胃袋的火神。

「你們兩個……」再笨的人都感覺的出來這兩個人不懷好意,青峰的額上浮出一道跳動的十字路口,嘴角抽搐的盯著某兩人看。

放下被吸乾的香草奶昔,黑子道:「青峰君你有心事嗎?」

他的發言正好制止了即將發生的混亂,方要鬧起來的三人動作一瞬間定格。忽然沒了玩鬧的興致青峰坐回位子上,一語不發的搔了搔後腦勺。

正準備抵禦的火神與黃瀨互瞄一眼,而黑子已經把人從椅子上抓起來,扯著比自己高大許多的青峰往快餐店外頭走,完全就是老師約談問題學生的專業架勢。

「……小火神你這樣很危險喔。」

「什麼?」一時難以會意的火神愣愣的反問。

「小黑子的注意力一下就被小青峰吸引走了呢!」黃瀨撐著臉,用薯條指了指門口,「你們不是在交往嗎?」

「那又怎樣嗎?」在聊天的空檔,火神再度吃完一份漢堡。

「什麼怎麼樣?你們在交往吧!」黃瀨吃驚的問,完全沒想到火神的反應會這麼的平淡,這樣很奇怪吧?

慢吞吞的嚥下食物,火神難得老成的說:「如果硬要改變什麼的話就不會在一起了,大概就是這樣……吧?」

為他人著想、總是很認真的黑子,若是為了霸占這個人而令他喪失那些他所喜愛的優點,怎麼想都很不划算,就像他有珍惜的人,黑子也是,只因為「我們在一起」所以這個不行那個不可以的,這樣的「束縛」算是愛嗎?……至少那跟火神想像的絕對不一樣。

聽完火神的話,黃瀨用一種難以形容的眼神直盯著他看,把他看的寒毛直豎,幾乎想從坐位上跳起來。

「真羨慕你耶……」好半晌,黃瀨終於收回視線,懶懶的靠在椅背上發出感嘆。

「欸?」




後言:
靠我終於擠文出來了\^q^/
最近不曉得在乾枯什麼意思的((倒地
不忍說學校終於開學了,有課上的感覺真是滿足((到底

說一下黑火好了,目前我還是沒辦法克服體型差,所以這對基本上是柏拉圖式的那啥((欸
糟糕,我連自己講都覺得好痛扣((抹臉
而且p站的圖也少的我神乾枯,不忍說黑子裡我最喜歡的角色就是小火神的說
不過最喜歡的配對還是青今了★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