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籃球部鬧得沸沸揚揚的新消息就是之前由家長會資助建設的沐浴間將在近期完工,早已期待許久的籃球部眾人早就等的想偷闖工地,雖然這裡只有一大群臭男生而已,但誰說臭男生就沒有愛乾淨的權力?能在運動過後沖個澡,實在是件享受無比的事情,在大冬天沖熱水澡,更是件令人打從心底舒暢的美事,這個好消息掃去了前陣子輸掉冬季杯以來籠罩在籃球部的低迷氣氛,本覺得這群男生大驚小怪的桃井也不由得為此感到高興,加上青峰也開始正常的出席練習,壓在心頭的事情又少了一件,可撐的上是近期以來她感到最輕鬆的一次。

不久後,籃球部的男人們在練習結束時吆喝著揪團沖澡變成了十分平常的一幕,而體育館內,青峰獨自一人在籃球場上練習,直到其他部員離開後的畫面也漸漸的融入了眾人的生活當中,成為平凡無奇的日常。

當今吉從圖書館出來,心血來潮的晃去體育館探班時,毫無意外的只看見留到最晚的青峰,其他的部員早就已經回家,走的一個也不剩。

剛結束玩練習的青峰隨意的坐在地上,滿頭大汗的喘著氣,今吉愣了一下,雖然不是沒聽若松跟櫻井說過青峰練習變勤勞事,但跟自己親眼所見果然還是有點不同,至少他很少在比賽場之外的地方看見青峰流過這麼多汗,練習中更是從沒見過。

回想起改變青峰的「契機」,今吉多少有點不好意思,除了被火神打敗的打擊,還有就是那個……自己在所有人走光之後在側門不甘心的偷哭的畫面被看到這件事吧?

手足無措的青峰還是第一次看到,手忙腳亂的慌了一陣後,青峰把一條毛巾蓋在他的頭上,用困擾的表情及僵硬無比的語氣道:「只要贏回來就好了吧?下次一定會贏回來,別哭!」

以前輩的立場來說,這件事果然還是很丟臉……

但現在回想起來,當時不甘心的心情卻已經淡了許多,倒是青峰的樣子令他記憶深刻,因為實在太有趣了,就算想忘也忘不了。

「坐在這裡會感冒。」將毛巾蓋在青峰頭上,今吉道。

似乎沒料到會看見跑去隱居準備考試的今吉,青峰愣了一下,握住今吉伸過來的手,借力從地上站起來,「說什麼傻話,我看起來有這麼虛嗎?」用毛巾抹掉臉上的汗,順手擦了擦汗濕的頭髮,青峰瞄了今吉一眼。

「認真是好事,如果賣力過頭也會令人困擾呢……」今吉順手遞上自己的保溫杯,以青峰的個性大概會毫不在乎的把這種天氣的「常溫」水直接灌下肚,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真不是普通的令人無奈。

「也沒什麼,就是有點手癢。」沒有拒絕今吉的好意,青峰轉開杯蓋一口氣把五百CC的溫開水喝光,遞回杯子的同時道:「等我,一下就好。」

預料之外的要求讓今吉反應慢了一拍才接上思緒,握著手裡的保溫杯說:「好……慢慢來,我不趕。」

青峰拎著自己的包包,頭也不回的鑽進沐浴間,今吉還站在原地,看著他的背影把玩手中還殘留青峰溫度的杯子。如果不是他的錯覺,青峰對他的態度貌似柔和了許多,這不是什麼壞事,只是……為什麼?

這陣子不只不常遇到,就連簡訊上的來往也因為青峰正常出席練習而在也沒有過。

──通訊錄上第七位。

排序即使到現在都還記得一清二楚,只是自從一切「回歸正軌」後就用不上了。

以學長的立場來說,在畢業前能得到這種好消息應該是值得欣慰的,然而心裡那股說不上來的失落又是為了什麼?是因為他們彼此間的連繫只剩下學長與學弟這樣微弱的關係,還是自己已經沒有留在這裡注視著這令人放不下心的王牌大人的必要?即使沒有自己,也還有桃井,無論如何都……與他無關。

今吉至今才了解到自己是這樣期待著他們間的關係,事到如今這些東西也已經沒有什麼意義,他輕嘆口氣,緩緩的晃出體育館,向校門的方向走去。

這種天氣果然還是早點回家念書的好,灰溜溜的天氣,就連心情也很容易變得灰溜溜的。

「晚餐……吃什麼好呢?」

正要踏出校門,手腕卻被一隻溫熱的像暖暖包一般的手握住,力道大的今吉吃疼,不待他反應,已經被用力向後拉了一把,背部撞上一堵堅固的肉牆。

「不是叫你等我嗎?」

衣服凌亂,頭髮也沒擦乾,拉著他的手並凶巴巴地瞪著他的人正是青峰,從他微喘的樣子看來,八成是用上最快速度衝刺過來。

「有很重要的事嗎?」青峰的不爽是預料之中的,追出來卻是大大出乎他的想像。

是……說不重要也不是,但說重要的話,確實也沒重要到需要特別拼命把人拉住的程度……

青峰用力的搔了搔頭,腦子裡雜亂的思緒難以彙整出清晰的句子,他只能放棄思考的低吼道:「我哪裡惹你不滿嗎?」

「咦?」

「你完全不理我不就是對我不滿的意思嗎?」

因為青峰的態度強勢的太過可怕,今吉一時間也想不到什麼能夠胡弄他的理由,錯愕的將自己心裡所想的話順口說出,「其他人也可以──」

「我說的是你!」青峰毫不客氣的打斷他,雙手抱胸又氣呼呼的樣子,完全就像上門找碴的奧客,而今吉則是被刁難的店員。

今吉輕嘆口氣,「我已經卸任了,騷擾你是若松的職責。」

「認真的?」

「忍真的。」

青峰瞪著今吉的臉,在對視中率先敗下陣來,他插著腰嘆氣,就在今吉以為他放棄之際,卻被揪住衣領,以為會被揍上一拳的他緊緊閉上眼睛,但狠狠貼上來的卻不是他預想中的拳頭,而是……

今吉倏然瞪大雙眼,正好對上一雙平靜的眼,嘴唇相貼不過幾秒,他卻覺得像過了好幾個小時那樣漫長。

青峰露出得意洋洋的笑容,看著被驚呆的今吉。

「這樣就有其他理由了吧?」

你──

今吉人生頭一遭體會到快氣的吐血是怎樣的感受。

但更氣人的還在後頭。

很久很久以後的後來……聽說,那就是青峰的告白。




後言:
最近連著幾天都有更新耶((爽
不過這也到此為止了,今天要北上了ˊ口ˋ!
淦我果然還是該買筆電orz,可我又怕自己買貴或挑到功能不太好的((倒地
我需要3c達人((掩面
買台頂用的筆電可以讓我量產渣渣文((x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