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死掉的話你會哭嗎?」那是性格惡劣又獨佔欲強烈得令人困擾的侄子某天吃早餐時突然冒出來的問句。

不經意的抬頭看見那雙異常認真且專注的眼睛,我只能打消本來想隨便胡弄他的想法,咬著筷子思考起對方的問題。

「應該不會吧。」想了三秒,我說。

「啪」一聲,筷子折斷的聲音從對面傳來,那張還算得上可愛的臉,就算不看也知道已經變成猙獰的惡鬼模樣,只差噴火而已,但比起一開始,那種不爽就會直接拿刀子捅過來的程度,目前只是折筷子,已經算得上對我客氣很多,要讓這個小鬼學會忍耐,還真是耗了不少時間,一開始啊……現在想來,一開始的時候我到底是怎麼挺過來的啊?……

「不要發呆!」小鬼發出很不爽的低吼,一臉想拿刀捅人的兇惡表情地瞪著我。

看了那張凶巴巴的臉一會,我低頭繼續把最後一塊蛋餅吃完,「不過,大概會有點寂寞吧?」

畢竟是已經融入生活的一個人徹底消失不見,就算想打電話,號碼撥出去後也聽不見對方的聲音,這種感覺的確只能稱之為寂寞。

「為什麼要加『大概』跟『有點』!?」得到了補充,小鬼的臉色好了一些,卻依然很不滿,跟著我走到廚房,繼續問到。

「沒發生的事你要我怎麼告訴你肯定的答案?」把盤子放進水槽,我頭也不回的道:「吃完了就把盤子拿過來。」

小鬼不講話了,也沒跑去拿盤子,就站在我背後像背後靈一樣死盯著我看了好一會,直到我的雞皮疙瘩都被他瞪起來了,他才有所動作,當然也不是去拿盤子,而是撲過來,從後面緊緊抱著我的腰,不知道在撒哪國的嬌。

「小昊?」被這麼抱著也不是第一次,但這個擁抱沒頭沒尾的令我感到疑惑,這小鬼才不是什麼無聊就想討摸摸討抱抱的可愛小孩,甚至可以說,他討厭跟人有肢體接觸,碰到手指都令他不舒服。

「……我啊,不是人。」抓著我衣服的手指,用力得手指退盡血色,雖然小昊的皮膚天生就很慘白,但相處久了,還是可以看出那些微的差別。

「我知道。」小昊的事情,我全部都知道。

這個難搞的小鬼,一開始是為了威嚇我才把自己的身世告訴我,而後來,是因為我是他僅剩的「家人」才把細節又做了補充,簡單來說──小昊是由惡靈轉世的小孩。

生長的速度很快,在母體內才三個月就發育完成,大嫂由於身子衰弱地過世後,小昊被親戚推到我的手上,期間也不過才三個星期,但當時的小昊已經有兩歲孩童的體型,之後更是以突破正常人常識的速度長到了十二歲小鬼的體型,最後異常地停止生長。小昊說,他以前被害死時便是這個年紀,他的時間就像永遠停止在十二歲,只能維持這個時候的外表──這也是其他親戚不肯接手小昊的原因之一──他的長相跟他的「父母」一點相似處都沒有。

本身就是個靈異現象的小昊,目前以「人」的狀態跟我生活在一起。

像個弟弟,卻是比弟弟更加令我放不下心的存在。

「你要把我殺掉嗎?」將水龍頭關掉,我問。

「不會啦!我才不會做那種事情!為什麼是這種回應啊!?」小昊發出不滿的嚷嚷,對於我提出的疑問十分的不高興。

「是你自己說,殺掉就能永遠在一起的不是嗎?」這下我反而疑惑了,以前小昊可是每天拿著菜刀對著我說要把我幹掉什麼的,現在問他,反而激烈的回絕了,這種落差還真是奇妙呢!

「『活著可是很棒的喔!』是你告訴我的吧?不要這種時候才說要殺掉這種話!」

那種事情我當然知道,但是阿……

「你會怕寂寞吧?要我陪你一起走也不是不行。」因為小昊很重要啊,就像腰際上被刀子劃傷,縫了三針的傷口,不可能忘記……其實,會覺得寂寞的人是我自己吧?不是『大概』也不是『有點』,事實上並不如我自己說的這麼輕描淡寫。

「不是說了不要說這種話嗎!?──」小昊生氣的用力拉了我一把,太過突然的動作讓我絆到自己的腳,重心不穩的跌在地上,小昊很倒楣的當了肉墊。

「重死了……」小昊憋了半天才模糊的抱怨到,當我回神後慌亂的想爬起來,卻被這有著怪力的小鬼按了回去,只能趴在那單薄的胸膛上等他老大的下個動作。

「……我啊,已經不憎恨誰了。」小昊平淡的緩緩說到,「被當成祭品殺掉什麼的,被封印在潭子裡不能轉世什麼的,這些事……已經不重要了。」

「如果能像個普通人一樣的出生就好了,雖然年紀差得有點大,但是至少……」

至少什麼?

小昊的話停在令人介意不已的地方,我閉起眼睛,酸澀的感覺似乎只要我一不小心睜開它,就會有什麼東西無法控制的溢出來。

明知道我這個人就連看三流的愛情爛片都能哭得唏哩嘩啦的,為什麼要在這種時候說這種話?

──這個小鬼真的超討人厭。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