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哈哈哈……」聽完西瑞的抱怨,褚冥漾無奈的苦笑,此刻他正站在餐廳包廂外頭的窗台,身後的房間內鬧哄哄的。

「我的計畫也泡湯了,喵喵跟千冬歲不曉得受了什麼刺激,剛才在路上碰到,都喝的醉醺醺。」原本跟學長他們說好的約會,就這樣莫名的被半路殺出來的程咬金……更正,去死去死團成員給強迫中止,學長很淡定的拿出手機,開始CALL人,一般來說應該會產生莫大反感的休狄反應也很平淡,一副「完全在預料之中」的樣子,去找服務生換大包廂。

現在的狀況已經完全脫離「約會」的範圍了,一大群人又吃又喝,在服務生很神地應要求弄出螢幕及伴唱機和麥克風後,情況朝著匪夷所思的方向全速邁進。

褚冥漾很認真的檢討,是不是去年過得太滋潤才導致現在的狀況?

『那個四眼田雞?他不是老黏著他哥嗎?』西瑞挑挑眉,雖然他對那傢伙沒什麼好感,但跟褚冥漾混久了,想不碰到對方都難,而每次看見人,千冬歲都是快閃一族,理由始終是「我要回去盯著我哥」,西瑞很認真的鄙視對方,某方面來說他們算是「同類」,但一個大男人一天到晚黏著哥哥像什麼樣子?他西瑞大爺要黏也是晚上黏!哼哼哼……

「呃、這其中又有很錯綜複雜的原因啦……好像跟大家族的相親有點關系。」至於喵喵的話,則是豪邁的甩了男朋友恢復單身,從喵喵喝醉後的隻字片語推斷,應該是對方見異思遷,由於兩人的感情路都不順,整天跟莉莉亞不經意放閃光的萊恩完全被排擠了,看來會有好陣子都拿不到鳳凰族特製的飯糰了。

「哦~那個啊,這消息最近在他們業界已經傳的沸沸揚揚,本大爺家裡的當家才不幹相親這種蠢事,看上哪個美人就直接搶回來,抵死不從就殺他全家。」西瑞語氣悠閒的說,褚冥漾就算跟他搭檔許久,對於他這種不經意說出的血腥話語仍感到驚恐,原因無他,因為他是西瑞,說的出來的事就絕對做的出來,完全不需要驗證其真實性。

「不要隨便就殺人全家啦!」褚冥漾汗顏的吐嘈,隨後又趴回欄杆上,把話題轉回原本的正軌上,「那你那裡怎麼辦?」

『涼拌唄,老三都吃完晚飯睡覺去了。』而且對方也沒把這節慶放在心上的樣子,比起歡快的過節,西瑞希望對方病快點好起來的念頭更加強烈一些。

躺在長廊的地板上,家裡陰涼的晚風對西瑞而言剛剛好,有一搭沒一搭的與境遇貌似不比自己好多少的褚冥漾閒聊些沒意義的瑣事。

說起來……去年的情人節又是怎樣呢?

──家裡的生意爆單,根本就沒有休息時間。

西瑞第一次體會到眼神都死光了是什麼感覺,老天根本就不想給他過情人節是吧!?




「坐在這裡吹冷風做什麼?」一件大衣披上褚冥漾的肩膀,今天穿著襯衫及米色針織外套這種普通裝辦的重柳在褚冥漾旁邊坐下,白皙的臉頰上染上薄紅,大概是敵不過裡面那票人,被灌了一些酒的關係,多虧如此,重柳一向不近人情的神情柔和許多。

「跟西瑞聊天,他三哥最近也染上流感,在家裡養病。」晃了晃手裡握著的手機,褚冥漾伸手抓過重柳的左手握在手裡,剛從室內出來的重柳,溫度明顯比他的溫暖許多,褚冥漾這才察覺自己已經被晚風吹涼了,臉頰也冰冰的。

一向少話的重柳應了一聲後便不再說話,回握褚冥漾的手,與他一起望著佈滿星辰的夜空,這樣的場景在幾年前,他根本連想都不曾想過,自己的使命及青年背負的命運,怎麼想也不可能構成這樣的關係。

就像無數人說過的,褚冥漾是個奇怪的人。

他是個普通到路邊隨便一抓都有一大把的普通人,至少褚冥漾自己一直是這樣認為,但在不知不覺間,他所擁有的已經遠遠多於一個一般人,用褚冥漾自己的話說,他也許是集了十幾輩子的福氣才這麼幸運吧?

「結果變成兩個人都在外面吹冷風嗎?」

背後又傳來略顯無奈的聲音,褚冥漾及重柳聞聲轉頭,休狄走到褚冥漾空著的另一邊坐下,雖然沒喝多少久,卻因為身邊的酒鬼,休狄的身上也沾滿了酒味。

「裡面還在喝?」褚冥漾無奈的問。

「嗯,順便開始比較起誰的台語比較好。」休狄的語氣充分表達他對這種轉折的莫名奇妙。

「怎麼會變成這樣?」滿臉黑線,已經不曉得該說裡面的瘋子什麼的褚冥漾問。

「聊到以前你們去唱歌的事情後,突然就變成這樣了。」

被莫名鍛鍊的推理能力不錯的褚冥漾徹底無言了,這件事鐵定跟水妖精三兄弟有關系,想當年伊多為了應付一個黑暗點歌,居然動用了他家水鏡,但卻因為不會台語而慘遭滑鐵盧,這次很有可能要來雪恨?

褚冥漾一秒不想進去了。

他可以一直待在外面沒關係,真的!

「漾~漾~」休狄才坐下沒多久,緊接著後面又飄來了另一個人,渾身都是酒臭,顯然喝了不少的式青一手拎著酒瓶,看準褚冥漾,便整個人趴在他的後背上,抱著他的脖子用力磨蹭,「最~西歡你了~」講話都開始大舌頭的式青一邊傻笑一邊在褚冥漾的臉頰上用力「啾」了一下。

「你這醉鬼到底喝了多少?」早就被式青給趴習慣的褚冥漾沒好氣的抹了把臉問,剛才式青那一親,順便在他臉頰上留下濕漉漉的水痕。

「咯、才一點點……啦……」

這已經不是一點點的程度了吧?

就在褚冥漾黑線的想著要怎麼處理式青,一旁有人已經直接動手,重柳隨便丟了類似迷香的東西,還在嘀咕著什麼的式青立刻跌進夢鄉,身子一滑,被休狄扶住,接著又丟給褚冥漾自己看著辦。

「今天真是亂七八糟的……」把式青手裡的酒瓶抽起來放旁邊,褚冥漾感嘆道。

「不好嗎?」休狄淡淡的問。

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重柳,褚冥漾搔搔臉,「是不會啦……但畢竟是情人節,本來只想跟你們一起過。」

「那就現在快點閃人吧!」根本連腳步聲也沒有,冰炎毫無預兆的出現在四人後頭,「裡面估計要瘋到半夜才肯散會。」

「真想把身上的酒味洗掉。」從地上站起來的休狄用行動表達對冰炎的支持,重柳也跟著站起來,神色淡然的看著褚冥漾。

「回家。」重柳說。

盯著站在身後的三人看了一會,褚冥漾忽然一掃鬱悶的露出笑容。

其實去哪裡都沒關係,只是想跟他們在一起,只要能跟他們在一起……

背著式青那過年時活的太滋潤,因此又增重不少的笨蛋,褚冥漾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應道:「嗯,我們回家。」

偶爾偷跑應該沒關係吧?因為今天可是情人節啊!




西瑞在地板上滾了兩圈才搔著凌亂的頭髮爬起來,拎著裝滿熱水的保溫瓶晃回自己的房間,只有門口點了盞小燈的房間內並不明亮,但對於視力優於常人的西瑞來說,看清黑暗中的事物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幾聲悶咳在西瑞輕輕將水瓶放下後從被子堆傳來。

走過去蹲在九瀾身邊,西瑞的手貼上了九瀾的額頭,睡的不怎麼安穩的九瀾皺著眉,額頭的溫度微涼,在西瑞將手抽回後,吃力的睜開眼睛。

「要不要喝茶?」撫摸著九瀾蒼白的臉,對方這種虛弱的模樣成功的令他感到心疼,心中因為計畫泡湯的哀嘆在這樣的感覺下顯得微不足道,往好的地方想,至少今年是兩個人一起過節,去年的爆單,他可是連九瀾的面都沒見到。

「嗯。」身體不舒服,九瀾也沒力氣同西瑞開玩笑或打哈哈,難得老實的讓他照顧著。

望著西瑞轉身去倒茶的背影,九瀾閉起酸澀的眼睛,或許生病真的會讓人特別軟弱吧!在意識到西瑞就在身邊後,心裡有個地方踏實下來,似乎是找到能夠依靠的地方便毫無顧忌的傾倒,這樣的自己還真是沒用。

雖然更沒用的狼狽樣子都被西瑞看過了……

再怎麼說,自己也是哥哥。

病的一蹋糊塗的九瀾腦子裡轉著亂七八糟的想法,直到被西瑞攙扶起來,靠在對方暖暖的胸懷中才打住。

想接杯子的手落了空,茫然抬起頭的九瀾被西瑞湊上來的脣吻個正著,有點燙的茶水過進自己的口中,順勢滑進來的還有對方的舌頭,有力的糾纏就跟任何時候一樣的霸道,身體乏力的他只能被動的任對方親個夠。

「……會傳染。」看著佔他便宜佔得十分心安理得的西瑞,九瀾瞇著眼睛道。

西瑞不予理會,安分的把杯子裡剩下的茶水餵完後將人塞回被窩裡,自己也跟著爬進去,緊緊的抱住那令自己輕易推翻各種決定的人,憋了半天才低聲道:「傳染給我也好,至少你會好起來吧?省得讓我瞎操心。」

「三哥我,也會擔心喔……」平時健康的過分的人聽說一生起病就很容易一發不可收拾,西瑞平時大傷小傷的,生病的次數用一隻手就數的完,以前他沒留意,現在卻不可能不在乎。

還真好意思說……

西瑞勾起嘴角,又將人抱緊了一些。

反正他大爺就是倒楣的過不到情人節,那又怎麼樣?不就是少吃頓飯嘛!至於耍浪漫那種事情,還是讓街上那些隨地製造光害的笨蛋們做就好了,他西瑞大爺一點也不羨慕忌妒,哼哼!

最重要的是九瀾就在他身邊,還難得說了點人話,只是這樣對他而言便已經足夠了。

蹭了蹭九瀾的肩膀,西瑞滿足的低聲道:「笨蛋老三,本大爺喜歡你。」

還有,情人節快樂。

他在心裡默默補充。




後言:
總之就是所有人的情人節都泡湯的悲催賀文((居然
雖然情人節活動泡湯了,但最重要的人還在身邊才是重點拉~
其實這篇賀文主要是滿足我對西久居家互動的也望((欸

下星期要開學了,真是提不起幹勁
明明還有作業啊((蹲
成績出來的各位同學,下學期無論是填志願還是面試或準備指考都加油啦O3O/
雖然大學一點也不好玩((噴哭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