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覺間,寒冷的冬天已經走了,對於幾乎是終年待在Atlantis這個舒適的大溫室中的我來說,每當暑假或是寒假時候反家都事項殘酷的事情,冬天彷彿能把人的鼻水都給結凍,而夏天卻是站在大馬路上沒幾分鐘就有種全身水分都要被蒸發的可怕感覺,這種巨大的反差正是台灣的氣候特色,對於習慣舒適氣溫的我來說真是種折磨。

這個週休在老媽的恐嚇下我帶著式青還有先前賽塔塞給我的精緻點心回到我家,當我打開家門的那剎那,我被裡頭的悶熱氣息給嚇傻了,式青手裡的冰棒似乎因為那團熱氣而加速融解,走進我家沒多久後就開始滴的到處都是,被太陽曬到快乾枯的我才剛進門沒多久,就在老媽的眼刀下可憐兮兮的被趕去拿抹布處理式青滴在地板上的冰棒汁,而那造成我的困擾的傢伙則是洗完手之後就開開心心的接受了我媽的熱心款待。

啊啊!為什麼每次我帶同學或是朋友回家都是這個樣子?當我帶回來的那些人在吃東西聊天或看電視時,我這個頭上有「褚家兒子」標籤的人卻像是免錢的傭人般被叫來叫去,更悲慘的是有時候不只我家的人使喚我很順口,那些據說是我同學或朋友的混蛋一個個也不跟我客氣的要東要西。

例如現在,式青在我房間裡面霸佔了我書桌前的椅子,腳高高的翹在桌子上,問也沒問就翻了我書櫃裡的漫畫出來看,然後對著站在門口滿臉黑線看著他的我說:「漾~有沒有果汁?」

你妹的果汁!

認命的抹了把臉,我說:「最近這邊的飲料出了點問題,我媽全丟了,只有白開水。」

「咦!──」式青露出一副受到巨創的受傷表情,「可是媽說要救救北極熊所以不給開冷氣,現在又沒飲料我怎麼活?」

「我媽什麼時候變你媽了?」忍不住用力掐住式青熱到泛紅的臉頰,「誰叫你出門時候不聽我的,偏要穿長袖長褲……我衣服借你換,先去沖澡吧你!」

式青心不甘情不願地舉起手,讓我扒掉那件光看就很熱的白色長袖毛衣,「不覺得我穿那樣超有氣質的嗎?」

「你一開口就破功了啦!」再度忍不住用手刀直接劈在式青的頭上,我把毛衣折一折後放在床邊的櫃子上,「我下去打果汁。」

「咦咦?不是說沒有果汁喝嗎?」解襯衫扣子解到一半的式青用閃亮的眼睛盯著我。

「那是外面那種包裝好的飲料有問題,自己打的只會有農藥殘留。」反正吃什麼都有問題,那種新聞看多之後某方面也讓人心胸豁達了不少,「……沖完澡後不准拿電風扇對著自己吹喔。」

「好啦!好啦!」式青嫌我囉嗦似的把我推出房間後碰的一聲關上門。

到底誰才是房間主人啊!?

拉著T恤領口散熱,我一邊下了樓,家裡能開的門窗都開了,可是客廳內仍有一股熱氣,導致電風扇雖然賣力的運作,但吹出來的風卻一點也不涼爽,而從外面吹進來的也沒涼快多少,尤其是現在快中午了,隔壁家的午飯味道都飄了進來,與自家廚房的飯香在客廳中匯聚。

似乎被這種到處都是食物味道卻熱的人很沒胃口的氣溫搞得很不爽的褚冥玥頂著一張黑鍋臉,端著一杯水從我面前走過,我有點疑惑的看了她的背影幾眼就往廚房走,結果走沒幾步就聽到很小的爆炸聲,一回頭沒差點嚇死我,客廳被煙給佔滿,一些些飄了過來,我才發現那不是煙而是水氣,房子裡的氣溫因為這些水煙而明顯的下降許多,終於不在是光站著就會汗出如漿的烤箱,而那些水氣在溫度降的差不多的時候就像被什麼東西吸走般,眨眼間就竄進客廳然後消失的一乾二淨。

這時,客廳才傳來電視節目主持人的笑聲及吐槽的話語,我一方面讚嘆我家老姊的大膽,一方面思考自己怎麼都忘了可以用法術調節溫度這種事。

「媽,有水果可以打果汁嗎?」我邊從櫃子裡挖出果汁機一邊問。

「嗯?冰箱裡面有鄰居送的紅蘿蔔。」正在準備中餐的老媽一邊翻動著鍋裡的青菜,頭也沒抬的說。

……那是蔬菜才對吧?

洗好器具後我自己去把冰箱裡還有一大半的西瓜搬出來切塊,果然夏天家裡必備一顆西瓜啊!吃不完還可以打汁,而且現在是盛產的季節,不用加糖就很甜。

開關按下去,不到一會,新鮮現打的西瓜汁就好成了,只要過濾掉渣渣就大功告成。

因為黑館宿舍內沒有啥小廚房,樓下那間曾讓我看到可怕東西的廚房我當然不敢用,因此我也很久沒有自己弄過食物了……如果用熱水泡泡麵不算的話。

窗外的天空依然是晴空萬里,連點雲渣都沒有,國中時候的暑假大部分人都會去能免費吹冷氣的地方打發時間,其中包括書店、百貨公司、網咖之類的地方,因為自身的事故體質,我的暑假基本上都是宅在家裡,不然一出門就會發生各種大大小小的衰事,最後連快快樂樂的暑假都得住院,雖然醫院的冷氣也很涼,但是我一點也不想吹這種夾雜著消毒劑味道的冷氣,並跟一個重症老爺爺同分一台電視的度過我的暑假時光。

上高中後這幾年的寒暑假雖然也沒有平靜到哪裡去,也不曉得到底是國中時候住院好還是現在被拖著到處去搞破壞好,如果可以的話我兩種都不想要,宅在家裡吃爸媽的不是很好嗎?有家人、漫畫有,最重要是的有網路線還不會有生命危險。

我順著暑假這個主題想到了今年的暑假計畫,今年還沒有排定什麼行程,也沒有人提議要揪團去幹嘛幹嘛,所以記事本上的暑假期間還是空白的,邊想著式青這傢伙有可能會想去哪邊玩,我邊打開了房門。

……

「漾~你也太慢了!」又坐在椅子上,兩隻腿擱在我書桌上,手裡拿著漫畫的式青抱怨道。

「我說,我衣櫃那麼多件衣服,為什麼你偏偏要從櫃子深處挖那件『短褲』出來?」看著式青身上那件只蓋住臀部,使得白皙修長的雙腿幾乎都露在外面晃的短褲,我整個人囧了。

那件短褲是鄰居把自家小孩穿不下的衣服給我們家時候最不可思議的一件,因為隔壁那胖子從來沒瘦過,那件小學生時候買的短褲我就算長大到現在穿,大概也是挺寬鬆,也只是因為發育完全所以比我大隻一些的式青穿上這件短褲,差不多也是鬆鬆的卡在腰上沒滑下來,但是好像拉一下就會整件掉下來的維妙狀態。

「這樣比較涼嘛!」看見我手裡的果汁,式青連忙丟開漫畫朝我撲過來。

我沉默的盯著邊喝果汁邊像個小鬼一樣坐在我床上踢腿的式青,臉色沉重道:「你等下給我換褲子才准下樓。」

「啊?漾你好囉嗦喔,穿這樣又沒露點,為什麼不行?」式青聽見穿短褲的權力遭受侵害,立刻不滿的抗議。

「沒露點就沒關係?誰跟你講的?」我臉色陰沉的走過去抓住這沒神經的傢伙的腿,掐了一把軟軟嫩嫩的大腿肉,「這裡可是我的『私有土地』。」

「啊啊!你有問題嗎?就算看了我的大腿,媽也不會對我有興趣啊!」式青嚷嚷著,舉起另一隻腳踩向我,想要阻止我掐他大腿的動作,一方面又要保護好手裡裝著果汁的杯子。

「這是感覺問題。」我一臉嚴肅的說,頓了下補充道:「還有,你要嫁進我們家才可以喊我老媽『媽』。」




後言:
這裡是光禿禿又乾巴巴的阿夜((躺
期待已久的特傳II-8終於要出了((握拳
不過不知道為什麼,看到封面是學長的時候我的心情一秒↓((被揍爛
明明小重戲份也不少,為毛沒有他((掩面滾動
好吧,我知道他不是重點((噴淚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