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個美好的早晨,最近幾乎沒事的我照理來說應該在床上多蹭幾下,更何況今天是假日,可亞戴爾一來敲門我就很賣力的爬下床,意識模糊,到處狀到櫃子桌角的梳理好頭髮,換上輕便的便服,從櫃子深處挖出每次做壞事用的披風批上後,我先偷塞了一餅乾罐裡的幾片存糧,才走出房間,一下就繞到神殿後的小門,感知漸漸甦醒,我一下便探查到大地,那傢伙雙手抱胸的靠在門邊,想必表情很不耐煩吧?

大地這個人很流氓但是也很有原則,例如他討厭不守時的人。

可這也不能怪我啊!瞎子哪知道現在太陽升多高了?

「你怎麼這麼慢?」一看見我,大地就抱怨道,語氣還是那麼的不討喜,唉……

「再翻白眼我就把你的那份藍莓麵包吃掉!」某惡棍惡狠狠的恐嚇道。

「別!親愛的喬葛你怎麼捨得讓我挨餓?小心我跟審判告狀。」我立刻驚呼,藍莓麵包啊!早上那幾塊餅乾的糖分根本不夠我撐到中餐!

「你……」大地想罵人卻又一時不知道該怎麼開口,最後嘆了一口,伸手把我拉進他寬闊的懷抱,溫柔的吻落在我的眼皮上。

這是大地最常做的舉動,他雖然沒說什麼,但我猜想的到,他是想透過這個舉動無時無刻提醒自己別讓我在受任何損傷。

但我從來不後悔,即使有更好的辦法,事發的當下我還是會做同樣的選擇。

打開後門,一匹正站在那裡晃著尾巴,看見大地便很聰明的走過來,大地非常帥氣又俐落的翻身上馬,讓我那個忌妒啊!

幹我就是不會騎馬的聖騎士!咬我啊!

「該不會忘記怎麼上馬了吧?」

就在我內心正糾結的時候大地的話伴隨欠揍的語氣從馬上飄下來。

「我才──哇啊!」正要回嘴,便覺腰部一緊,被大地華麗麗的撈上馬。

為什麼我會聽到女孩子羨慕的驚呼!?

啊,差點忘了這傢伙很受女孩子歡迎……可誤明明長的很普通!長的比較帥的我為什麼反而被女孩子置之不理?

真是不公平!

「想什麼?」駕輕就熟的駕著馬兒往城門騎去,大地的聲音低低的在頭頂響起。

我拉了拉斗篷,盡量把臉遮掉大半,雖然我現在沒刻意變換髮色,但難保不會有眼尖的人發現我是太陽騎士。

邊拉,我邊悶悶的說:「我還沒交過女朋友。」

「感謝你為我守身如玉。」大地語氣愉悅的十分可惡,空出一隻抓著韁繩的手覆在我的手背上,粗糙的感覺透過手背的皮膚傳遞進腦裡。

忽然覺得在繼續跟大地講下去會淪為旁人以為的打情罵俏,就算我們真是這種關係,但想一想還是令我挺惡寒,馬上就閉嘴不講話,我「看見」街上時分熱鬧,皇家騎士與聖騎士的巡邏小隊從有段距離的後方經過,就算氣氛一片安寧,他們仍保持著應有的紀律,沒有絲毫怠慢。

不久我們便出城,人漸漸少了,大地也就加快了馬兒的速度,眼前充滿各種顏色的景物正飛快流逝,我背靠在大地的胸口,結束了幾乎與生活融合的探知,一片漆黑中,我才發現自從眼盲以來其他感官的成長,風與髮絲撫過的感覺,聽見了馬蹄聲、鳥鳴與大地平穩的呼吸聲,忽然,腦海裡漸漸拼湊出了鮮亮的景色,卻只是一瞬間。

深棕色的馬匹毛在陽光下折射出酒紅的色澤,大地的短髮隨著風向後飛,瀏海凌亂他卻一點也不介意,揚著淡淡微笑,眼神專注,早就被風吹向後的斗篷中幾絲沒有束起髮絲飛揚,滑過大地的臉頰,僅僅一瞬間的畫面對我來說便成為了永恆。

「眼睛睜那麼大看我做什麼?」被看的很不自在的大地皺著眉問,見我一臉認真的過分的表情又更加不解。

「沒甚麼啦。」我把披風裡的頭髮全撥出來,大量的髮絲一口氣打像大地的臉讓他發出痛呼,抓著我的手捏了一下卻又不敢太用力。

「喂你幹嘛?摔馬我可是會抓著你一起摔!」把我的頭髮大力播開,大地不滿的道。

「哼哼,我果然是受到光明神眷顧的太陽騎士。」哪可能告訴大地因為那瞬間看見他的臉,現在心裡很滿足這種事?我驕傲的抬著下巴道。

「你有病嗎?」大地脫口而出,頓了頓,竟喃喃自語:「該不會是還沒吃早餐,現在餓到腦子搭錯線?……」

「我好的很!」我哭笑不得的說,我是肚子餓的時候心情會不好沒錯,竟然說我是腦子搭錯線,聰慧如我,哪會腦子出問題?那這樣我不就成了個無能的眼殘了嗎?

內心小囧了一下,我順著剛才大地的話繼續想下去,嘛,我的確還沒吃早餐,吹風吹的太舒服一時忘記了。

「親愛的喬葛哥哥……」

「你在這樣叫我一次我就把你丟在路邊。」被噁心出了一堆雞皮疙瘩的大地立刻落下狠話,鬆開我的手,探手往馬腹上的包包中摸了摸,把本來要給我的早餐塞到我手裡,而那隻手改為圈住我的腰。

這動作要是換成我的話鐵定是立刻從馬背上摔翻下來,唉,令人忌妒的平衡感。

幹啊!為什麼我不會騎馬!!────




散心散完後當然又是回到神殿過日復一日的生活,這種生活我很滿足,或許在別人眼裡有些枯燥乏味,但這裡什麼都有,有我的兄弟、朋友還有愛人。

暴風很納悶我誰不好偏偏是大地,他一直覺我跟審判好到有姦情,聽他這樣講我很無奈,審判跟大地某程度上很相似的地方就是對我很縱容,但是這其中又有點不一樣,審判是我的好朋友,而且就他的個性我也不敢太超過,而跟大地我則能肆無忌憚,打鬧或是互酸幾乎就是生活的一部分,我沒特別愛耍嘴皮,但我好像也只剩嘴皮可耍?……

大地怪討厭一把,可我就喜歡他那種討人厭。

或是該說,我很喜歡他一邊嘴賤一邊做出與他那酸溜溜的語氣相違背的事情,那會讓我特別想吻他,然後那傢伙看到我高興的樣子就會說我有病。

沒辦法,真的是病的不輕。

誰叫病毒皮厚血多,怎麼也打不死,名叫喬葛‧大地?




後言:
這是突發短篇不用太認真((被摔

最近看到好多人用大地太陽搜來我家讓我好心慌((噴
是說吾命第七集我沒看欸囧rz
因為看到第一篇試閱我整個人囧到最高點,所以就不打算追了((側躺
不管之後發生什麼,大家請抱著七集以前的心態看就好((欸
另外,我真覺得這對很三八又讓人很煩XDDDDDDDDDDD
閃光很大閃光不用錢((墨鏡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妮子
  • 現在歡喜冤家老夫老妻MIX模式大開
    這兩只到老時還要一邊牽手一邊吵嘴,一想到這我就(大心~)
    口是心非這兩只呀WWWW(大拇指)
    真的是閃光很大不用錢(墨鏡一打還不夠WW)
  • 真的,大地老了應該是個身材還是很結實的頑固帥氣老頭((噴
    兩隻拌嘴拌到老實在太棒了XD
    依照這兩隻不安分的個性,最後就算有安養金還是會出去冒險吧?
    裝年輕感覺也蠻好笑的((爆

    絳夜 於 2012/02/15 02:08 回覆

  • 秘爾
  • 您好 我最近也萌上了喬格///
    一向不是很愛看閃光甜品文 不過您這篇倒是很對我口味
    毒舌嘴賤行動卻又充滿了溫柔的大地太讚了啊
    我也很喜歡你以格里西亞視角寫出的對於喜歡大地的內心獨白
    不過有點在意一件事 格里西亞應該事會騎馬的吧? 只是...不很擅長?
  • 其實我也沒想放閃光,只是不知不覺的便已經遍地閃光了((掩面
    感謝打打喜歡XDDDD
    嗯~我這邊的不會騎馬就是太陽自認騎馬技術很悲劇的意思,並不是完全不會O3O/
    從第一集的印象中,太陽應該只會僵立在馬上揮手((居然
    依照尼奧的說法,其實我很納悶太陽怎麼學的會騎馬這麼高難度的技能WWWW
    沒關係,耍帥的事情交給大地就好((不對

    絳夜 於 2012/02/15 02:13 回覆

  • 夜熐★
  • 超喜歡這對的啊啊啊///
    大地一整個就是“正因為是喜歡的人所以要欺負他”的感覺xD
    你們可以在閃一點啊wwww
    希望你可以多寫一點喬格的文( ゚∀゚) ノ♡超愛你寫的文
    希望有甜有虐的(#硍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