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沒有工作服,跟來的式青當然不能在外場到處晃,被老闆娘拖去量完尺寸後就從我櫃子裡挖出隨聲聽跟外套,塞著白色的耳機,拿我外套當抱枕的趴在員工休息室的桌子上補眠,整理的差不多後我有點空閒便到處找人,一下就發現了睡得很熟的式青,真不曉得到底是怎樣的環境可以把他養的一副無憂無慮,雖然我知道他想的總比他表現得多,畢竟也算個大人。

現在陸陸續續有些訂桌的客人,再過一下時間更接近中午會變得很忙碌,到時候一忙就要忙到下午才有時間休息跟吃飯,一時半刻一定雇不上式青,不過現在把睡的那麼幸福美滿的他叫醒來好像會被踢,所以我寶貴的中場休息時間竟然就浪費在看某個笨蛋睡覺上。

不常說不代表就沒有那樣的意思,我想我對他的喜歡也就是任他任性什麼的都選擇縱容這樣吧?

看看時間也差不多要閃人了,我回頭瞄了眼式青,當作小小的補償吧,我俯身在他臉頰上留下淡淡的一吻。

台灣雖然開放,從小還是受到深厚的東方人思想洗禮,太親暱的行為真的不是我習慣的,基本上有大部份時候是式青這傢伙興奮過頭猛撲過來,要說主動親人什麼的,大概也需要一點特殊理由吧!每次看到式青那一臉很委屈的盯著我都讓我想笑又不敢笑。

他不知道的吧?其實只要他開口要,不管什麼我都會給他。




「你昨天沒睡飽嗎?」昨天被趴完後外套就整個易主了,我邊啃著剛在路邊小攤販買來類似麵包夾生菜跟不知名肉類的小吃,邊關愛一旁竟然睡眠不足的式青,那傢伙也不把手鑽出袖口,用袖子揉著還睜不太開的眼睛,看他這樣其實還挺可愛的。

其實我也不是不知道原因,絕對是因為昨天他竟然直接睡到我下班,導致他昨天晚上睡不著,跑去客廳看外國影集看到大半夜!

「漾漾我好想睡喔,我要請假。」又揉了揉酸澀的眼睛,可能是因為還沒睡飽的關係,式青的語調充滿了撒嬌的意味。

我總不可能回他說:「好,我幫你跟老闆請假。」吧?昨天才剛幫他爭取到打工機會,第一天就鬧罷工。

「等一下還可以趴一下。」實在想不到什麼好點子的我只好這麼說,順便拉著他避開扛了一箱東西走過來的高壯大漢,不然式青這根本就想閉著眼睛走路的傢伙準會直接撞上去,真不曉得誰才是那個需要照顧的年紀,不過這樣也好,他現在就沒那精力四處張望身材很不錯的火辣姊姊搬東西或整理貨物的畫面,這樣說不定會引來被痛扁一頓的殺機。

「不行,還得試衣服。」一點也不避諱的直接靠在我肩膀上的式青打了個哈欠,好像只要能黏著我,難走路一點沒關係。

啊,看來還知道自己要做什麼嘛。

我無奈的帶著這隻腦子現在是糨糊狀態的獨角獸從昨天走過的後門走進店內,與昨天有點不同的香味很有效的治癒了式青還沒睡飽的小心靈,很高興的飛奔去找老闆娘,這讓我體會到了應該小孩子才有的劇烈情緒變化,一下子哭個半死一下子就開懷大笑,比翻書還神。

換上了自己的工作服,我這才發現我的專屬置物櫃上的名牌後面又多了一個花俏的簽名,跟某隻相處了一段時間,如果連對方的字跡都認不出來也太失禮了。我無奈地笑了笑,轉動鑰匙把置物櫃鎖上。

一方面是已經懶得去阻止對方亂搞,一方面是早就已經看開那也是個人特色之一,兩個人在一起本來就是這樣,學會忍讓一些事情,接受一點與你原則或個性不太合地事物。

緣分是很珍貴的東西,一輩子裡你能夠遇到幾個這樣喜歡的人?為了一些雞毛蒜皮的事情放開手不是很浪費嗎?

換件衣服好像也不是件難事,但是我直到快十一點還是沒看見式青的鬼影,想說他該不會是在哪裡睡著了還怎樣,我一邊給剛清出來的桌子擺上新的碗筷還有餐巾紙。

背後那幾桌傳來驚呼聲,我想說大概是有人要過生日什麼的正要開始鬧,放好最後一個杯子準備轉身的時候背後被戳了幾下,會這樣叫人的沒幾個,而我想在我打工地方會這樣要我的也就只有失蹤有點久到我懷疑他翹般的式青……

「……小姐請問有事嗎?」我腦袋空白的溜出這句話。

「褚冥漾你欠揍嗎?」可能沒料到我是這麼空洞的反應,有著與式青相似臉孔,但是跟平常時在有太大反差的傢伙掐了把我的臉頰,隨後他退開一步,還在我面前轉了一圈讓我看得更清楚。

那是一件貨真價實的旗袍,寶藍色的看起來很有氣質卻又不會那麼沉悶,竟然隨衣服擺動會有點發亮的黑色繡線繡出了華麗的牡丹花,一朵實品還插在他頭上,整理過的柔順銀髮用不知哪凹來的藍玉石髮簪簪起了簡單的樣式,雖然複雜度跟其他姊姊不能比,卻更有種脫俗離塵的氣息,但大半來是要歸功於式青本來就有張好看的臉蛋。

看到仙女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

會不會跑掉呢?……

「漂不漂亮?」拉著我的手就像要跟父母要東西的小孩子一樣雙眼亮晶晶的,式青問。

「嗯,很漂亮。」

一下子就得到了正面回應,式青反而愣住了,明顯有些不好意思的咳了一聲,我聽到他轉頭嘟囔了句「漾漾不會吃到不新鮮的食物吧?」。

「所以你為什麼會穿成這樣?」我挑挑眉等那個現在才有點窘迫,但原因卻不是為了身上那件開衩到整條腿都快在外面逛大街的旗袍,而是我直接的回應的式青。

「哼哼,當然是因為工作的。」衝我煞有其事的搖搖手指,式青驕傲的挺起他的……平胸。

我不只一度懷疑這傢伙哪那麼多勇氣做這些事來著?後來想通覺得他高興就好……欸,但是老闆娘怎麼也跟著他一起亂?式青過濾掉那有點微妙的性格,光看表皮的話還是個美男子一枚,沒是讓人家穿什麼旗袍……

等等。

給我等一下!

該不會是式青那傢伙自己這樣要求的吧!!??────

怎麼辦我覺得超有可能的欸!?

「漾!」極度靠近的臉龐猛然出現在回過神的我面前,式青不滿的鼓起臉頰,顯然是他剛講話我沒在聽,他老大有點小不滿。

「靠那麼近想嚇誰?」戳了下式青的額頭,我抽走他手上拿著的外套披在他肩上,平常式青穿T恤跟短褲在家裡晃也沒什麼感覺,現在突然覺得露太多,很想把這傢伙藏起來,好像那白皙的皮膚在別人的目光下多暴露一秒就會嚴重曬傷。

一想到又是這天兵自己提議的,我心裡就像被人翻了一瓶醋,有那麼一點點的不爽。

只是穿給自己看的話是無所謂,但是……

「下次不准在外面穿這樣到處晃。」我悶悶的說。

摀著額頭的式青又愣了一下,視線在我臉上停留了一下,他忽然會意的笑了,一邊低下頭一邊撥起垂下的髮絲,唇輕輕貼了下我的臉頰,低聲道:「本大爺只賣藝不賣身喔。」

「帶出場也只限定褚冥漾。」拉著肩上的外套,式青笑著用圓潤的指甲尖刮了下我的鼻尖,「我到下午兩點喔,你要等我一起下班。」

「我哪可能放你一個人走回家。」除去他本身是珍奇異獸這件事,式青這副模樣又另外吸引了一堆蒼蠅吧我想,光是想自己會遭到怎樣怨毒的視線掃射,現在就讓我有點頭痛了。

「那我去調音了!」拍拍我的臉頰,式青很高興的跑掉了,留下很錯愕又被一堆客人關愛的我。

之前總是很沒安全感的那傢伙總是拼了命的想要引起我的關注似,所以看見我有點吃醋就覺得很高興吧?突然我自我檢討了一下,我的態度還表露的不夠明顯嗎?

把碰歪的紙巾放好,我回去廚房幫忙上菜,忙碌的時段又要開始了。




後言:
淦竟然還有下((大噴
對不起我還是沒凹完((抹臉
其實本來預計是要打燈燈生賀草稿,結果我在書店泡太久,回來都八點就XDDDDD
希望明天我起碼擠的出開頭((痛哭

阿是說我昨天去玩了星期五OB當天被洗了巴哈論壇的冰火Online
其實我也感覺這遊戲有點小陽春的,實在不太有大作的感覺
乍看之下好像還好,可是有玩過其他遊戲的人都知道
像是被包竟然沒有自動整理這種系統整個讓人傻眼
另外藥水喝好兇,雖然錢賺得很多,但也不是這樣花((抹臉
最近因為是剛開始,所以人多於怪,搶怪搶的我都哀傷了((噴
其實他設定還ok,就是一些小細節上不夠貼心讓人很傷腦筋
希望後來遊戲公司會改o3o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