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哪個冒險者沒有夢想,所以丹也擁有一個或許一輩子的追求都是沒有意義的夢,即使知道遙不可及,還是死心眼的執意追尋。那是他握劍的信念,生存的毅力,每次每次的死裡逃生,就是為了哪天,或許能看見兒時叔叔說的故事中,龍所居住的地方──龍之穴!

龍是一種傳說與故事多於實際資料的生物,主要原因是生活在大陸上的龍十分稀少,而他們也是一種古老而高智慧的生物,不可能像哥布林或火焰鼠一類的小動物那麼好抓,簡簡單單就可以收集許多資料,解剖什麼的就更別提了,所以龍族還是活躍在吟遊詩人的唬爛故事中居多。

不過他們也樂得被這麼到處吹捧。

受到陽光的刺激,丹的眼皮顫動了下,伸展僵硬的手臂與腿,一旁的人因為他的大動作也逐漸轉醒,慵懶的聲音低吟一聲,扯著棉被向另一邊翻過身,這個動作讓睡在外邊的丹連尖叫都還沒來得及喊出聲就已經結結實實的摔在地板上!

「痛死我了……」哀號著從地板上坐起,丹撐著膝蓋,一手摸了摸摔痛的背。

「不要亂抓!」背後的手臂用力拍開,丹看向坐在床上,一臉怒容的西奧多,「你這白痴連睡覺都會睡到地板上去!」

「是被你擠下來的啊大爺。」丹翻了個白眼揉了揉手指,「唔喔,真是令人腰酸背痛的一覺。」邊說,丹邊站起身,舉起雙手坐伸懶腰的動作,因為牽動到背後的傷口,馬上痛的發出痛呼,這下輪到西奧多翻白眼。

「我不是說了你可以抱著我嗎?擠在一起我也不好睡。」西奧多翻出了繃帶與藥罐,拍了拍床,「過來坐好。」

「上次照著你說的做,結果一大清早就被你揍下床,誰還敢抱第二次?」抓了抓墨綠色的微卷短髮,丹在床邊坐下,心有戚戚焉的回想起上一次又碰到旅館只剩下單人房的窘況。

隨便用條繩子把柔亮的深紅色長髮束起,西奧多惡狠狠的掐了丹的手臂一把,「誰叫你竟然流著口水抓我胸部!還念著一堆女人的名字,你這死沒節操的混蛋!」

「我就想米娜的海咪咪怎麼突然變成不見了,還好是做夢,哈哈哈……」被捏了還是很開心的回想起那天被一堆身材姣好的美眉們包圍的美夢,丹發出了像是變態大叔一樣的笑聲,明明才二十出頭,行為就已經像個三四十歲的中年男子。

「你這腦子裡只有乳房的變態真是沒藥救了。」覺得跟這種人發火的自己很白痴的西奧多臭了臉動手解開纏在單身上的繃帶,那是一道約有七公分多的爪痕,傷口周圍是詭異的紅紫色,顏色比起前兩天已經明顯的淡了許多。

拿床櫃上的水沾濕了乾淨的碎布,西奧多把傷口周圍乾掉的藥給擦乾淨,低下頭,他伸出舌在細長的傷口上舔舐,苦澀的味道與清香的藥膏混在一起。這個傷口雖然被黑暗氣息感染,但靠著他的藥還是能夠恢復,可是西奧多卻不想花上那麼長的時間等待,私心的希望它可以快點癒合,所以……

「我說,你們家族還真有趣,第一次聽說有人的唾液可以治百病耶。」撐著臉頰,丹望著窗外的景色,不怎麼認真的再度感歎一次。

「你沒聽說的事情可多了。」西奧多不屑的說,低頭繼續先前的動作,直到他感覺差不多了才抬起頭,打開小巧的藥罐,把些許藥粉灑在一杯水裡,用手指攪和後就神奇的變成了半透明狀的藥膏,西奧多把它均勻的塗抹在丹的傷處上,進行包紮。

「那請問博學多聞的西奧多大人,我什麼時候才可以打敗惡龍拯救高塔中的公主,回去繼承她家的產業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你去找算命的問吧!不過就你這樣子我也可以篤定的說你這輩子不會有哪個公主要你!」西奧多殘酷的說。

「欸,我可是超受大姊姊歡迎的喔,如果我打光棍的話,只有一個可能就是這天下的女人都死光了。」丹一臉得意的說,不可否認以一般人眼光看來是挺帥氣的臉在此時的西奧多看來,只有想揍上一拳的衝動。

「……真受不了你。」又翻了個大白眼,西奧多的指尖輕輕的撫摸包紮好的傷口,粗糙的觸感從指尖傳來。

傷口是在這老是同他嘻嘻哈哈的青年身上,發痛的感覺卻是從自己胸口蔓延。

……混蛋。




他有著很尊貴的身分,完全沒有經濟上面的問題,跟著丹東奔西跑的找尋龍之穴的地圖,或是能指出龍之穴位至的東西這種行為在族人看來根本就是自找麻煩的行為,而且還得一天到晚跟討厭的人類做交流……這樣的他為什麼會跟在單身邊呢?

沒道理。

不管是族人還是他自己也都是這麼認為,但是他卻覺得向他說著從叔叔那裡聽來的龍族故事,眼神明亮專注的丹,讓他放不開。

是因為自己從來沒有像丹一樣對什麼事情這樣的專注狂熱吧?不管是多艱深的知識他都能輕易的理解,就連力量的強大也是與生俱來,根本就不必費心追求。

漸漸的,他已經喜歡上陪著丹過亂七八糟的生活了。

這樣的感情多珍貴,丹絕對不知道。




向工會回報了食屍鬼的征伐任務,丹的帳戶匯進了一筆可觀的數目,荷包滿滿的他站在工會前,看著前方廣場中騎在飛狼上高舉大劍的雕像,思考錢該怎麼花。這座公會是隸屬大陸中三大公會之一的『銀犽』公會,隸屬這個公會的冒險者是出了名的驍勇善戰,歷史上至今仍被歌頌的五位冒險王就有三個是拿著銀犽的冒險證。

丹的叔叔就是銀犽公會的一員,不過丹並沒有加入這個崇尚狼的公會,他所拿取的冒險者證明跟一般人的不同,是直接從三大公會上面的十元老會發下來,擁有可以在三大公會接任務或視情況可以插手他人任務權力的自由冒險證,只有通過高層審核認定的冒險者才能取得──代表強者象徵的認證。

「站在這裡做什麼?」抱著採買來的一堆東西,西奧多踢了丹一腳。

「看我老爸啊。」丹雙手插在口袋裡,用拇指比著廣場中高大的雕像笑著道:「從我有記憶以來還真沒看過他幾次呢,當別人的老爸在打獵砍柴或陪著妻兒吃飯的時候,那個傢伙到底是死去哪裡?老媽明明是個好女人,到底是怎樣的男人會放著她不管,我實在沒辦法想像,真是差勁透了,那種父親。」

露出複雜的笑容,丹甩甩頭,抬起頭後對著西奧多揚起像陽光一樣刺目的微笑,一手接過西奧多手裡的東西一手拉著西奧多的手腕,走下寬大的階梯,「走吧,去吃頓好料的。」

「你想說的時候……」

「什麼?」聽見西奧多的聲音卻因為音量太小而沒聽清楚到底是說了什麼的丹疑惑的回過頭。

「你想告訴我的時候,我會聽。」金紅色的眸子中有著認真與堅定,讓丹不禁愣了下。

輕笑出聲,丹說:「我知道啊。」




後言:
我又回歸自創世界了啊哈哈哈........((揍爛
終於把自己寫同人那種短篇的精神應用到自創上了((歡呼
相信這樣應該會更輕鬆愉快XD沒辦法,我是長篇都會變成坑的人種((痛哭
總的來說,應該都是勇者攻((摸下巴
另外由於我長期偏愛渣攻,喜歡給小攻忌妒死人福利,自創應該也會比照辦理((欸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