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啪!啪!啪!啪!

模糊的意識慢慢的拉了回來,感知也慢慢回來的同時我也感覺到了臉頰上的劇痛,非常想看清楚是誰那麼缺德在我昏死過去的時候偷打我的臉,所以我很努力的撐開眼皮,像是隔著一層霧面玻璃的畫面讓我一時間看不清楚,但眨了幾下眼睛後便改善很多,這時猛揮我巴掌的人也停手了,可還不等我完全清醒,那人就很沒耐性的抓著我的肩膀狂搖!

「你這個低能的混蛋給我醒來!」

「…唔、我……」我醒來了啊!拜託你老大不要再搖了!

會死人!!

「阿……不准再暈回去!」休狄很兇的掐著我的脖子繼續搖,直到我很費力的抬起手抓住他的手臂才住手,我一半的命都快被他搖掉了!

「……咳,你想讓我早點投胎嗎?」揉了揉額頭,我感覺很悲慘的道,接著我的動作又因為過度驚嚇而定格。

那個……出現在休狄頭上,毛茸茸的,看起來很接近所謂「貓耳」的神祕東西……

「你幹嘛!」鐵拳直接揍在我毫無防備的臉上,我摀著整個都在發痛的臉,很不怕死的抬起頭看向臉色詭異,手很用力的壓著頭上什麼東西的休狄。

那白色毛茸茸的東西是貓耳沒錯吧!?

這種事情到底是誰幹的?真是太神奇了!我可以給個GP嗎?

看到那個兇巴巴的休狄竟然會有臉紅到連脖子也紅了一大片的樣子,我很想抱著肚子倒在地上大笑,但我很識時務的閉嘴,不過嘴角抽搐是在所難免的,休狄看我一臉明顯是在憋笑的扭曲表情,很想出手揍我可他現在兩手都忙著遮住那雙很「萌」的貓耳,所以只能用更凶惡的表情瞪我。

乾咳了幾聲,我說:「很可愛阿,幹嘛遮著?」

「本王子才不需要可愛這種東西。」很悶又很鬱卒的咬牙說,休狄很堅持的不肯鬆手。

「為什麼不要?會有更多人喜歡你,這樣不好嗎?」笑著拉下休狄的手,他沒有多大的反抗就輕輕被我拉下,握在手裡。

咬著下唇,似乎感覺很彆扭的撇開臉看向他處,休狄道:「不需要。」

「不需要就不需要吧。」無奈的笑了下,我抬頭看了下璀璨的星空,這樣的天空在原世界是幾乎看不到的,廣大無邊到讓人有種心曠神怡之感,盯著天空看到失神,突然非常大的一聲「咕嚕」把我猛然拉回現實,看著一臉鄙視表情瞪我的休狄,我搔搔頭乾笑。

「你還想握到什麼時候?」抽回手,休狄從地上站起來。

「啊,我餓肚子沒關係。」

聽見我的話,休狄回了一個「你少自戀」的臭臉給我,逕自轉身向……

阿咧?

一樣毛茸茸的,長長的,抓起來軟軟的……

碰!

「褚冥漾!!」伴隨休狄的怒吼,我的腦袋被可能會造成我腦震盪的拳頭攻擊,下一秒我就陳屍在地上,阿嬤的臉龐一瞬間清晰了。

我、我只是摸摸看是不是真的啊!

「哇啊,不要激動!」看見休狄手上出現了可怕的火光,我立刻衝上去撲抱住他!

「混蛋給我放開!」因為被拉尾巴徹底炸毛的某妖精王子一臉鐵青的惡鬼表情,大有今天不把我炸成灰燼他名字就倒過來寫的氣勢。

「那你先把手放下來!」最好我會那麼呆的現在放手!

「放開!」

「不放!」

「放開!」

「不放!」

「叫你放開!」

「絕對不放!」

吼完,我們兩個也就僵持在那裡,休狄咬牙切齒的猛瞪我,幾分鐘過後,他才妥協的放下手,又過了半分鐘,他推了推我,滿是不自在的道:「快放開。」

要說的話我還蠻相信這世界跟我有仇,以耍我為樂趣。

就在休狄說完那句話之後,我腳下又出現了奇怪的黑洞,但因為我還抱著休狄要阻止他炸了我,所以這洞剛好也出現在他正下方,我們兩個人就用那奇怪的姿勢摔進了黑洞裡,某方面來說已經產生免疫力的我很鎮定的調整了姿勢,然後非常完美的落地,可我上面來有一個還沒有免疫力的休狄,因此我的完美維持不到幾秒就馬上被休狄砸趴在地上,還是呈現大字型。

我…我的他媽洗快要脫殼了……

「褚?」語氣有點讓我惡寒,可卻讓我一瞬間有如看到曙光般的聲音自頭上傳來,我很努力的抬起頭,看見一身白色長袍,然後……銀髮銀眼的學長!?

「褚你趴在這裡做什麼?」從學長後頭晃過來了另外一名身穿紅袍,紅髮紅眼,詭異的也跟學長長相一模一樣的另外一個學長,他挑了挑眉問道。

「學長?」

「嗯?」

我與同樣被驚到的休狄同時發出訝異的叫喚聲及音調,看著面前的兩位學長,我有種還好這並不是現實,不然世界一秒就會毀滅的預感。

「陛下!這名犯人請問該……」傳說中的撲克牌士兵壓著一個胖子上前問道,他的話還沒說完,一紅一銀的學長同時轉身,語調冷冷的同時道。

「拖下去砍了。」

「拖下去種了。」

異口同聲的兩個學長互看了一眼,廢話不多說的就直接剪刀石頭布,銀得了勝利的銀髮學長雙手抱胸看向那名士兵,肯定道:「種了!」

於是這時,我才發現這個像是王宮後花園的草地上充滿了一顆又一科的人頭……

嗯,這時候我該說什麼?……很壯觀?還是,原來銀髮的學長比較會猜拳?

「發什麼呆!」腦袋被手刀用力的劈中,休狄壓低音量小聲道。

「呃?」我還沒搞清楚他老大指的是什麼,我已經被揪著衣領衝進了離我們並不遠的迷宮入口!

「欸慢著!我還有事情要跟學長……」

「會死人!」休狄很不爽的回頭對我吼一聲,馬上讓我閉嘴乖乖的跟他一起落跑,不久我們身後就傳來追兵的吆喝聲,一聽就是一大群的可觀腳步聲實在非常有壓迫感。

我突然想到,休狄他該不會直接套用了某童話故事的劇情吧?

「漾!你在……」出現在一個路口的式青看見我,正要問我跟休狄兩個人跑那麼快在幹嘛,可因為我被休狄拉著所以也停不下來,所以只好從他面前跑過去,幾秒後式青跑得比我們還快的追了上來,臉上是驚嚇的誇張表情。

「你們兩個做了什麼?」

「什麼也沒做阿,哈哈哈……」就是被休狄拉著跑而已,然後就變成現在這種在迷宮裡玩你追我跑的可怕遊戲。

就在我跟式青還在那裡分心聊天的時候,休狄突然停了下來,來不及的我跟式青接連撞在他背上,我還想說脾氣很差的休狄怎麼還沒發飆,就看見了他停下的原因。

這就是所謂的流年不順吧?……

看著眼前的死路,我默默的想。




後言:
喔~傳說中的一天一更耶((香蕉跳
白爛劇情終於進入白熱化((???
希望這齣可以順利的END((雙手合十

該怎麼說呢,因為今天的受星(錯字自重)說要清水,所以漾漾在碰到摔摔時只有被痛揍的分((淚目
不然想要給他好福利的((望
畢竟我也很想吃摔摔的豆腐還自我治癒一下=////////=
等這篇弄完之後想跟蒼蒼一起去瓜分小重((羞
已經分好一三五根二四六了X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