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納斯×烽云凋戈(米納斯性轉換有)




米納斯的生活很簡單,用一句「為主人操心到快胃出血」就能概括全部,目前為止熟識的人也就一起共居的老頭公還有整天腦殘跟帶衰,好好站在那裡也一堆無妄之災的主人。跟著主人到處走,看過很多人事物,卻還沒見過任何一個「同類」,之前曾聽主人的某個學長說會放出來自家的幻武兵器沉默的排排坐……恩,當然,米納斯並不希望這種搞笑的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他只是純粹希望能與其他同類有點交流。

但是階級不一樣,能做的事情還是有不一樣的限度,例如自己可以自由的選擇出不出去透透氣,貴族階級以下的兵器則需要主人的同意,除了這以外還有許多小事情。或許這樣會造成某程度上的代溝?

那時候的米納斯,一直都在為了人際問題而煩惱。

然而當他在煩惱著怎麼跟其他階級不一樣的兵器們相處的時候,突然想起一件事,他的主人褚冥漾的隔壁鄰居,稱學長或冰炎殿下的精靈與獸王族混血,所持的幻武兵器────烽云凋戈────也是一把王族兵器。

說不定能談的來?

米納斯決定等哪天主人有空的時候去暗示一下。

不久,這個決定隨著運氣真的差到一個神奇境界的主人又遇上一堆亂七八糟的陰謀詭計而被遺忘在某個角落,還覆上了厚厚一層灰,忙著不讓自家主人一個不注意就嗚呼哀哉了的米納斯與想去認識一下的對象就那麼擦身而過好幾次,也還是沒想起被丟在角落著這件事,當然,沒想過幻武兵器也會有交際煩惱的褚同學,也不會想到要把米納斯放出來跟其他人的兵器交流一下這種事,只發現以前對他還蠻有禮貌的米納斯最近越來越有踩到他頭上的趨勢,為此正有點傷心難過。

命運一直都是令人摸不著頭緒的,就在米納斯曾經想過的事情已經快在角落灰飛煙滅掉的時候,一個大機會卻突然的砸到他面前來。

「學長還要一段時間才能回來,所以烽云凋戈要暫時跟你擠同個地方,要好好跟人家相處。」

比著站在一旁,沒任何表情,渾身散發著一股清冷氣息的俊美青年,額上有汗珠效果的主人說。

米納斯沉默的看著他,青年也沉默的看著米納斯,一直以來米納斯最不想碰上的相對無語尷尬狀況就這樣突然的發生,令他措手不及。

直接把問題丟給以為他很萬能的主人已經挪到了房門口,直接把小客廳裡的空間留給他跟青年。

就算米納斯不管什麼時後都應對得宜,但遇上這種情況還是第一次,一時間腦袋也都空白。

半晌,米納斯聽見自己的聲音這麼講。

「……要看電視嗎?」

「……」

……

誰來拿塊豆腐給他撞!




後言:
恩恩~米烽文會是以這種超短篇的方式PO((望天

大家一定很莫名其妙這是啥鳥XD
恩,大概就是因為燈燈叫我幫他畫烽云凋戈的人設,阿我順便撇了米納斯的性轉換給他
之後我們兩個莫名很HIGH的討論起來阿米跟烽烽這樣((掩面
於是我就幹到了一張米烽的生日賀圖O3O/
不過看燈燈那一副快精神衰弱的樣子應該會變成聖誕禮物XDDDDDDDDDDDD
阿拉~改天再把燈燈畫好的轉貼來給大家看ˊˇˋ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