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床了!」

伴隨一聲不怎麼友善的低吼,緊抱著棉被的我整個人被掀下床!背部與後腦毫無防備的摔在冰冰的地上,一下子讓我神智萬分清醒,清醒那秒一股劇痛立即在我著地的部分爆了開來,一時間我只能抱著頭跟背在地上抽動幾下,發出慘兮兮的哀嚎。

「你還想睡多久?」才剛和好(?)的隔天又把我抖下床的摔倒王子瞪著我,手裡還拿著我的棉被,動作也維持著剛把我抖下床的模樣,完全是不用懷疑的現行犯!

「又幹嘛啊?」我抬起表情一定鬱悶的臉看像摔倒王子,但是那位把我抖下床的兇手只是淡淡的掃了我一眼,把棉被往我身上扔,轉身就走出了我的小房間。

摔倒王子邊走邊說:「是誰說要去國中校慶的?」

把棉被從頭上抓下來,我一臉錯愕驚訝的看著摔倒王子的背影,起碼也是相處了一個月有,加上先前的經驗,我當然聽出摔倒王子語氣中不自在,腦海更是自動的浮現出他一臉尷尬將硬的表情。

啊啊……真是有夠不坦率的傢伙。

「等我十分鐘!」忍不住的讓嘴角弧度上揚,我連忙從地上爬起來,一邊把被子疊好一邊朝門口喊。

有點慌忙的換下睡衣,並衝到浴室裡盥洗,然後抓起新買的背包就往裡頭胡亂塞了許多東西,穿上外套,背上背包,我喘的跟條狗一樣的又衝了出去,不知道在元氣什麼的喊了一聲「我好了!」。

站在書櫃邊隨意翻書大概是在等我的摔倒王子顯然被我這一聲很意外的大喊稍微嚇到,表情不善但也不惡劣的回頭瞪了我一眼,瞪完才把手裡的書給放回書櫃中。

站定後我才發現摔倒王子穿的是原世界的服飾……我還以為以他的個性會穿著很顯眼的黑袍之類到那裡晃,還好沒有。

簡單的黑色襯衫加牛仔褲,是大部分人都穿過的服裝搭配,但看著眼前正在放書的摔倒王子,那樣普通的穿著,給他穿起來卻有種很有格調的感覺,雖然個性有點機車,但是畢竟是「王子」,所以氣質跟我們這些鄉民也就理所當然的會有程度上的差異是嗎?

頎長的身影動作頓了一下,然後我又被瞪了一眼,摔倒王子朝我又兇巴巴的砸來一句,「你看夠了沒!」

「看一下又不會少塊肉……」心情有點好的我講話又開始不經大腦了起來,於是我十分鐘前才剛跟地板親密接觸過的腦袋又被二度中傷,自從來到這裡已經不知道第幾次看到的阿嬤又在雲的彼端跟我招手!

也不知道是因為被打了很多次,所以防禦力變高還怎樣,這次阿嬤離我遙遠多了,腦袋也很快恢復清醒。手揉著被敲的地方,我拿出學長版的傳送符,「那我們過去了喔。」

「嗯。」雙手抱胸,摔倒王子淡淡的應了聲。

我盯著摔倒王子又看了一會,有點猶豫的開口,「那個……你要這樣過去?」

聰明如摔倒王子,他一下子就意會了我的意思,冷冷的用鼻孔看我,「不然你還想怎樣?」

也就是說穿上我們這邊的衣服已經是你的極限,要換掉你身上哪個部位的顏色你會直接把我炸成渣了是吧……我在心中嘆口氣,祈禱不會有太多人對我們行注目禮,或是乾脆今天大家都突然色盲……當然,妖師的先天能力完全沒有回應我這種見鬼的祈禱。

從小巷裡走出來後,街上的所有人都很自然的把驚訝的好奇眼神投射在我旁邊一臉一大早就踩到坨新鮮狗大便般臭臉的摔倒王子身上……欸,你既然不希望變成眾所矚目的對象,那幹嘛不戴個帽子之類?……

我選的地點離我以前的國中並不算遠,也就走過兩個十字路口,拐個彎就到了,正逢擴大舉辦的校慶,周圍停車等等的民眾數量比平常多了一倍有,所以才走到第一個十字路口,摔倒王子就已經散發一股只要一小點火花就會立刻引爆的濃重火藥味,但即使這樣,早餐店或其他商店內的人,與街上路上的行人與乘客,還是紛紛被這一團黑中的異樣色彩吸引。

早知道會這樣了……

除去髮色與眼睛眼色異於原世界的東方人,摔倒王子的體格也還是與我們這邊的人有一點差異,十分白皙又不顯得病態的膚色在這裡也是少有,加上老實說還不錯看的長相,嘛……除非真的大家眼瞎,否則不引人注意實在很困難。

抿著唇,僵著臉,摔倒王子現在心裡應該後悔的要死,走路的步伐快了一點,都要超越我這個帶路的人了。


嘆口氣,我停下腳步卸下背包伸手往裡頭摸索,走了兩步才發現我停下來不知道在摸什麼東西的摔倒王子眼神從疑惑到殺人視線,轉變時間不超過一秒,接著摔倒王子走過來就準備要開罵,還好這時我終於摸到我想摸的東西,飛速的將它一把抽出,直接朝摔倒王子的頭上套,非常精準的命中目標!

「你……」

不等摔倒王子發難,我已經退開一步的距離,「帽子啦!帽子!」

摔倒王子十分凶狠的瞪了我一眼,就在我擺出防衛姿勢準備防禦摔倒王子的拳頭時,摔倒王子卻拉低深灰色針織毛線鴨舌帽的帽沿,背過身去,語氣依然有點差卻不像是生氣那回事的說:「走了。」

「等我一下!」腳步也沒放慢多少嘛!

一邊追著摔倒王子,我一邊又想到那頂帽子,那其實是某次我陪老姊,褚冥玥到這裡來逛街時,逛到一半褚冥玥塞給我的,之後不知道怎要便一直放在我的包包哩,沒想到會在這種時候派上用場,這時我又突然慶幸褚冥玥在選一些搭配物件的時候一般都崇尚中性風格,所以那頂針織毛線帽戴在摔倒王子頭上還蠻適合,而且也很有效的蓋住大部分突兀的銀灰色頭髮。

塞在背包角落的東西有時也會有讓人十分驚奇的時候。

現在這個時候開幕式的時間也差不多過了,所以到處都是人,遠處我雖看見有疑似園遊會的棚子,但門口這裡還是有人探出牆跟學校附近的店家買東西。踏進校門口讓我有種久違的帶衰味道,而對摔倒王子來說似乎又是另外一種地獄的氣味,路過的國中小女生都對這位有別於一般臭男生的高挑帥哥猛指指點點,細微的笑聲與小小的尖叫對於聽力很好的摔倒王子來說應該是種折麼,想直接把人炸了又不行。

「那邊有園遊會的樣子,我們過去看看吧!」乾笑著抓住摔倒王子往球場走,那裡現在被滿滿的校內校外攤位給占滿,還有一大個擺了一堆零零總總物品的攤位,我想那應該次跳蚤市場吧?大多數的攤位還是學生自己設置,行政人員與校外人士的攤位加起來不超過五個,有人賣很噁心的微波棉花糖,也有人賣很迷樣的蟲子……千奇百怪的東西都有。

耳邊人聲吵雜,又混上了學校播放的RAP音樂,真的除了吵還是吵,而且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我跟摔倒王子很順利的走進攤販區後,後面突然擠上一堆人,還好我一開始是抓手腕,要不然真的就被沖開了……只不過是個國中校慶有這麼誇張嗎!?

「你先到外面等我!」我幾乎聽不見自己在吼什麼,也不管摔倒王子反應如何就把他推了出去,然後我馬上又被一群人給擠走,不過這次很幸運擠到一個賣吃的小攤販前。

「我要一串花枝丸、一根米血、兩塊雞排!」

「我要一份雞排!」

就在我掃了鐵盤上的東西一眼後,我道,卻有個聲音熟悉到不行的聲音突然跟我的聲音一同冒出,我想大概是我們兩人都錯愕到了吧,所以頓了半秒就立刻回頭看對方。

「阿,冥漾!」幸運的同學發出意外的驚呼,「我還以為你不會來了咧!」

「抱歉我忘記回電了。」露出無奈的笑,我聳肩道。

攤位上的國中生很快就俐落的動了起來處理我們倆異口同聲說出來的餐點,至於我們則站在攤前這塊小淨土開始了街上認親。

「冥漾你又長高不少嘛!」幸運同學的手掌在我們兩的頭上移來移去,以前我比他矮了五公分有吧,之後在我們雙方都持續長高的情況下我已經跟他打平了,當然,也比學長高了一點點。我就說嘛,姊姊有一百七十幾耶,當弟弟的我怎麼可能長這麼矮?

「呼吸新鮮空氣的感覺真好?」我開玩笑的道,於是兩個很有病的高中生就為了這句不怎麼樣的玩笑話在黑線掉的國中生面前狂笑起來。

把笑到飆出來的眼淚擦一擦,幸運同學問:「你沒跟別人一起來嗎?例如那個學長還是……頭髮顏色很多的那個……同學?」

「都不是啦,是那個……我之前在MSN跟你提過有嚴重種族歧視的妖精王子。」用食指刮著臉頰,我露出沒轍的苦笑。

「欸?他不是對你很感冒嗎?怎麼會碰在一起?」幸運同學面露疑惑,他的問題我只能抓著頭乾笑,因為連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們是怎麼碰在一起又怎麼一起出來逛校慶,既然我不知道那我要怎麼跟他說明這是什麼狀況?

話題因為付錢的動作而停頓,我跟幸運同學拿著食物擠開了可怕的人潮,終於走出了攤位區的範圍,我往四處張望,摔倒王子這人真的莫明顯眼,所以我很快就在入口附近,一個攤販前看到他的人影。

這種景象我跟幸運同學都目睹過,只是之前我們看的人是學長,現在換成摔倒王子。

摔倒王子一臉很認真的看著老伯用金色透明的熱麥芽糖做出一隻十分漂亮的蝴蝶,那專注的表情像是發現新大陸一樣。妖精都喜歡做工藝,摔倒王子也不例外,老伯得在麥芽糖冷卻前雕塑出形狀,那彷彿不需多加思考就能把麥芽糖變成精緻藝術品的手藝似乎讓摔倒王子有點……崇拜?

老伯用透明的袋子把剛拉好的蝴蝶放進去後用金色的包裝鐵絲綁起來,卻不是把他放在檯子上跟其他趴趴熊還是皮卡丘放在一起,而是伸到摔倒王子面前。

「來,這個送你。」

我第一次看到摔倒王子的臉露出明顯的錯愕表情,錯愕完之後他像有些為難,「這……」

「噗……」忍不住發出笑聲,我走了過去幫第一次遇到這種事情一樣的摔倒王子解危。取過老伯手上的麥芽糖蝴蝶塞到摔倒王子手裡,「要說謝謝啦!」

看著摔倒王子很生硬的擠出之於他很不熟悉的道謝話語,我憋笑到快內傷了,還好老伯並不介意摔倒王子卡個半死的「謝謝」,似乎也猜出他是在這方面表達不太行的人種,因此只是笑笑的點點頭。

像是從來沒接受過陌生人這麼突然的好意,摔倒王子的反應真的蠻讓人想笑,畢竟是平常老是鄙視人的那個兇巴巴王子,不覺得有趣似乎很困難。我突然間覺得今天早上被抖下床並不是件壞事了,雖然我不像阿利學長或戴洛一樣對摔倒王子很了解,但看著摔倒王子坦率一點,不再是那讓人內傷吐血的樣子,感覺的確挺好。

「這個……怎麼辦?」一手被我拉著走,一手拿著麥芽糖蝴蝶盯著看,摔倒王子應該是在詢問我意見的問道。

我轉頭,看見在摔倒王子眼睛中反射出自己勾起淺笑,眼睛微瞇的臉 ,「當然是吃掉啊。」

摔倒王子停頓了一秒,一拳猛然揮過來揍在我腦袋上!

沒差點讓我跟地面熱情擁抱!

「你幹嘛!?」蹲在地上,我憤恨的抬頭質問,摔倒王子卻連看都沒看我一眼,背對著我冷冷的丟了一句話。

「看起來很欠揍。」

什麼跟什麼啊!!




休狄並不太懂這種活動有什麼可以讓人興奮的地方,那造成他今天猛遇到尷尬情況的妖師青年則和他的國中同學聊天聊得挺開心,內容盡是些平民的瑣碎雜事,偶爾也涉及到守世界。插不進他們間的話題,也並不想這麼作,休狄也就看著舞台上賣力表演,想要讓分數比其他人更高的國中生,破天荒的發起呆。

剛才跳街舞的少年蹦蹦跳跳的下了台,在主持人高亢,顯得有些刺耳的聲音介紹下,穿著潮服的黑皮膚少女拿著麥站到舞台中央,抒情的鋼琴聲前奏響起。

『我一個人的沙發上 還有你擁抱的力量

起身才看見孤單的形狀 在空氣裡曝光』

「阿,這首我知道。」妖師青年的聲音在耳邊響起,休狄瞥他一眼,發現妖師青年的國中同學不見了。注意到他的視線,褚冥漾道:「他去上廁所。」

「嗯。」無精打采的應了聲,休狄繼續看著台上。

「……呃,要不要吃什麼東西?」沒想到休狄也會出現無精打采這種樣子的褚冥漾愣了一下,冒著會被嫌煩的風險繼續問。

「不用。」

褚冥漾搔搔頭,也不知道該怎麼把「對話」接下去,煩惱了一下最後也還是沒再說什麼,直到他們又在那裏看了四、五組表演,褚冥漾的國中同學跑回來,笑的說他替褚冥漾報名了趣味競賽,這才打破他們持續了一段時間的沉默。

站在跑道旁的人群裡,休狄看著妖師青年從最開始的落後到超越所有人成為第一,在服務人員手上的箱子裡抽出項目後石化,愣了足足有三秒,才走到跑道邊不知道跟誰講話,最後背了一個老爺爺重回跑道上,在一片喧囂的加油聲中跑過終點。休狄忍不住有點想笑,滿身大汗,累的跟條狗一樣的褚冥漾撐著膝蓋喘氣,從看到紙條後的每個反應跟動作都引人發笑,把他推去參加這個的國中同學已經很沒形象的笑到一個不行。

喘的差不多的褚冥漾這才回頭,還沒來得及巢這裡揮揮手,旁邊有個服務人員走過來跟他說了什麼,臉色立刻黑了三分。

『現在接著舉行借物賽跑決賽!』

褚冥漾同學今天又帶衰了……

看著操場上的景物,褚冥漾的國中同學突然開口,「剛進國中的時候我跟冥漾並沒有這麼好,只是覺得他常常發生一些怪事,天災人禍不斷。後來因為冥漾帶衰帶的很嚴重,所以班上大部分人都不想跟他走在一起,隨時好像都會發生威脅性命意外一樣,班上唯一跟他處在一起,每次都有驚無險避過所有意外的人就只有我,而且冥漾的個性其實很好,所以我們也就相處愉快。」

休狄愣了一下,才知道旁邊的青年在跟自己說話。

「有一次我跟我的好朋友吵架,連我都不知道我們怎麼會吵的那麼兇,冥漾卻把一些我從沒想過的事情綜合起來解釋給我這個吵架的當事人聽,那次真的很誇張呢,而且我才知道我的『好朋友』並不是我以為的那傢伙,知道最多我秘密跟想法的人,竟然是冥漾,都不知道是甚麼時候跟他說那麼多不可告人的東西。」

青年自顧自的說完後就沒再說下去,休狄等了一會才慢慢開口問道:「什麼意思?」

聞言,青年回頭對著休狄勾出笑容的弧度。

他指了指胸口,道:「冥漾是可以給他看『這裡』的人喔。」

「不,應該說……不知不覺『這裡』都被他看光了,雖然他自己一點自覺也沒有,哈哈哈哈……」

青年的笑聲混雜在吵鬧的人聲中,休狄瞇眼望著不遠處拖著大輪胎衝過終點線的妖師後裔,周圍的噪音似乎慢慢的變小。丟開輪胎抹了一把額頭的汗水,褚冥漾揚著有一點得意的笑,回頭朝自己比出姆指。

深處有什麼東西鬆動的聲音。

微笑不像從他臉上消失十幾年搬的輕易揚起。

毫無保留,毫無自覺的。




冬季的太陽收工的早,四點半,就已經是黃昏的時候,天空一片黃澄澄。

褚冥漾搬著兩個上面有旺旺標誌的紙箱,與休狄走在離開學校的人行道上,被那趣味競賽整了一整天之後,他獲得的是兩大箱的旺旺仙貝……

「今天真累人……」然而代價卻是兩大箱光看就讓人汗顏的旺旺仙貝……

休狄臉色不好的瞪了身上明顯髒兮兮又有某股發酸異味的褚冥漾,拉了下自動下滑的背包背帶,語氣冷淡道:「你自找的。」

「一直悶在宮裡不會不舒服嗎?」褚冥漾停頓腳步,側頭看向休狄,背對著夕陽光輝,讓休狄看不清楚他此時是以什麼樣的神情說這句話,「那樣的地方……你喜歡嗎?」

喜歡?

是否出生在王家,是否背負大王子的身分,是否學習將來如何作為一個王,是否在那樣毫無溫暖的地方生活……全部的全部,從來都不是他能決定,喜不喜歡的情緒從很早很早就被抽離,剩下的選項就只有接受,他的感覺是什麼一點也不重要,也沒有人會過問。

除了……

「……那個啊,前幾天千冬歲打電話跟我說,下禮拜我的假就到期,要回去上課。」

思緒運轉到一半猛然被拉回,休狄驚愕的看著搔著臉頰的妖師青年。

「你……」

黃昏下,森林的入口,戴洛朝自己伸出手的畫面那麼清晰,『休狄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去Atlantis?』

「呃!」強烈的窒息與疼痛讓他不得不伸手揪住胸口,按住頭。

他盯著戴洛很久,最終卻沒有把手放在戴洛的掌心上,『……對不起。』

他知道的。

──這次的選擇會讓他錯過。

褚冥漾被眼前突然的狀況嚇到,慌忙的跨出一步,紙箱掉落在地,「你還好吧?」

「不要…碰我!……唔!」吃力的擠出警告,疼痛的感覺在擴大,幾乎讓他連站都站不穩。

戴洛浮現出無奈的笑容,『……那就這樣,我…走了。』

脹痛到令他無法思考的腦袋仍然不顧他的意願播放著畫面,他猛然的抓住妖師青年的肩膀,力道之大彷彿要捏碎青年的骨頭一般,指甲在青年肩上硬生生的摳出血淋淋的痕跡。

「……我、才不要……」瘋狂的叫囂混雜在他混亂的世界裡,他根本無法去分辨浮現出來的東西是什麼。

「嘶!你到底怎樣啊!」

『再見。』

那是他最後一次笑,目送戴洛的身影一如往常隱沒於森林。

一股強烈的感覺自腹底上湧,飛快的來到喉嚨,又澀又苦的味道在毫無預緊之下讓他不能呼吸的猛烈嗆咳,全身都在巨痛不已!

濕熱的異體從掌心滴落,意識不清的他只隱約看見汙穢的黑紅,還不能想清楚那是什麼,眼前已經一片黑暗,失去支撐力的身體直接倒進妖師青年的懷裡。

聲音已經漸漸遠去的黑色世界彼端好似有人喊著「休狄」。

──別喊了,你們每個人都很煩。

──如果一開始就注定要離開,那就不要靠近,也不會難受。

──我,討厭你。

──褚冥漾。




後言:
媽媽我快死了((倒
打完最後一個句點我都快哭了我!!
後面同時進行兩個畫面,所以看不懂……欸,我也不知道怎麼解釋((攤手
下次就要全壘打拉~好高興ˇˇˇ
終於到最終攻略了((淦
不過題目好像完全跳痛掉了耶?……算了Orz

話說打完了我卻突然不知道該屁什麼才好XD
那來講一下打文半途發生的事情好了
其實我本來打算要穿插歌曲歌詞的,然後隨歌入境這樣
我家中文歌庫真的超貧瘠,第一個聽到感覺好像可以的是『愛一直閃亮』
他裡面符合的歌詞只有一句"如果我承認你讓我很難忘 結局能不能換",因此我被燈燈那傢伙鄙視了的樣子((衰小
之後某夜莫名開始找怪歌,九百九十九朵玫瑰都出現了((那啥年代啦!?
但重點是某夜在歌庫裡找到一首歌一聽驚為天人阿~
周董你真的好屌((掩面
"難道你手不會痛嗎"+1000
(來自:爸我回來了)
太經典了!阿摔~難道你手不會痛嗎!?XDDDDDDDDDD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