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戴好衣物,優雅的一甩銀髮坐在躺椅上翻開書,就算個性不好,王子依然不愧是王子,動作不只一股作氣,流暢的不得了,還有種平民老百姓無法學習的高貴氣質無時無刻散發著。休狄皺著眉,盯著書上每個字都像那個字跟他有仇,兇巴巴的樣子如果出門,可能又會嚇哭一堆可憐的小侍女,王子殿下可是只要一彈指就能把人炸的屍骨無存的可怕人物,而且還是工會品質保證的黑袍!

不過休狄那一副要毀滅世界的兇惡表情也只維持了半分鐘,緊皺的眉頭鬆動,休狄往椅背裡靠,將書籤夾入書頁裡。

書籤呈透明的長條狀,而一片小巧的四葉酢醬草被夾在那之中,周圍有幾朵很小的黃色花朵,顏色看起來就跟剛摘的一樣,很漂亮也很簡單的一樣東西……

『這要幹嘛?』

『交換禮物啊……所以給我吧,那個小盒子。』

『你……』

『今天是聖誕節喔。』

「啪」一聲把那本看了很久還是沒全部看完的書給闔上,休狄把書扔到一邊去。書的內容很有趣,不管是劇情還是作者的文筆都好得沒處挑剔,但這樣一本好書每次當他翻開來就會想到送書的笨蛋。

真令人火大……

誰想跟那種又笨又弱,還是黑暗種族血統後裔的死小鬼……

不,應該說為什麼非得跟那種笨蛋有什麼「交情」不可?

……討厭的呆子。

越想越覺得煩,想從記憶裡挖出點褚冥漾令人討厭的地方,翻出來的記憶似乎卻是對方越來越堅強,更能夠包容接納更多的成長歷程,一趟旅程下來,自己到底記得了多少這種無關緊要的事情?

真是……煩死人了。




「喂!」

「哇阿!」我慘叫一聲,才剛從莉莉亞的魔掌裡逃回來,就又被兇惡的門板給打的正著……我是跟奇歐妖精領地的磁場不合嗎還是怎樣!從早衰到晚!

「笨蛋你在幹嘛?」

我摀著臉蹲在地上,頭上傳來摔倒王子的聲音。

真、真是沒禮貌,就算你再討厭我,一個王子怎麼可以直接稱呼別人為笨蛋!

你這樣一點也不像關心,而是恥笑別人很白痴!可惡,你最好今天再去撞樹撞牆!我是因為誰才這麼衰啊!

「……被門板打到哪可能那麼誇張。」大概是終於發現我的疼痛還自於他剛用了不知道幾成力道推開的門,摔倒王子蹲在我面前,語氣僵硬又有些尷尬的硬拗道。

「痛死了!」抬頭直接吼了摔倒王子三個字,我又低頭繼續揉臉。天啊……希望鼻樑不會有問題。

「嘖。」摔倒王子不知道是什麼意思的發出這種聲響,我還在想說他該不會又要鄙視我一翻的時候,摔倒王子拉開我掩面的手,一小團冰涼的東西直接「啪」的一聲覆在臉上,我反射性閉緊眼睛,一隻手不客氣的抬起我的下巴,疑似手指的東西沾著我臉上的膏狀物在我鼻樑與額頭的地方揉按,力道不輕不重,拿捏得當。

……印象中,摔倒王子雖然有幾次蠻好心的幫我治傷過,但每次都會很沒禮貌的跑去洗手──明明就沒碰到,真不知道那洗手的舉動是啥意思。然這次卻直接抬我下巴幫我抹藥,這樣是代表他老大對我已經從很感冒降到感冒的程度了嗎?

感覺很大坨的藥膏被推一推之後很快就被吸收,因為是塗抹在額頭與鼻樑,我完全不敢睜開眼睛,害怕摔倒王子會覺得我的眼睛好像很好戳,然後真的用手指度下去當然也是考量因素之一,誰叫摔倒王子長期看我不順眼,外加難免人有時候就是會手賤……我想即使是王子應該也一樣吧?

藥膏越來越少,以男人的手來說,摔倒王子指腹的觸感也算是細嫩吧?感覺蠻舒服,配上這我不知道長什麼顏色的藥膏本身就有的一股淡淡天然香味,還蠻能令人放鬆。

雖然被按摩的部位是受到門板攻擊的額頭跟鼻梁,不過我還是能體會,那些好野人為什麼那麼愛去做按摩了,聽說那種按摩都是用精油,感覺大概跟這樣差不多,現在幫我揉的是摔倒王子,換成那些SPA中心的專業按摩姊姊,那感覺應該會讓人更放鬆更舒服很多吧?……下次母親節就送老媽幾張SPA招待卷好了,看看可不可以靠任務然後偷偷A點什麼好處。

「吶,謝謝。」

「……這種根本用不上治癒術的小傷口還痛成這樣,低賤的種族真是沒用。」摔倒王子像被什麼東西電到般,立刻抽手起身,飛快的說了這句欠打的話後走入房內,把我一個傻眼的人留在走廊上……

喂喂!你就不能好人做到底的順便拉我起來嗎?還有你最後的那句話是多餘的!超級多餘!!

……慢著!你是為了證明你那感覺好像用盡全力推開的門砸到我一點也不嚴重才突然見鬼一樣的幫我擦藥嗎?

摀著額頭我沒好氣的自己撐起身,居然會覺得摔倒王子好像沒那麼討厭自己的我是白痴,我一定是被鬼打到。

唉,真是的,擦藥的動機竟然是這樣,我那突然冒出來的感動是要怎麼辦?

撿起掉在一邊的外套,我很無奈又無言的走進去(最近住在據說是僕人間的偏房裡……),找到我行李中,不知道誰給我偷塞的針線包,坐在窗台邊,把那件外套攤開舉起來看,上面多出了幾個很迷樣的洞口……這件外套是老爸送的,但是補起來又絕對會變成乞丐裝……嘛……

「你拿著破衣服在本王子房間裡晃來晃去幹什麼!」一轉頭正要喊我去幹嘛的摔倒王子正好看見我手拿外套跟針線從偏房走出來的樣子。

「呃……我想找東西補它。」乾笑著舉了舉破洞的外套,我說。

摔倒王子臉色頓時變成惡鬼,手心竄出會把整座王宮炸成平地的紅黑色火花!

「等等等!這是莉莉亞弄的啦!」還不是那傢伙看到我被摔在走廊,阿就很快樂的把我拖去PK,把他家的花園重新翻土一遍!

「你以為抬出她我就不會挫你骨、揚你灰嗎?」明顯更介意我剛才一副想來他房間找東西補洞模樣的摔倒王子聲音冷到可以讓北極熊活活凍死,頓了一下,摔倒王子又補上最後一擊,「手殘的低賤種族!」

「不然你幫我補!」長期有點不爽累積起來,這次終於到放大絕的時候!我那真的被學長有點巴殘的腦袋在理智線稍微中斷的一瞬間,很自動的直接溜達出這句話。

靠!死定了!

就在我這麼想的同時一個硬物直接砸在我的腦門上,一點也不MAN的直接向後倒的我隱約看見阿嬤揮手的樣子!

竟然不是把我炸成渣!

摔倒王子秀逗了嗎?

……不,如果被東西砸成智缺好像也沒好到哪裡去……

「不要以為戴洛跟阿斯利安罩你,本王子就不會對你怎樣!」像是從牙縫裡硬擠出來的話在我頭上響起,就在我以為他老大還會補上致命的一腳,把我活活跺死時,摔倒王子又說話了,只不過這次的語氣蠻微妙,而且很僵硬?

他說──

「拿來!」

拿啥?

瞇著眼睛,我一臉痴呆的看著表情很尷尬的摔倒王子。

突然好像又惱羞成怒還怎樣的摔倒王子直接往我腦袋又掄了一拳!

這次阿嬤的臉清晰的出現在面前,喔!我連我阿嬤臉上有幾條皺紋都可以算出來了!

被二度揍昏前,我腦子裡只有一個想法。

──我跟你有仇嗎!?




瞪著又被揍昏的褚冥漾,休狄突然有點後悔……

搞什麼?剛才丟他出門之後也是,但把想法付出行動後,結果正好用門板打中這白癡……嘖!

莉莉亞到底是在搞什麼?竟然跟這種沒腦又那麼容易昏過去的低賤種族當什麼朋友。

……

尊貴的妖精王子瞪視了躺在地上的菜鳥妖師近一分鐘,最後還是沒有把菜鳥妖師再度丟出門外。

他應該第一天就要直接把他丟出房外叫他滾蛋。

他應該打從一開始就不給這卑鄙的種族靠近的機會。

他應該什麼都不對他說,席雷兄弟的事、過去的片段……都不該說。

在不知不覺間,他破了太多例。

腦袋中充斥煩悶的思緒,視線撇見菜鳥妖師就連昏睡還是一樣欠打的白目樣子,腦海不受控制的閃過他淡淡的微笑。

──『吶,謝謝。』

菜鳥妖師這麼說。

妖精王子一把抓起妖師的衣領,不理會他突然痛苦的皺起眉的表情,將人給丟到躺椅上,動作一股作氣。

每次,不管什麼時候,都傻傻的站在那裡,不管是危險的時候還是……他想找個人陪伴的時候。

「你就不能……乾脆一點的走開嗎!」

妖精王子生平第二次為人感到如此苦惱,但蒙受阿嬤寵召的妖師卻完全無法感應到他複雜的視線。




後言:
在混了幾個假日後某夜更了ˊˇˋ
媽媽我愛AION!!
不過之前發生了很鳥的事情
我莫名的辦了兩個帳號,阿結果我儲值到了另一個帳號,原本練的那個帳號就沒法玩了…
我是白痴Orz
想看我兒子可以去痞客的相簿找ˇˇˇ

在這邊送上漾摔ˇ
預計會有後續這樣~不過估計下篇尺度只到牽手或蜻蜓點水的那種很純愛的接吻= =
誰叫阿摔給人摸到會死一樣((嘆
哪天一定要用漾漾把他給「做」了!!
不過感覺漾漾到那天前會先被打成真正的腦殘((拭汗
光這篇就被打昏兩次,阿嬤的戲份也多了這樣囧"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ies4818
  • 我家的同學 在我的介紹下(強迫下?)
    來到這裡看文章 第一篇就是這篇
    下課時一直跟我說這篇文章 回到家才看
    原來門板是這樣喔 下課的時候完全聽不懂
    P.S.恭喜多了個粉絲(我同學)
  • 太太你是介紹她來我這看什麼啊XDDDDDDD
    不過我還以為一般人看到漾摔會繞過((噴
    這是好的開始(?)

    嘛...太太你同學該不會一直跟你說漾仔被門板砸之類的事吧((汗
    很想被阿摔門板砸到的話可以貼張阿摔照片在門板上,請人用力打開((夠了你

    十分感謝你的推廣ˇˇˇ

    絳夜 於 2009/11/19 21:5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