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式青,那個冰炎在褚心中的地位並不是這麼簡單就會受到動搖的存在。』

我知道……

『……你沒有本錢玩這一場賭局。』

我知道。

『就算你有全世界的財富,也會全部輸在這上面,完全的、徹底的。』

我知道!

我知道!我知道!就是因為重視,所以漾才會來到聖地,才會找上自己,無論如何都堅持著要借到鎮魂碎片,這種差別我從一開始就知道!而且從漾對待那個人的態度還有看他的眼神,我很清楚的了解自己完全沒有介入的餘地……可是這麼長的時間以來,我從來就沒有對誰有這種只要靠近就會感到一陣心悸的感覺,只要對方的注意力是在自己身上就會偷偷地為此高興著,當他不以為意的回過頭,猛然的發現到自己已經就這樣一無反顧的跳進對方的世界之中。

怎麼辦?…要怎樣才能讓自己不再像個笨蛋一樣?……




「式青要不要一起出去吃早餐?」

昨天拿我遊戲打的色馬都已經十點多了還裹著我的棉被,像條蝦卷一樣的縮在我的床上,睡的又香又死。見狀我有些無奈,似乎有點明白學長看見因熬夜打電動,早晨如乾屍一樣的我去跟他借浴室時的複雜感覺,唔……不過我還是善良的,八點多就醒來的我,十分有良心的讓這隻快要沈入二次元世界的色馬睡到太陽快升至中央時。

式青蝦卷動了兩下,往我的方向滾了過來,被子中傳來悶悶的聲音,「再讓我睡十分鐘。」

「你的十分鐘是到中午十二點嗎?」有些好笑的將捆的很緊的被子從式青身上拆下來,不過式青不屈不撓的抓了枕頭抱住,又翻過去睡,看這架勢,他不睡到中午是不願離開床了,我嘆口氣道:「…欸,你真的不起來吼?」

「……」

抓抓頭,我從床邊站起來,「我等一下要去水妖精聖地找人,晚上才會回來。」

當我正向門口跨出第一步,手腕就被人從後面抓住,「我起床啦!我起來就是了啦!帶我一起去!」式青一副好像我一走就不會回來的樣子,撲過來緊緊的抱住我的腰,這麼大的反應讓我有點嚇到……我看起來是會拋棄小動物的那種壞人嗎?…嗯,獨角獸應該不算小動物喔?

「你要去的話當然會帶你去。」感覺很像在安慰小孩的我摸了摸式青頭髮亂糟糟的腦袋。

「漾,早餐我要吃鬆餅。」雙手搭在我肩上,式青露出可稱作「帥氣」的笑容,「不答應的話每天晚上磨牙給你聽。」

喂!什麼叫每晚磨牙給我聽!?

幾條黑線掛在我的腦袋上,「……那我先下樓等你。」

「漾、漾漾!」才走兩步又被叫住,我沒好氣的回頭看向式青,式青跪坐在床上,手捏著被單,臉頰上有點紅。

就在我納悶他又想幹什麼,式青已經從床上跳起來,又往我撲過來,我只覺眼前的視線突然被他放大的臉孔佔據,嘴唇被什麼給輕輕觸碰了一下,然後式青很快又腳底抹油的開溜進浴室裡。

……明明就是個腦袋裡一堆色情廢料的色鬼…為了一個吻可愛成這樣是怎樣?……

看著緊閉的浴室門口,一種想抱住那笨蛋的感覺竟然很突然的萌生。

我不知道這樣子是不是代表我也同樣喜歡式青,雖然偶爾會覺得式青某些地方蠢的讓我滿抓狂的,但是到了現在,我們也算相處了不少時間,於是我知道,那跟五色雞頭不正經的處世行為一樣,屬於一種……武裝吧?

短時間內,我真的不懂式青到底是怎樣對我有這種感覺的……或許連他自己也不清楚。

所以,在一起真的好嗎?…對式青做出回應這樣真的好嗎?……

不管是我,還是他,我們都有所顧忌,只是我不懂式青感到顧忌的事是什麼事。

……唉,我真是庸人自擾、自找麻煩的典型代表!

我可不想年紀輕輕就為了感情問題掉頭髮!

「一大早就在為感情問題憂鬱的漾漾小朋友~需不需要大姊姊幫你指點迷津呀?~費用收你今天晚上十一點到三點。」奴勒麗突然從我背後冒出來,然後整個人趴在我身上,塗了鮮紅色指甲油的手指很可怕的在我身上亂摸!

「不用了謝謝!」我忍不住站直,額上冒出幾滴冷汗。

為什麼收費是收時間啊!還是這麼微妙的時間是怎樣!?我還未成年欸大姊!不要跟我說你有染指小鬼的癖好!

「欸欸,我說真的呀漾漾。」表情很可惜般的鬆手,奴勒麗用長長的紅色指甲戳了戳我的臉頰,「感情問題可不是船到橋頭自然就會直的東西呢~」

「呃……」被看穿了啊……我就是打算讓它到橋頭,看看會不會直。

聳聳肩,奴勒麗的惡魔尾巴晃動了幾下,然後她一手捧著臉頰,一副很為難地道:「姆~今天姊姊大放送好了。」說完,她不知從何處拿出一副秘書眼鏡,戴在臉上,從惡魔大姊搖身一變成為專業愛情顧問……有誰聽過惡魔當愛情顧問地可以舉一下手嗎?

「根據姊姊我的觀察……」好像真的很專業般的推了推眼鏡,奴勒麗指著我的鼻子道:「那隻小可愛十分十分的介意你跟冰炎小子間的羈絆呦!」

「我跟學長?」一個大問號直接摔在我頭上,「我跟學長又沒怎樣啊?……」

奴勒麗挑挑眉,「漾漾小朋友,說謊不是好行為喔,就人類來說。」

「不,我說真的啊,我跟學長又沒怎樣,有什麼好介意的?」

「真的假的啊?」奴勒麗誇張的瞪大眼,這還是她第一次在我面前這麼沒形象,「我們大家都以為你暗戀冰炎小弟暗戀到要死耶!看你挨打挨的很快樂。」

「……」我露出超複雜的表情,欸,我的腦袋正常好嗎?哪個王八蛋看我挨打挨的很快樂的!?

不要跟我講你們覺得說那叫打事情罵是愛,然後我被學長痛毆痛踹的畫面叫做打情罵翹!

噢我的天……這真是…可怕的誤會。

「漾~吃早餐!」式青元氣十足的聲音從樓梯上傳來,然後很快就看見他的人,式青也很快的瞥見大廳裡的奴勒麗,由於之前被調戲過,式青快速的移動後我身後,大有如果奴勒麗要撲過來,就直接把我推出去送死的氣勢!

抓了抓頭,我握住式青的手腕,本想直接走出黑館,但還是回頭對奴勒麗說道:「總之……沒有這件事情就對了。」

「好吧,真令人掃興。」攤攤手,奴勒麗很惋惜的道:「玩的愉快嘍。」

「謝謝。」

敢請你們只是因為有趣才這樣亂傳啊!?

哭笑不得的我拉著式青走出黑館,因為是慣例的假日天,所以學校沒什麼人,更別提是在黑館附近了。

一路無言的走著,我可以感覺到式青盯著我的臉,想看出些什麼端倪的視線,不知道怎麼的,我猛然停下腳步。

「你是笨蛋嗎?」回頭,我不知道自己是帶著什麼表情對著一臉錯愕的式青這麼說。

「什麼……」

「我對學長關心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他很照顧我,又為我做了那麼多事,差一點就真的死了,所以無論他要我做什麼事情我都會去做,因為我沒有其他的方法可以報答學長為我做的一切!我跟學長從頭到尾從來就沒有什麼,我真是不懂你們怎麼會想成那樣啦!……啊啊!煩死了!」我很不爽的直接蹲在地上。

式青站在原地似乎愣了很久才從我的連珠炮中反應過來,他走到我面前也蹲下來,「我怎麼知道嘛……一路上你對你那個學長的態度,怎麼看都像有什麼關係……然後去問夏卡斯他又說你們兩個是一對……我……」

「比較想哭的人是我吧……」無奈的伸手將式青不自覺滑落的水珠給抹掉,剛才的一把無名火莫名的因此熄滅了,「你大我多少歲啊還哭……」

「所以、所以我可以…一直跟漾在一起嗎?」

「…你是要哪種在一起?」

「兩個人在交往的那一種。」

「我不確定我有那種感覺。」

「既然你跟美人沒有一腿,本大爺可以拿我的角發誓,絕對會讓你這輩子非本大爺不愛!」式青一邊露出得意忘形的笑容,一邊猛力的撲了過來,讓我跌坐在地上。

「喂……」很痛欸!

「我喜歡的是美人,但是愛情的話給的是漾漾。」抱著我脖頸的力道很大,式青說著很認真,可是炸聽之下還是有點無理頭的告白,「絕對會讓你愛上我的!」

這是什麼任性的發言啊?

仰望著很晴朗的天空,「真是……不能理解你們這些人腦袋到底怎麼搞的。」

我微揚起嘴角,對往後興起了一絲動機不良的期待。




後言:
怎麼覺得後面有點給他狗血?(沉思)
算了啊~總之這不是重點啊ˇ
第三集6/18要出了~好期待小式的活躍說
我看到浴袍色馬登場那段,已經不小心噗通一聲跌入漾式的小世界~
但是封面卻興起某夜打漾冰的衝動((掩面
好糟糕呀第三集~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