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我的運氣…好吧,雖然我是天生的衰,不過我真的認真懷疑,老天爺是在作弄我。

跑了一隻雞以後,抱著一堆都是要送人的東西的我,竟然、竟然…被那個流氓妖精王子逮到了啦!!

在學校走半天上上下下的到處亂跑,也不見得會碰到的王子大人竟然出現了!我到底是應該震驚他怎麼會想不開跑來人類世界還是為自己被他堵到這件事情感到害怕?……該不會他還記得我去年拍他那巴掌,所以現在想來把我喀嚓掉,然後毀屍滅跡這樣是吧?

你個陰險又小氣巴拉的臭王子!你要是敢喀嚓掉我的話,不只妖師一族會跟你沒完沒了,阿利學長更會討厭你一輩子我跟你講!

就在我腦裡閃著一堆被害妄想的同時,穿著大衣又帶著墨鏡跟口罩,活像個會在暗巷朝少女把大衣打開的變態叔叔般的休狄臉色還有眼色都極度不善的架住我……喂!為什麼都沒有人覺得他這樣把我拖走很有問題啊啊啊啊!!??────────

於是,我又再次體會到了人社會人情的冷暖……更正,應該說「人們對於異常事物的接受度十分不正常的高」才對……難怪啊,整條街發生不明爆炸,還可以用瓦斯外洩所引發的氣爆這種見鬼理由壓下去……

總之我被不良王子就這樣在光天化日下拖走。

「……呃,請、請問有什麼事情嗎?」我小心翼翼的保護好那堆要送人的禮物,這位王子的恐嚇人前科太多了,雖然大概知道他還算是個好人(如果去掉那該死的種族歧視後),不過在身邊沒有夏碎學長或是一些可以讓我靠的人在的現下,我真的一點也不敢跟這個王子走太近啊!!

而且我還發現,他對我的憎恨程度有上升的趨勢,誰叫阿利學長跟我很好……就算是這樣,阿利學長跟我好你也不用心理不平衡嘛!誰不知道我褚冥漾只喜歡我家的學長啊?我幹麻跟你搶阿利學長?重點不是我,是那個其實也滿腹黑的戴洛老兄吧!

「你……」休狄瞇眼看著我,「阿利有沒有跟你說什麼?」

什麼說什麼?

阿利學長跟我說過很多啊,都是因為他害我變成眾所皆知的戀愛顧問,明明我自己的問題也很大條,但是大家好像都把我當達人一樣的一直來問,還是說因為我是妖師,亂說話會被天打雷劈才找我?

…如果是不良王子的事的話……

「你指的是,你跟阿利學長鬧翻的事情?」

休狄用力的敲了我的腦袋,揪起我的衣領,「那件事要是你敢亂說的…你知道的吧?」

我連忙點頭!該死,我竟然踩到了他的地雷嗄嗄嗄嗄!!────────

他一下就鬆手放開我的衣領,用貌似下了某種決定的表情略為尷尬的低聲問道:「那天他哭著回去…所以……」

喔喔!!這樣講我就想起來了啦!

原來之前一向陽光的阿利學長怎麼突然很驚悚的哭著跑來找我訴苦…感覺上是在抱怨男朋友或自家老公冷落自己之類的,總之,害我差點被那驚悚的不協調畫面嚇到失眠的,就是你這個混帳王子啊!…

不過說起來也是,阿利學長似乎很少為了什麼事情情緒起伏的這麼大,除了這個意見超多的妖精王子。

思索了一會,我盡量善良的微笑了下。

「阿利學長說了很多…你想聽嗎?」




接下來幾天的日子都過的充實又忙碌,雖然還是經常發生一堆讓人哭笑不得的倒楣事情,當然,還有經常性的殺出一些聽說我是妖師,所以前來挑釁的人,五色雞頭還有喵喵都很快樂也很樂意的搶在我前頭把那些人打飛,無論校內還校外。

生活之所以忙碌,除了是要應付那些無聊人士外,還有就是要陪著一堆女性到各個詭異的商店街買他們的聖誕禮物,喵喵的還算正常,就是一些花和可愛的小東西,庚學姊的…嗯,算稍微不正常吧,然後是奴勒麗,這個就是魔王級的超級不正常了!他根本就不是去商店街買,而是到某╳╳魔王的寶庫裡面,逛一圈,看到的就正大光明的拿走這樣!

因為最近的日子和平(或者該說無聊?)到了一個臨界點,大家對於聖誕節的準備工作都非常的熱衷,連學校裡的●●們也都興奮的不得了,經常性的半夜還沒到就跑出來亂跑,把跟一年前的我一樣的一些菜鳥新生嚇到到處哭著跑。

一向跟鬼屋一樣的黑管也掛上了不少的聖誕節裝飾,看起來還真的滿有一回事的,而且門上常出現的人臉,不知道位什麼也變成聖誕老公公極度扭曲版的了。

…如果說,沒有所謂的聖誕○○大屠殺遊戲之類的,我想這個聖誕節我會過的更快樂正常一點。

由於東西算大型的,我提早送了賽塔他想要的(淑女型)腳踏車,他很高興的拿到以後,送了我幾乎要把我的房門口堵住的精靈特製甜點,隔天開始就看的見那層把我的肋骨活生生又血淋淋的直接打斷的精靈騎著一台(有無口貓圖案的淑女型)腳踏車在校園裡到處飆,據說不小心的輾死了幾個學生……

還有蘭德爾,說真的他還滿可憐的,尼羅是個聰明的管家,可就是完全不能接收到他主人想跟他告白的苦澀心理,該死的規矩還有面子問題深札在尼羅的腦袋裡,但是伯爵在聖誕節那天,好像有什麼不明,而且是不良向的驚人計畫正在蘊釀,身旁的邪惡氣息重到讓我以為他可能某天會來個舊級進化之類。

西瑞又不見了,我想這次他應該不是被他那對我很有意見的大哥跟父親拎回家管教不要跟妖師走太近之類,而是他現在正閉關努力組裝那天買回家的材料包吧,雖然這樣讓(順便)來找我的雷多非常的擔心,不過到時候,雷多就知道現在的擔心所換取的代價是加倍的幸福,畢竟五色雞的細心可不是天天有,更不可能年年有。

其實大家都還蠻幸福的,雖然我也差不多,實在沒資格在雞蛋裡挑骨頭說哪裡不好,但缺了學長,感覺就是哪個部份缺了一塊,而且還是很重要的那一塊。

對於聖誕節,我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期待,就算多少沾染了大家興奮的情緒,卻一點也沒有想在那天做些什麼事的衝勁。

不管是什麼,全都是因為最重要的人不在。

「漾漾!~」

「哇啊啊!!─────」

從後面被用力的巴了一下,我發出大叫,不只是因為痛,還包括了因沒有預料到的重度驚嚇而混合起來的加乘作用,叫完之後我很快的把日記本掃進抽屜裡,轉頭看向意圖謀殺我的人。

穿著女學生制服的扇董事就很可怕的站在我背後!

幹什麼?幹什麼!現在妳老大開始玩起角色扮演了嗎!?

就算表面上看起來很協調,感覺只像是學姊一樣,但是、但是…妳老大也考慮一下妳的真實年齡給人的超強反差會鬧出人命!

「哎呦,小漾漾,你剛在寫情書還什麼『不堪入目』的東西呀?」扇董事很三八的展開扇子掩著嘴往我蹭過來,眼看他就要一個彈指讓我那本日記從抽屜裡非自願的自己滾出來的時候,我用力的擋在書桌的抽屜前。

反應之大不只是我自己嚇一跳,連扇懂事也稍微愣了一下。

「呃……」

挑了挑眉,扇董事打趣的盯著我瞧,「───在想我們家那小子是吧?」

被這麼直接的說出了自身的想法,我有點尷尬的點頭承認。

不承認反而很奇怪吧。

扇董事拍了拍我的頭,微笑著說:「漾漾,要來參加聖誕晚會喔?」

「呃、嗯,我會去。」

總覺得那個笑容有什麼不良企圖。

有靠近了一點,扇董事的笑容熱力持續飆增,「『一定』要來,聽到沒?」

「是!」

我又被恐嚇了!




後言:
終於打完中篇了~應該趕得完吧我想?
不過就算過了聖誕節俺還是會打完的啦,因為我想後面的情結想很久了XDDD

看了特傳的新篇試閱後,俺發現,漾漾真的開始愛用靠字了~
果然是受到了學長的傳染嗎?還是說被蘭德爾大哥跟阿利北鼻污染到了?XDDD
而且!還真的跟阿利變的很麻吉(笑)
怎麼都往人家想的走啦討厭~(羞)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優帕爾
  • 這篇比較短呢!
    我有點想知道阿利說了什麼呢!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