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後請千萬不要再這樣!」負責辦理選手報到的大姐在收了資料蓋上印章,發給戴藍選手證的時候,以非常嚴厲的口氣對戴藍這麼說,戴藍露出苦笑應聲說以後會注意的,偷偷踩了化小的銀刃屁股後的尾巴。

明明犯錯的又不是自己,但是惹出麻煩的是自己的坐騎,戴藍也沒辦法抱怨什麼,頂多揍一下銀刃洩恨,反正龍的鱗片連裝甲戰機的高能量粒子雷射炮都傷不暸他,讓他揍一下也不痛不癢。

知道玩的有點過火的銀刃搖搖擺擺的跟在還在氣頭上的戴藍的身後,發出小狗受虐時的那種低吟,還用前肢拍拍戴藍的褲管,走到出口的時候,戴藍停了下來,側身看著銀刃。

「上來吧。」

知道戴藍已經沒那麼生氣了,銀刃踏著戴藍的手臂跳上他的肩膀,趴在戴藍的肩膀晃著尾巴,明明就是隻龍,在許多故事中扮演邪惡角色的殘暴巨龍,可是在路人眼中不過是隻在跟主人撒嬌的小寵物…不過他的胃還是維持他原型時候的大小,並沒有因為身體變小了,胃袋也跟著縮小。

這就是為什麼戴藍即使參加過許多比賽得到許多獎金,仍然窮的口袋翻出來只有兩三個銅板的原因。

這裡是劍術競技賽參賽者專門的休息飯店,評定為八星級的超豪華、超高級的飯店,戴藍出生在離首都有點遠的鄉下地方,以前小時候他認為村子裡的小教堂已經是最壯麗的建築,直到長大至今,他才真正見識到比他那個村莊所屬的城市的城堡更加壯麗的建築,挑高的大廳,看的劍坐在樓上餐廳的有錢人及參賽者,飄在空中的巨大白水晶吊燈閃閃發亮。

原來自己還是個鄉巴佬啊…戴藍忍不住在心中感嘆。

將選手證交給上前詢問有什麼要幫忙的服務生,戴藍被一名由櫃檯處走出來的女性領到右邊三十九層樓,門牌寫著3920的房間,她把鑰匙還有導覽書交給戴藍後,很有禮貌的稍微點頭就走了,戴藍開了房間,銀刃看見寬敞的空間便十分高興的跳下戴藍的肩膀,在小客廳內跑來跑去,接著跑進房間,當戴藍關好門,走進房間,就看見戴藍在床上彈來彈去的畫面,把傢伙還有行李往臥房的地板一丟,戴藍也往看起來很好躺的床上倒下去。

『超~軟的喲!』銀刃的聲音變成了童音,這樣聽起來倒是協調了不少。

「不要吵我,我要睡到晚餐的時候。」戴藍捲了被子就縮在床上,讓銀刃一隻龍在那裡無聊。

戴藍從小到大唯一不變的嗜好就是睡覺,劍術練習排第二,這才輪到吃飯,現在還是早上近中午而已,戴藍這麼說就代表他寧願放棄午餐,睡覺睡到下午太陽快消失的時候。話說完不久,戴藍還真的就已經進入了夢鄉,停止了跳動的銀刃坐在床上瞪了戴藍好一會,這才爬下床,他一彈指,立刻變成一名擁有完美的壯碩身材,以及無懈可擊的俊美長相,及具有男人味的黑髮男人。

他抬起手,一彈指,赤裸的身體便穿上了一套黑色的服飾,看起來就向哪個國家的貴族一般,銀色的眸子裡也有著身為「王」的冷傲。

「真是個沒情調的傢伙…」銀刃冷哼一聲,不過也只是無意義的報怨,因為他也知道,戴藍是嗜睡如命的傢伙,沒睡飽就絕對不幹活的人。




出了房間,銀刃決定出去獵食…也就是吃飯,飛了兩三天,中途吃的東西根本就不夠他塞牙縫,要知道,龍可是肉食性動物,不是草食性!才吃個五頭大型野獸哪夠?

如果說戴藍打算在房間裡睡到下午,那麼銀刃就是打算在餐廳裡大吃到下午,來填平他的獸胃,人類的食物是不錯吃,問題就是份量實在太少,比吃生肉還不足以塞他的牙縫。

「先生請問您要點什麼?」侍者拿著點菜單走到銀刃的桌邊問。眼前精緻的目錄翻都沒翻的銀刃露出了閃亮的笑容,「最貴的肉排兩百份加大,五分熟。」

其實龍是非常有錢的生物,因為天性使然,他們都愛收集漂亮的東西,尤其是寶石之類閃亮亮的東西,所以龍窟無疑是天然的寶藏山,銀刃很有錢、非常有錢、超級的有錢!基本上他平日的伙食費,對他自己來說,根本就是冰山一角的再一角,可是這筆錢卻是戴藍打工打的半死才有辦法養活他的錢,其實明明他可以自己支付自己的伙食費,但是他想,反正戴藍打工也是增進他的社會經驗的一種方法,就一直這樣下去了。

服務生聽到後愣了很大一下,銀刃挑眉又再重複一遍他要吃的東西,想了一下又再補充:「另外再加五瓶酒精濃度最高的酒。」

於是直到下午,戴藍洗過早,換了一身的衣服,到餐廳找人的時候,一眼就看見動作很優雅的在吃肉排喝酒的大爺…當然並不是看他帥才一眼就認出來,而是因為肉排的鐵板從桌上疊到了地上,形成了一座壯觀的鐵板山!

這兩種感覺毫不相干的畫面搭在一起,讓人有種詭異的感覺,戴藍嘴角嚴重的抽搐,她好像看到後面的廚師在哭了…週遭的人也是,紛紛對這名默默吃掉兩百盤高級加大肉排的美男投去複雜的視線。

「你也太誇張了吧…」戴藍無視周圍的人向他投來的好奇視線,拉開銀刃對面的椅子坐下。

銀刃把最後一盤吃掉,瞪著戴藍,「誰叫你把我涼在一旁自顧自的睡覺去了,我只好來這裡吃東西打發時間。」說完就開始喝酒了。

「噢…那我要出去吃路邊攤了。」

「坐下!我請客啦,吃什麼路邊攤?你這個窮光蛋。」

「我很窮還不是被你吃窮的。」誰說他是窮光蛋戴藍都還能忍受,就是被這個害他成為窮人的罪魁禍首這麼說讓他不爽,「小姐,我要海鮮焗烤飯。」

「好的…請問幾份?」女服務生顫抖的拿著擺在桌上的點菜單,小心翼翼的問。

戴藍奇怪的看了她一眼,「一份。」請不要隨便把人列入怪人的行列中好嗎?戴藍在心裡嘴角抽搐的想。

週遭的鐵板很快的就被一車一車的送走,桌面終於乾淨了不少,戴藍喝著有特殊果香的白開水道:「因為是六百週年的國慶,路邊攤一定很多吧。」

「…求你不要再想路邊攤了好不好。」銀刃無力的垂著頭。

「傳統小吃還有甜點都讓人無法抗拒它地誘惑。」用認真的表情說出此番話的戴藍撐著下巴看著對路邊攤很反感,但是對於肉、酒以及甜的像砂糖堆出來的食物很熱中的黑龍化身,「你不要的話我就不買你的份。」

「唔…」戴藍的話讓銀刃陷入路邊攤與甜食的無意義交戰中。

「聽說有賣艾塔梅洛伊帝國六百週年紀念酒喔。」除了搜集漂亮的東西以外,銀刃還有收藏珍貴的酒的嗜好,往往那些酒一放就放了好幾百年,銀刃目前龍齡大概兩百一十六歲,在他收藏品中放最久的酒從到手至今,大概超過兩三百年了吧,「啊,既然你那麼討厭路邊攤的話你就留在飯店看房好了。」

「戴藍~你怎麼可以留我一個人看房?」

呃、我知道你改變主意了,但是拜託別來撒嬌這招好嗎……

還好銀刃的聲音不大,隔壁桌聽到的大概也覺得太噁心,所以決定當作是幻聽,戴藍咳了兩聲,「那就等一下一起去逛夜市吧。」

「我要把所有甜點都吃一遍!」銀刃已經燃起了對甜點的愛的火焰,戴藍在想,其實銀刃是甜時偏執狂吧。

「你的胃還真是個無底洞耶…」真不曉得龍到底要吃什麼才會飽。




早上看本就已經夠美的安德烈克城,在夕陽完全下山後的景色,更是絢爛的讓人懷疑這裡是否真的是由人類建造的都市,王都最高的建築物就是位於整座城中央的王城了,只要看見那座座高聳且巨大的尖塔,一下子就知道那是王宮了,尖塔近頂端間有個地方是彎成弧形的,像個新月,中間有個巨大的光團,散發那強烈的光的是一顆琥珀色的巨大魔水晶,據說是支撐這整個夢幻城的結界的主要力量。

就像夜晚的太陽。

『真想把那個帶回家。』走在街上,戴藍聽見掛在他肩膀上的銀刃發出了危險的發言。

「那不只被守衛隊追殺了,是整個王城的皇家什麼什麼團什麼隊的總動員,拜託你千萬不要真的把它叼走。」戴藍無力的說,銀刃用尾巴拍拍他的臉頰,發出嘿嘿的痞子笑聲。

『說說而已嘛,不過龍可是世界上最~強的生物,才那麼點東西不夠看啦。』銀刃很驕傲的仰著下巴說,但是這個號稱是全世界最~強的生物卻因為頭往後仰過頭,差點從戴藍的肩膀上摔下去,還好戴藍早就料到會這樣,很快的就把銀刃按回肩膀上。

這種人潮要是銀刃真的摔下去,一定會被踩成蜥蜴乾,第二種情況,就是銀刃恢復正常的大小,那樣一定馬上造成人潮的暴動,換戴藍被人潮踩死,然後隔天變成報紙上的社會新聞頭條的重傷人數之一。

不管是哪種都還挺嚴重的。

「是是,你是最~強的生物。」

『我跟你說真的啦!這一代的龍之中我可是排名前三的喔~』銀刃用尾巴拍著戴藍的頭,但是他完全忘記了他的尾巴上的鱗片可是連裝甲戰機高能量粒子雷射炮都能輕易擋住的東西,打在一個人類的頭上就像拿頭去撞世界上最堅硬的金屬一樣。

戴藍把摧殘著自己頭部的尾巴拍掉,「是啦是啦,我知道我知道。」

『很沒誠意欸你。』銀刃做出了因該是嘟嘴的動作,戴藍很三條線的不在與他搭話,從很久以前她就知道了,跟銀刃做這種沒意義的一搭一唱,簡直就是白痴在幹的事情。




後言:
這篇我想慢慢磨~因為可以連出很多很好玩的東西XDD
就說是黑騎士養成秘辛了嘛ˇ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絳夜 的頭像
絳夜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