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II-03衍生腦洞 / 太久沒寫特傳,不造為毛我家版本的阿褚變癡漢(兔美臉

 

褚冥漾印象中的奇歐妖精王子與其說是高傲難以接近,更像是不善表達造成的嚴重誤會。
不善表達的程度?
……大概是把世界炸掉吧。
然而這種破爛的關心自己一次都沒碰過,休狄對他的是真心實意的鄙視與制裁的鐵拳,讓他想好心地去順順毛都無法。
既然這樣,就不要對他露出毫不防備的樣子啊!這不是造成雙方困擾嗎!?
不知道到底該責怪對方矛盾的態度還是自己觸發隱藏事件的機率,褚冥漾反省著自己是否不該亂走,蹲在原地,不敢輕舉妄動。
草叢外兩公尺處,那位一言不合就要把你炸上天當煙火的危險份子正站在造景池邊思考人生。
褚冥漾直覺自己最好裝不在。
無論是「又不小心在黑漆漆的角落遭遇心之壁壘最薄弱的摔倒王子」,還是「只是個借住的低賤種族卻半夜在人家行宮亂晃」都非常的不妙。
他們並不是那種能評價對方為人處事的關係。
雖然如此,知道他們所有人失蹤的時候,他還是無視所有可能的麻煩與後果來到這裡,儘管休狄並沒有因此給他一點好臉……不如說眼神更加的鄙視。
等等!仔細一想,這夥人根本沒有半個人會對他表露「你來了真是太好了」的態度!即使是阿利學長也是帶著點說不上的無奈與困擾的同情安慰,爽快地簽下挽救他被死當危機的翹課證明。
……
自己其實只是來完成集點成就的對吧?
嘛、算了。
即使被說是自我滿足,他也已經到達這一步。
大家都好,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嗯!就是這樣!
「啪!」
「好痛──!」
眼淚差點飆出來的少年抱著受到粗暴對待的腦袋瓜滿地打滾,一邊哀嚎一邊掙扎的樣子卻完全沒激起施暴者半點憐憫。
「你一個人在這裡志得意滿什麼?低賤的黑暗種族不只課業不行,連那點僅剩的教養都失去了嗎?」不知何時已經站在樹叢前的休狄雙手環抱,冰冷的視線筆直地射向沒差點被他敲爆腦袋瓜的黑髮少年。
「……太久沒刷好感度,果然會退化嗎?」褚冥漾埋在草裡低聲咕囔。
明明還以為關係稍微拉近一點。
「嘖。」今日的耐性為零的休狄,不到三秒便看不慣褚冥漾趴在地上裝死的樣子,一下將人提起來,又快速甩手把他扔回去,像碰到啥髒東西,態度超級嫌棄。
「……」褚冥漾坐在地上都不曉得該怎樣反應才好。
真、真是太沒人性了,這個摔倒王子!
「不要再增加多餘的麻煩,今天的事情還不夠多嗎?」撇下一句不耐煩的警告,查覺到自己的情緒已經不受控制地流淌,休狄轉身就走。
在這種笨蛋面前暴露,根本是難以置信的失態,這樣的事情休狄才不想再經歷幾次。
但一下被抱住大腿。
「──你這、莫名其妙的──快放手!你還想抱到什麼時候!?」根本沒想過會被這樣對待的休狄錯愕了整整三秒,才回過神來一拳揍在褚冥漾的頭上,「難以置信……你的智商被陰影吃了嗎!」
「哇、唔哇!好痛!」維持抱腿的姿勢左躲右閃,褚冥漾覺得自己為了不爆腦而死也是很拼,「不要激動!有話好好說──休狄我會死!」
「誰管你!叫我王子殿下你這平民!」
「嘎──!!」
……
挽留的代價是他最終仍被揍成了豬頭……該說幸好不是被揍成智障嗎?褚冥漾心有餘悸,害怕地牢牢抱住人家的腰,臉頰緊貼的,正是男人因氣息不順而快速起伏的胸口。
王子殿下香香的。
不不不不不不!刪除!剛剛他什麼都沒想!什麼都沒有!
休狄看著死巴著他、怎麼也趕不走的少年像觸電一樣噴出去,在地上滾了一圈,直直地栽進草叢。
「……」
如鯁在喉的憤怒一瞬就令休狄的理智斷線,等他回過神來,他已經把那個從頭到腳、連根毛都能輕易激怒他的笨蛋扔進水池裡。
怎麼會有這麼討厭的東西存在!
「噗嚕噗嚕噗嚕噗嚕……」
「……」太好了,休狄‧辛德森,你現在還得自己把那東西從水裡撈出來。
二十八歲的奇歐妖精大王子用親身經歷學習到何謂個人造業個人擔。


軟綿綿的,切換少女慮鏡形容的話,身體彷彿置身於鬆軟的雲朵之上,粉紅色的那種,旁邊有彩虹跟獨角ㄕ──噢淦!
腦海一瞬閃過某馬鼻血橫流的命案照特寫,褚冥漾被嚇破少女慮鏡的同時也從可怕的迷濛狀態徹底清醒,正對上夢幻氣息滿點的床帳。
休狄就看著那整晚都在一驚一乍的妖師小鬼自己彈坐起來,一邊摸頭一編自言自語,「……公主房?」
「……」果然還是很想打爆他。
──物理上的。
他就不該為了避免麻煩將人弄回來,雖然和自己獨處一下就弄出一身青紫不太好解釋,總好過讓心塞的感受綿延一整晚。
不知道這頭正計畫將他人道毀滅,褚冥漾只覺得自己渾身都在痛,明明連挺過摔倒王子的爆破都沒這麼慘烈……啊!
猛然看向倚靠著枕頭翻閱書籍的人,雖然一向後梳的頭髮鬆軟地搭在額頭上,嚴謹的黑袍也換成舒適的睡衣,還小露了一點領口,但這個人的確是休狄沒錯。
褚冥漾瞪大雙眼,直勾勾地盯著如此綿軟的男人。
粉紅色的雲朵什麼的真是弱爆了,睡公主房的摔倒王子才是真少女,沒有之一。
「──這裡不是我的房間。」休狄實在很不想承認自己讀懂了那顆豬頭上無意識表露的顏藝,並對此作出回應。他的臉色一沉,咬牙切齒地警告,道:「你要是再亂想我就把你全身骨頭打斷!」
「對不起,我閉腦。」褚冥漾反射性摀頭,才想起來休狄不是讀心系列的成員之一。
但這並不妨礙他被撲面而來的兇殘糊滿臉。
即使在月月谷裡水深火熱的時候都沒這麼被恫嚇過。
於某人膽戰心驚的視線中,休狄把手裡堪稱凶器的書磚擱在床邊,拿出準備好的藥水瓶,遞給那個某人「識相一點就自己過來」的眼神。
褚冥漾只好把自己的豬頭湊過去。
被那雙能把地球都炸成煙火的手觸碰臉頰的瞬間,他不禁顫抖了一下,緊緊閉上雙眼,但那雙手只是沾著藥水,用很一般的力道替他揉腫包。
那不是什麼野獸的爪子,而是一雙成熟男人寬大的手,薄薄的繭無聲闡述他並不全然像世人對王族的想像一般養尊處優。
被這麼一雙手揉臉很舒服,心大的少年不一會就放鬆下來任搓揉。
時空彷彿因為這股寧靜安好的氛圍而靜止,但終歸是褚冥漾的錯覺,收拾完自己的犯罪證據,休狄毫不留戀地收手。
然後被抓住了。
這已經是今天晚上第二次。
「『你沒事真是太好了。』」褚冥漾在男人面露不快之前快速地說,「那個、我拉住你,只是想對你說這句話而已……並不是想讓你困擾或惹你生氣,對不起。」
休狄比自己想像的還要輕易地接受這個解釋,但他並不打算回應,而是提起另一樁,「──鬼鬼祟祟蹲在草叢後呢?」
「呃、我說是路過的話你相信嗎?」困擾地搔搔自己亂糟糟的頭髮,褚冥漾尷尬地說明自己的行為動機,「想說可能沒機會來第二次,拍照留念一下。」
「你作了什麼會令我將你拒於門外的事嗎?」休狄難得面露一絲困惑。
「應該沒有……吧?」褚冥漾不太確定。
「……」休狄微微瞇起眼。
「沒有!絕對沒有!」接收到警告的眼神,心臟都要不好了的少年立即改口,「我是奉公守法的良民!」
「──和殺手家族的少爺稱兄道弟、現在還帶小弟,之前用陰影殺人滅口,人又蠢。」休狄冷漠地扳手數了一下。
等等!有什麼很過分的東西混進去了啊!
「是哈維恩硬要跟!」才不是他自願帶小弟的好嗎!
「……」
「嗯?」幹嘛?那什麼看智障的眼神?
整整頓了三秒。
「……我也不蠢!」少年亡羊補牢的反駁顯得蒼白又無力。
如果剛剛只是想揶揄一下褚冥漾差點被留級的糗事,現在的休狄是真的開始懷疑他的智商。
應該不是剛才被他一頓摔打害的吧?
休狄放棄檢討,藥瓶一放,在褚冥漾反應過來之前已經倒回床鋪,拉起被子與世界隔離。
……他的小心靈真的受傷了喔!!
褚冥漾鬱悶地看著隆起的被窩,手賤的想戳兩下,但為了生命安全著想,他很好地克制住這股衝動。
算了,至少剛才的休狄似乎已經不再為什麼事煩惱的樣子。
如此自我安慰一番,褚冥漾撐著臉無奈微笑。彈指驅散光亮,剛剛昏睡一通,現在還毫無睡意的他靜靜地坐在黑暗中,守在疲憊的男人身旁。
休狄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真的睡著。
朦朧間,似乎有誰在耳邊低語。
──『以吾、咳!這樣說真的好中二……咳咳!以吾不太靈光的言為汝獻上祝福,願汝一夜好眠。』
晚安,親愛的王子殿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EC
  • 好久沒看到大大寫的特傳www
    阿褚就是個癡漢啊(X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