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家阿拉丁在打本,另一邊DPS擔當的88卻在煌帝國當宰相的日常(不

 

 

阿里巴巴是個聰慧的小孩子,經商上的天賦、領袖氣質,註定他未來將是一個組織或勢力的引導者。說到商人,厚臉皮絕對是不可或缺的功夫,阿里巴巴在這方面的天份也早就顯現端倪,只是缺乏歷練,面對比自己老練的人物時,那點資歷幾句話的功夫便捉襟見肘,但消失了三年後再度回歸的阿里巴巴,似乎稍微彌補自己的短處,臉皮的厚度更是成長到根本無法丈量的程度,並持續不斷地增長下去。

 

所幸被紅炎看上的那些本質依然未曾改變,有堅持、懂進退、樂觀,並且相信善良,說白點就是打娘胎裡帶出來的天真。

只是那點容忍值,也終於被阿里巴巴的得寸進尺磨光。「破例」只會是一個開端,有一就有二,這個道理紅炎是知道的,所以他早已料想到阿里巴巴再度光臨沙門島是遲早的事,但紅炎卻沒想過,對方會無視辛巴德的觀感,打著「極機密★新商品機能測試」的名號,光明正大地來來回回,把這罪人的流放之地當自己家後院一般來來去去。

 

住的屋子看起來真簡陋啊,修建修建。

 

家具也是時候好好汰換一番了吧?更換更換。

 

挖個冰庫好了,改造改造。

 

拐杖真不方便,輪椅不好嗎?拼裝拼裝。

 

一個小小的、貧瘠的流放之地,最後弄得像個行宮似……好吧、這說法是誇大了點,但之於這處窮鄉僻壤來說,差不多是這種程度。

 

難道是紅明太能幹,所以阿里巴巴很閒嗎?

 

紅炎不禁如此思考。

 

生活方便許多當然是好事,傳送魔法的便利,也讓紅霸與士兵們不必整天為生計煩惱,只不過這樣的方便並不表示作為新任煌帝國宰相的阿里巴巴可以隨意來去,不只辛巴德不樂意,紅炎也不同意!

 

好好考慮一下立場再行動,這個呆子!

 

「……你的表情看起來就在罵我。」一條毯子伴隨青年音量一點也不小的「自言自語」一同落在紅炎的腿上、耳裡,右手一暖,被包裹在對方熱呼呼的手心裡。

 

紅炎微微側頭,阿里巴巴那張閒適得看不出正面臨困境的側臉映入眼中。雙目微瞇,他緩緩地開口,道:「你作什麼虧心事才會這麼憶測?」

 

「嗯……各種各樣?」阿里巴巴不大確定,邊說邊抽出一隻手,把搗蛋的髮絲別在紅炎耳後,撩開散在額頭上的劉海,舉止間自然流露的親暱讓紅炎找不出話拒絕這一切行為。

 

這個自然而然登堂入室的傢伙……

 

「你現在該在洛昌。」不打算被這點體貼收買,紅炎直白地點出阿里巴巴曠職翹班的事實。

 

「讓能幹的部下沒有後顧之憂地認真工作也是宰相的責任喔。」阿里巴巴指了指自己,又點了點紅炎,「紅炎先生完全──不會照顧自己、笨手笨腳這點,大家已經愉快地達成共識。」

 

「……」

 

除了拿柺杖戳某人,紅炎已經沒別的話好說。

 

「咚喀!」

 

「好痛!」遭到毫不留情的襲擊,阿里巴巴摀著小腿哀嚎。即使紅炎行動不便,精準攻擊某個要點的技術也未曾生疏,不如說,反倒因為這樣,一集必殺的能力更為重要,要打斷阿里巴巴的腿骨也未嘗不可,這點程度的疼痛,不過是打鬧而已。

 

「真是──請溫柔地對待我啊。」阿里巴巴無奈地跟上拄著枴杖走掉的紅炎,自動自發地扶助對方的左臂,配合那慢吞吞的步伐行走,「被辛巴德先生殘酷地教育一頓,姑且說服紅明放心,事實上我腦海裡連計劃的雛型都沒有,相當的不妙。」

 

「……你是來尋求建議?」紅炎瞥他一眼。

 

「哈哈哈哈,怎麼會。」沒禮貌地大笑,阿里巴巴拍拍紅炎的後腰,「我在這裡,是因為你想念我了呀,這是兩件事。」

想起了悠遠的記憶,還有已然埋藏在回憶裡的友人,阿里巴巴牢牢地攬住自己的「負擔」,語氣平淡地說:「另一件事──逃避一次已經夠了,我不會再逃避任何困境和責任。」

 

「……第一。」紅炎推開已經窩進自己懷裡的傢伙,「你想太多了,沙門島沒有任何人記掛你;第二、儘管不想承認,你的確從未讓我真正失望過,所以,我相信你。」

 

明明是面無表情的模樣,平鋪直敘地說出他認定的「事實」,這樣沒有一絲可親之處的紅炎卻讓青年一瞬間體認到,這個男人近乎縱容地寵溺著他這個身分難以定位的麻煩人物。

 

值得提拔的後輩、有潛力的部下、曾肌膚相親的對象……等等,扳著指頭數一數,阿里巴巴都能把自己給驚呆。

 

「你啊……真是個討人喜歡的人呢。」阿里巴巴近乎嘆息地說,對上紅炎帶著一絲訝異的狹長雙眼,不禁抱怨,「明明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印像糟透了,還被抨擊的體無完膚、將人耍得團團轉,當初要是能溫柔點的話──」

 

「要是溫柔點的話,只會讓你浪費更多時間在無謂的煩惱上,況且我從來沒有這種打算。」紅炎截斷阿里巴巴如自言自語的碎碎念,碎髮下的陰影隱匿鋒利的眼神,「一個人碰上麻煩的舉措能夠輕易判斷此人的為人處事與涵養,對你刻薄、打擊你尊嚴與自信是為了更簡單地看透你,逼迫你只是想用最簡便的方法達成目的,阿里巴巴,我仍然是最初與你相遇時那個『糟透了』的練紅炎,沒有任何改變。」

 

「我知道。」阿里巴巴並沒有因為那些難堪羞恥的回憶而彆扭,穩妥地支撐著男人,表情沒有任何改變,「這種事情我當然知道,但是啊,你記掛著我的安危這件事,我也不會忘記。」

 

「……」瞥開視線,紅炎實在沒有那個意願和當事人討論關於一件被他封入黑歷史的回憶,但這微妙的小動作卻出賣了他心裡的彆扭,笑得一臉燦爛的青年果斷抱住他,一把將他給扛了起來奔跑。

 

也顧不上身份,也沒有什麼身份可言,只有遭遇突發狀況的驚詫,紅炎拍著青年結實的背脊,喊道:「阿里巴巴,放手!」

阿里巴巴才不管他。

 

「紅炎你這個笨蛋,現在扮壞人已經太遲了。」感覺到手裡那份以成年男性來說算得上輕的重量,阿里巴巴緊了緊固定的手,迎著風大聲道:「不管你說什麼,我都喜歡你!」

 

「什──」

 

「無論什麼時候,下的決定我都未曾後悔,包括成為你的力量,更不會因此把自己的責任推卸給別人。」涼爽的風從海面吹來,斷崖上的花草顫動搖擺,阿里巴巴的聲音幾乎就要消失在其中。

 

他將紅炎放在草皮上,自己則坐在對方身後環抱住被他一系列動作弄得渾身僵硬的男人,任勞任怨地作為暖爐與墊被。

一望無際的海景明明已是熟悉到叫人再生不起任何讚嘆的景色,不大晴朗的天空被雲朵遮蔽大半,一點也不清爽,但從遠處雲層縫隙間穿透的陽光稀疏地投射在海面,波光粼粼、如夢似幻,似乎整個世間唯有那處是塊無憂無慮的淨土。

 

但要說淨土的話,只有這屬於罪人的貧瘠狹小、一眼便能望見盡頭的島嶼吧。

 

或者……在這混亂的世局中仍能遊走其間,不曾真正改變什麼的這個少年?

 

果然是年紀大了才會生出這樣的感慨。

 

「哈。」紅炎不禁笑出聲,放鬆地倚靠身後的胸膛,右手搭在交疊於腹部上的雙手上,「大言不慚,你也只能趁著紅明、紅霸不在的時候在我面前放肆。」

 

「你要是不拒絕的話。」阿里巴巴貼著他的臉頰磨蹭,「……我會忍不住得寸進尺。」

 

扳過青年的臉,義肢的溫度令阿里巴巴愣了下,就在這片刻的時間,那個在很長時間中對自己的親暱愛搭不理的男人卻理所當然地湊上來,脣瓣相貼,薄薄的、有點乾燥,那點乾澀很快就在脣舌交纏間被潤澤,染上他人的味道與溫度。

 

在紅炎的引導下,阿里巴巴笨拙的技術與匱乏的經驗「唰唰唰」地向上增長,很好地將這些技巧反饋給「老師」。面對弟子的逆襲,紅炎看似逆來順受,卻從沒在這綿長又纏綿的深吻中亂了呼吸,妥善地應付青年急促的侵略。

 

一吻結束,阿里巴巴看著氣色紅潤不少的男人臉上那似笑非笑的神情,彷彿讀懂了裡面的犀利嘲弄,不甘心地把臉埋在紅炎的肩膀上。

 

「有待加強。」揉撫青年軟軟的黃色髮絲,紅炎語調異常輕快地點評。

 

「唔……你倒是讓我練習啊!」勒緊男人的腰,阿里巴巴低聲嘟囔,「我就是童貞,這種事你早就知道了嘛。」

 

「想討要嘉獎的話就得取得成果,下次帶著『戰績』過來吧,阿里巴巴。」沒有拒絕也沒有答應,紅炎立下了專門應付毛躁小夥子的嘉獎制度,並不排斥在開始實行前多讓對方嚐點甜頭。他拉起青年僵住的手,在對方不可置信的目光中,順著小腹滑至雙腿之間,紅炎側頭輕咬青年的臉頰,不重的力道卻比親吻還要令人臉紅心跳。

 

「在在在在、在這裡?……」掌下那軟軟的、溫溫的、凸起的肉塊,存在感濃重地讓阿里巴巴腦子都要打結,只能呆愣地順著紅炎的動作,揉弄那個地方。

 

「你還想在這個島上找到燈光美氣氛佳裝設好的大房子?」紅炎一邊張開腿,一邊揶揄對方的傻氣問題,擰了青年仍僵在那裡動也不動的手背一把,道:「弄得我舒服就讓你進來。」

 

「──!」

 

唔哇、哇──!

 

什、什麼嘛!大人了不起嗎!?可惡──嘎啊──!

 

腦子發熱的小夥子最終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沒有履行「弄舒服」的約定,等到亂成一團的思緒冷靜那麼一咪咪的時候,他已經和喜歡的老男人合為一體,硬地發疼的地方深深地埋在軟熱的肉穴中頂弄,讓平日裡表情稱得上匱乏的人露出迷離又色情的姿態。

 

有好好地擴張嗎?讓紅炎舒服得射出來?這些他都想不起來。

 

阿里巴巴單手按著紅炎的腰,另一邊則執起男人完好的右手,細細地舔拭粗糙的指節。

 

「唔……」將這一幕看在眼裡,紅炎倏然感到一種微妙的羞恥,繃緊身子,後穴一陣緊縮,似要將那根硬熱的異物絞壞,又痛又爽快的感受延著脊椎蔓延,阿里巴巴幾乎難以忍受地抽出,手指在努力收縮卻怎麼也合不攏的穴口上安撫地揉按。

 

「……還好嗎?」低頭看著男人又紅又燙的臉,阿里巴巴的手指只在入口處打轉,偶爾淺淺刺入,對於積壓一定欲望沒有舒緩的紅炎來說,那是最惱人的騷擾,令他幾乎就要控制不住那股想要坐到對方身上、用身後那處納入阿里巴巴的東西的衝動。

 

「我怎麼知道!」他一巴掌搧在阿里巴巴的腦門上,氣喘吁吁地低吼:「要上就上,再玩就把你的手剁了!」

 

何等不講理又無理取鬧……但吃人嘴軟的阿里巴巴沒資格與立場抱怨,只能任勞任怨地抬高紅炎的腰,再度抵開那纏人的穴口,剛剛像要吃人的男人又變得渾身酥軟,攬著阿里巴巴的脖子,隨著一下一下的挺動喘息,硬挺的下身抵在青年的下腹上輕輕拍打、磨蹭,無聲討要著愛撫。

 

阿里巴巴怎會讓他的期待落空?炙熱的掌心包裹住脹大的肉棒,姆指摩擦、摳弄頂端小孔,從上至下來回撸動,間或撫弄一番底下的囊袋,讓強勢的男人只能禁不住把雙腿纏在他後腰、敏感得因為他任何處碰不時輕顫。

 

從沒意識過的佔有慾獲得滿足,阿里巴巴本想做個體貼的好男人,此時他才發現,面對反差巨大的紅炎,那實在很困難,他幾乎忍不住故意讓他難耐又讓他難受。

 

和喜歡的人親密原來是讓人這麼恐懼又雀躍的事?思緒總在破壞、支配與愛護、體貼間拉扯擺盪。

 

無論怎樣,最終他都會緊緊抱著這個撼動他所有感官的男人,一起抵達那個靈肉合一的頂點。

 

「你把自己給我,其他人怎麼辦?」

 

「所以,我把其他人都托付給我的右臂,相當划算不是?」

 

「……骯髒的大人啊。」

 

「嗯哼。」

 

「我最喜歡了。」

 

「……」


 

 

 

連續好幾日泡在技術開發機關,等紅明再出來時,幾日前在自己面前鬥志滿滿地離開的現任宰相,現在則變得……容光煥發?

 

和自己宅過度的邋遢與陰暗相比,阿里巴巴簡直像是顆行走於地面的小太陽,不是說氣場陽光不好,但總覺得有點礙眼。

 

「……你這段時間都幹嘛去?」紅明還是忍不住提出疑問。

 

「……」看見眼前黑酸酸一坨原來是紅明,阿里巴巴一秒收斂起燦爛的陽光及漫天飛舞的天使吹喇叭,認真到多餘地板起臉,「尋求靈感、思考對策。」

 

「……」紅明的只差沒在臉頰寫上「你騙白癡嗎?」,盯著不知在做作什麼的新任宰相注視三秒,道:「我知道了。」

 

「──欸?知、知道?知道啥?」阿里巴巴一下就慌亂起來。

 

當然什麼都知道。

 

紅明幾乎想翻白眼。

 

搔著亂糟糟的短髮,煌帝國的大家所倚重的智囊拖著步伐走掉,嘴裡唸叨:「炎哥太寵這小子啦……」

 

帝國的丞相、炎帝的右臂──阿里巴巴‧沙爾賈談戀愛?

 

那是連狗都不想理的事。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