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也是很隨性的本子資訊]

CP : 特殊傳說 - 漾ALL/褚冥漾X安地爾、式青、休狄、重柳 / 略R15~R18

價格 : 50$

字數 :1w

數量調查 : 需要請在此噗下打1

攤位 :CWT41 D2-L11




>試閱


  言情小說啦,或是偶像劇那些的,談起戀愛便頓時把智商從腦子拔除的情侶,不都經常說些毫無邏輯的甜言蜜語嗎?譬如『只要你想我,我就會立刻飛奔到你身邊』。

  聽起來很傻的話,對於最近的妖師少年來說,卻是他眾多的青春期煩惱之中最為令人困擾的一項。

  就像現在,方才他正在伯爵家裡跟尼羅蹭下午茶,不過零點幾秒的時間,眼前的景像已經變換成霧茫茫一片,不管是可口的小點心還是熱茶全都消失的一乾二淨。高二經歷過以各種姿勢被拖進夢連結的悲劇後,褚冥漾面對自己近日突然就魂遊天外的狀況,某方面來說相當地淡定,甚至,他已經隨身攜帶治療跌打損傷的藥膏,在結束魂遊後,相當鎮定地為自己撞在桌上地上之類硬梆梆的東西上而弄出來的腫包擦藥。

  到目前為止還沒摔出腦震盪,反而是褚冥漾覺得最神奇的事情。

  只是,這種餘裕出現在褚冥漾身上,似乎還附帶了限定三秒內擊碎的詛咒。

  「褚?……」伴隨煙霧緩緩散去,熟悉的聲音如一道驚雷在他腦子裡炸開,那瞬間,最為明確的,就只有想要逃跑的衝動。

  一頭藍色長捲髮在水面隨意地盪開,或被水浸濕而服貼在男人微微泛紅的白皙軀體上,像藝術家感性地揮舞畫筆,在潔白無瑕的畫布上鉤勒出最相襯的華麗圖騰,妖異卻令人無論如何都挪不開視線。暈染上水氣的金藍色眼睛極度具有詐欺性,好像坑了他無數次、至他於危險中的人不是眼前這漂亮的男人似,一點攻擊性都沒有。

  然而眼下實在不是計算自己到底被弄過多少次的好時候。此刻,褚冥漾正伏於未著片褸、渾身濕透,明顯就是在洗澡的安地爾身上,而對方,很不湊巧的,正岔開雙腿,手握住男人都有的那個部位,直立腫脹的模樣,若不是褚冥漾突然冒出來,估計男人在幾秒內就將迎接清爽的高潮,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和天外飛來的遊魂大眼瞪小眼而忽略下身的難受。

  ──好想死。

  盡管沒有實體,褚冥漾還是感到一股血脈逆流、倒抽口氣的窒息感。

  對不起,他不應該這麼自大的以為自己可以hold住一切,拜託世界別再洩漏惡意,求你!

  褚冥漾正愣在原地,什麼樣的奇人異事都見過不少的安地爾不過挑了挑眉。臉上沒有被撞見DIY現場的尷尬,能夠看見上一刻剛浮現在腦海裡的人,還是這副被嚇得驚慌失措的樣子,他的心情無比的好,空著的另隻手,情不自禁就向著傻在原地的青年伸過去。

  理應搭在對方脖頸上的手,卻直直穿過了褚冥漾的身體,那股詭異的感覺立刻拉回褚冥漾發散的思維,低頭便看見安地爾不大滿意地注視自己的手掌。

  「褚冥漾,你又弄了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早不見稍早前軟綿綿的樣子,盡管某個尷尬的部位還硬挺著,男人卻依舊如平時一般,似笑非笑,有餘裕到令人火大。

  「……」怪我嘍!?

  「說話。」顯然被這種遭到戲耍似的鬱悶情緒壓低耐性,男人的眼神十足地不友善,頓了頓,補充道:「不然弄死你。」

  敢不敢對我好點!?

  「……上進階黑魔法的時候,稍微捲進別組對練的場地,短時間內,好像都會這個樣子。」褚冥漾搔著臉頰,彆扭的不知該把視線擺在哪裡才好,「唔、等下大概就會回去了,可以不用管我,你繼續。」

  撇開視線的青年並沒有看見在他吞吞吐吐的時候,男人臉上毫不掩飾的興味。

  「好。」近在耳邊的聲音讓褚冥漾不得不回過頭,卻不想,一轉頭竟「撞上」對方的鼻子,嘴唇不偏不移地貼在恰到好處的位置上,即使一點肌膚相觸應有的感受都感覺不到,還是使他心跳加速、腦袋發熱。

  纖長的睫毛半遮半掩金藍色的眸子,從髮絲滑落臉頰的水珠無端增添旖旎,直到這種時候,褚冥漾才會真正再度意識到安地爾有著一副顏值突破天際的容貌,美的妖嬈,卻無半絲女氣,明明年紀都可以當他老祖宗,卻還是這副模樣,簡直作弊。

  反射性想後退的青年跌坐在池子裡,無心的的舉動,卻促成光裸的男人正分開腿,跨坐在他腰上的糟糕姿勢形成。拉開距離褚冥漾才發現,安地爾的「好」到底是在好什麼。

  那人已經再度握住腫脹充血的部位,一手來回套弄莖身,時不時揉弄溢出黏稠液體的頂端,一手托著根部下的囊袋把玩,竟是全然不顧他的存在,放鬆地自慰。

  褚冥漾真想挖個洞把自己埋了,偏偏安地爾的眼精一眨也不眨地與他對視,令他挪不開眼,只能繼續瞪大著雙眼,將這片春光刻劃在腦海,直到對方迎來高潮,入魔似的狀態才解除。

  「漾……」再也撐不住快感帶來的酥痲,身子有些發軟的男人單手撐在青年身側,伏下身,另一隻染上濁液的手輕觸對方的臉頰。帶著淺淺的喘息,安地爾眼中閃爍著奇異的光彩,保護色般的蠱惑下隱隱透著認真,喃喃道:「褚冥漾……你怎麼捨得,就這樣來見我?」

  褚冥漾忽然就從腦袋發昏的緊張中冷靜下來。

  當他正想著安地爾真是萬分的不適合染上半點憂鬱,手已經不自覺地環在對方腰上,明知道什麼也感覺不到,反應過來後,卻仍不願收手。

  「──下次,會記得把身體帶來的。」溫度、氣味、觸感,對於總是為自己帶來災難的安地爾,原來他還是擁有許多眷戀、不想錯過的事物。

  一直以為自己之於對方不過是種不重要的小小消遣,沒想到在男人心目中的地位竟比想像的還要多那麼一點,褚冥漾比自己預料的還要高興。

  「你倒是呆在原地別亂跑啊!」

  安地爾注視著他與埋怨語氣截然不同、帶著明媚笑意的臉,嘴角隨之牽動。

  「好。」

  身為大人,偶爾也得遷就小屁孩的任性才行,對吧?

  安地耳的話像觸動了什麼開關,褚冥漾感覺到一股來自身體內部的拉力漸漸增強。

  「掰──……掰。」道別的話被硬生生截斷,本以為自己該回去面對砸進蘋果派的慘狀,卻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的,被扔進了人群堆。

  規模巨大的營火熊熊燃燒,夜空因此染上一層橘紅,許許多多穿著民俗服飾的半獸人繞著火堆載歌載舞,隨活潑隨興的音樂舞動身軀,狂熱地慶賀著什麼。

  褚冥漾覺得很尷尬,在涇渭分明的男與女之中,他栽到了女人堆去,身為一個阿飄,盡管沒有實體,但被一群穿著清涼的女孩子用胸部、臀部、大腿之類的地方擠來擠去,還是在碰上安地爾之後,弄得他像是個到處吃人豆腐的死變態……意識到嚴重性,褚冥漾立刻穿過人群,躲到人口密集度比較稀疏的區域。

  徐徐吐出一口氣,褚冥漾疑惑地四處張望,隨意向不遠處的高台瞥去,尚未吐完的半口氣硬生生梗住,沒差點讓他把自己憋死。

  ……誰來和他前情提要一下,那個銀髮又長著一根角、整天只知道猥瑣跟意淫的蠢馬,到底是幹了什麼才會被五花大綁在高台的座椅,被迫小鳥依人地靠在一肌肉糾結的女武神肩上,屈辱地接受餵食?

  「……」

  ──我想回家可以嗎?拜託讓我回家!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源青立(靖源)
  • 下的話是在cwt42嗎?
    如果不能去怎麼辦OAQ
  • 因為這次42卡在過年後,截稿日過於倉促,所以下會出現在暑假場喔orz
    應該不用擔心量的問題XD

    絳夜 於 2016/01/04 21:34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