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漾耶演奏家現PARO相關文,蘇蘇的,OOC的(ㄍ
×漾耶多過衛瓦的衛瓦第一回合(欸#




人一生當中總會有那麼幾次不理智的時候──

……然後又有那麼幾次完全不受控的時候。

而小提琴天才──瓦爾斯正好就處在這麼個堪比九大行星連成一條線時的微妙時刻,他的不理智與不受控也連成一條直線。

世界毀滅那種只局限於日本或美國的地區性災難倒不會發生,但他人所謂的「高冷男神形象」什麼的,最近因為他猛啃小薄餅的行為而受到毀滅性打擊。

對,就是他媽的小薄餅,柑橘口味小薄餅。

瓦爾斯只是偶然肚子餓,助手偶然在路邊的店家隨便買點什麼,從此小薄餅的毒電波就這麼深入腦海與味蕾,一發不可收拾。

微妙的是,人家是火鍋店,奇妙的毒電波柑橘小甜餅是消費滿額送的小點心罷了。

就跟所有「嘴上說不要,身體倒很誠實」的消費者一樣,不小心摔坑的瓦爾斯一邊吃,一邊總會忍不住碎碎唸,譬如「這廉價的窮酸東西」、「香料根本是廉價化學藥劑」、「愚弄我嗎混蛋」、「明明是火鍋店,賣什麼小餅乾啦」、「小餅乾上面是在印什麼火鍋店LOGO的啦」、「餅乾又不是帝王蟹口味」……等等。

而為了那包掌心大小的小薄餅,瓦爾斯的助手已經快吃火鍋吃到痛風,甚至波及到其他工作室,所有人都被餐餐火鍋折磨得不要不要的,直到──

耶呂頂著一張包公臉,把印有超大帝王蟹的小火鍋放到他新談的小男朋友──褚冥漾面前。

「欸?這是……愛心宵夜?」補習班下課後就自主跑到耶呂家窩著寫作業的死高中生捧著紙碗,小心翼翼地打量屋主的臉色。

「……雖然我很想說是的,但不是。」隨手將西裝外套掛到衣帽架上,耶呂一邊鬆開襯衫領口,一邊鬱悶地說。

居然在這人話中聽出鬱悶,褚冥漾感到相當新奇。拍拍身旁的坐墊,示意耶呂坐過來,褚冥漾在男人疲憊地靠到他肩上時摟住他的腰。

「跟我發發牢騷吧?」交換一個淡淡的吻,褚冥漾低聲道:「我保證不管聽到什麼內幕都會爛在肚子裡。」

耶呂瞥了眼對方,「……又是那本《與年上戀人LOVE♡LOVE的三十種辦法》嗎?」

「……」挖嘈!求別再提那本書好嗎!?中二病也要談戀愛的好不!

被褚冥漾像遭到數百隻草泥馬踐踏的表情逗樂,耶呂將少年按倒在背後的沙發,低下頭又和戀人互啃好幾口,直到兩人的唇都有些腫,才又爬起來好好說話。

耶呂簡單交代火鍋來源與事情經過,褚冥漾只能歎為觀止,這過程要比喻的話,簡直就是被隕石砸到腦袋似,其受災範圍居然還能波及到兩條街外的耶呂的工作室,天才小提琴家的執念真有夠可怕。

「所以你們家也跟著吃了一個星期的小火鍋?還是比申姊他們吃了半個月受不了才堆到你這裡?」少年滿臉的不可思議。

「嗯,比申的男朋友揶揄她體重+8,正在冷戰;安地爾……他去其他樓層櫃檯繞一圈,就算體重+8,總有妹子前仆後繼搶他那份。」耶呂輕描淡寫地帶過工作室這陣子的腥風血雨,令深知耶呂助理與經紀人性格的褚冥漾流下冷汗。

這根本是要世界毀滅的節奏,地區性世界末日終於要輪到臺灣這小島國了嗎!?

搓搓鼻子,褚冥漾神情拘謹地道:「耶呂先生不管體重加多少,我都喜歡你。」

「……《成為愛的獵人吧!三十八種最佳告白時機》嗎?」耶呂問。

「……」褚冥漾滿臉的風中凌亂。

嗎的,他再也不收那群損的要死的朋友給的任何戀愛指南,簡直羞恥play!根本黑歷史!還讓不讓人好了!?

耶呂捏捏少年微鼓起來的臉頰,眼中染上淺淺笑意。他從來不是能經常保有好心情的類型,大多數時候是面無表情,通常感覺到的,不外乎是較為負面的情緒。有人說他從沒有高興過,也許是他還沒遇過真正令他感到愉快的事物,直到褚冥漾出現在他的生活中,微笑──簡單得如同呼吸一般尋常的事──才真正變得平凡。

「我也是。」不擅討好的男人只用最樸素的話語就讓上一刻正被草泥馬群踐踏的少年,下一秒感動得幾乎要痛哭流涕。

褚冥漾抱住他的腰,緊緊的,並且不打算鬆手。

包容年下戀人靜默又彆扭的撒嬌,耶呂放鬆地靠在褚冥漾身上,靜謐的只剩下心跳聲的環境,讓忙碌一整日的他昏昏欲睡。

「……說到《海味火鍋》,那是我國中同學他家的產業。」就在耶呂覺得自己幾乎就要睡過去的時候,褚冥漾突然說,「柑橘餅乾是我們以前為『送偏鄉小孩上學去』活動做來義賣的小點心,幾個男孩子,第一批弄出來的外型真的超──慘烈,失敗好幾次才做出『很正常、很一般』的小薄餅,沒想到現在變成贈品嗎?衛禹真是個念舊的人呢。」

耶呂一下就醒了,雙手按在褚冥漾肩膀上,神情認真而熱烈,讓正在緬懷國中同學的少年一下子感到壓力指數直線爆衝。

「做餅乾的人是你的國中同學,沒錯吧?」短短一句話,男人說的極為緩慢,不容他錯聽任何一個字。

「呃、應該是,我們畢業後還沒聯絡過,我也不太確定。」挖嘈!這什麼一副要人肉的架勢?他剛剛是不是不小心賣了好朋友的屁股?

耶呂二話不說,掏出手機塞到褚冥漾手上。抬抬下巴,示意他使用,「打電話,現在。」

交往以來,除了色色的事情上,就沒見過耶呂對自己這麼強勢的樣子,現在卻為了區區柑橘小餅乾對他用「命令式」,褚冥漾呆滯了一下,小心翼翼問:「打過去後說什麼呢?」

「問他願不願意長期、穩定、大量外送餅乾給柑橘小薄餅中毒患者。」神色凝重的男人頓了頓,補充道:「價錢好談,瓦爾斯不缺錢。」

「……」總覺得在打電話給國中同學之前,自己應該先打勒戒所電話才對。這種像在幫毒蟲找藥頭的錯覺……那餅乾是放了強力膠嗎!?

在耶呂的監督下,褚冥漾囧著臉撥通衛禹的電話。隔了好一會,對面才接通,少年溫和的聲音辦隨某種「答答答」的噪音一起傳來,「喂?我是衛禹。」

「我是冥漾,好久不見啊。」生怕對方聽不到自己的聲音,褚冥漾稍微提高音量。

「的確許久不見,最近過的怎麼樣?突然打電話來,有事對吧?」

「我是那種有事才打電話找親友的人嗎?」不滿的抗議,話才說完,褚冥漾就收到耶呂揶揄的眼神,弄得他一陣臉紅,「咳、你在幹嘛?」

「姑且當你在關心我吧。」衛禹半開玩笑地說,將手機換到另一邊的肩膀夾住,「我?做餅乾啊,我們國中弄的那個柑橘小薄餅。」

「啊?你做餅乾做上癮啦?」

「我叔叔給我生活費的藉口,大人的好意總是有點彆扭,不是嗎?」輕笑幾聲,衛禹道:「好像被拿去當滿額送贈品,雖然火鍋店送餅乾當贈品很奇怪,評價意外的還不錯。」

「啊、啊啊啊啊啊──!!」就是這個!

興奮過度,只能發出一連串無意義怪叫的褚冥漾對耶呂比出自己為帥氣的姆指。

「……你晚上吃到髒東西嗎?」抱持關懷友人身心健康的善意,衛禹正經地問。

「先不提這個,小薄餅外送嗎?超──大量外送,外快喔!」明知對方看不到,褚冥漾依然興奮的手舞足蹈。

「所以你打電話來果然還是有事嘛……」

「買主人傻錢多愛餅乾!」

「……」這種像是同學來拉他搞老鼠會的狀況,該如何是好?

從不知所云的褚冥漾手裡搶走手機,耶呂無情地驅趕少年去旁邊玩沙。衛禹只聽對面傳來友人幾聲哀嚎,與他對話的,就換成一個聲音低沉的男人,「衛同學你好,我叫耶呂,是冥漾的──」

「戀人!」

耶呂按住褚冥漾的臉,推開,語調淡定的繼續說:「我的某個同業『深度沉迷』你製作的柑橘小薄餅,為了讓T市的音樂家遠離痛風危機,希望你能外送小薄餅給他,價錢好談,可以嗎?」

「可以啊。」衛禹爽快地應下,「錢的話就不用了,材料也不貴。」

此時的衛禹,仍未知有個飯桶在他的人生道路正前方堵他。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