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撐著臉頰,重重地嘆氣。此刻的黃髮青年正坐在馬車前方,手裡握著韁繩卻僅僅是拿著而已,年紀已大的馬駒不管怎麼拍打,速度就是那副樣子,沒辦法更快,還時不時需要停下來休息或吃個草。

其實速度真心不是阿里巴巴關注的重點,他更加在意的是目前自己已經被擠到邊邊的生存空間,以及那埋進書裡就什麼都不管不顧的「雇主」。

簡陋的馬車碰到地面上的石子便一搖三晃地顛個沒完,無論坐著躺著靠著都是件不舒服的事情,於是號稱鑽入書堆中短時間內不會回神的練紅炎受不了了,招呼也不打一聲就擠上來,阿里巴巴沒差點掉在路上。

於是就變成這樣,為了預防自己摔車,黃髮青年不得不單手摟在大叔腰上,形成一個過於親密,簡直像在曬恩愛的姿勢與距離。

阿里巴巴覺得彆扭極了,可已經入定的炎帝陛下毫無所覺。

「哈……這裡抵達國都還有多遠啊?」走了半個月好像也沒前進多少,阿里巴巴憂鬱的都快掉毛。

「著急也於事無補。」出乎阿里巴巴預料的,紅炎回應了他毫無意義的哀嚎,「若你是擔心阿拉丁的話,我覺得他比你更懂得照顧自己。」

吐槽就吐槽!為什麼要順便攻擊我!?

「……為什麼啊!」阿里巴巴近乎抱怨的低語。

「因為你是沒有人逼就無法立刻做出決定,盡會幹些蠢事的笨蛋。」紅炎一臉平淡的對青年做出人生攻擊,語氣彷彿只是談論今天的天空好藍一般悠哉。

「那到底是為什麼必須強迫我這種一無是處的人侍奉你呢?」簡直就是把他整個人都加以否定一樣,阿里巴巴不由得感到不悅。雖說當初是被強迫待在紅炎這邊沒錯,可那也是紅炎自己說需要他,為了實現此一目的而使用強硬手段。

阿里巴巴覺得自己像被耍弄一樣難堪,而連這種想法,紅炎一定也會以「自我意識過剩」做評判吧?

「是啊,為什麼呢?」將便籤夾進書頁中,紅炎隨意地靠向身旁的青年,也不管自己的身高和重量會給青年帶來困擾,尋個舒服的姿勢便自顧自的小睡。

「欸、喂……」說完惹人火大的話語卻做出這種舉動,阿里巴巴總不能把人推開吧?只得繃著臉當靠枕。

自己到底在做什麼……

吶、這樣順其自然的發展下去真的好嗎?阿拉丁。




曾經攻略迷宮導致好夥伴被丟包在某個地方的阿里巴巴一直以為這是設定的一環,直到他憂心忡忡的向紅明詢問,對方一臉看蠢蛋表情的加以否決,並表示他們煌帝國攻略迷宮從沒發生丟包事件。

阿里巴巴放心的上了,然後悲劇了。

平時交談就少不了夾槍帶棍的,相處起來怪彆扭一把,阿里巴巴深深的覺得把他跟紅炎一起丟包的魔神根本要他死!

──被噴死的!

很快現實層面的雜事就讓阿里巴巴無法將注意力全然擺在自己的自尊心是否被攻擊上,一個君王出門不帶錢並沒有哪裡不對,所以當阿里巴巴發現兩人身上就那點毛的時候並沒有太意外。這種狀況他很熟悉,而阿里巴巴也知道,想要一夜致富並賺足旅費的話就得去拿取不義之財!

阿里巴巴與紅炎就這樣一路打擊犯罪的踏上歸途,曾經的經歷令其生活技能點滿的阿里巴巴幾乎攬下所有雜事;明明是一場預料之外的貧困旅行,紅炎卻像出來散步似,抵達某個地方就衝書店,打包書籍在車上看,如此循環。

這令某個正值青春期的青年深深的覺得自己就像個老媽,而紅炎則是那不成器的家裡蹲。

如果除去經常被弄得火冒三丈這點,阿里巴巴其實挺喜歡這樣的,彷彿自己被依賴著的這種感覺。

他是被信任的吧?阿里巴巴對此還是充滿懷疑,但他願意試著相信一下,相信紅炎對他不只是全然的利用。

紅炎這一睡就睡到進城。

這座靠貿易繁榮起來的城市因為靠近雷姆帝國的關係,充斥著雷姆帝國的味道,但路上行人種族繁多,四面八方聚集而來的物資讓城市顯得格外豐富,各式各樣的小店林立,什麼樣的商品幾乎都能在此處找到,並不只局限於雷姆。

紅炎只用一秒的時間決定在這座城市待上三天,就把阿里巴巴扔在旅店門口,自顧自的走了。

阿里巴巴想吐血,到底誰才是煌帝國的王儲啊──!?

就不怕放置自己的位子那麼久發生什麼不好的事嗎?根本趁機渡假吧這傢伙!

深吸幾口氣才把滿腹牢騷壓抑下,阿里巴巴幾步追上去把人拽住,又衝回店裡把手續辦了,安置好行李,這才放鬆地跟在紅炎身後逛街去。全程紅炎只是被拖來拖去,這讓炎帝陛下很認真的思考,自己的部下是不是有那麼點踰矩?

趁著紅炎又去搜刮書店街,阿里巴巴四處打探目前的路況。現在國與國之間的情勢十分微妙,如果能有雷姆帝國之外的海港發船,順順利利的抵達煌帝國那是最好不過的事情,可惜的是小國並沒有製造度洋大船的能力。

那麼,至少選擇一條相對安全的路徑到達海港,這是阿里巴巴目前的計畫。

要是讓雷姆帝國知道他們的敵對首領大剌剌的在自家領土上逛大街,怎麼想都是件不愉快的事,阿里巴巴光是用腳趾都能想像出各種趁主場優勢做掉紅炎的計畫……還真是多虧紅明的薰陶。

似乎是逃跑的好機會?

這樣的想法也不是沒出現在阿里巴巴的腦海裡,只是這種自私自利的舉動,對於信任自己的夥伴而言是莫大的背叛吧?即使要離開,也不該是以這種地溝老鼠似的方式。

阿里巴巴在附近晃了一圈,回到書店時,紅炎正好從裡頭走出來。

「……你的食量怎麼了?」紅炎指了指阿里巴巴手上幾乎要抱不住的小吃。

「呃……」阿里巴巴視線心虛的往外飄,「反正也差不多該吃飯,順勢就……」

「順勢?」紅炎挑眉。

「漂亮大姊姊的推銷……之類的……」阿里巴巴不甘心地說。

「……」

紅炎真心覺得阿里巴巴是個令人打從心底感到愉悅的部下。

對著一臉尷尬的青年,紅炎很自然地笑出聲,「噗嗤」過後是一大串收也收不回來的爆笑。

阿里巴巴漲紅著臉,尷尬、倔強過後是濃濃的無力感,這種場景熟悉到令人想哭,但往好處想想,至少沒比當眾遭人拆穿是童貞丟臉。

……話說回來,不覺得有點久嗎?

到底打算笑到什麼時候啊混蛋──!!




人類的趨光性或許是種本能也不一定。

紅炎是在碰上阿里巴巴這不靠譜的「王的預選者」後才產生這個想法。如果說這名少年本身的領導者才能是他的主要目的,那麼「是個讓人愉快的笨蛋」絕對是扣掉主要目的後,佔據在最頂端的理由,促使他威逼利誘都想把人拉過來自己這邊的理由。

阿里巴巴那些青澀,或者說天真的想法光聽就令人火大,可紅炎覺得自己身邊有這樣一個人也不是件壞事,至少在充斥殺伐之氣的大堂中,還存有不一樣的聲音。

如果這個異議來自阿里巴巴,紅炎覺得自己可以忍受,甚至偶爾拿出來思考也沒什麼大不了。

這就是阿里巴巴這個人奇妙的中毒性。

回煌帝國不過就是幾天的事,使用魔神的力量,許多不可思議的事情都能輕鬆辦到,會變成現在這樣,只是純粹因為紅炎不想。

在這個誰也不知道炎帝這號人物的地方,他能夠短暫的放任自己,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就連依賴一個人也理所當然,不會遭到質疑也沒有什麼不可以。

如果自己還是世子,曾經的皇子沒有死去,練紅炎這個人的生活本該就是這樣。

那時的夢想,不過是希望哪天能到世界各處去遊走一番,和統一世界這種事一點關係也沒有。

換個位子,卻讓他舉步艱辛,這一步到下一步的距離,到底要用多少力氣才能夠跨出去,根本不是旁人能懂的艱難。

看著阿里巴巴,紅炎才突然意識到,走到今天他已經丟棄多少東西,而握在手裡的又有幾樣是他想要的?

很感傷嗎?其實也還好,這些代價和存活相比,並不是會令人感到遺憾的失去。

過往的價值也就只剩拿來糊弄阿里巴巴這缺根筋的傻子。




「……」

「有話直說。」正在和面前奇怪的甲殼類餐點奮鬥的紅炎頭也不抬的說。

「你已經從阿拉丁那裡挖出歷史的真實了吧?為什麼還要搜刮一堆書籍?……呃、讓我來吧,這個不是用扳的啦。」阿里巴巴受不了的拿起自己手邊的小鎚子,快狠準的往團成球的甲殼生物敲下去,顏色奇妙的內餡隨著甲殼展開,攤開在紅炎面前。

說不上好聞或難聞的味道,紅炎瞥了一眼對面一臉自然挖著吃的少年,又看看自己盤子裡的。

「歷史的真實是已經不存在這個世界,難以考證的事物。」紅炎拿起辣醬糊上一大坨,「但屬於我們這個世界人類的歷史還有太多缺陋,真正的史實往往存在於神話及軼聞之中,當然,謬誤也多的離譜……你該多看點書。」

「呃、別看我這樣,我也有自己的事要忙啊……」為什麼他又躺著中槍!

「忙著通外鬼?」

「哪來那麼多外鬼!?」阿里巴巴搔搔自己的後腦,「真是、我已經待在這裡,就不能更相信我一點嗎?」

「你到底是真蠢還是裝笨呢?」感嘆般的說出這句話,紅炎的指截輕敲桌面,「如果我那麼做,顯然是要你死的意思。」

「……」張口,卻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阿里巴巴只能沉默的看著對面的男人。

盡管和普通的市井小民一樣穿著布衣,也無法淡化分毫這名男子從骨子裡散發出來的威儀,專屬於帝王的沉厚氣息。而這樣的男人卻說著為他著想的話,不是那種夾帶虛情假意與利用目的的關心,是練紅炎這個人站在那樣的立場上所能給予的、最大限度的真心。

阿里巴巴覺得自己果然是個愚鈍的人。

「把嘴巴閉起來,臉很蠢。」總覺得阿里巴巴又在腦補些什麼的練紅炎多少有點無奈,雖然待在帝王的位子上,有些話不能說的太清楚,需要部屬自己揣測意思,但是這麼光明正大在他面前揣測的傻子實在少的用一根手指就能數清,沒有之一,「……阿里巴巴,你就是這個樣子才會被辛巴德那陰險的男人玩弄在股掌間。」

紅炎語氣淡淡地吐出諷刺的話語,談論到那名男人總會令他心情不悅。作為對手,辛巴德確實具有足夠份量,可這個難纏的傢伙不僅僅是對手,還是一個不安定的「變數」,會對他本來的計畫造成多少影響簡直難以估量。

而對方所灑出的種子,自己身旁就有一顆的感覺,紅炎的心情簡直不能更糟。

「……」阿里巴巴揉揉臉,他是招誰惹誰得在這裡被攻擊啊?

「試著接受某些『不對勁』的事情,生活就能輕鬆點,每個人都是這麼做,只有存活下來才有餘裕思考,怎麼阻止這些悲傷的事,一直以來我都是這麼活過來。」阿里巴巴注視著紅炎的雙眼道:「我想守護巴爾巴德,在這個前提下安全的活著,然後……試著一點點說服你,這就是我現在全部的計畫。」

「……」紅炎幾乎嘆為觀止。

他這輩子沒見過這種等級的笨蛋,比笨和執拗的話,阿里巴巴絕對是毫無疑問的第一名……不、到了這種等級已經不能說笨,應該稱做「勇者」才對。

──的確是多到滿溢,並且令人困擾的勇氣。

「可以。」

「咦?」

紅炎的嘴角勾勒出討人厭的弧度,將身為一個上位者的惡劣與傲慢毫無保留地展現,「朕允許你,用那天真的想法嘗試說服朕。」

根本就是一張壞人臉,可卻說著讓阿里巴巴從沒想過的答覆。

至少第一步算是被肯定了……吧?

「……您還沒登基!」被這麼施捨似的認同實在不大甘心,阿里巴巴抿著脣,硬是擠出點什麼進行反擊。

「遲早會的。」




後言:
巴巴和炎哥愉快的心靈之旅(?
我一直很想嚕個無人島(?),可是這兩人的丟包之旅太目中無人惹,特別去無人島也沒什麼意義(?
不如逼迫炎哥吃些讓人奇蒙子挖魯以的東西比較愉快(X
然後就可以讓巴巴跑腿去買胃藥惹(大誤

是說阿里炎到現在還是那麼冷颼颼,窩好孤單寂寞覺得冷啊(捶地
巴巴還是硬的起來DER!要相信阿拉丁巨巨的眼光!(X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