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說Atlantis真的有什麼缺點想反應一下的話,褚冥漾很認真的覺得「特殊節慶」過多絕對是其中一項需要改進的部分。進來這所學校就讀三年,從高中到聯研,因為活動而導致老馬,最後得去保健室報到的次數已經多到褚冥漾不想提。分析一下,得到的結果有大部分是因為自己所不知道的節慶造成,褚冥漾那個蛋疼,卻沒辦法改變這種劣勢。

而最讓人吐血的是有些陷阱明明就擺在那,還設了一堆標語告訴你那裡有陷阱,卻還是會一腳踩進去,好比如──萬聖節。這個節日自從升上高中以後就一直榮登褚冥漾最討厭的節日榜首,追殺南瓜還是小意思,在這天不死一下好像很不合群,還有創意死法大賽什麼鬼的鳥東西,已經是獵奇十八禁向到不知道客群到底在哪裡的可怕節慶。

無論如何時間是不可能停止運轉,懷著這樣鬱悶的心情,一年一度群魔亂舞的萬聖節就在明天即將登場。

「……凱里,我可以在明天結束之前都待在衣櫃不出去嗎?」無精打采地趴在書桌上的褚冥漾忍不住開口向身後正在替他摺衣服的魔使者搭話。

聽見他如此沒用的發言,魔使者缺乏表情的臉似乎也多了一絲無奈。揉了揉脖子,確定銜接與發音都沒有問題才慢吞吞的回應,「學校慣例,你朋友,不可能……放過你。」

乾枯沙啞到一種慘不忍睹並極具驚悚效果的聲音令褚冥漾有種提前過萬聖節的驚嚇感。即使如此還是轉過椅子盯著對方道:「沒人說學校慣例就不可以請假啊……來去出個任務吧!去出個可以順便回老家蹭飯的任務!」

「詛咒。」看褚冥漾那麼興高采烈的計畫著如何逃亡這件事,六羅都不好意思打擊他,只是身為一個優秀的侍從,他還是不得不適時將主人從妄想中拖回現實。

「……我要憎恨這個世界。」想到扇董事的處罰遊戲,褚冥漾深深覺得自己離墮轉只差一步之遙。沒力地將自己摔進綿軟的大床,六羅就看著他無意義的扭動好幾下才停下來。

微微牽動僵硬的嘴角,連弧度都勾不起來更別說是笑容。六羅伸出手覆在褚冥漾的後腦勺上,明明不具活人應有的溫度卻異常溫柔的撫觸令裝死的某人根本不想再爬起來。

破碎的靈魂只保留最完整的戰鬥本能,能夠維持普通的問答已經是相當了不起的事情,即使在感受力上已經缺失一大半,照理來說應該會像具傀儡一樣無動於衷,褚冥漾還是能從六羅偶爾的言行舉止間感覺到這個人打從骨子裡散發出來的溫柔氣場,只是這樣的人卻擁有極傑出的殺人手段,現在的他多少能想像當時羅耶伊亞家掀起的家庭革命是怎麼一回事。

怪享受地被摸著頭,褚冥漾問:「要不要換個聲帶?舊的不好用吧?」

從褚冥漾口中聽見這類話題令對方相當訝異,思考著自己的聲音是否真的有糟糕到這種地步,六羅道:「哪買?」

「網拍……呃、可以不要用這麼質疑的嫌棄表情看我嗎?好歹我也是透過名家推薦,網路上也爬過相關心得,做足功課才問你換不換。」居然從面癱臉的六羅臉上看見如此明顯的嫌棄,褚冥漾受到小小的打擊,不得不硬著頭皮強調,「有保證書就好了嘛,這種商店如果開設實體店面不是很可疑嗎?」

在網路上販賣也夠可疑了。

六羅在內心默默吐槽,面上卻不顯任何情緒的默默點頭,說:「不必破費。」

「……如果你喝川貝枇杷膏就能治好喉嚨的話。」褚冥漾歪著頭看他。

難得被盯──著看,六羅也有點小不自在,「沒必要。」

讓他講話順暢實在是相當沒有必要性的一件事,實際上會跟他交談的人也只有褚冥漾一個人,那麼無論他的聲音好聽與否,影響的也就一個。至於他真正的主人,那兩位妖魔就更別提,在他們面前他即使一輩子都不開口也沒問題,只要確切的執行命令並給出對方所要求的成果,那樣就足夠,至於他的意志與思想則不在考慮範圍內,現在的他不過就是個僕從與傀儡。

既然仰賴著他人的力量才能夠存活,即使非他所願也只能這樣。

況且讓生者的意志受到一個死者的干擾,這種事情並不是六羅樂見,可以的話他也不想多說太多。

「人家的好意只需要坦率接受。」褚冥漾頗為無奈的說:「作為一個人這樣才能完整,凱里。」




雖然滾的整個房間都是來表示自己強烈不想在學校過萬聖節的心情,褚冥漾最終還是沒能實行自己的逃亡計畫,安分的待在學校,以來一個殺一雙的強烈決心捍衛自己的人生安全。

阻止想跟出門的六羅,丟下「萬聖節是亡者的節慶,就給你放一天假隨便你要去哪裡都可以」這種不負責任的命令,褚冥漾便拎著背包,留下對方一個人便一臉凝重的出門去。

如果要形容六羅的心情,應該和「哭笑不得」相當接近。說是要放假,但是沒有歸所也沒有欲求的他根本什麼事都沒得做,真不曉得對方是故意還是根本忘記這些「小細節」。明明在今天特別需要武力介入卻將僅剩這項專長的他放置在一旁,六羅十分質疑褚冥漾出門前的命令是否為睡眠不足導致的胡言亂語。

比起認真糾結這種小事的六羅,褚冥漾的注意力在抵達教室後就被徹底分散掉。攔截在大家面前的是一張萬聖節課堂特別規則說明表,超──大張的說明表,你沒看完的話還會硬貼在你臉上逼你看它,真是超讓人不舒服!

這次的萬聖節主題,叫做「人骨拼圖」……這個毫不修飾的命題相比往年各種酷炫的名稱,顯得相當平淡無奇。

「總的來說,學校現在有許多副死靈魔法中最高級的金色骷髏被拆了到處亂扔,今天內能找齊骨頭就可以獲得神秘獎品及總成績加分?」好不容易從臉上把那張死死貼著地說明單撕下來,褚冥漾回頭問站在一旁把他的蠢樣從頭到尾拍下來的五色雞頭──挖操!你哥知道他買給你的智慧型手機被你拿來出賣同學嘛!?

「就算你用這麼閃亮的眼神盯著本大爺我也沒用!這種文藝活動本大爺沒興趣。」自動把褚冥漾的殺人視線轉化成其他東西,五色雞頭話一說完,人就「唰」的消失在教室,朝他撲過去的褚冥漾自然是撲空的結果。

嘖!

「漾漾你還好嗎?」看見褚冥漾罕見的野性(?)一面,喵喵結束和其他女孩子的對話,走過來關切。

「我很好……」如果那隻雞沒把他的蠢照po在FB的話,「喵喵萬聖節活動妳要參加嗎?」把湊過來的紙團踢的老遠,褚冥漾一臉鎮定的問。

「這個是強制參加的喔。」喵喵無奈的向褚冥漾科普,「雖然喵喵也不喜歡這種文藝活動,但是不參加的話會被……喔。」

這算哪門子的文藝活動啦──!?

褚冥漾抹臉,「嗯、那麼,消極參加的話應該就沒問題……」

「所以!還有學生會主辦的萬聖節活動‧裏!開心一點吧漾漾!」喵喵一點也不顧及可以平安度過一日的褚冥漾那鬆一口氣的愉快心情,一臉興奮地把別張傳單「啪」的貼在他臉上,把褚冥漾接下來悠閒度日的計畫全都堵回去。

被南瓜貼紙附身的人皆為合法(?)攻擊目標,若是被襲擊成功,貼紙將轉移到攻擊者身上,如果成功擊退來襲的同學並且累積複數的南瓜貼紙,隨著張數增加,有機會獲得稀有寶物……學生會根本是製造個噱頭讓學生合理打群架啊!誇張!

又費了一番工夫把臉上的說明單撕下來,褚冥漾對於風氣如此之血腥的校園感到胃痛,一瞬間有點後悔放六羅放假去……嘛、如果不是今天有課的話,真想跟蹤對方看看。

老實說六羅的拘謹讓他很困擾,似乎是覺得待在他這裡而不想回家的幼稚舉動給他添了不少麻煩,實際上比較一番,褚冥漾倒覺得自己給人家製造更多麻煩,被他的妖師名頭吸引而來的傢伙,連帶跟在他身邊的六羅也需要概括承受,偶爾衰運發作,六羅除了對付外襲,也得應付內亂,生活可謂相當的……忙碌,況且這還是不支薪的義務勞動,褚冥漾光想就愧疚。




過於平安的迎來下午,除去偶爾聽見同學籌畫著去哪裡埋伏身上有一堆骨頭跟貼紙的人,把人家殺人滅口外,其餘的部分都很和平,至少褚冥漾引以為傲的衰運這次沒有發作,走平地不摔倒,穿小巷無不良,接下來只要在上完一堂課就可以完整無缺的回黑館宅著。

……說起來今天的黑館內部熱鬧地讓人渾身發毛就是。

「褚!」還沒踏進教室,不遠處傳來的聲音精準無誤的把褚冥漾喊住,這聲音很耳熟,他卻莫名的想不起對方的名字,直到一大塊黑影遮住他眼前的光──那是今日沒有管家陪伴的吸血鬼伯爵。

「伯爵午安……」褚冥漾的招呼才打到一半,一向很高貴冷豔的蘭德爾先生卻朝他升來魔爪,把他一頭整齊的短髮搓成鳥窩,造型前衛還兼具實用性。

「你,為什麼把魔使者放著在校內到處亂走?」似乎發洩完自己微妙的不滿情緒後,蘭德爾才履行自己的來意。

「凱里?凱里今天放假……呃、他怎麼了嗎?」褚冥漾有不好的預感,累積一天份的不好的預感。

聽到這理由,蘭德爾都無奈了,看著他一臉狀況外的表情,道:「他就像尼羅一樣,根本不懂放假的真正含意……你看著辦。」

「呃、好……」除此以外也不知道自己該回應什麼。

褚冥漾站在空無一人的走廊,估摸著這堂課的老師應該沒點名,翹掉這堂課也不要緊便鬼鬼祟祟的開溜。一出教學大樓,褚冥漾困擾了,蘭德爾語焉不詳地說了幾句話就讓他去把六羅找回來,這太有難度了好嗎!於是褚冥漾只好滿臉愧疚的拔出米納斯……

看著穿過自己的雙腳間,直直的向後奔騰的水珠,褚冥漾徹底無語了。

米納斯似乎覺得標示出對方所在位子太麻煩了,小小的一顆水珠突然在樹叢裡爆炸,六羅就被這樣粗暴的噴到褚冥漾眼前,一身師還帶著落葉,看起來相當狼狽。

最近的米納斯是不是越來越暴力?

「……凱里。」褚冥漾無奈的喊。

被發現的六羅有些尷尬,這麼細微的表情無法顯現在臉上,於是他只是木著臉,動作定格的站在原地。

褚冥漾從包包裡摸出一條毛巾,蓋在對方頭上,一邊擦一邊把樹葉摘下來。

「對不起。」突如其來的道歉讓六羅錯愕的抬頭,褚冥漾用指腹抹掉他臉頰的水痕,微笑著說:「慶祝的話,果然得兩個人一起才行。」

六羅看著他,再度低下頭,沙啞的聲音低緩的傳來,「對……不起……」

「欸?沒關係啦,是我不好──」

話還沒說完,六羅用力的搖頭打斷他接下來的話。他向後退開一步,默默掀開斗篷……

──滿滿的、南瓜貼紙。




褚冥漾會告訴提爾他的工作量爆增到需要加班是他害的嗎?

才不會。

褚冥漾會告訴黑館的大家在客廳和畫像們一起彈跳還夜夜唱歌劇的復活節島雕像是他弄回來的萬聖節活動獎品嗎?

才不會。

褚冥漾會和自家搭檔彙報吃到魔使者多少豆腐嗎?

才不會。




後言:
這個坑,挖了很久啦,直到放假才想著要填他,都已經過三個月了囧
六羅這麼賢妻的個性不收真的對不起褚公之名(no
這邊私設腦補了一下六羅翹辮子之後間持阿褚要喊他凱里ˊ///w///ˋ
只會工作,不會放假的角色好萌(捶牆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hi
  • 大大你有想過要給這新收的小妾在後宮安個位置嗎?
  • 六羅貌似在還沒寫他的文之前已經默默在小劇場卡位了(看
    這等良妻不收就沒人打掃環境惹(X

    絳夜 於 2014/01/25 23:14 回覆

  • 提亚修.银狐
  • 六罗...你也太贤妻了...
    本座快受不了了... (进医院
  • 不要激動!!((塞衛生紙

    絳夜 於 2014/01/25 23:1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