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腦洞/沒頭沒尾/名字假文青




擺脫掛著虛假笑容的資產家,以甜膩浮誇的詞語敷衍圍繞周身的美麗女性,終於在吸菸區的陽台找到一絲放鬆空間的布魯斯才重重的吐出積累在胸口的悶氣。捏了捏鼻樑醒神,即使出門前已經喝下三杯咖啡醒神還是阻止不了疲憊的心神與身體抗議著要休息的強大怨念,只是思及稍晚還有例行性的夜巡以及諸多雜事,例如正義聯盟待處理事件的資料分析什麼的,布魯斯便沉痛的發現今天又是個不眠夜。

具體來說,他已經三天左右沒有闔眼──即使他很堅持自己有相當優良的小睡頻率,老管家依然用不能苟同的眼神注視自己的主人,那樣子簡直就像在看一個鬧彆扭的小孩子。

偷閒的慾望和回到酒會場上繼續執行「工作」的理智在腦裡短暫的交戰,尚未得出結論,眼前的光遭到遮斷的巨大改變讓布魯斯瞬間回過神並擺出警戒的姿態,只是在看清來人後,他相當不給面子的嘖了一聲,雙手抱胸的倚靠在牆上。

紅色的披風與胸口不容錯認的s標誌,那個宛若神氏,一舉一動都會讓這個世界為之震盪的鋼鐵之子此刻正飄浮在高潭的夜空中,光是地點不對這點就足夠成為蝙蝠俠用盡各種辦法將他驅趕出去的理由,本人似乎也知道這點,總是挺拔的身姿此刻帶著某種微妙的小心翼翼,這也是布魯斯沒有一見面就趕人的主因。

「嗨……」笨拙到不能更蠢的招呼,慘不忍睹到布魯斯幾乎想皺眉的程度。

「我可以過去嗎?」查覺到今天蝙蝠俠的AT力場比往日還要強大些,超人十分謹慎的徵求許可。

──那傢伙簡直就像一隻叼著鍊子到主人面前,希望對方帶自己出去遛遛的黃金獵犬。

腦海閃過這個想法的布魯斯相當奇怪的微微挑眉,沒有回答對方的提問。

「什麼風把你吹來高潭?我以為你該待在大都會陪伴你的女朋友,超人。」連敷衍的笑容都懶得施捨給對方,對於近日才給自己捅過大簍子的笨蛋,理性上知道不能怪他,心情上仍糟糕透頂,於是布魯斯選擇了轉換心情的最好方式──工作。

「Hey、我知道我差點引發星球間的戰爭,但是能不能別用露易絲的話題刺激我?妳知道我的女朋友是──」話還沒說完,迎面襲來的暗器──布魯斯手上的那只酒杯──便用和蝙蝠標一般犀利的速度及精準度朝超人的臉上飛來,眼見布魯斯轉身的背影,超人想也沒想的越過陽台的「界線」,握住對方的手腕,稍稍用力便讓對方失重跌向自己……好吧,考慮到目前布魯斯‧偉恩的身分,蝙蝠俠絕對是為了不要引起不必要的麻煩才沒把藍色大個摔的四腳朝天。

「布魯斯,我們需要談談,拜託。」彷彿在加班時把腦子裡所有的辭彙都給用光,努力思考半天還是想不出任何討好話語的超人,最後只能可憐巴巴地說著最乾癟、最沒有新意的哀求,布魯斯簡直不敢相信這傢伙是怎麼待在星球日報不被開除。

在內心嘆口氣,思考著鷹女揶揄自己的那句『你太寵他』,布魯斯鬆開束縛著頸部的領帶,一手將它塞進口袋,一手搭在超人的肩上。

「要是讓我感到任何的不舒服或者不愉快──你不會有下次,肯特先生。」超人飛行器實在不是布魯斯的愛用品,即使他環保、牢固又靜音,還隨傳隨到。他永遠也忘不了自己第一次被這大個子的不小心弄得胸悶又幾處瘀青的悲劇,就算之後沒有再犯也是一樣。

然後,在布魯斯的努力爭取下,工作過度導致思考能力下降到最低值地超人最終使用了公主抱。沒有任何不舒服,應該說正是舒服過頭才令人不高興,懷著這樣鬱悶透頂的心情,兩人慢吞吞的飛越大半個高譚。

「你要談什麼?」盡管已經用各種方式俯視過夜晚的高譚,這裡的夜景依然令布魯斯百看不厭,估算著超人目前飛行的速度,他決定有效運用時間,若能在抵達蝙蝠洞前解決超人的問題,今晚的行程就能因為這個不可抗因素提前處理,真是個好消息。

「嗯……迪克遇過感情問題嗎?應該說他有交女朋友對吧?」超人十分努力讓自己的表情不要如自己所想的那樣困擾,卻只是顯得僵硬與怪異。

「有數個曖昧對象但沒有女朋友。」回答完超人的問題,布魯斯維妙的停頓一下,抬手扯著超人額前的捲毛,狀似不經意的問:「你大費周章把我從酒會上打劫,為的就只是和我討論康納的感情問題?」

「你是孩子的另一個爸。」超人直盯著前方,就算布魯斯因為這個回答而幾乎要扯下他的捲毛也不為所動,標準的超人式裝死。

「他的另一個爸是雷克斯盧瑟。」布魯斯語氣冷淡的提醒。

「……事實上有更多時候都是你在照顧他沒錯。」而且更多時候比對他這個不合格老爸還要坦誠……嘛、就算不坦承,碰上蝙蝠俠後也沒有幾個人能保持他的守口如瓶。

「這點你自己去和康納討論。」對於事實也沒其他話好反駁的布魯斯不情願的抹了把臉,「所以,你想當迪克他們的媽?」

「這個……」

「偉恩家只接受入贅。」布魯斯幾乎是貼在超人的耳邊說話,刻意放輕的語調及溫熱的鼻息讓鄉村男孩很不爭氣的面頰通紅。

撇頭哀嚎一聲,顧不上安全駕駛的超人一臉凶巴巴的低下頭。克拉克自認自己不是個禁不起誘惑的人,在布魯斯對他耳朵吹那口氣之前他壓根就沒想過今天要做這種事,盡管親吻與擁抱對戀人來說是再普通不過的事情,然而他懷裡所擁抱的卻不止是布魯斯‧偉恩,還有蝙蝠俠,這讓理應發生的事情變得不那麼尋常,有時候超人甚至會覺得自己是不是在褻瀆高譚的黑暗騎士。

纏綿的近乎讓人窒息的吻,克拉克特別喜歡分開時布魯斯臉上一瞬間迷茫的樣子。

「你是來談孩子的感情問題的,是嗎?」布魯斯不大情願的承認,對於藍色大個的不請自來,他比自己所想的還要高興很多,尤其是在三天沒睡,今天依然得和黑幫及神經病罪犯周旋的這個夜晚。

「Well......你希望的話我們也能談點別的。」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