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巴紅炎


「今天就先到這裡吧。」漫長的故事告一段落,阿拉丁捧起桌上已經放涼的茶水,也不介意味道的大口喝下。舒緩喉嚨乾澀的感覺,從沉重的記憶抽離的阿拉丁臉上揚起平時的微笑,彷彿被「故事」凝滯了時空的書房才再度恢復運轉。

紅炎還撐著臉沉思方才的內容,聽聞阿拉丁的話語,他只是下意識地抬手揮了揮,阿拉丁並沒有因為對方像是在驅趕什麼的態度而不滿,拎著自己的魔杖,看了眼還坐在原位的阿里巴巴,頭也不回地離開書房。

阿里巴巴一臉沉重地盯著地板,回過神來看見他相當認真的樣子,紅炎微微地挑眉。

「對這個,你有什麼看法?」隨意的開了話頭,純粹想搭個話的紅炎並沒有思考太多,得到期盼已久的歷史真相,即使尚未完全也令他相當滿足與愉快,雖然面上依然平淡的看不出情緒,周圍的氣氛已比往常還要柔和幾分。

「呃、什麼?」忽然聽聞人聲,阿里巴巴反射性地抬頭,略微呆滯的模樣簡直蠢透了,想著對方還是個抱有復國夢想的少年,紅炎不予置評,默默地喝了一口涼透的茶。

「看法?看法嗎……很沒有真實感吧,雖然確實地影響現今的世界沒錯,但是另一個世界的事情怎麼聽都像故事一樣不可思議。」阿拉丁講的每個字他都聽得懂,組合起來卻是他全然不解的意思,在超展開無限疊加的「真實」中,阿里巴巴從一半開始就已經放棄思考 ,並用盡全力地思考自己在這樣的重大事件中能幫上什麼忙。

失去國家的三王子、能力只能勉強算普通的金屬器持有者,每當他盡全力抵達一個出口,展現在他眼前的又是一個無限延伸的台階,除了繼續往前爬以外,他並沒有第二個選項。

背負著他人的生命得繼續活下去,背負著心中的信念得繼續走下去,無論如何他都沒有停止的理由。

但是,繼續走下去的話,到底會抵達怎麼樣的地方呢?最近的阿里巴巴對此感到茫然。

「總覺得自己幫不上忙呢……」不知不覺就把真心話說出口,這麼沒用的話剛脫口,意識到的阿里巴巴尷尬的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像做錯事的小鬼一般,坐姿僵硬地盯著某個地方猛看。

闔上茶杯的蓋子,紅炎用沒有抑揚頓挫的平板語調道:「這種話別說第二次。」

「是……」雖然對方應該算是敵人的首腦、導致滅國的兇手之一,阿里巴巴怎麼也沒辦法違逆,在紅炎面前他簡直就是個徹頭徹尾的不成熟小鬼,與其說是抬不起頭,不如說根本上就已經輸了一大截。

而且還放他和阿拉丁及摩兒迦納三個和勁敵辛巴德有關係的人物在王城內上竄下跳……據說連紅炎的弟妹都沒這麼優待,那些侍衛與紅炎的部屬跟劍一樣凶惡的眼神,阿里巴巴還是有察覺的,應該說沒有察覺的話,他呆在雷姆的那段時間及貧民窟的成長背景全都枉費了,直接讓他砍掉重練比較快。

「你還真是異常固執的傢伙。」用舒適的姿勢倚靠在椅背上,紅炎歪著頭凝視面前顯得有點失落的阿里巴巴,「為了小事動搖,只思考與自身有關的煩惱,這些壞習慣怎麼樣都改不掉。」

「……這樣也沒什麼不好。」就在阿里巴巴道歉的話語幾乎要反射性地脫口而出,紅炎說出了令他大感意外的話。不等他回過神,紅炎補充道:「如果是普通人的話。」

阿里巴巴狠狠被捅了一刀的樣子滿足了紅炎小小的壞心眼,看著他無奈地搔臉的模樣,炎帝面露閒適的輕鬆笑容,帶著一股慵懶氣息的撐著臉頰。

那種稱得上「溫馴」的樣子代表著卸下防備的意思,阿里巴巴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致使紅炎對自己這般的沒有戒心,但是這種好像被信任的感覺並不差。

「因為這是現在的我唯一能做,而且不會搞砸的事情。」阿里巴巴只是老實的陳述自己的真實想法,「雖然阿拉丁總是說我有引導他人的力量,事實上一直受到引導的人是我,不成熟的思想總是帶給別人麻煩,面對事情除了想盡辦法前進,我也不知該怎麼辦。」

「王就是必須走在最前端,受到他人景仰的對象。」談不上安慰,也不是針對阿里巴巴的話進行攻擊,紅炎只是很平淡的陳述事實,「倒是只有這個地方像個為王的人。」

「作為獎勵,告訴你一件事。」隨便的招招手,紅炎看著依循自己意思走近的阿里巴巴,伸手抓住對方腰間的掛飾把玩,低聲道:「我,並不想成為王。」

「咦……」

「想要得到這個地位的話,就成長為足以擔負這個重量的男人。」紅炎的嘴角勾勒起一抹挑釁般的微笑。

「──我可以考慮分你一點。」




×巴巴紅炎


「巴巴,這個有燒焦味是正常的嗎?」跟阿里巴巴一起蹲在落葉堆旁邊的紅炎挑了挑眉,充滿懷疑地提出疑問。

時間是令人懶洋洋的午後,由於公務繁重,中餐沒吃多少東西的紅炎還不到晚餐時間就已經鬧起飢荒,正巧碰上從廚房凹了幾顆地瓜打算去試試看的阿里巴巴,紅炎理所當然的湊上來蹭點心吃,為此,炎帝相當大方的出借自己的御花園來贊助阿里巴巴的烤地瓜實驗。

「我叫阿里巴巴……」無奈的糾正對方的稱呼,阿里巴巴用樹枝撥弄冒著煙的樹葉堆,「只是把地瓜埋在土裡熱熟而已,沒問題,以前也用類似方法料理過整隻雞,將香料塗滿表皮並用樹葉之類的東西把整隻雞捆好,在塗上當地特殊的泥土,烤熟之後的香味真的很棒──」

「閉嘴。」空腹下又被激起食慾的感覺一點也不美好,紅炎瞇著眼,用兩個字阻斷阿里巴巴接下來的話。

「……抱歉。」不小心又說錯話的阿里巴巴頂著頭上幾根剛冒出來的新鮮香菇戳了戳樹葉堆,片刻後才想起某件事的迅速恢復元氣。

「那個……」

「嗯?」正在神遊的紅炎被這聲畏畏縮縮的呼喚給打斷思緒,只見阿里巴巴磨磨蹭蹭的從口袋裡掏出一個油紙包塞進自己手裡,他實在不理解不過是拿個油紙包,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含羞帶怯的,耳尖都有些泛紅。

「早上去市集亂逛時候買的點心,雖然不是什麼珍貴又細緻的食物,不、不介意的話可以填一下肚子。」在炎帝這種人物面前掏出路邊攤小吃,阿里巴巴有些尷尬,但是能和對方分享喜歡的東西,不管怎麼樣都是件令人愉快的事情。

「也就只有味蕾比一般人傑出這點可取。」瞥了神色充滿忐忑的阿里巴巴兩眼,紅炎打開油紙包,「我並不是你所想像的那樣矜貴的王族,不用小心翼翼的。」

「但是總有喜歡跟不喜歡的東西嘛,連吃都不開心,這樣的生活感覺好辛苦。」阿里巴巴搔了搔臉頰,「啊、說了一些自以為是的話……」

「你的這方面我並不討厭,偶爾還挺有趣。」紅炎啃著有點被壓扁的紅豆糕,雖然外型不怎麼樣,味道並不比宮裡的差,大小硬是胖了一圈,吃起來相當滿足。

「有趣啊……」這個評價還真讓人不知該如何是好。阿里巴巴無奈的笑了笑,眼角瞥見對方宛如松鼠一樣咀嚼紅豆糕的模樣,不知不覺便放鬆下來,那副戰戰兢兢的樣子一消失,紅炎也覺得看他順眼許多。

……至少嗆他的欲望有減少,毆打則不算在內。

「那、可以告訴我您喜歡和討厭的東西嗎?」回過神來的阿里巴巴微笑著問,陽光的樣子真是鄰家大哥哥的典範。

「嗯?這是要賄賂本王的意思嗎?用點心?」紅炎挑眉。

「……我窮的只買得起點心。」阿里巴巴很老實的坦白自己的經濟情況。

紅炎終於因為這句過於悲慘的話而正視阿里巴巴,盯著眼前衝自己傻笑的青年,他說:「賣身吧。」

「欸──!?」

「我還缺個內侍,等下就開始上工。」紅炎把剩下的紅豆餅塞進阿里巴巴不自覺張大的嘴,看著對方沒差點被噎死的痛苦表情補充道:「不准拒絕,你個窮光蛋。」




×巴巴紅炎


「這樣子真的沒關係嗎?」阿里巴巴相當猶豫的看著抓扯衣服的……小朋友?

考慮到男孩身上疑似獸爪及尾巴會卡到衣服的問題,阿里巴巴挑了一件略寬大的T恤暫時做為對方遮羞的服飾,對方似乎覺得這種衣服很新奇的反應讓阿里巴巴怪異的挑了下眉,雖然還有很多比這個更值得吐嘈的地方,只是阿里巴巴目前打算稍微裝死,逃避一下現實帶來的衝擊。

「這樣就好,倒不如說本來就不需要這種多餘的東西。」雙手抱胸,外型十分奇異,基本上接近人外的男孩口吻十分老成,雖然並沒有明確的表達出來,但男孩的態度依然讓阿里巴巴深深覺得自己的反應簡直像個大驚小怪的智障。

這是很常有的事嗎?人外小鬼出現在自己家裡之類的。

「因為看起來很冷啊……喏、熱牛奶,晚餐想吃什麼?沒有特別喜歡的食物的話我就做蛋包飯喔?」將光著腳丫子在屋子內行走的男孩抱到沙發上放著,阿里巴巴順勢把桌上的馬克杯塞進對方的獸爪裡,柔順的皮毛以及溫暖的熱度,怎麼樣都不像是COSPLAY的道具。

「那種事情怎麼樣都好。」抓住自顧自說完就打算走人的阿里巴巴,不大喜歡仰視對方的紅炎將人扯回自己面前,「你有很多疑問吧?說出來,我會回答,不管是哪個地方的你,碰到問題時總是猶豫不決、搖擺不定,這種壞習慣給我改掉。」

「突然要我說,我也不知道該從哪裡開始問……」莫名被訓了一頓的阿里巴巴搔搔頭,「那……你從哪邊來?」

「另一個世界。」

「……」

「就算你露出這種表情我也沒有其他更具有說服力的答案給你,事實就是這樣。」紅炎瞇起狹長的獸瞳,毫不猶豫用自己長著肉球的掌心擊打阿里巴巴蠢透的臉。

「呃……你是什麼人?」阿里巴巴決定選擇一個比較實際的問題。

軟嫩的肉球蹭著阿里巴巴的臉頰,思考了一下,紅炎露出有點開心的微笑,就在阿里巴巴莫名背脊一涼的同時,紅炎道:「你的戀人。」

「咦?」

「在這裡也能遇到你,我很高興。」對著阿里巴巴,紅炎總是能相當簡單地說出自己心裡所想的事情,不管哪個世界都是。

這麼不可思議的事情對他來說形同奇蹟。

上個世界未能完成的願望,這次一定──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