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老妻30題/25.我們的貓跑丟了(黃灰)


「祥吾醬──!!」

令灰崎耳朵發疼的哀嚎從手機「噴」出來,明明沒有開擴音卻宛如廣播器一般的音量讓所有人向他看來,雖然公車站並不是個需要保持安靜的嚴肅場所,但也不能大聲喧嘩干擾他人,對於黃瀨為自己造成的尷尬處境,灰崎只能掐斷手裡的通話,並帶著無奈歉意向旁人點頭致歉。

走到稍遠的地方,灰崎的表情一秒垮了下來,語氣陰沉的接通黃瀨煩死人的連環摳。

「幹嘛?」惡狠狠又涼颼颼的兩個字,但凡有點自覺的人都會識相點的閉嘴,但灰崎的怒氣甚至殺意對黃瀨從以前到現在都沒有產生預料內的效果,若不是這傢伙這次太過份,灰崎也早就放棄像這個白目發飆的累人事情。

「小、小灰不見了啦!明明已經到吃飯時間卻還沒回來──總之,應該打電話報警嗎?」

「靠!就叫你不要喊牠小灰是聽不懂嗎蠢瀨!小心老子折了你!人家明明就叫伊莉莎白,伊‧莉‧莎‧白!你的腦容量只有8bit嗎!?」

「……因為我的外接式硬碟還沒回來嘛。」(ˊ艸ˋ)

「幹──!!!!」





[黑籃/男友力30題]7.留有餘溫的外套(黃灰)


「你這個人到底是怎麼回事啊!?」煩躁地搔亂自己的頭髮,灰崎看著眼前臉紅的不正常的黃瀨,所有的髒話與抱怨全都只能暫時放置。

雖然覺得十分不可思議,總之黃瀨這貨很突然的感冒,並在隔天升級為發燒,所有的一切完全可以用「太大意了」四個字做總結。嘛、那也就算了,只是灰崎完全不懂,為什麼自己得成為這混蛋的緊急聯絡人!?

接到黃瀨的學長所打來的電話時,灰崎沒差點把手機扔進馬桶裡沖走。

「嘿嘿……」因為高燒而腦子不太好使的黃瀨完全沒把對方的怒氣當一回事,只是純粹為了看見灰崎這件事而感到開心,並發出令人特別手癢的傻笑。

盯著黃瀨這副蠢樣看了許久,總覺得現在對人下手實在是很缺德的事情,灰崎無奈地鬆開拳頭。

「嘖、算我上輩子欠你……」低喃著抱怨的話語,即使很不情願,他依然沒有撇下對方直接走人的念頭。帶著報復意味地揉亂黃瀨的頭髮,舉止間所夾帶的是灰崎毫不自知的寵溺。

秋末的天氣變化劇烈,昨天還舒適宜人的大晴天,今天就變成寒風交加的討厭天氣,雖然還不到搬出大衣防寒的地步,以黃瀨這病號來說,只穿襯衫與羊毛外套還是過於單薄。

灰崎在心裡嘆了口氣,脫下自己的制服外套就往對方身上扔。

在這種情況下已經不是考慮美觀不美觀的時候,就算是搭在身上很微妙的立領制服外套,能保暖就好。

「回家還是去看醫生?……我問你幹嘛,會把自己搞到發燒的蠢蛋鐵定沒吃藥。」抹了把臉,自顧自的思考接下來該如何收拾爛攤子的灰崎全然無視了黃瀨緊盯著他的視線,神經能如此大條的人也真的不多,灰崎恰好就是其中之一。

擁有看透人事物本質的才能,在這種時候卻意外的粗心大意,黃瀨有時候真不知道該拿這樣的灰崎如何是好。

灰崎的溫度、灰崎的味道透過對方隨意拋來的外套清晰地傳遞給他,然而當事人卻對自己的行為有多動搖人這點全然不知。

現在、立刻、馬上就想狠狠的抱緊他。




×青今


「噗哈哈哈──!!這是什麼啊?青峰你在幹嘛?哇喔你超白的,噗──!」一開門就遭到強烈視覺衝擊的今吉已經顧不上形象,指著滿臉錯愕的青峰爆笑,這一笑便停不下來,好不容易止住,一看到青峰,笑意又凶猛的湧了上來,害他只能抱著發痛的肚子並一邊捶著門框發抖。

「我知道自己現在的樣子很蠢,但是……喂、笑到發抖是怎樣啦!?」完全沒料到今吉這缺德的傢伙會笑到腿軟,雖然內心充滿各種髒話,青峰還是人很好的去扶他一把。

「……你……為什麼要想不開?」窩在青峰胸口悶笑了一會,今吉輕咳幾聲,才用沙啞的聲音慢吞吞的問道。

「不要用這麼奇怪的問法啊!不就是面膜嘛!」青峰最終還是忍不住,握起雙拳在今吉的頭上用力的轉轉,表情看似狠戾,實際上並沒有用多大力道,連疼痛都算不上的「處罰」簡直溫柔的過份。

自知有點欺負過度的今吉只是微笑著任由對方蹂躪,踏進屋內的同時順手帶上門。

「所以,是什麼事情讓你突然意識到需要保養皮膚?以前你可從來沒在意過喔?」而且還用了髮箍,還用了超時髦的桃紅色圓點髮箍啊!這種超稀有的青峰真想拍照寄給親朋好友!

今吉很努力的關住自己內心的小野獸,若是他再繼續爆走,青峰同學估計要腦羞了。

「去買東西的時候拿到試用包,反正又不用錢……話說回來,還不是因為上次你說我把小朋友嚇哭的原因是皮膚太黑!」拔下臉上的面膜,青峰斜眼瞪著走在邊上的今吉。

「等等!你真的把那個玩笑話當真?」今吉錯愕的瞪大雙眼,「不會啦,黑皮什麼的最帥了,我們明天去海邊走走怎麼樣?」

「太遲了!我要變成小麥色!」青峰異常的堅持,「你倒是說說看黑皮有什麼好處?」

「……嘛、也是啦,你去吧。」只猶豫了三秒,思考出結果的今吉爽快的放棄勸導。

「欸?等等、你給我等等,至少在堅持一下吧?」對方過於果斷的態度反而讓青峰驚慌起來,緊張兮兮地跟在今吉背後。

「做點改變也沒什麼不好,而且你不是挺樂意的嗎?反正不管是烤焦色還是小麥色,裡面都還是青峰嘛,又沒差,所以說你就安心的去吧,我就不發TWITTER曬你了。」

「靠不要曬!這才不是烤焦色好嗎!?你倒是選一個你覺得比較好的啊!」這副模稜兩可的態度真令人抓狂!

「哎哎……」見青峰異常堅持,今吉只得端正態度來回答對方的問題,雖然是很麻煩的事情,不過就當作剛才狠狠嘲笑他一番的賠禮吧。

「簡單來說,我都喜歡。想改變也好,不想改變也沒關係,如果是我之前的玩笑話那真的對不起,不管怎麼樣我都喜歡,你只要隨你高興就好,一直以來不都是這樣嗎?只要你的內在還是青峰大輝,其他的事情就沒有什麼好議論的地方。」盡管有著12公分的身高差,今吉依然十分順手地揉了揉青峰的頭髮,「真是的,雖然固執也是你的優點之一,偶爾也該適可而止吶,傻瓜。」

「……」這個人真是……太過份了!

除此之外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的青峰只能漲紅著臉地瞪著對方。

距離今吉被撲倒還有三秒。




×黃灰


「黃瀨涼太,你給我適可而止點!」灰崎刷的打開浴室隔間的玻璃門,正悠哉在浴缸裡泡澡,頭上還頂著防止泡沫流進眼睛的幼稚浴帽的黃瀨只能捏著唯一的遮蔽物──黃色小鴨──錯愕地盯著向自己逼近的同居人。

「祥吾醬?」莫名其妙被掐臉頰、捏耳朵,沒有回擊打算的黃瀨十分無辜地盯著對方。

「就告訴你回來時候不要把行李丟的到處都是,你這傢伙的大腦怎麼就記不住?」灰崎深深厭惡自己這副宛如老媽的模樣,但是黃瀨的糟糕生活習慣讓他實在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的破例,「衣服,還有那堆亂七八糟的保養品跟土產,老子不是早說了要你別把東西扔得整個客廳都是嗎!還有內褲,為什麼我要幫你撿內褲啊混蛋!」

「因為是在家裡嘛!為什麼不可以稍微扔一下?」黃瀨不滿地嘟著嘴埋怨,那副幼稚的樣子怎麼樣都跟雜誌上看到的性感男模搭不上邊,灰崎翻了個大大的白眼,被他氣得半個字都說不出來。

靠在浴缸邊緣抱住灰崎的腰,黃瀨在對方的肚皮上蹭了蹭,談不上討好或是讓他消氣,這傢伙只是在向他撒嬌,真是個任性的混蛋。灰崎抹了把臉,總覺得自己越來越像黃瀨的保母,而且還是沒薪水的那種,光想就令人胃痛。

「祥吾的味道好香……」像是喝醉般有點恍惚的低喃。

狠狠皺了一下眉頭的灰崎搔了搔脖子,一邊推著黃瀨的頭一邊說:「只有男生臭,快放手啦,不然東西自己收。」

「我們可以一起收嘛。」黃瀨抬頭衝著灰崎一笑,隔著寬鬆的牛仔褲揉捏對方的屁股,那副變態大叔的嘴臉令灰崎只想踹他兩腳,只是還沒來的及動手,黃瀨這神經病已經將他扯入浴缸內!

水花四濺,全身濕透的灰崎不可置信地死盯著黃瀨,見這貨開心的放聲大笑,怎麼樣也沒忍住地抓著他的肩膀用力搖晃。

「黃瀨涼太你這白癡!!到底在想什麼啊?惡整老子有那麼好玩嗎?小心我搬去虹村那住啊!」這種惡趣味到底是怎麼養成的,灰崎至今依然不明白。

「不可以,你是我的。」聽見灰崎又把某人的名字曬出來,黃瀨不大高興地瞇起雙眼,「我不喜歡你身上有別的男人的味道,女人也不可以,亂來的話就把你抓起來打屁股。」

「打你妹啊你這白癡──!!」灰崎並不是聽見這種獨佔宣言就會被對方電得頭暈目眩的小女生,抄起一旁刷洗身體的海綿就往黃瀨臉上砸,「這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是HOMO好嗎?女人的話,你這傢伙才沒資格說我,真噁心……嘖。」

聯想到令人十分不悅的事情,灰崎在自己變臉之前一秒扒開黃瀨環在自己腰上的手,才一腳跨出浴缸,又被反應過來的黃瀨給扯回去。

下巴抵在灰崎溼答答的肩膀,黃瀨道:「我不是處男讓你這麼傷心嗎?還是很介意我碰過多少人這件事?」

「……你可以把這種說些令人不愉快的廢話的壞習慣改掉嗎?」

「我想看你吃醋。」黃瀨毫不掩飾的坦白自己的目的,蹭著灰崎的頸窩,道:「應該說,我喜歡你介意與我有關的事情。」

「……」

「吶、祥吾醬,已經沒有其他人了,和你一起以後就再也沒有過。」像是怕灰崎跑掉般地收緊手臂,黃瀨近呼喃喃自語地低聲說:「我喜歡你,很喜歡、很喜歡。」

……不得不承認,黃瀨在哄人上的技巧實在了得,對於吃軟不吃硬的豆腐心灰崎來說,殺傷力還真不小。

轉頭對上黃瀨的視線,灰崎無奈地嘆口氣。

「黃瀨你這白目。」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