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狄我好冷。」我抱著自己的小毯毯縮在位置上發抖,好不容易鼓起點勇氣,往很勇健的只穿著黑袍,連外套都沒加,更別說裹小毯毯的休狄那裡湊;只是才剛動作就立刻遭到他老大的眼刀攻擊,我只能吸吸鼻子挪回原位,可憐巴拉地盯著他。

「滾!」休狄一點也不買我的帳,心情惡劣的他只差用火堆裡通紅的木炭丟我,即使如此還是很盡責地烘烤晚餐的麵包和蔬菜湯,濃郁的香氣飄散在山洞內,光是想像等下放進嘴巴的味道就夠讓人想撲上去抱著大廚磨蹭幾下。

最近公會有幾個較為重大的任務,大部分的袍級在前段時間就被投入作戰的準備,那時候正好卡到任務的我們這組小隊,在任務完成後因為重新編製太過麻煩,反而被扔去處理那堆難度偏低的雜務,別看任務都很簡單,一口氣塞來近百個的小任務那也足夠讓人吐血,現在想起那串看不到尾的任務表,我還是很想一頭撞死在牆壁上,當作什麼都沒看到。

同樣是基於重新編製太麻煩的關係,簡直就像為了應驗我的言靈一般,高貴冷豔的奇歐妖精王子非常「幸運」的和我成為短暫的搭檔,這也是為什麼休狄心情會這麼差的原因之一,收到消息的時候他看我的眼神活像要把我拖出去凌遲處死,幸好經歷過學長各種拍打碰撞的我十分牢固耐摔,只被休狄打斷兩根肋骨就賺到這麼個實力堅強,會下廚又會打仗的好隊友,還蠻划算的啦。

這次的任務是某個村莊已經連續刮了一個星期以上的爆風雪,估計是山上祭拜神明的古廟出問題,由於祭司一個弱女子實在沒辦法一個人頂著爆風雪爬上山頂,只能委託公會處理;很不幸的,神祐地是不能使用轉送陣,我們也只能背著行囊踏實地爬山去,我和休狄目前就位在半山腰的位置。

「不准睡。」就在我幾乎要冷得昏過去的時候休狄硬梆梆的三個字把我砸醒,看我這副超級沒用的鳥樣子,他老大輕嘆一口氣,最後撐著額頭拍了拍旁邊的位置。

深怕他後悔,我拎著自己的毯毯,一秒位移至休狄身旁,心滿意足的在他旁邊蹭位子。在休狄想揍人的視線下,順便把他一起納入毯毯的守備範圍之內;雖然休狄什麼也沒說,湊近之後身上的涼氣怎麼也隱藏不了。

「兩個人比較溫暖對吧?」多少查覺到這個人相當習慣壓抑自己這件事,想到對方的那句『並不討厭』,我似乎也很難無視這樣子的他,就算是一頭熱的關心也好,無論休狄需不需要,我想給,就只是這樣而已。

「……褚,你這條毯子多久沒洗?」休狄沉默了一下,問了一個相當煞風景但是他本人很介意的一個問題。

「如果我說這條毯子不能洗……嗚哇!不要衝動!我開玩笑,開玩笑的啦!我出門前剛洗過!」話才說一半,休狄已經默默地掏出傢伙,感覺小命受到嚴重威脅,褚冥漾連忙壓住休狄的手腕,免得他衝動之下做什麼傻事,「你不喜歡老皮也不必這麼兇殘嘛……」

「說起來你都幾歲的人,蓋什麼卡通毛毯!」雖然不必體會部位缺損的悲劇,休狄依然沒有放過我的耳垂,幾乎要被擰下來的感覺痛的我飆淚,這傢伙到底有多不滿卡通毛毯?這不是很溫暖的黃色嗎!

這一番折騰後正好能夠吃飯,外酥內軟的雜糧烤麵包,熱呼呼的還能順帶暖手,這個料理在之後的旅行中也吃過幾次,就是沒有一個能比的過休狄的手藝,雖然這種事情相當的不科學,休狄確實是我認識的人當中廚藝最好的那個。和五色雞頭搭檔的時候,每次遇上需要野外求生的場合,最後都搞得像原始人一樣,誰讓五色雞頭是個只要能吃就完全不挑的毀滅性大衛王,離茹毛飲血就只差一步之遙的感覺有夠可怕。

和休狄一起才是最正常的野外紮營,結婚吧!

不知道我的內心活動的休狄遞來盛好的蔬菜湯,當接觸到我過於閃亮的眼神的時候很明顯的被嚇了一跳,「幹嘛?」

「沒事。」就只是覺得你很可愛而已。

當然,這種會絕對不可能老實說出來,否則另一邊的耳朵也要被擰下來了吧?




只有兩個人的話,守夜也就沒什麼其他選擇了,睡到大半夜的時候我很自動的醒來,多虧上次任務時候的生理時鐘還沒調回來的關係,看到了可以偷偷炫耀的好事。

像很久很久一前一樣,休狄拿著小刀,很認真的在雕刻水晶一類的東西,雖然那物體看起來堅硬無比,實在不該像木頭一般被一片一片的削下來,可是休狄做到了,況且去深究這些奇妙的問題實在浪費時間。

風景這種東西,是拿來欣賞的喔。

光影村淡淡的光線下休狄一向或嚴肅或高傲的臉也顯得柔軟許多,或許是做著自己也喜歡的事情,從來都是下拉得嘴角也彎起一抹淡淡的弧度。可以觸碰這樣美好的事物嗎自己?這麼想著的時候休狄已經察覺到我的視線,停下手裡的動作看向這裡。

「毯毯給你。」回給他一個明媚的笑容,我把還留著自己身上餘溫的毛毯披在他的肩上。

休狄沒有拒絕,只是拉了拉毛毯,道:「再一下就好。」

差一點點就完成的雕刻讓休狄鬆不開手,反正也沒有其他的事好做,我便湊在旁邊看熱鬧。某方面來說休狄跟迷戀鋼彈模型的阿宅沒什麼區別,嘛、幸好我不是會拿著吸塵器吸他零件並一邊衝他咆哮的老媽。

靈活的操控小刀,休狄顯然已經相當習慣做手工藝的事,動作流暢得很漂亮。大概是難得沒有需要我操心的事情,整個人過於輕鬆的我竟然有閒情逸致去研究一個男性的手好不好看這種事……不得不說,精靈實在是過份漂亮的種族,妖精相比之下已經親切許多,只是層級一跳到王族,殺傷力也直線上飆,如果不說話的站在那裡,實在是一幅任誰看了都心動的畫面。

好不容易等到休狄完成「工作」,一個小時的時間又過去,他老大毫無預警地把那東西向我砸來,幸好我反應快,不然這次我的兩顆門牙就要不保了。

沒和我解釋什麼,休狄裹著毯毯躺上硬梆梆的石板床。上面鋪了一層睡袋還是讓人睡得腰背痠痛,但是對經常露宿荒野的我來已經很習慣這種和舒適勾不上邊的睡眠環境,同是黑袍的休狄應該也沒問題吧?

想了想,我還是多拉出一條被子蓋在休狄身上,完成這些雜事,我才打量起手上抓的東西。

是一尊馴鹿的雕刻品,才幾個小時的時間就變出這麼一個栩栩如生的藝術品,我很認真的反省自己低估妖精天生的藝術細胞。呃、是說,休狄拿這東西砸我的意思是要給我沒錯吧?

嗚哇,這什麼超級彆扭的示好方式?但是好可愛,結婚吧!




修理寺廟的工作比預想的還要順利,安撫完被驚動的守護神,了解寺廟遭到破壞的前因後果,這場下了十多天的爆風雪總算停止,瞬間就變成晴朗無雲的好天氣。和守護神達成重建廟宇的協定以及提供尋找破壞廟宇犯人的線索後,任務就算妥善完成,這時候不得不感謝千東歲那裡各種好用的追蹤法術,都已經是幾天前的痕跡,居然還查的到,回去之後得好好地請他吃頓飯,若是沒有從他那裡偷師點技巧,這次的任務就難辦了。

除去逮住爆怒亂竄的守護神花了點工夫,這次的任務根本就是來爬山。

下山的時候快速得讓我深深覺得昨天我們兩個根本就是爬心酸,守護神一吹,轉眼間我們就已經回到村子口,向村人交代完所有事情,公會的匯款通知也同時發進手機。沒有休息的時間,我們很快的又轉移到另一處,這次是熱得可以把人烤焦的火山區……

一個月的時間匆匆忙忙的在各地奔走,等到所有事情都處理完,那些在打仗的貌似早就已經各回各的崗位,剩下的只有醫療班繼續沒有終點的修羅場。

簡直像在環遊世界的一個月其實讓人蠻滿足的,也不是沒有遇到棘手或麻煩的事件,只是所有毀滅世界的怨念一到晚餐時間就被淨化得連渣渣都不剩,王子殿下一天中只願意動手那麼一次,這還是我厚著臉皮硬凹的結果,只能說我太優秀了。

一大串瑣碎任務的終點站是一個宛如威尼斯般的水上都市,來到這裡的時候正好趕上某個節慶,整座城市到處飄散好聞的食物香氣。休狄的意思當然是任務結束就早點回家,在我拖他去逛慶典的時候卻也沒拒絕,因為他老大又直接斷我兩根肋骨……嘛、最後還是跟著我一起出門就是。

「做為長達一個月的照顧,我有這個榮幸邀您吃頓飯嗎?」露出最自以為帥氣的笑容,我向台階上的他伸出手。

用一副吃到髒東西的表情瞪著我看了三秒,休狄才勉為其難的把手給我,「感覺怪噁心的,你還是維持平時的蠢樣就夠了。」

平時的蠢樣……

我哀痛的在心中流淚,無力地應道:「對不起……」

「之後有什麼計畫?」行走在石鋪的路面,休狄罕見的向我主動搭話,如果這次拆夥前的殺必死,還真是、相當感謝王子殿下的厚愛。

「嗯……回家探親吧,再不回家就要被我媽轟出家門。」至少已經三個月沒有回老家看看,雖然一有空就打電話回家昭示一下存在感,我媽還是覺得孩子大了留不住,成天只想往外跑,另外更讓我媽介意的一點是年紀都已經這麼大了(才二十三!)卻還沒帶半個順眼的女性回家,這讓她老人家非常的憂心,甚至後來放話說帶男的也沒關係。媽,事情真的不是妳想的那個樣子……嘛、誰知道呢。

如果是和休狄相似的女性結婚倒也不是壞事,爆炸的樣子看久了還蠻可愛,擅長料理,很注意小細節,誘哄鬧彆扭的他也是相當愉快的一件事,只不過對方不只是男性,還是一族的王子,這種妄想就讓它停留在妄想階段就好。

苦笑著搔搔臉,我轉頭問:「王子殿下呢?總不會要泡在國家大事裡面吧?哈哈……」

「泡在國家大事也比你溺死在JUMP裡面來得有建設性。」休狄一句話又讓我蔫了。

「我錯了……」我默默摀臉,今天的運氣也太差了吧?處處踩雷啊。

看著一副矬樣的我,休狄沒有和平時一樣賞我幾拳,而是微不可聞地嘆了口氣;放棄跟我語言交流,休狄反手抓住我的手,拖著我向前行進。

「欸……」

「人多。」硬塞了兩個字讓我閉嘴,貌似現在不想聽我講話的休狄埋頭向前走,也不管這個速度會不會讓我摔個狗吃屎。

微紅的耳尖、溫熱的掌心,有什麼念頭閃過腦海,我愣愣地注視著前方的背影,最後僅是默默地反握對方的手。

跨步走到休狄身旁,沒錯過他眼裡閃過的詫異,我只是露出微笑,道:「人多嘛。」




後言:
我家的阿褚變得好煩,為什麼!!!!(倒地
海鮮ㄉㄉ表示是黃瀨上身,我是否該灑豆子驅邪啊(RY

這幾天颱風要來,每次這種時候我都會問老媽說"媽你不買存糧啊?家裡冰箱空了欸"
我老母就會很煞氣的回答我"你看我哪時候備過存糧?它掃的是北部,我們家不用啦"
WOW,我們老家真是個好地方,除去房子漏水以外,颱風天就沒其他需要擔心的了(RY
說起來我外婆家之前有次台風還走山,超可怕的ˊ口ˋ
第一次這麼深刻的體會到大自然的破壞力,即使如此我媽還是拒絕去家樂福補貨(嚼嚼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源青立(靖源)
  • 漾漾你一直重複結婚吧是怎麼回事XD
    意圖這麼強烈嗎XDDDD
  • 這只是看了進擊的後遺症,這邊的結婚吧是稱讚意味w
    到最後才真的有想結婚吧的感覺吧w

    絳夜 於 2013/08/24 00:06 回覆

  • HUA子
  • 結婚吧!這句話真的XDD
    但我也很想對王子殿下說!!(你走開
    好不容易翻到王子殿下受的文真得好開心TvT
    漾休意外的可以!!!還很好吃(嚼嚼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