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有金時、士言及腦洞物




金:時臣,很無聊啊……(趴)
時:呃、王?(重心不穩)
金:整天待在這種味道奇怪、光線昏暗的地下室不覺得厭煩嗎?
時:習慣之後就沒什麼感覺了,您今天不出門嗎?
金:怎麼說本王還是你的SERVANT,待在你的身邊很奇怪嗎?(挑眉)
時:我不是那個意思。
金:所以,好好地取悅本王吧!這也是MASTER的責任吧?
時:……(遠望)具體來說,王想做什麼?
金:隨便你,這可是本王特別允許的喔!
時:那麼研究……
金:時臣(盯)
時:分析……
金:……(瞇眼)
時:品酒?
金:你除了這些以外就沒別的好做了嗎──!?(捏臉頰)
時:……那個。
金:哪個?
時:……聽小凜說今天有祭典的樣子,若王不排斥的話,或許這樣的活動能夠讓您消磨一些時間。
金:就這個。
時:那麼綺禮……
金:咳哼!
時:您喉嚨不舒服嗎?我去找綺──
金:時臣。
時:是?
金:就這樣不要說話,跟著我走!




槍:我說,你怎麼就這麼篤定言峰那混蛋是真的喜歡你,嗯?
士:你對言峰的偏見真的很重呢LANCER(看)
槍:看個毛啊!那外道神父可是把我往死裡整,能沒偏見嗎!?被令咒操控著一分鐘內吃掉十份泰山的麻婆豆腐,這種事情你能想像嗎!!
士:對不起,言峰每次都這樣,作為賠罪請在我家吃晚飯,真的很抱歉。
槍:為什麼要幫那傢伙道歉啊啊啊啊──!?說起來、那傢伙也沒說過喜歡你吧?
士:啊、的確沒有。
槍:這種理所當然的反應到底……衛宮你的頭殼還好嗎?
士:……我很好,我的頭殼包含腦袋在內都很正常。
槍:那傢伙沒說喜歡你,但是你們卻在交往?這很奇怪吧?少年,眼光再差也要有個限度。
士:那是因為他沒辦法正常地愛人,雖然是個癖好奇怪的大叔,但是我也沒有立場說別人就是。
槍:……
士:如果想阻止他就只能待在他的身邊,這樣解釋的話你多少能接受吧?
槍:接受個鬼……你這小子,到底把愛當成什麼?
士:硬要說的話,大概是……束縛對方的「道具」吧,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雖然想讓言峰理解一般人的幸福,但是這個願望估計這輩子都不會實現,至少這樣綁在一起也不壞。
槍:你這樣叫做坐牢而不是談戀愛!嗚哇、這種莫名其妙的愛情觀我還是第一次見識到……
士: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嘛,LANCER你太大驚小怪了(無奈笑)
槍:對不起我不該找你發牢騷,拜託不要用聖母光環照我!




切:欸、遠坂,有沒有小孩會跟老爹的死敵特別好的八卦?
時:......衛宮,可以請你不要用這種殷切期盼的眼神注視著我嗎?
切:說起來還不是你的錯!我們家乖巧懂事的士郎啊──言峰那外道都對我家純潔的孩子做了什麼啊──
時:你家的士郎才有問題吧?這種災難一般的女人緣,要是帶壞我們家的凜你打算怎麼辦?
切:這個嘛......家族遺傳的女難相,既然是姓衛宮的就只能好好背負起讓少女心碎的罪過了,哈哈......
時:衛宮,不要少了吐嘈你的人就得意忘形起來,你兒子的罪孽可不是「哈哈」兩個字就可以帶過的事情喔?
切:間桐雁夜嗎?比起吐嘈我,他會先噴你滿臉蟲子吧,顆顆。
時:我指阿奇波盧德閣下。
切:肯尼斯?不是吧遠坂,那傢伙不是被噴的那個嗎?而且他沒小孩,人父間的話題肯定搭不上,你這根本是在刺激他吧?
時:你就算去參加人妻間的話題我也沒有意見,應該說拜託你快點去!




言:衛宮,你總是"言峰"、"言峰"地叫個不停,不覺得彆扭嗎?
士:那個啊......怎麼說都是長輩,直呼名字不太好吧?
言:哦......是這樣啊......
士:......不要用那種欲言又止的語氣說話,讓人很介意啊!
言:沒想到你居然在思考這種事情,明明已經(嗶──)跟(嗶──)都(嗶──)過了,堅持這種沒有意義的事情一點必要也沒有,嘖,真是太無聊了。
士:......對不起,我錯了,拜託不要告訴我。
言:你這人真麻煩。
士:所以我道歉了嘛,真對不起!但是堅持禮貌我並不覺得是件無謂的事情。
言:把我的名字寫成衛宮綺禮的傢伙沒資格說這種話。
士:唔啊──!!!!你怎麼知、不對!我才沒做這種事!!!!
言:還是當著凜的面寫錯,噗──就算你哪天喊成衛宮我也不奇怪,在這之前改成"綺禮"怎麼樣?
士:......繞了一大圈原來是為了這個嗎orz




士:那個......該怎麼說?......言峰,我覺得耳朵實在不是你宅在家裡足不出戶的好理由。
言:我喜歡當家裡蹲、我喜歡發霉、我喜歡沒有人的地方,這樣你滿意了嗎?衛宮士郎。
士:別這樣嘛,狗耳朵什麼的還蠻可愛的啊!比起LANCER徹底變成貴賓狗已經好很多了喔,打起精神來嘛言峰,吶?
言:LANCER本來就是狗當然沒差!夠了、你是哪來的老媽子?管好你自己就好......還有伊莉雅!
士:(嗚哇、看起來真的相當消沉啊,這副反抗期國中生的既視感)......就算是去吃麻婆豆腐也不要?我請客喔?
言:......卑鄙小人。
士:與其看著你發霉,我寧願卑鄙一次,出門吧言峰!
言:就算你這麼說我也不會特別感動ˊ_>ˋ
士:別這麼悲觀嘛,頂多被當作玩奇怪PLAY的怪人,言峰的話或許會被當成教會活動也不一定,難得你這麼軟萌的樣子,說不定能吸收更多信徒。
言:教會加上獸耳愛好協會就只是外道!
士:現在才說這種話嗎──!?啊、不然這樣吧,老爹以前釣魚時候戴的漁夫帽遮醜,這樣總行了吧?
言:跟神父的衣著不搭,你的審美神經死透了嗎衛宮少年?
士:被你指責這種事特別火大啊......連帽外套總行了吧?還附帶男友屬性,超讚的對吧?(已經不知道自己在講什麼的自暴自棄模式)
言:好,就這個。
士:欸──



×接上一篇

凜:嗚哇、居然連尾巴都長出來了,伊莉亞到底做了什麼東西出來?啊,毛還蠻好摸的嘛,士郎是你保養的吧?金皮卡那個長毛種快把我笑死了,你有空的話也去救救他吧。
士:要是不好好照顧的話家裡就會到處是毛,偏偏言峰自己對這個會過敏,不科學啊......另外也有點擔心繼續掉下去會禿一塊。
凜:蛤?那個肌肉男就只有身體健康這個優點而已,居然會對毛團過敏?我可以笑他嗎?至於禿一塊,反正不管禿幾塊你都吃嘛,不重要。
士:別這樣,陰鬱的言峰看起來怪可憐,簡直像以前的老爹一樣,隨時都要告別人間似的好可怕,如果又中年禿的話我怕他會想把自己埋起來。
凜:埋起來wwwwwww去把他挖出來做CPR就好啦wwwwwww他想補魔就滿足人家嘛,助人為快樂之本啊衛宮君(笑)
士:遠坂你的優雅......總之這個尾巴跟耳朵就不能想點辦法嗎?Archer也因為這樣足不出戶吧?
凜:Archer足不出戶可不是因為這樣,他啊,在沉迷新買的壓力鍋啦,這次的獸化事件可是宛如天譴般、教會組only的悲劇,金皮卡怎麼說來著?愉★悅
士:(看來又是一個平時相當壓抑的人呢......)


言:兩位,我還在這裡喔,還在喔ˊ_>ˋ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