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設定/吸血鬼x獵人/沒頭沒尾的神祕物




喜歡對方克制不住的呻吟、喜歡那具為快感顫抖的身體、喜歡毫無保留地向自己敞開身軀的模樣,而最喜歡的則是佔據這個人的滿足,讓他從內而外地沾染上他的氣味,標記上自己的印記,成為他的所有物。

黃瀨並不是那麼熱衷於床上活動的人,事實上他渴望更多的精神交流,只不過只有在這個時候,他的對象才能安安份份地待在他的身邊,無論身或心全向著他一個人,致使他沉溺在這種形同野獸般的糾纏。

「唔……」灰崎痛呼一聲,明明討厭得連眉頭都皺起來,卻沒有把埋在自己脖子邊的腦袋給推開。一來是剛做完激烈運動讓他全身發軟,二來是就算掙扎,飢腸轆轆的這頭猛獸還是有辦法逼他乖乖就範,所以最好的選擇就是躺著給他吸。

每當這個時候就會覺得自己真他媽偉大,為了附近村莊的安危,每隔個幾天就得「餵食」這位食量大得令人煩躁的貴族,免得他一時興起就去村莊來個大屠殺,之後造成無數喪屍在外遊蕩,連帶禍害到其他地方。雖然以灰崎的職業性質來說,應該一槍讓黃瀨的腦袋開花,而不是獻身又獻血的滿足他的欲求,考量到殺掉他之後還會有其他貴族來佔據這片領地,這種能夠透過利益交換控制的物件還比較方便。

血液從身題被抽離的感覺說不上好,失溫更是糟糕透頂的一件事,尤其壓在身上的傢伙身子冷冰冰,就算他畏寒地抱緊對方也得不到一絲想要的溫暖。黃瀨慢吞吞的「用餐」至少持續了十分鐘,從灰崎的脖子上拔出兩顆尖牙時,還意猶未盡地舔了幾下。

「夠了就別壓在老子身上,很重啊。」工作完成,還想準點下班的灰崎不客氣地推開黃瀨的臉,靈巧地鑽出他的身下,只是還沒下床,又被對方的手臂纏住腰,硬是拖回原位。

被強迫加班的灰崎搔搔頭髮,沒好氣地說:「幹嘛啊?把老子操射的惡趣味滿足了,肚子也填飽了,還有什麼不滿嗎?伯爵大人。」

「我不喜歡你身上有屍體的味道。」黃瀨收緊手臂將人鎖在懷中,任性的話語怎麼也憋不住地衝出口。

他不喜歡的事情有很多,像是灰崎總不聽他的話,執意遊走在亡命之徒的邊線上,或是總對他不冷不熱的令人捉摸不清,最討厭的是他的所有物沾染上其它的氣味,無論是生人或者魔物,全部都不行。

黃瀨拿灰崎的肩膀磨牙,不輕不重的啃咬透露著親暱,彷彿撒嬌一般的動作讓灰崎放棄了毆打他的計畫,摸了摸對方柔順的金黃色髮絲,閉著眼道:「這都要怪你太弱,別的貴族才敢侵犯到你的領域,所以才讓你去找乾淨的女孩子當食糧……」

「我只要你。」不厭其煩地重複自己唯一的要求,黃瀨的感覺糟糕透了,身為貴族的他基本上要什麼就有什麼,如果和一般貴族一樣,找一名溫柔體貼的美麗女子當作新娘,他的生活就算幸福美滿了,然而事與願違,他攤上的是一個以獵殺魔物為業,個性也相當討厭的獵人,而且還不是處男,對注重貞潔的血族來說,實在沒有比這個更糟糕的對象。

以前聽到這樣的「告白」,灰崎還會語重心長地開導一下這隻腦抽的大蝙蝠,幾次下來不見任何改變,他也就放棄把人扳回正途的工作,雖然這段關係裡各方面都很糟糕,唯獨肉體的快感是無法否認的,習慣後覺得舒服,灰崎很坦然地接受這個預料之內的事實。

連日以來累積的疲勞,以及剛才活塞運動消耗掉的體力和大量的失血,灰崎閉著眼睛沒多久就在黃瀨的懷裡熟睡。月亮還高高地掛在天上,三更半夜是血族最佳的活動時間,一點睡意也沒有的黃瀨偷偷將人翻向自己,直盯著他的睡顏發呆。

容易感覺到疲累的人類的身軀有多脆弱這種事,每個相擁而眠的夜晚總是令他再度深刻地體會,一次又一次不斷提醒他,這個人時間有限,和自己這樣的怪物從裡到外沒有一點相似的地方。




不幸的是灰崎遺忘了雨季的到來,直到面對灰濛濛的天色及黃瀨過於扎眼的笑容,他才想起有這麼回事。山下低窪的地方已經變成水鄉澤國,原本是草原的地方成為一塊又一塊的沼澤,若是大雨繼續下個沒完,變成湖泊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被迫留在這鳥不生蛋的貴族城堡,灰崎鬱悶得幾乎要吐血。

因為天空夠灰暗的關係,難得黃瀨也能在大白天內到處活動,指使著自家老得好像隨時都會斷氣的管家佈置下午茶,這種典雅的活動從知道以來第一次有了實現的可能性,對象是灰崎的話就算他的臉臭到發酸也無損他的興致。

不得以成為食客的灰崎只憂鬱了幾分鐘的時間變隨遇而安地待下來,這場雨就算他急也沒用,短則一個星期,長則半個月,在天氣穩定下來之前他是別想走了。真虧黃瀨的城堡能蓋在這附近最高的山頭,有不少鄉村可都是仰賴著村裡的結界,憋屈地度過這一個月的雨季,一個不好就會徹底被淹沒,當然,蓋在山壁及峽谷中的城市則沒有這些煩惱。

「欸、黃瀨。」灰崎叫住那個正埋頭搜刮自己小倉庫,尋找頂級茶罐的笨蛋。

「嗯?」從櫃子裡抬起頭的黃瀨毫不自知臉上沾了多少灰塵,那副呆萌的樣子讓灰崎一掃心裡的陰霾,走上前用袖子把他的臉擦乾淨。

「雖然我的廚藝不怎麼樣啦……嘛、你對蘋果派什麼的有興趣嗎?」總覺得看著他一頭熱,自己似乎有也那麼點蠢蠢欲動,下午茶這種優閒又奢侈的事情除了工作上遇到幾個貴族得在那種場合洽談外,灰崎基本上從沒為了放鬆或休閒幹這種事情,以他這種職業跟身分的人來說,實在是相當做作又很娘娘腔的一件事。

搔臉頰的手被一隻溫度冰涼的手抓住,即使是親吻他這種人的手背也像面對家世優良的小姐般風度翩翩、儀態優雅,黃瀨抬頭向他展露笑顏,道:「就算是大蒜全餐我也有興趣。」

「這輩子沒聽過哪個吸血鬼有這麼奇怪的要求,大蒜是吧?」灰崎抽回手,嫌噁心地在衣服上抹了兩下,扯出略猙獰的微笑瞪視黃瀨。

「對不起,蘋果派就好,請給我蘋果派。」黃瀨平舉雙手,實在很怕明顯有點惱羞的灰崎把傢伙掏出來,魔物獵人身上就像個異次元空間,總是有辦法在你以為他毫無反擊手段時摸出那麼一兩個該死好用的小道具,吃過不少次暗虧的黃瀨是絕對不想再看見那些小玩意兒,尤其是要用在自己身上的時候。

這副謙順的樣子讓灰崎很滿意,順毛似的摸了摸黃瀨的頭,「嗯哼、做為獎勵老子還可以再送你一杯蕃茄汁,我人還是很不錯的。」

被當小動物對待的感覺讓黃瀨一個忍不住地咬上灰崎的手腕,順勢摟著對方的腰,遏止所有可能的反抗。黃瀨這口咬不深,充其量就是份小點心的血量,除了被咬的時候會痛以外倒是沒有失血的不適感。

果然是……會叫的狗不會咬人吶……

一般來說灰崎絕對會在第一時間打開對自己撒野的傢伙,或許是今天氣氛不錯的關係又或是難得能夠放鬆的日子,灰崎放任黃瀨咬著自己的手腕,額頭輕輕靠在他的肩膀上,完全沒有抵抗的樣子反倒讓黃瀨有點心虛。

「你這傢伙,第一次咬人的時候糟糕透了。」回想起什麼好笑的事情,灰崎感嘆的同時夾雜輕鬆的笑意。

舔拭他手腕上兩個血洞的黃瀨動作一頓,對這個話題不予置評,嘛、每個人餓得發昏的時候吃相才不會好看,就算是非處男,還是個男人的血液,那時候看起來也和稚嫩少女的一般美味。那時候咬得太過分,以至於就算後來缺口恢復,灰崎的脖子上還是有兩個淺淺的疤痕,黃瀨對那兩個小點其實非常的自滿,那種超想和誰炫耀的樣子只能硬生生壓在心裡,免得被灰崎發現,省不了一頓折騰。

磨磨蹭蹭的準備材料、慢吞吞地製作點心,等一切就定位,時間早就已經是傍晚時候的事。

灰暗的天色沒什麼好評論的地方,倒是高塔上的觀景窗視野足夠寬闊,若是在天氣晴朗的時候,能夠俯瞰的地域絕對相當遼闊。

算的上愉快的雜談、香氣宜人的紅茶以及兩人攜手下半失敗的蘋果派,這麼祥和的生活方式無論對黃瀨還是灰崎來說都是相當稀有的,除非這個世界的魔物徹底死去,否則灰崎不會有放下家業的一天,而血族若是能哪天改吃素,或許兩人的關係就不會那樣的微妙,這些不可抗因素實在不是只靠努力就能夠解決的問題,偶爾做做夢倒也不壞。

至少這個夢可以持續一個星期那麼長,灰崎自嘲地這麼想。




後言:
有點沒頭沒尾的東西,因為想寫吸血鬼設定所以就這麼幹了((躺
有好多想那個啥他的角色,只好一個一個的去嘟幾下自我滿足orz
不負責任的落一下話,心血來潮會有後續((ry
幹勁不知道跑哪去,寫文寫到一半就會開始喪失方向((看
大概是生活過得太糜爛?((滾動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