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定竄改注意/自爽文/假設士郎是金閃閃的MASTER




聖杯戰爭結束後,士郎回歸了只有一個人生活的日常,雖然小櫻、凜、伊莉亞以及藤村老師每到傍晚就會來到家裡串門子兼蹭飯,但是少了某個身影後,偌大的衛宮宅顯得特別安靜。這種消極的心情雖然沒有在他人面前體現,但敏銳的女性早就察覺到士郎這陣子特別低落的情緒,即使嘗試各種方法鬧他,那陣薄薄的烏雲依然沒有散去的跡象。

現在回想起來,魔術師之間的戰鬥簡直就像一場不真實的幻夢,到處製造的破壞也好,穿越數千年時空在現世降臨的英靈也是,若不是某人生活過的痕跡在衛宮宅裡到處都是,士郎或許真的會把他當成一場夢也不一定,一場相當殘忍卻也十分幸福的漫長夢境。

散落的遊戲片、只完成一半的模型、與和式建築格格不入的藝術品、心血來潮下購買的衣服以及各種生品佔據衛宮宅許多空間,就連平時使用的餐具也因為某人的審美而添購一套名貴的瓷器,士郎直到一個星期過後才提起幹勁收拾這些再也等不到主人的物件,打掃之於他而言一向是改變心情的好方法。

『啊啊──!掃到本王的零件啦!雜種!』伴隨著哀嚎,士郎遭到坐墊的連續攻擊。

『所以剛才就跟你說,我等會要來打掃,讓你先自己收一下啊……』一邊閃避一邊為自己申冤,只可惜滿腦子只剩下零件的某人完全無視他的話,抄著坐墊追著他到處跑。

『區區士郎居然要讓本王自己收拾嗎?』

『知道了,我幫你一起收就是──』

士郎用力地揉了揉臉,將自己腦海裡的雜念去除掉,把掃除的用具放在門口,找尋小盒子把尚未組裝上去的零件收進裡面。這個機車模型少說買了半個月,到現在還只是半成品令士郎略感詫異,沒想到……吉爾意外的手拙。

只是沒什麼耐性的他卻沒有放棄這組模型,也沒有設法向士郎求救,高得看不見界線的自尊心在這方面真是一覽無遺。

把雜物客廳用不上的雜物裝進大紙箱中,伊莉亞似乎對遊樂器非常感興趣,所以還沒有收起來的必要,士郎一邊整理東西,一邊在自己熟悉的環境中找尋某些東西,從他開始自己操持家務以後,還真是第一次進行這種沒效率的打掃,花了一個小時半才磨磨蹭蹭地整理完客廳,士郎向著下一站廚房前進。

『雜種。』吉爾加美什第一次這麼黏膩地趴在他背上,嚇得他沒差點把手裡的勺子拋出去,就這麼抱著他的腰說:『是不是本王想吃什麼都做得出來?』

『有食譜跟器具的話,基本上都……』士郎話還沒說完,一張食譜被貼到他臉上,他只能無語地把紙張從額頭取下來。

『這個看起來很有趣,蝦子多插幾隻。』

『等等、英國料理的精髓並不是這個樣子,你想吃的話我們還是去餐廳吧……』

『嗯?說什麼傻話,廚藝可是你僅剩的優點,魔術完全不行的衛宮少年呦。』

所以士郎做了,而且還是使用昂貴的龍蝦來體驗初次的黑暗料理鍊成,看著吉爾加美什興致勃勃地穿上圍裙的樣子,他只花一秒就放棄思考這件事情很浪費食物又很浪費金錢。反正英雄王的黃金律這世界上無人能比,躺著都能賺錢的最佳典範,在他面前擔憂金錢的問題根本是討打的行為。

冰箱裡面還有吉爾加美什愛用的果醬及喜歡的甜點,光是貼著「本王的」的標籤的布丁就有三個,士郎無奈地輕笑一聲,闔上冰箱。流理臺基本上相當乾淨,擁有良好習慣的士郎在每次使用完畢後就會用抹布將流理臺擦拭乾淨,因此目前的打掃只需要清理抽油煙機的濾網及地面的掃拖就算大功告成。

沒有人嘮叨的生活真的相當寂寞呢,和吉爾加美什生活在一起的日子短暫卻十分充實,每天都忙著處理對方的無理要求,久而久之他幾乎都要忘了,一開始自己到底是怎麼適應一個人的生活。

明明是個連肉體都沒有的英靈,卻留下諸多存在過的痕跡,令人想遺忘都做不到,這些「遺物」留著用不著,丟掉又捨不得。

還真是……從沒為留在常世的自己著想過呢,那傢伙。

『吉爾沒有願望嗎?』看著替自己系上領帶的王,士郎說出自己一直以來的疑問,若是沒有願望的話,為何吉爾加美什能夠透過聖杯的力量現世?從凜的口中了解聖杯戰爭之後,士郎一直懷抱著這個問題,卻直到戰爭的最後才終於問出口。

『蠢問題,世間萬物都是本王的東西,當然沒有……嘛、硬要說的話,若是能有本王從沒見過的珍稀寶物就好了。』掐了士郎的臉頰一把,吉爾加美什十分滿意對方身上這套得體的西裝,既然是最後一戰,當然得華麗又完美地取得勝利,因此身為他的MASTER,士郎當然得成為能與他英雄王相襯的出色人物,就算能力不行,外觀上至少不能顯得寒酸。

『反倒是你,將願望用在破壞聖杯這種無聊的事情上不浪費嗎?』

『啊、成為正義的夥伴是我一直以來的夢想,而且也不想再看見聖杯戰爭的犧牲者增加。』

『無趣。』

『對不起。』

最後還讓吉爾加美什露出不開心的表情,士郎承認自己是個固執且不知變通的笨蛋,在這方面就只有頑固地向前走,直到碰壁為止。

只是有件事直到現在他還沒告訴吉爾加美什。

可以的話希望他留下來,比誰都要耀眼的、金色的王,希望他能夠停駐於此。

就算總是惹麻煩、把家裡弄得一團亂也沒關係。

──最為他唯一的、最重要的「家人」。

總是抱持著奇怪的願望生活,難怪不管是誰都覺得他是個笨蛋。

最後,隨著倉庫大門關閉一同響起的是士郎若有似無地嘆息。




後言:
我沒救了(抹臉),我好像踏上了士ALL的不歸路((倒地
可是我吃得好開心嗚嗚嗚嗚ORZ
士郎是個好孩子,只是常碰到麻煩的大人((RY
某方面來說還真像個到處亂撿動物回家的小鬼
切嗣老爹對於自己的媳婦候選各種不滿意((RY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