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有我流OOC/自爽文




雖然是沒辦法的事情,遠坂宅迎來了入夏換季前的大掃除。春季時的那次因為聖杯戰爭的關係例外地取消了,所以顯得這次的大掃除格外重要,但是在戰爭尚未明朗化、處於半休戰的現在,遠坂宅面臨了人手不足的尷尬狀態,即使是家主的時臣這次也只能自己整理堆滿各式物件的倉庫,這種雜事以前都是請專人處理。

以前在遠坂宅工作的女傭於早餐時間過後回到這棟精美的住宅,和往常一樣安靜地展開自己的工作,雖然她們並沒有表示什麼,但是時臣還是感覺到女僕無言中傳達著「您很礙事」的意思,像是要掩飾尷尬地乾咳一聲,時臣收拾好桌面上重要的文件便自發性地走進工坊,面對裡頭的爛攤子。

丟得到處都是的材料以及許久不曾處理的「殘渣」,研究手稿及參考書疊的滿桌子都是,牆上還貼著幾份聖杯戰爭的過期情報及Master的個人資料,直到現在需要整理才發現工坊的髒亂超出自己想像,時臣意外的很驚訝,實在難以想像以前的自己到底是多麼的粗神經才能繼續待在這裡?

所以當夜遊到早晨才回來的吉爾加美什以靈體的姿態尋來,所見的就是為了打掃而脫下西服、襯衫幾乎被汗水浸濕而略顯狼狽的時臣,畫面的罕見程度絕對算的上兩人認識以來最不可思議的一次。

「王,歡迎回來。」察覺到周遭氣息的波動,時臣向著空無一人的地方彎腰行禮,他的聲音成功地拉回吉爾加美什的注意力。

在一片略顯刺眼的金色粒子中現身的王中之王一如以往地雙手抱胸,倚靠在研究室臺階的入口,挑起左眉,問:「這是在做什麼?時臣。」

「吾王,再換季前進行掃除,這是遠坂家的慣例,現在屋子裡面隨處都髒亂不堪,您……」本想讓吉爾加美什再多出去晃個幾小時的話到了嘴邊又默默地吞回肚子裡,和這位難相處的servant待得久了,時臣發現自己最近已經過於習慣對方的存在,臣下之禮還是有的,對應間的嚴謹卻隨著時間有鬆動的跡象,這實在不是好的改變。

「這種不痛不癢的小事……」翻了個白眼,吉爾加美什走向低垂著頭的時臣,「有什麼要求就盡管提出來吧,本王特別允許。」

「呃?」略帶錯愕地看向俯視自己的王,紅玉般的雙眸依然讀不出任何訊息,時臣只能猶疑地開口,「您能……協助我……掃除的、工作……嗎?」

吉爾加美什心情不錯地拍拍時臣的頭,宛如獎勵一般,和對待小孩子沒有兩樣的舉動令時臣不知所措,能夠令王感到愉快當然是好的,畢竟初時一直被抱怨自己相當無趣,但、但是這個樣子……很困擾啊,不、應該說是相當困擾才對。

「這裡已經整理得差不多,還有一處堆放舊物的地方必須由家主整理才行。」收拾好女傭貼心地給予的打掃用具,時臣不由得想起去年時候還有凜幫忙一起整理。乖巧並努力學習的好女孩,雖然在有些時候會惹些小麻煩,但是凜一直都不是會讓父母為她操心的乖孩子。

從連繫著彼此的魔法迴路中感覺到名為「喜悅」的波動,吉爾加美什側臉看向面帶微笑的時臣,總是在自己面前謙恭有禮、冷靜並克制的這個男人,像這樣露出真誠笑意的次數一隻手都數得完。就連開心都顯得壓抑的這個無趣的男人,吉爾加美什卻發覺自己並不如想像中的討厭。

……或者該說,就算想討厭也是件很無謂並浪費力氣的事情。

惡意也好,施捨般的善意也是,如果對方全無反應的話不管什麼事做起來都像自己一頭熱的樣子。好不容易把自己那股不知從何而來的幼稚期待驅離,吉爾加美什卻意外的發現時臣對等級低下的惡作劇意外的沒有防禦力,就跟拉女孩子辮子或抓蟲子嚇人沒有差多少的事情,等級低劣到英雄王完全沒有想過,而時臣本人也完全沒有顧慮過。

揪著這個「對小孩子特別沒轍」的弱點,吉爾加美什終於找到和時臣待在一起不無聊的方法,由此做為開端,死板的魔術世家家主似乎也沒有當初那股努力送死的樣子,雖然大聖杯沒來由地忽然停止活動令人無力,因此獲得更多停留在現世的時間,吉爾加美什倒是不怎麼討厭。




說是整理,實際上時臣要做的是重塑倉庫周圍的結界。

遠坂家的倉庫堆放的東西雖不到極度稀有的境界卻也不是世上常見的俗物,這些有著一定年資的東西若不小心對待很有可能釀成悲劇或財產損失,本只是想用某件事來打發自己的Servant,時臣是到吉爾加美什失手解體一本珍貴的手抄本才想起自家的這個倉庫不但價值連城還附有歷史意涵這件事。

緊接著他又目睹某本精裝的書籍被痛揍一拳、蠢蠢欲動的鎧甲被踢得散架、裂嘴邪笑的畫像被隨便地吊在門口曝曬……

時臣被不間斷的細小哀嚎干擾得幾乎無法專心,勸阻的話呼之欲出,最終他還是把那句「您這麼做只會讓情況更糟」吞回肚子裡,只因為吉爾加美什看起來蠻樂在其中的樣子。

『反正都是些用不上的骨董』,時臣這麼安慰自己。

重塑結界的工作相當耗費精神力,尤其遠坂家這座倉庫的結界更不可能是單純的防禦外患這樣的前提下,結界構造瞬間複雜許多,但對時臣來說唯一困難的就只有耗費時間過長這點,就一般人來看很困難的事情卻能輕鬆完成,這也是為什麼這個工作只能由家主親自操刀的源由,若不如此的話遠坂家也無法成為魔術世家的名門,雖只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卻清晰地顯現人與人之間的區別。

從出生那刻就已經決定的資本與責任,即使有些事情從來就不是自己願意的也只能承受,遠坂家的歷史、遠坂家的家訓、遠坂家的宿願,沉重的包袱注定繼承人只能強大,「家主」就某方面來說幾乎是等同於祭品的存在。並不是無視或者被動地承受這些事情,為了得到更多的資源、看見更多常人無法觸碰的事物、獲得更多珍貴的知識來達成自己魔術上的最高成就,時臣相當坦率地接受這樣子的「交換條件」,一個人掌握的東西是有限的,想要得到什麼就必須得犧牲什麼,世上無完人,那就是他遠坂時臣的「缺陷」。

早早翻完整個倉庫「尋寶」的吉爾加美什姿勢隨意地躺在角落的一張沙發上,頗為悠閒地觀察自己的Master,或者說,他一向熱衷於觀察人類並發掘對方的本質,這是件有趣程度跟尋寶差不多、足以消磨時間的好方法。

時臣這個人靜靜的樣子是最討喜的時候,睡覺的時候或是像現在近似於睡著的模樣。試圖在這個人身上尋找真實和自我的吉爾加美什總是在對方優雅並進退得宜的應對下敗興而歸,無論是誰都好,只要是王就不會喜歡這種摸不透也抓不牢的臣子,若是臣子坦率地寄託期待,回應這樣的期待就是身為王的責任。

踱步向前,吉爾加美什停留在結界的邊緣,紅玉般的雙眸直盯著陣法內的御主。

無論哪個世界、無論同樣的事情重複多少次、無論周圍的人事物如何改變,只有這層Master與Servant的契約關係不曾有任何變動,再多的不滿被這麼打磨過後只剩下無奈。

不敬的逆心也好,兩人間的溝通障礙也罷,關於遠坂時臣這個人,吉爾加美什最想知道的是他到底用什麼樣的心情、又是抱持著什麼樣的念頭將他召喚出來──

「王?」

時臣的聲音打斷吉爾加美什的思緒,回過神來只見矮自己一截的御主正站在他面前,有點擔心的樣子似乎已經不止喊他一次。

「……」

收到明顯被注視的感覺卻沒得到任何回應,時臣疑惑地抬頭,並沒有避開吉爾加美什的視線。

「……本王是最強的吧?」吉爾加美什沒頭沒腦地問了一句。

「是最強的喔,比誰都強。」已經習慣吉爾加美什突如其來的舉動,時臣很快地給予肯定的回答。

「時臣你啊……」伴隨嘆息般的低語,被扯了一下而重心不穩的時臣直接撞上一堵肉牆,三秒後才反應過來自己正被抱著。埋在他脖子邊的金色腦袋瓜可是這世上最尊貴的東西,時臣全身僵直地不知該做何反應才好,超出預料之外的事情讓他順應直覺地把手搭在吉爾加美什的背上。

時臣的回應所帶來的感動還沒持續超過一秒,背上那力道適中的舒適拍撫立刻令吉爾加美什意識到一件很嚴重的事情,他這位尊貴無比的王中之王居然被當成小鬼對待……

──嘛、算了。

時臣你啊……如果一直都是這麼坦率的話倒是個可愛的傢伙。




後言:
我發現FATE沒有哪個配對我是照著原著的苦逼模式動手的((躺
我只是想讓大家幸福,就跟渚薰ㄉㄉ一樣嘛((淚奔
而且我還是習慣寫歡樂向的東西,真糟糕Orz

伊莉亞開播了大家看了吧o3o!不過這系列我真不太喜歡主角((倒地
但是配角我都愛,就是覺得變成主角跟萌妹子之後的伊莉亞好不討喜orz
說好的幼蘿姊姊呢!!!!他本來是姊姊啊!!!!((重點錯
我在等著切嗣綺禮跟金閃閃一閃而過((不要這麼苦情#
今天一口氣看了不少東西,攻殼機動隊的新劇場版和戰機絕唱G都讓人好滿足W
暑期新番目前好像還沒出現讓我失望的東西W比較害怕的果然還是魔界王子((盯
看PV就很有大崩的味道,好害怕ORZZZZ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