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身邊實在有太多酒品差卻又喜歡豪飲的親朋好友,以至於現在的我不管碰到誰發酒瘋都能很淡然的收拾爛攤子,這種特技到了成年後異常的好用,當所有人醉得東倒西歪的時候,總要有個清醒的人將大家塞上計程車或是連絡他人接送,那個人就是我褚冥漾。

該說是大家太信任我還是怎麼樣,知道有人善後便更加肆無忌憚了,反正他們的背景一個比一個雄厚,我就不阻止他們互槓之後跟拆店沒兩樣的處罰遊戲,比起在一旁慌亂,我最近也體會到從別人出糗的樣子中獲得樂趣是多麼令人滿足的事情。

這次的慶功宴是為了慶祝順利平息某妖精一族的內亂問題,差點就要發動戰爭的大問題被我們一群人參一腳之後很離奇的順利解決,這麼不可思議的事件沒道理不喝酒慶祝一下,尤其身為隊長的我差點就要很孬的去跪學長求他幫忙。

後來沒有勞駕很忙碌的學長大人完全多虧公會所剩不多的良心,在發覺這個任務對新手隊長來說太刺激之後終於從繁忙時期硬是撥出人手給我們這組小隊。

性格和學長差不多程度的暴躁,有著瞬間將某處夷為平地的強大破壞力,很容易把王族以外的人當成賤民,把以上幾個特徵加在一起之後就能得到會行走的爆裂物兼奇歐妖精的王子──休狄‧辛德森。

很刺激對吧?

在繃著皮和王子殿下相處將近一個月之中我見識到了好感度增加所帶來的變化,本來把我當作毀滅性病毒的休狄從碰都不屑碰發展成一不爽便隨手揍我的「親密模式」,只希望別進化成對著我用爆破魔法,其他怎樣都好!

啊、話題扯的有點遠,讓我們把時間帶轉回現在吧。

在休狄成為隊員(?)以後的酒會還是第一次,我親眼目睹了錯估醉鬼可能性的休狄被一群渾身酒臭的傢伙灌醉,雖然很猶豫對方酒醒之前會不會把我痛揍一頓,但是那群很有氣勢的醉鬼擺明了我過去也會遭殃的無差別攻擊模式已經啟動,每次都是唯一保持清醒的我,這次依然要當一面不起眼的背景板。

在被攻陷之前,休狄陰狠地給了我「你死定了」的眼神,就這麼一眼,我周圍的溫度直線暴跌,從舒適的溫帶海洋性氣候瞬間變成冷得要死的極度氣候,手裡放著冰塊的可樂在此時竟顯得無比溫暖。

即使用眼刀在一秒內把我砍過一百萬遍,脾氣一直不怎麼好的休狄還是忍下不耐,湊過來的酒杯一個不漏地接過去,讓原本看得膽戰心驚的我也莫名地擔心起來。各式各樣濃度不一的酒就這麼灌進肚子裡,就算是酒量好的人也禁不住這種灌法。

與其在這裡瞎擔心也不是辦法,看看時間也差不多,我從口袋掏出隨身備著的符紙,用手指沾著杯子上的水珠很隨性地撇了一個陣法,微弱的亮光過後是藍色的粉塵,像是有生命一樣的藍色沙粒隨著我指著的方向飄過去,不一會那群要得寸進尺的醉鬼便一個接一個地昏倒在地,陷入深層的睡眠中。

「王子殿下?」我試探性地喊他一聲,只見休狄略顯茫然地回頭看我。一邊用符紙召喚式神,我一邊走到他的面前,雖然休狄對我多少還有點反應,但從攻擊性下降百分之九十這點來看,就能很確定他已經醉了。

說起來,還是第一次看到他這麼茫然的樣子,簡直就像在外頭和父母走丟的小孩似,令人難以想像平時的他是何等強勢、高傲的人。

「要找人接你回去嗎?我有戴洛的電話。」雖然和休狄的好感度比已經增加不少,但我還不至於那麼大膽感把王子殿下帶回自己的狗窩,但是把他一個人扔在高檔旅館也不是好辦法,總覺得之後被追就起來會很麻煩,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把這個爛攤子丟給別人,譬如躺著中槍的戴洛前輩。

休狄就只是盯著我沒有回應,雖然詢問醉鬼是件很不科學的事情,但對象是休狄的話我只能乾巴巴地接著問:「去我家住一晚上?但是我家有點髒亂,畢竟這陣子都在外面……呃?」

點頭了?王子殿下點頭了!?

我張大著嘴巴,從休狄灰藍色的眼睛中看見自己蠢得可以的白癡表情,像隻吐泡泡金魚一樣,「……我家只有一張床。」

這件事情對於一個醉鬼來說似乎太有挑戰性了,休狄的雙眉微皺,繼續兩眼無神地看著我好幾秒才蹦了兩個字出來。

「地板。」

這傢伙直接掠過沙發要我睡地板嗎!?那裡是我家!

其他人已經陸陸續續被送走,我也不想繼續留在包廂裡和一個醉鬼討論這種令人蛋疼的話題,架起對方,扶著休狄搖搖晃晃地走了幾步後我很沒轍地彎腰把人背在背上。

高中的時候明明還覺得這個人十分高大,一百八十六公分的身高擺在那裡,雖然不是周圍的人當中最高的,光看還是很有壓力,尤其那個令人不忍說的破個性。

已經……有好陣子沒有連繫,久到自己不再只能仰視,甚至能很輕鬆的將人背著帶走,這算是令人高興的成長嗎?至少一開始的我從沒想過自己這個魔法小白有朝一日也能穿上那身黑色金紋的長袍,和一些社會地位高得離譜的人平起平坐,即使已經是事實了,還是令人難以適應。

到門口刷卡結帳後,我才偷懶地用了轉送陣回到家裡,好陣子沒有使用的屋子少了點人氣,幸好在式神的打理下還算乾淨,至少出門前亂丟的衣物都被收拾整齊了,不然床上大喇喇地擺著我的四角褲,讓我把王子殿下放上去還真的不敢。

休狄喝醉後十分安份,沒有大吵大鬧也不會有詭異的怪癖,就是只會靜靜地盯著人看這點有些可怕,這會睡著之後便安詳地令我感動,誰都不會喜歡照顧醉鬼,誰都不會。

基於好人做到底,送佛送上天的小小正義感爆發,我拆了新的毛巾替這位潔癖不輕的王子大人做一些簡單的清理,順便把複雜的奇歐妖精服飾扒掉,一開始只是覺得穿著簡便的裡衣睡覺比較舒服,但我實在沒想到那裡衣會簡便得休狄稍微動動便整個散掉的地步,具體來說到底脫掉了什麼不該脫的部分我也不知道,休狄身上裡裡外外那麼多條帶子誰分的清楚!?現在想弄回去已經來不及了。

深怕多看一眼就遭天譴的我直接把棉被蓋在他身上,掩耳盜鈴大概就是這麼回事,估計王子殿下醒來後發現自己被扒衣服就會殺我滅口了吧?幸好他不知道我背著他離開餐廳這件事,否則估計死是不夠休狄解恨,還得鞭屍後挫骨揚灰才能挽回點他老大的尊嚴。

想著對方炸毛的樣子我竟然不自覺的「噗哧」一聲,時隔五、六年的現在,我竟然會覺得這麼難搞的一個人竟然有些可愛。嘛、果然當上袍級後腦子也會產生相應的異變?

這陣子因為任務的關係也沒來得及關心一下這人近年過的怎麼樣,現在提及的話估計會被當成馬後砲而遭到白眼吧?

我坐在床邊胡思亂想地折著休狄剛剛脫下的衣物,整齊地疊在床邊的矮櫃上,做完一系列動作後,我抱著櫃子裡的薄毯,很自覺的跑去客廳沙發蹭一晚。

這時候就很慶幸自己未卜先知,從二手市場撿來了這麼一個軟綿綿的古董貨,雖然上面附著女鬼,但經過我的開導後,她已經很歡脫地投胎去,剩下的就是賤價販賣的這座高檔沙發,只要別滾的太誇張,基本上還算一張好床。

任務累積的疲憊令我一沾枕就睡,熟悉的味道很安心,在這樣一個自己習慣的領域內入睡,僅剩的防備不知不覺被氣氛消除,讓我直直地跌落深沉的夢境中。




華麗的宮殿和巨大的樹木融為一體,這麼一個陌生的地方我翻遍記憶也找不到相關的資訊,明白這是夢的我只是隨著畫面的轉換來到一扇敞開的窗戶邊,不等我看清楚房間內有什麼,一坨東西迎面撲來,反射性地阻擋後卻只傳來身體被穿過的微妙異樣感,回頭看見一隻羽毛長得十分漂亮的小鳥遠遠飛走的優美屁股。

聳聳肩,我轉頭向窗內看,卻撞見某人詫異的眼神,休狄提著籠子,錯愕的表情難得不加掩飾地掛在臉上,隨後眉頭一皺,竟然直接把很昂貴貌的籠子朝我甩過來!

「褚冥漾你有毛病嗎?連我的夢境也敢連結!」一陣狂風過去,城堡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望無際的平靜水面,休狄也不跟我囉嗦,直接衝過來揪著我的衣領就是一頓爆打。

「這種事情又不是我能控制的!」雖然夢裡的傷不會帶到現實,但是這不代表被揍不會痛啊!我只能抱著頭和休狄展開很智障的你追我跑,可沒多久我就被活逮,怎麼說這裡都是休狄的領域,實在不是我撒野的好地方,沒有主場優勢啊!

「都是這根翹起來的『天線』惹的禍吧?只要拔掉就沒問題了吧?」露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猙獰笑容,休狄的額頭上有著顯而易見的十字路口在跳動。

「不要拔我的智慧毛!」要不是雙手被困住,我絕對會頑強抵抗,雖然這麼說可能會令頒給我黑袍資格的評審悲痛,可我成為黑袍至今,一直以來都是倚靠自己的實力和強大的第六感生存過來,休狄拔毛的舉動深深的威脅到我今後的人生安全。

聽我這麼一喊,休狄反而放手了,一臉嫌棄地看著我說:「愚蠢的鄉民。」

那種「沒知識真可怕」的眼神是怎麼回事!?

尷尬的沉默了一下,在這種安靜得什麼聲音都沒有的地方不說點什麼實在尷尬,我輕咳兩聲,慢吞吞的說:「那個、這次任務謝謝你。」

「嗯。」

「我知道你超討厭妖師,不過──」

「我並不討厭。」休狄毫不客氣地打斷我的話,轉過身來注視著我,淡淡的說:「這個世界上每個種族都有屬於自己的義務,沒有誰是不被需要,『那件事』我只是有點……不能接受。」

『那件事』指的是護送學長那次、我讓烏鷲一口氣滅了變異的山妖精的事情吧?從沒想過休狄居然會和我解釋,從他的措詞和神情,不難理解當下他被我嚇得多重。

現在想來還是覺得很受傷,其他人驚慌的神情還有懼怕,在那個瞬間毫無保留地暴露出來,當下我也終於明白自己的立場,若自己還只是個抱著妖師力量的無知人類那就算了,能夠使用的話便成為人人爭相討伐的大魔頭,但是我想做的也只是保護他們而已。

擁有力量的人終將被害怕的羊群驅趕,無論他的本意是否為惡,這就是妖師一族持續百年至千年的宿命。

「謝謝。」

除了這兩個字以外我不曉得自己還能對他說什麼,理解自己的義務這麼久以來,沒有什麼比那句「並不討厭」還要珍貴,況且還是出自某王子的金口,簡直就跟奇蹟一樣,嗚、超感動的……

「……這種事情沒必要哭吧!」面對哭得超難看的我,休狄淡定的樣子在一秒內崩毀,一邊怒罵一邊拉起我的袖子往我臉上抹!居然到這時候還顧慮著自己的潔癖……算了,總比以前排斥到連治療法術都丟給別人放要來得好。

「王子殿下你真是個好人!」將好人卡用力拍在休狄身上,我感動得一時理智斷線,等我回過神來我已經撲到他身上把人緊緊抱著,沒有被殺,但是腦袋卻被揍了幾拳,怎麼說這點皮肉痛還是蠻划算的。

「褚冥漾!給我放手!」對於人與人之間如此親密的肢體互動完全不適應的休狄滿臉厭惡地推著身上的附著物,「區區一個低賤的人類──」

「和我搭檔怎麼樣?」我突發奇想的問。

「滾!」這是休狄的回答。

覺得這提案不錯的我繼續再接再厲,死命抱著掙扎得更厲害的他說:「別拒絕得那麼果斷嘛,跟我在一起很容易捲進重大事件喔!」

「這種事情沒有什麼好驕傲的你個倒霉鬼!」




後言:
題文無關((居然
好久沒有打特傳了,自我感覺不怎麼良好,有OOC的味道但是很開心((樂奔
鍵盤啪搭啪搭地就四千多字了((歡呼
雖然很久沒有打這個CP,但是我真的很喜歡摔摔W
要說的話特傳內摔摔跟九瀾是我最喜歡的角色說(捧臉)
不忍說我之前一直覺得要等到蓋亞終於出到第三部我才會再寫特傳文((看
生命果然自會找到出路((何

最近FATE坑摔的有點深,所以黑子的黃灰很用力的卡稿中((噴淚
我還以為能夠很順利噴四千字,接下來應該也能很順,對不起我錯了((跪
一放暑假我就得修羅場了((躺平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源青立(靖源)
  • 果然傲嬌的摔摔很可愛wwwwww((欸?
    暑假修羅場+1
  • 即使是修裸場也要外遇(快回來#
    趕稿加油ˊWˋ

    絳夜 於 2013/06/16 16:15 回覆

  • 狐仙
  • 王子傲娇可爱啊,我喜欢~ (被炸
  • 王子之流多傲嬌,只是傲跟嬌的比例不一樣((RY

    絳夜 於 2013/06/16 16:15 回覆

  • 訪客
  • 『不要拔我的智慧毛』

    這句讓我笑好久

    『和我在一起很容易捲進重大事件喔』

    難到漾漾被式青拖去上寵物自我推銷了嗎 XD

  • 事實上也真的是個衰到躺著都會捲入事件的倒楣蛋啊W
    所以只能把這個也當作賣點之一了((X

    絳夜 於 2013/07/25 21:32 回覆

  • 雪
  • 好期待下集耶~~~OWO
  • 窩盡量ORZ

    絳夜 於 2013/07/25 21:4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