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遺憾的是,綺禮的「離家出走」並沒有持續太久。路上偶遇士郎等人高中老師藤村大河的他,在對方過於熱情的關切下,毫無辦法的被「夾帶」回衛宮宅,這真是言峰綺禮這輩子最丟臉的一件事,幸好沒有任何人知道他曾經為了無聊的理由離開又因為更無腦的原因回到原點。

「嗨嗨!士郎我來嘍!今天晚餐煮什麼?香味在玄關都聞得到呢!」脫下鞋子便急匆匆地衝進屋裡,總是活力充沛的藤村在下課後更令人無法想像其為人師長的樣子,但是士郎由衷地感謝大河在某些方面的神經大條,至少她就沒察覺應門的自己和進門的綺禮間顯得十分詭異的沉默。

「稍微散步一下。」綺禮不曉得自己為什麼要說出這種和狡辯沒太多差別的話,第一次覺得面對衛宮士郎他不得不說點什麼。

「散步的話記得多穿幾件。」伴隨淡淡的嘆息,士郎拉著綺禮走到飯廳,凜和櫻還在洗澡、大河衝進廚房偷吃,因此並沒有人對於他們過於親暱的肢體碰觸進行吐嘈或投以奇怪的眼光。

最近身體的確弱到一個極致的綺禮只是到外頭晃了一下便兩手冰涼,過於單薄的浴衣根本起不了保暖作用,綺禮自己沒什麼感覺,倒是士郎一副老媽子似的為他披外袍、遞熱湯,讓他首次覺得自己居然是個這麼不會照顧自己的「廢柴」,事實上無論洗衣打掃還是做飯他都會,只是放在自己的生活上就沒這麼講究,這種淡泊對比士郎的囉嗦反倒顯得自己什麼都不會,實在令人哭笑不得。

少年觸碰自己的手十分炙熱,那副看慣的老媽子臉令綺禮不由得想起這傢伙的老爹,怎麼看都不像是那個人養出來的孩子,除了抱持過於天真的夢想以外,衛宮士郎實在長得太直了,並且對許多事情一無所知,完全就是一個普通人,這算是那傢伙的過度保護?

還真是……總做些無謂的事情呢,那個衛宮切嗣。

「又怎麼了?」瞥了直盯著自己的綺禮一眼,士郎將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佳餚擺上桌後便坐在綺禮身旁等開飯。

真是多虧了跑去浴室守門的大河對他的不信任,他現在才能這般悠閒的坐在這裡,不過等到凜他們出來後估計又會是場戰爭吧?

綺禮露出令士郎深感不妙的微笑,「你想知道?」

「才不要!你又要整我了對吧?我看起來很笨嗎?」雖然綺禮這麼整他代表他對自己有某程度上的在乎(大概吧),但是士郎自認自己不是個優秀的抖M,滿足對方惡趣味這點偶爾就饒過他吧!

「那倒是說說你聰明的地方?」單手撐地,綺禮側著身子湊近士郎,「對誰都一樣好、總是吃虧的衛宮君。」

「呼……」士郎猛的低下頭,「摳」一聲,和綺禮的額頭撞在一起,注視著對方吃疼的瞬間微瞇的雙眸道:「你今天特別討人厭是怎麼回事?是我惹到你的話我道歉。」

「你的想像力很豐富。」綺禮挑挑眉,對於士郎的話不予置評。

兩人鬥氣似地不發一語,直盯著對方看。若要比耐信的話士郎自認比不過綺禮,若是對方根本不想說的話,誰也沒有那個能耐讓神父開口,蚌殼都沒有他這麼難料理,士郎忍不住在心裡暗罵一聲「幼稚」,聽著外頭逐漸接近的腳步聲,十分無奈的和綺禮拉開距離。

一如以往的吵鬧全包含在士郎的預計裡頭,夾在凜與綺禮中間當防火牆也不是第一次的事情,士郎早有心理準備,這次卻出乎他預料,凜硬生生的卡在他和綺禮中間,使櫻和他一瞬間手足無措,不曉得凜又被刺激到哪根神經,這時候又要再次感謝大河老師的閃亮登場,即使微妙,幸好氣氛還算的上愉快。

綺禮的養傷日常說來跟養老幾乎沒有太大差別,吃跟睡總是由士郎打點好,比較麻煩一點的洗澡士郎也很雞婆的承包過去,以至於綺禮待在衛宮家基本上都不需要自己動手就能被養得肥肥胖胖。習慣了這樣的生活模式,當士郎看見綺禮放下筷子站起身,自然而然地跟在他身後一起走出飯廳,也沒查覺有什麼不妥的綺禮就這麼讓他跟著,惹來眾人詫異的目光卻毫無自覺的兩人一身輕巧地離開。

看著像小尾巴一樣跟在綺禮後頭走掉的士郎,大河的表情只能用微妙形容,反倒是卡在兩人中間的凜一副不意外的樣子,剛剛還很正常的晚飯一瞬間變為異樣的沉默。

用筷子在碗裡頭撥動青菜,櫻說:「前輩真是個體貼的人呢……」

「體貼過頭了啦,那個笨蛋。」咀嚼著燉菜,凜含糊地嘟囔。




「嗯……不要摸那裡……啊、衛宮……」

「──不要叫的這麼情色我說!會讓別人誤會!」

雖然就字面上來看好像在做什麼糟糕的事情,實際上士郎真的只是在幫綺禮擦背而已,明知道對方是故意挑撥他,士郎依然被弄得紅了耳根。

「那是一直碰我的腰的你不好。」

「竟然怪我嗎!?你不要躲就好了,結痂會癢很正常。」士郎態度強硬地把不合作的傷患給按住,手掌下觸碰的身體並不如女孩子細膩,卻蘊含著普通人不能比擬的韌性與爆發力,士郎曾經一度疑惑過身為神父的綺禮到底為什麼會有這般強大的肉體,但是自己的立場似乎沒什麼開口的餘地,於是這個問題便爛在他的心裡直到現在。

就連把他們兩個湊在一起的、綺禮身上的傷是怎麼一回事,士郎也不曾過問,潛意識裡覺得這種事情問了就會破壞現有的平衡,所以他能做的也只有把綺禮照顧好這件事。

『吶、等你傷好了會離開嗎?』明明是再正常不過的詢問,士郎卻用上所有的力氣把話憋在肚子裡,專注於現在能為綺禮做的所有雜事,放棄思考未來會怎樣那種遠大的事情。

不得不承認,他的確逐漸地喜歡上和言峰綺禮待在一起的日常生活,習慣應付對方的惡劣玩笑及各種程度不一的捉弄,也習慣接受對方不自覺的依賴並為此感到高興。不只是自己的正義感及照顧癖作祟,士郎最近逐漸明白那些不過是讓綺禮處在他身邊的藉口「之一」,這樣子彆扭的心情讓對方知道只會徒增笑料吧?在他眼裡的自己只是個小鬼,即使知道也不會認真的把他的心情放在心上吧?

啊、真是,這種糟糕的大人到底有哪裡好?

「衛宮泡泡流下來了。」綺禮的一句話把士郎從神遊中拉回來。

「啊、抱歉……嗚哇!已經流到眼睛──言峰把眼睛閉起來!」明明泡泡已經流進眼裡綺禮卻毫無感覺似,這種樣子反而令士郎驚慌失措,拉了一條毛巾,捧著他的臉謹慎地擦拭。

簡直就像在照顧小孩子,士郎沒好氣地想著。

閉著雙眼的綺禮莫名讓士郎產生一種任他為所欲為的錯覺,平日裡身高差令他只能仰視對方,處於俯視位置的機會委實不多,這麼仔細端詳對方的臉還是第一次,深刻成熟的五官、眼角細微的皺紋,這些都再次令士郎意識到兩人間的年齡差,即使如此還是覺得……這樣的言峰好可愛。

輕到只是微微擦過、幾乎沒有太多真實感的吻,帶著士郎自己不曾察覺的小心翼翼。當綺禮察覺什麼而睜開眼的時候,士郎已經拿著毛巾退開,一如往常地為他沖水、擦乾,只要忽略掉他微紅的耳根,那麼綺禮完全能用幻覺解釋一切。

──他和眼前的少年接吻了。




後言:
打工吧魔王大人也好好看喔(翻滾),這一季的新番讓人各種心跳加速ˊWˋ
OP出來的也很快說(驚),翠星跟魔王的OP都已經下載完畢((更
是說士言意外的有頗多人吃讓我很驚訝((噴
之前我說跌進這個CP時候完全被當邪魔歪道←
↑這麼吐槽我的室友最後也被我買的士言本狠狠打到了((欸
總之,新朋友請多指教O3O/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EC貓
  • 魔王被勇者推倒了!!!!!!!!!!!(歡呼(明明只是親嘴XD
    無意識地放閃最棒了阿><
  • 我也最喜歡無意識賣萌了!!!!!!!((握拳

    絳夜 於 2013/06/16 16:12 回覆

  • Gar RY
  • 好可愛的言峰....
    本只是上網隨便打士言怎知出了這篇文
    萌得我鼻血也快出來了(捂面)
  • 等等!!GOOGLE搜尋又衝康我了嗎(噴
    感覺頗害羞WWW有萌就好,甘溫(掩面

    絳夜 於 2014/01/25 23:1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