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那個男人能靜靜地待著就好了。」每當遭受等級不一的精神攻擊時,士郎總是不禁這麼想。再怎麼成熟穩重依然改變不了他是個高中生的事實,思慮上的破綻再怎麼努力補足,在人生經驗多了他一大截的綺禮面前都只是不堪一擊的掩飾。那也就算了,想辦法彌補後反被抓住痛處諷刺一番,即使是老好人的士郎也覺得自己快扛不住對方差勁的個性。

和伶牙俐齒、善於辯駁、歪理一堆的言峰神父吵架從來都不是件明智的舉動,即使如此,對方總能有辦法刺激士郎,令短暫理智斷線的他傻傻撞進自己的惡意中,這也是士郎十分受不了的一點,如果閒著沒事做的話,稍微替他分擔點家務如何?但話到了嘴邊,看到綺禮身上最近剛增加的「榮譽勳章」,士郎只能閉嘴,把所有的不甘願吞回自己的肚子裡,一如以往地打點好一切,包括這位不請自來的食客兼傷患。

他的身邊實在太多有問題的長輩,除去夢想很傻及濫好人強迫症這幾點外,士郎到現在居然沒有長歪真是奇蹟,但是這股定力在碰上綺禮後,他忽然不大確定。在碰見綺禮前,他的天秤毫無疑問地向著正的地方傾倒,但在這之後,多虧綺禮努力地在「惡」的方向蹦蹦跳跳,士郎已經感覺到自己的正直有某部分悄悄崩塌。

……至少當那傢伙衣衫不整地出現在自己面前要求擦頭髮的時候,士郎第一次產生了十分不妙的衝動與聯想。

真是糟糕啊……

士郎機械式地攪拌著鍋中的高湯,一邊神遊天外地胡思亂想。秉持著意淫一下人生會更美好的自我激勵,假設哪天他們真的那啥了,已經變成星星的老爹會怎麼想呢?

……說不定會哭?

「哈……」自己到底在想些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啊──

「衛宮──」

「唔哇!」突然出現在背後的聲音把士郎狠狠嚇了一跳,差點把湯勺丟過去的他在看見綺禮後,很慶幸自己沒有手滑,否則下場大概會變成串燒什麼的。

微微向後傾的綺禮閃過勺子濺出的湯汁,剛剛發呆時一會憂鬱一會傻笑的青少年,此刻則滿臉慌張地抓著紙巾擦地板,頭也不抬地說:「開飯還要一下子,先去看個報紙什麼的吧。」

綺禮沒有回答也沒有離開,看著士郎到處擺弄東西,看水槽、看鍋子、看地板、看廚餘,無論士郎看哪裡,就是不將視線擺在他的身上。

「你在緊張。」即使士郎早有準備,綺禮冷不防地把他心裡的東西挖出來還是讓他頗為尷尬與不知所措。

悄悄呼了口氣,士郎閉著眼睛道:「那是因為被你嚇了一跳,這很正常吧?」

「嗯……」閒著沒事幹的綺禮興致勃勃地盯著士郎的臉看,毫無掩飾的探究目光讓士郎想忽略都難。

捧著從冰箱拿出來的保鮮盒,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抓起一小簇的內容物,半強迫地塞進對方嘴裡。

從善如流地咀嚼了兩口辣味醃漬品的綺禮才後知後覺地發現自己居然如此沒有防備的……

「要再來一點嗎?」沒有錯過綺禮眼中一閃而過、近似於喜悅的情緒,他晃了晃手裡紅通通的保鮮盒,也只有在這種時候能順利躲過綺禮惡意,士郎頗為無奈地想。

「還真是惡趣味呢衛宮,餵食的樂趣嗎?」綺禮隨手拉開椅子坐下,隨著高度的改變,本來只能仰視的人現在能夠輕鬆俯視,對士郎來說真是緩解了脖子的酸痛,除此之外……

綺禮含住他的手指,即使看不見,指腹也能感受到漬物被對方靈巧的舌頭給掠奪走的過程。一股不對勁的感覺從心裡蔓延開來,即使腦子裡警鈴大作,士郎卻只能不受控制的站在原地,看自己的手指被……猥褻。

這個角度、這個姿勢,怎麼看都有點像在──

一股淡淡的燒焦味拉回他開始暴走的理智。

「啊啊啊──」士郎大喊著抽回自己的手,跑回瓦斯爐前熄火,不小心被握柄燙到的他慌忙之下把手指塞進嘴裡含著,正好是剛才用在餵食上的那隻,完全沒有察覺的他嘴裡碎碎念著一些沒意義的馬後砲繼續製作晚餐的工程。

看著他更為慌張的綺禮嘴角彎起愉快的弧度,「間接接吻。」

「才不是──!」




一年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既無法讓士郎了解言峰綺禮這個人,卻也不能說他們並不熟悉。一開始只是「偶然」下因著學校的活動,為了方便籌畫才在空盪盪的衛宮宅住下、卻沒考慮會因此替士郎拉上仇恨的女同學遠坂凜的關係,一向和西方宗教無緣的士郎才第一次接觸到身為凜的監護人、個性惡劣無比的神父。做為關鍵印象的第一次談話,士郎的評價就只有「糟糕透頂」四個字。

被拐著彎地諷刺一番,並在藤村老師的介入下,莫名地得出「放著一群女孩子和士郎在一起很不妙」的結果,做為此次的談話結論是「那就麻煩神父監督」,避免士郎對清純的女高中生做出犯法行為。

這麼汙辱人格的事情的確讓士郎氣憤又憂鬱了一陣子,加上從此之後基本也算住在他家的綺禮每天的精神攻擊,士郎深深覺得自己沒在那一個月裡黑掉真是太不科學。要說有問題的話,應該是他身邊的這群女孩子警戒心過低吧!?家裡變成女子宿舍的兩個星期,士郎在非自願的情況下看遍了各種沙必死畫面,包括衣服,其實也都是他在洗,士郎真沒想過自己能一臉淡定地眺望粉色的胖次與胸罩和自己的四角褲一起飄盪的畫面。當說好的活動結束後,似乎完全沒有家長問題的女孩子們偶爾也會到衛宮家住上個幾天,綺禮也會不定時的過來晃晃,從此成為某種不成文的慣例。

如果家裡有姊妹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老爸?士郎以切嗣做為精神支柱,很堅強地接受了這種日常。

而他這種過於快速的接受力反而令綺禮不怎麼愉快,經過一年的相處的現在,一般情況下士郎差不多能無視他的吐嘈,把對話很正常地繼續下去。

「好好休息,餓的話冰箱裡有粥,拿出來熱一熱就好。」一大早,士郎替睡意濃重的綺禮更換完腰腹及手臂上的紗布與繃帶,像是個老媽子似地交代著對方根本沒聽進去的注意事項,輕手輕腳的把綺禮塞回被窩中,雖然明白對方的耐痛程度遠高於一般人,這種對待易碎物品似的態度根本不需要,但士郎還是這麼做了。

畢竟是第一次在綺禮的身上看見「脆弱」,就算被酸同情心氾濫或自以為是的正義感很噁心什麼的,士郎通通不介意,他想要的只有綺禮快點恢復健康,就只是這樣普通的期望而已。

望著對方依然缺乏血色的睡臉,士郎小小地嘆了口氣,雖然綺禮還是一副沒什麼大不了的欠揍樣子,從過長的睡眠時間與警戒心下降這幾點來看,他多少察覺到這次的傷並不如綺禮表面所呈現的這般不痛不癢。

明明是神父不是嗎?到底還有什麼副業才會搞成這種樣子?

多想無益。

「……我出門了。」夾雜在話語間的是士郎故意忽略卻悄悄洩漏的擔憂。

和室的門開了又關,直到士郎刻意放輕的腳步聲逐漸遠去,靜靜躺著的綺禮才緩緩睜開眼睛,沉默的他發出一聲悶笑,即使牽動傷口,綺禮依然無法抑制地捂著臉越笑越大聲。

剛才那瞬間居然差點脫口而出「早點回來」的自己,簡直可笑至極。

本來想從對方身上找樂子的他反而被對方氾濫的溫柔滲透,對於自己抱持惡意的初衷真是最好的諷刺。




枯燥乏味、伴隨著嬉笑打罵的學園生活又過了一天,臨近段考的時間,課堂上不是考試就是在趕進度,不像凜那樣聰明的士郎只能花費更多的時間把公式與語法塞進腦子裡,雖不到過目不忘的程度,士郎對自己的記憶力還是稍有自信的,只要肯花時間去念,總會收到一定的成效,但是……

由於照顧綺禮的關係,課業上有部分的重點就被士郎落下,以至於收到上次小考考卷時,上面的分數只能用慘淡來形容。

遭到好友柳洞一成的揶揄以及來自凜的鄙視,其他人所得到的結論就是到衛宮家開讀書會,一向不會拒絕人的士郎在應下這件事才後知後覺的想起來,自家目前還有一位傷患需要靜養。

嗚哇……

已經走在回去的道路上,現在想阻止已經不可能了,扛著一堆不健康的零食與今晚的晚飯食材,士郎無奈的在心裡想著希望等會的讀書會不會半路暴走。

如此這般,即使士郎憂心忡忡,衛宮宅還是暫時變成女生宿舍。

當女孩子們輪流洗澡時,士郎婉拒了想幫忙的櫻,獨自攬下準備晚餐的工作,考慮到綺禮目前不適合吃刺激性的食物,放置調料的時候他難得使用量匙,小心謹慎的彷彿在做化學實驗似。平常吃飯時間總會待在廚房裡煩躁士郎的某人今天意外的沒有出現,士郎自動解讀為綺禮迴避著凜,畢竟他們兩個的關係似乎並不好的樣子,而士郎就算喜歡多管閒事,卻不會沒腦地揭人傷疤,這麼缺德的事情反而是綺禮的愛好。

綺禮不出現,那麼當然是士郎過去,他對於這個病號沒有太多要求,只要安分就好,反正攬麻煩已經是他根深蒂固的一部份,照顧這麼一個令人困擾的大人也不是難事。

他的私心也讓他無法就這麼放著綺禮不管,無論對方的回應是否夾帶著惡意,他只是想這麼做。

想照顧言峰綺禮這個人。

其實綺禮說的沒錯,他對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為了自我滿足,但是那又如何?他能為對方做的事情也只剩這些。

「衛宮──」

「啊、遠坂。」聽見聲音回過頭的士郎看見來人後露出微笑,掩飾心中閃過的失望所帶來的些微尷尬。

「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穿著便服的凜湊到士郎的身旁,「咦?今天吃燉菜?」

「要嚐嚐味道嗎?這個還是第一次做。」士郎只是很一般地順勢搭話,沒想到凜卻踢了他一腳,被踹的莫名其妙的他只能抱著腿痛呼。

「哼、區區一個衛宮士郎……」用憤恨的語氣嫌棄著的凜還是接過了士郎遞來的小碟子,低著頭把燉菜吃掉,這麼淡的調味還是第一次在衛宮家吃到,畢竟士郎的老爸衛宮切嗣一直都是個重口的老爹,即使後來為了對方身體著想,士郎盡量地把調味壓低,但這麼淡的食物還真沒出現在他們家的餐桌上,可是並非索然無味,淡雅令人回味,是十分柔和的味道,很適合給病人吃的一道菜。

默默品嘗完的凜沒有多說什麼,只是一言不發地把小碟子伸到士郎面前,士郎從善如流地再添了一點遞給凜。

從背影來看,還真是十分登對的一對……

綺禮無波的雙眸倒映兩人湊在一起的身影,本想走進廚房的腳步一轉,向著門口的方向筆直前進。

說不上是在期待些什麼,原本就不該待在這個地方,擅自把對方劃定為自己的東西的是他。

綺禮差點都忘了,衛宮士郎一直以來都是屬於「大家的」。

──大家的衛宮士郎。

他還不至於那麼無聊和小女生搶玩具,如果不是自己的東西那就不要,也不需要。

沒有察覺到自己苛刻的潔癖,帶著悶在胸口的噁心感,嘴角勾勒起扭曲的弧度,綺禮重重地甩上衛宮家的門。




後言:
我又默默自己走進一個坑了((抹臉
趕羚羊我這輩子年下吃定了!五次峰這麼病嬌又這麼工口的大人超好吃!!!!!!!
最近幾天精神上充滿了飽足感((打嗝
微博資源滿滿還有漢化,愛死對岸的打打惹ˊ口ˋ!!!!!
我本來吃言金的說((嚼嚼
但是金閃閃太像黃瀨了好煩躁((更


創作者介紹

夜影閣

絳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EC貓
  • 大大!!!你總是能打到我的點(痛哭
    惡德神父綺禮大好阿阿阿!!!!QAQQQQQ
    喜歡調戲別人誘惑別人這點根本萌
    但是土狼就是有這種讓別人不知不覺淪陷(開後宮)的能力呢(茶
  • 最近的草食男都具備著後宮屬性嘛((茶
    有點像是那種黏蒼蠅的東西((淦
    放在那裡不惹別人,但是就是會有人撞上去黏住,就算拔起來還是會在撞上去
    士郎大概就是這種躺著中槍的感覺((居然

    絳夜 於 2013/04/21 17:21 回覆